募捐

 <一>
  早上和朋友唱完歌,刚从玉树KTV出来不多久,阴沉沉的天空就飘起了雪花来。
  这是新年过后,2012年的第一场雪。
  昨天晚上我留意了一下天气预报,预报说今天是晴天的,谁知道竟然下了雪。
  一阵寒风吹过,从衣领灌进身体,疯狂的汲取身体里最后一点温暖。我把衣领竖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向里缩了缩脖子。林晓凤把粉茸茸的毛大衣紧了紧,带上了我新年时送她的那顶毛茸茸的帽子,整个人看起来很可爱极了。
  她过来挽着我的臂弯,准备和朋友们一起离开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乞丐,伸着冻的瑟瑟发抖的手,端着一个破不锈钢碗。是一个老头,黝黑的脸,神采奕奕的眼神,穿的臃肿的看起来像个球,一踢就能滚几米远。他一边晃动碗里的钱哗哗作响,一边笑的像朵菊花对我说:“小伙子给点钱吧,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还猥琐的瞄了瞄林晓凤,让我心生厌烦。正掏钱准备打发这个两眼放光的人时,却发觉身上没有零钱了。林晓凤扯了扯我的小臂,示意让我离开。我只好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拍了拍兜表示谦意。然后他狠狠的剜了我一眼,无功而返。
  “如果我给他一张票子,他肯定立马老泪纵横的跪下来磕几百个头!”我一边走着一边想着这年头乞丐还学会有脾气了!
  离开时林晓凤对我说,“这种人我碰见的很多,大多都是骗子,别那么轻易上当受骗。”
  我回头看了看玉树广场,这么冷的天,人还是那么多。不愧是华东市最繁华的地段。
  在我回首看玉树广场的那一瞬间,心里却忽然想到了那位在玉树KTV门口跪着行乞的老婆婆,那个于我而言,有关爱情的乞丐。
  故事要从两年前的夏天说起。那一年我高中毕业。林晓凤十九岁生日的那天。

宏 波

  》》
  <二>
  高考刚完,我一个人失意的走在华东最繁华的玉树广场。想着这么繁华的地方,还会有谁会和我一样对未来失去了信心?高考没有考好我的未来又要飘荡去哪里?
  走到玉树KTV门口:的时候,因为没有注意到,差点就一脚踢上了一个跪在门口的人。如果不是忽然跑来一位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拉住我的时候,我想我就会踢到跪在门口的那个人。在她有些恐慌,有些紧张,还有点害羞的拉住我的时候,我才看到脚下这个快要被我踢到的人。
  从背影看上去,是一位显得很老的妇人。佝偻着身子,双膝跪地,头歪向一边磕在地面上,眼闭着一动不动,配上一头蓬松灰白头发,看起来就像死了一样。在这个乞丐不远处,摆放着一个掉瓷的老旧式茶缸,里面零星的放着五毛一毛一块的票子和硬币。
  那一刻我什么都没有想,只感觉到眼前这个人非常的可怜。
  我担心她是不是死了。我担心她这是怎么了?这样跪在这里,www.haiyawenxue.com 不会很难受吗?她的家人呢?她怎么在这里?无数过往的人群,为什么没有多少人愿意停下来帮帮这个老人。

三年二班学生张兰因一次交通事故损伤了肾器官,仍躺在病床上。一周来,一好一坏两条消息难住了张兰的父亲,好消息是等了7个月的肾源终于找到了,最迟下周四就可以肾移植手术;坏消息是全部手术下来,治疗费还得需要30万元,从入院开始,一家人为了张兰的病,已经花了将近16万元,因为肇事司机逃逸,至今未找到责任方,到哪里去凑齐这30多万元医疗费呢?

澳门新葡亰76500 1

校学生会主席李娟想到了向社会募捐的办法,李娟的爸爸是市慈善总会副会长,得到了爸爸的支持,学生会获准向社会发起募捐。

  我把裤兜里的钱都掏了出来,放在她茶缸里的时候,她好像发觉的什么,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我发觉她的眼神很空洞沧桑,无助憔悴,她看到我把钱放进去的时候,看的出她想对我表示感谢的笑笑,却是微微动了动嘴角,没有笑出来,然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看起来她在这个夏天熬不了多久了,可是她却还想努力的活着,依恋着世间这一点点的温暖。
  也是这个时候,我认识的林晓凤,那个及时拉住我的姑娘。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个和我用同一个姓氏的林晓凤。
  那天我们坐在玉树广场聊了一个午后。
  她说那天是她生日,她想出来走走,然后就碰上了这一幕。
  太阳离地平面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被高楼大厦挡住了。她在楼层的阴影里和我说话的时候,总是面带笑脸,显得神秘而温暖。她是个很爱笑的女孩,笑的时候左面脸颊还有个浅浅的酒窝。
  她还说高考考不好可以做些别的,上学不是唯一的出路。她说她是去年高中毕业的,也没有考好,不过现在生活却还算满足。
  分别的时候才想起没有问她叫什么,我刚想转过头问她叫什么,她就在夕阳的剪影里转过头来对我挥着右手,开心的说,“哦,对了,那个,我叫林晓凤。在华东酒吧工作,有空找我玩啊!”
  在我想说我名字的时候,却听到她也姓林,心里激动的竟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她刚才说的是姓林,还是李?”
澳门新葡亰76500,  大脑短路了两秒后,当我再想上报自己名字的时候,她却转身跑开了。但是我清楚的听到了她说她在华东酒吧工作,那间华东市最大的酒吧,和我家就隔一条街。
  经过玉树KTV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我想到了午后,那个差一点被我踢到的乞丐婆婆,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怎么样了?接着就想到了林晓凤,然后就是一直傻笑着,纷纷侧目的行人可能还以为我得了什么奇怪的病。
  原来我并不是多么不幸,也不需要自怨自艾,因为还有很多更不幸的人,我要做到的就是好好活着。我也知道了并不是上学是唯一的出路。

星期六早晨,东方广场十分热闹,李娟带着我们十个学生把昨天制好的一块4米长,1.5米高的宣传板抬到广场上,临时圈起了一块大约100平方米大的募捐场地。那块宣传板讲述了张兰同学遭遇的痛苦和不幸,看了让人流泪。

  》》
  <三>
  第一次穿过一条街,跑去华东酒吧找林晓凤的时候,是分别后的第三天。原本想好的台词在看到她认真在吧台前调酒的时候,我竟然只说出了一句话,“林晓凤,有空…我们一起出去玩玩吧…”然后递给她一张纸,上面有我的手机号,还有我的名字,一张笑脸。
  林晓凤停止往一支高脚杯里续酒,两秒后缓过神来拿起手中的酒瓶冲向我笑了笑,很爽快的答应道:“好的!”
  我还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期待着林晓凤的回复,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收到林晓凤回复。她说她周五不用上班。
  其实约林晓凤是我实在经受不了对她的日思夜想,那张总是恰到好处的凑笑的圆脸,那双机灵调皮透着善良的大眼。我还又经过了天衣无缝,深思熟虑,老谋深算的计划的。
  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叫林安宁?也姓林啊?这么巧噢?”
  吃完午饭后我们坐在玉树广场中间的一座水池边,她欣喜的说她看到水池中有个石头上趴着一只小乌龟。我还没有搞明白什么情况,就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到了水池中石头上果真有一只男人巴掌大的乌龟。我惊奇又兴奋的对林晓凤说,“它看起来好像是在晒太阳呢。我们要不要捉住它?”
  她开心的对我回了一个笑说“好啊”的时候,我都在想,即使是一条蟒蛇和眼睛王蛇的杂。交品种,我也会在所不辞,赴汤蹈火的去把它捉住。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我正在得意的时候,准备再小心翼翼用我的五指山把它制服的时候,它眼睛轱辘一转钻进了水里。
  本来还想好好表现一下的,结果没有得到想象中的表扬,还逗的林晓凤在池子边笑的差点掉进水里。她说:“我就知道你捉不到。猪头吧?哈哈,太逗了。”
  送林晓凤回家的路上,路两边的树影已经被阳光拉的很长,却依旧能觉得到地面被烤异常炙热。路过华东商厦的时候,却又看到了三天前我们碰到的那个乞丐婆婆。和第一次碰到一样,她以同样的姿势跪在商厦门口这个下班后的时间段人口最密集处。
  “等我一会。”我笑笑对林晓凤说。然后一路小跑,掏了身上最后的十块钱丢在了她的茶缸里。和第一次一样,她又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我,显得很疲惫却又让人感到她的不安,我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听到她念叨了一句,“谢谢你小伙子,好人好报的…好人会有好报的…”
  林晓凤见我跑过来的时候,一脸天真无邪的对我笑着,“林安宁呀林安宁,你不会又跑去给她钱了吧?你看不出来她是骗子?”末了还对我吐了吐舌头。
  我皱了皱眉认真的说,“不管怎么样,她那样就是希望能得到别人帮助,希望过得好点。一个人放下自己的尊严我没有理由不帮助她,而且她都那么老了,也挺不容易的…”
  林晓凤侧过头来哭丧着脸,“林安宁,你个大同情鬼,你怎么不同情同情我?以后有空过来帮我调酒去,我忙不过来。”然后又坏笑着对我说,“表现好了,姐有赏哦!”
  其实,我第二次递给那个乞丐婆婆时,心里在想,至少应该感谢那个乞丐婆婆,是她让我遇到了林晓凤。

李娟的爸爸担心我们搞不好,还特意派两名干部前来助阵。募捐活动从早上8时开始,广场上陆续有人开始向募捐箱里投币,献出爱心。有投1元的、5元的、10元的、50元的,一颗颗爱心稳稳地落在箱子里。跳广场舞的几十个大妈排着队过来捐钱。一位50多岁的阿姨领着小孙女在图板前站了很久,为小女孩动情的讲述图板上面的故事。小女孩听得非常认真,奶奶讲到最后,小女孩竟然哭了,摸着眼泪说:“奶奶,我不玩碰碰车了,我这10块钱给姐姐治病吧”!说完将手握着的10元钱投进了募捐箱里。

  》》
  <四>
  2010年入秋后我开始在华东酒吧上班,一个调酒师。每每看着别人喝自己调的酒,心里都很有成就感。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林晓凤总是骂我笨,是猪头猪脑袋。
  不过从那次以后,在这个城市却再也没有碰到那个乞丐婆婆,无论她是不是值得同情的乞丐,我都希望她能活的好好的,毕竟谁都不会像她那样放下尊严去祈求那一点点讨来的钱。

中午,我们叫了外卖,每人一份酸辣面。下午陆续又来了一些献爱心的人。三点多时刻,广场上的人渐渐稀落了,大家收拾场地准备撤离。就在这时,一辆白色捷达车停在了我们面前,李娟认得是自家车,兴奋跑上前去。“爸爸,您也来捐款了!”车里下来了一位50来岁的高个子男子

  》》
  <五>
  今天早上回来之后,林晓凤说她有点不舒服,我让她留在家里休息。我刚上班的时候,收到一条她给我发过来的彩信,我还在奇怪是什么彩信呢,打开彩息的时候,看到的图片是两条杠。我还在云里雾里时,看到图片下面一排字:
  “大姨妈迟了十天,刚验竟然发现两条杠!啊啊,我有宝宝了!”
  本来婚礼订好是五一的,只好提前两个月了。
  我觉得幸福来的好突然。一时激动的竟无法适从。
  然后我却立刻给她回了个电话说,“别急,有我呢,我来安排!!”

“是啊,李主席倡议的活动,老爸能不支持吗!你们今天募集到多少善款了?”慈善总会的李副会长经常拿女儿的“官职”鼓励爱女。

“还没来得及统计呢,您看,好多啊!”

“哟呵,成果不错吗!”副会长比较满意,“来,爸爸也算上一个”

李副会长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一沓钱,负责登记的我在留名册上给登了记:李义仁,1000元。

“爸爸,您捐1000元啊,老爸今天您最帅了!”李娟看到爸爸今天这样给面子,高兴的跳了起来,我们学生干部们也都非常惊喜。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也早点收吧,明天再到绿都广场继续募捐,争取在下周三前,多募集一些。”

李副会长交待完转身上了捷达车,正要离开,突然从车的后边钻出个衣衫不整邋遢乞丐,谁也没防备,忽的一下子跪在我们面前,冲着李娟的爸爸就磕头,伸出脏兮兮的手要钱。在场的人都吃惊的一愣,这不是在公园里天天看着的那个乞丐吗?真恶心!所有的人都转过头去,鄙夷的在心里骂。。

县城里的人可能都认识这个乞丐,一年多来,几乎在每一处人流密集的场所——植物园、体育场、公园、火车站、三角绿地——都能看到这个人,全天跪在那里,逢人就磕头。

其实这个人年龄不大,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并且也看不出有什么残疾。开始的时候,好心的市民看这小伙子可怜,时不时的都扔两个零钱,但是见得时间长了,渐渐的让人产生厌烦,给钱的少了。

如果在平常的日子,大家也许都见怪不怪了,但是在今天所有的人都为躺在病床上的孩子献爱心捐款。突然出现个要钱的,反差真是实在太大了。学生们个个都觉得实在气愤,真想上去踹他几脚。还是李副会长有风度,为了不让这个人扫学生们的兴,从上衣兜里摸出5元钱来,放到年轻乞丐的塑料盆里,大声说:“小伙子,年纪轻轻的,不缺胳膊不缺腿的,找点活干干吧,不光彩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