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迎春花开了

      是一座属于北方的小城,所以比起南方来,这里的春天来的要晚一些。只是有人不知道,这座小城其实也是有春天的。
 <一>2012.1.20
  冬天来了,雪花就顺理成章的飘了起来,然后一如既往的覆盖着北方这座小城,一切都安静的像睡着了一样。就连火炉上的火苗也无精打采起来。
  林小寞刚吃完早饭,韩晓池就给他打电话来了。韩晓池在电话那头调皮的对林小寞说:小寞,你说,今天带我出去玩的,你看,下雪了,你说你怎么怎么办?”
  林小寞拿着手机走出房间,对着电话说:“嘻嘻,傻妞,要不要我给你免费亲一下?
  庭院里刮起了一阵小风,将地面上的薄薄的雪花回旋着卷起,然后卷到墙角。林小寞想,如果日子就这样安静,甜美多好。没有烦恼。如果和韩晓池一起看着这场小雪,应该很温馨。
  林小寞把手放进口袋,准备回到房间,手机就响了,是一条短信,韩晓池发来的“小寞哥哥,对不起呀,我又让你失望了。我想你很失落…可是今天天气真的很冷,改天我们再一起出去玩,好吗?”
  林小寞抬起头,凝望着白茫茫的天空,连眸子深处都是茫茫的一片,视网膜上空白的显示不出任何画面。
  林小寞按了回复,然后快速的打了一串字:“宝贝儿,我们两天没有见面了,我挺想你的…呵呵,今天确实有些冷嗯,等天气好了,我们再一起出去玩吧…注意保暖…”
  然后发送出去。无法摆脱。

心里的千疮百孔, 该让我向谁诉说? 人生的百转千回里,又该如何是好。
一场关于谁的青春, 迷失了谁的故事? 命运的千回百转里,少了掌灯的人…
---引子
我背着行李,在上车的那一刹那,心里便无限制的酸了起来。在大巴开动的时候,我看了一眼隔在窗外不远处的学校,再也克制不住,泪如泉涌。
_“我想换个世界去生活”
许多多说他不是因为没有规律的饮食习惯而经常闹的胃痛,而是因为小时候父母离异之后,自己没有得到足够的关心而落下的胃病。他说他活的很累。
我要借点钱给他,让他去看病,他却笑着挠挠头说:嘿,没事的,胃疼了这么久,也该快好了吧。
他是那么努力的笑着。 笑的让人心疼。 我知道他在宿舍的很多个夜晚难以入睡。
一场秋雨过后,冬天就匆忙的赶到了。校园里的元宝槭不断的在新的一天落下枯黄叶子,去埋葬前一天里的落叶,好像生怕被路人看到雨水里的树叶腐烂的模样。
元宝槭伶仃的枝干,缓缓渗透着冬的凉意。
我裹紧黑色的大风衣顶着冷风前进的时候,手机不小心从口袋里滑落下来,枯黄的落叶被风奋力吹打在我的脚上。在我拣手机的时候,头发被风吹的凌乱凌乱。
很冷。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条短消息,是多多发来的。 “我想换个世界生活”。
我的脑袋突然像被榔头狠狠的打了一下,意识像梦境里一样变得虚幻起来。
一场大风迎面打来数不清的叶子。我僵在路上,风再次把我的头发吹的凌乱起来。
脑海里浮现出许多多那张精致而因病,变得惨白起来的面孔。
紧接着心里难受起来。像被攫住了心脏,不能跳动。
_“你在我的世界里隐居起来了,我如何才能找到你?”
安阳送多多去医院的时候,我在自修室自习。
安阳给我发来短信来,短信铃声噪满了整个室内。我才想起竟然忘记调成静音状态了,这是件愚蠢的事。
我拿上书本,跑出自修室。一只不知从哪里来的乌鸦站在树枝上,“呱呱”乱叫。像极了来自地狱的声音。让我在这寒冷的冬天觉得又冷上了几分。
没想到安阳回来了,她不是一直在上班吗?
安阳和多多是从去年开始交往的,多多选择上大学时,安阳走像了社会,但两个人的关系一直很好,而并不像空间日志里说的那样,什么距离让情侣不得不分手,我很反感空间的那样的情爱日志。
我跑到病房的时候,安阳正在给多多倒开水,她见我进去的时候,转过头来,看起来很久没有休息了。安阳对我说,小寞,我去给多多买点吃的,你陪他聊一会儿。
安阳苦笑着把右脸垂下来的头发捋到耳后,离开的时候又看了许多多一眼。
我坐在许多多的床边,他灿烂的对我笑着,嘿,林小寞,他们说我这是胃癌前期,你说多么搞笑的事啊…
多多说自己的时候,就好像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他们还说,这种病竟有很大希望能治疗好,我很无语诶…”
我觉得自己要呼吸不过来了,像身边的空气被瞬间抽离了一样。
“许多多!你瞎说什么…!”我生气的上气不接下气,“你怎么能不为别人考虑考虑?不管如何你不是还有安阳嘛!”
多多把目光转像头顶,看着惨白到透明的房顶,没有再说什么。我也不再说话,看着他长长的睫毛和眼睑不断的开合着,深色的瞳孔里写满对这个世界的倦意,然后看到泪水从眼角滑落到耳朵后。
那一天多多对我说:小寞,你都是在写别人的故事,等你有空的时候,你可不可以写写我?我也想成为你故事里的主角,像你写《是否有天让我遇见你》里面的玄子一样…”
我说,那要等你病好了! 多多笑了,却有种沧桑感,让我很是心疼。
医院门口正在修建公路,去路的对面很不方便,还有些危险。而那天安阳去给多多买饭,却没有回来。
那天安阳跑出去,却再也没有回来。
多多哽咽着,空洞的眼神里是浓的化不开的悲伤,他一遍又一遍的问我,
“林小寞,你说啊…安阳是不是在我的世界里隐居起来了?…我怎么找不到她了?…”
“我的安阳呢?我的安阳哪里去了?…”
世界里一切的存在,都开始变的恐慌起来,像被旋涡吸卷进了一样,没有着力感。身不由己。
_“思念来的如此绵长的时候,很突兀的是容易割伤一些故事”
在一个人的世界,可以自由自在行走的时候,却总是不经意的捡起叫思念的东西。而当思念来的如此绵长的时候,很突兀的是会容易割伤一些故事。
天气已经慢慢的凉了下来,像是要下雪的天气。 许多多的胃又痛了起来。
医生叮嘱我,要让他快乐点,否则病情会恶化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多多,你叫我如何是好?…
开始整夜陪着多多呓语般的答非所问的说上若有若无的话,似乎他的世界里,连若有若无的我都没有。
一切都好像来过,却又是那么真实。我情愿这一切都只是若有若无的梦。出了梦境,一切都如冬天里独有的阳光一样温暖而美好。
安阳离开的那天,多多哭的撕心裂肺,他反反复复的大喊,“你叫我如何是好…”
多多说,他好想听安阳曾经给他唱的《会呼吸的痛》。她可以把忧伤都唱的温柔而甜蜜。
他跟我说着他和安阳的故事,不厌其烦…
_“我走失在这场黑夜里,却再也没有看到为我掌灯的人”
天气预报说今天夜里到明天白天有小雪。
我夜里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走到窗台边,顺着玻璃窗向外看去,竟然惊奇的发现夜空中飘着星星点点的白。没想到雪花来的这么快,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始料不及。
一片雪花飘落在玻璃窗户上,慢慢的融化成水,顺着玻璃上我的影像,从脸颊滑落到下巴。然后消失不见。
多多走失在了这场黑夜里,却少了一个为他掌灯的人,你叫他如何是好。
雪花你下吧,下上一个冬季,把整个世界都掩埋,让雪埋葬忧伤,结成冰,碎到虚无。
在想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些难以言说的悸动。
_“岁月是条湍急的河流,有些人被卷走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多多的病房没有人,只有我前一天晚上给他买的饭安静的摆放在床头。很安静的,很安静的,死一样的安静。
我发疯似的跑出门,找遍了整个医院,也没有多多的影子。
在我发现多多的时候,他是安静的坐在医院角落里的长板凳上的。以一个受伤的姿势抱着双腿蜷缩着坐在上面。身上覆盖着一层皑皑的雪。
多多僵在那里,远远的看上去像极了一件艺术品。
我的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大幅度的塌陷下来。
胸口沉重的闷着翻腾的血液,一阵眩晕。 我以为有了你们,我便有了全世界。
可我没有想到,有一天没有你们,我也就失去了全世界。
多多去了遥远的我所看不见的地方陪安阳旅行去了,大概,也许不会回来了…
我打开手机没多久,收到一条短信,是多多发来的。
“小寞,你可以也帮我写一篇文章吗?题目我想好了,名字就叫‘想去遥远的,你所看不见的地方旅行’吧!”短信的末尾还有一个笑脸。
旅行?听起来是一件愉快的事。接着往下翻的时候,我看到了短信发来的时间:21:37
前一天夜里发来的短信。
思绪收回来的时候,学校已经从自己的视线里逃离出去了,此刻的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泪水早已止不住的泛滥成灾。试图洗刷着这场大雪所带来的一个漫不经心的故事。
大巴早已经把我带离了这片土地,一个曾经来过的梦境一般的地方。
我只想断了一切,然后像风一样的逃跑,逃离所有人的视线,逃到未知的城市,生死不顾。
亲爱的多多,今天我把你写进了我的故事,你看到了没有?
我也要去旅行了。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遥远的地方旅行。
带上一个尘封的,名字叫《想去遥远的,你所看不见的地方旅行》的故事去旅行。
没有人知道的是,这只是个故事,一件,和玄子,一样的,故事,而已。
__林小寞 “如果你死了, 还会有谁 记得我……” 还会有谁、、”

回到房间,林小寞躺在床上,一阵空虚一阵失落。他要的韩晓池给不了,不是韩晓池的错。因为的确下雪了,天冷,也不方便出门。
  可是不就是一场小雪吗?林小寞想出去,想见他的池儿,他想跳出总是被失落宅出的囚笼。
  闭上眼睛脑袋里满满是韩晓池的身影。调皮的,任性的,哭泣或是可爱的。他想池儿这个傻丫头。很想。几乎想到骨子里,恨不得揉进自己的五脏六腑。
  小寞爱她,所以尽管一再的失落,还是那么想念他的傻丫头。这种想念像水草一样。泅住了溺水的人,让其浮不上来
  <二>2012.1.27
  过完年,天气开始好转起来。只是气温还是很冷,是冬天没有过去,还是这个冬天原本就很冷?
  坐上公开往市中心的交车,林小寞就拿出手机找了徐誉滕的《爱若去了》听了起来,然后把一个耳机塞进韩晓池的耳朵。
  韩小池转过头来,微笑着没有说话,然后惯例的躺在小寞的左肩,向车窗外看去。
  林小寞搂着他的池儿,他多么怕失去他的池儿。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心疼起来,心疼自己深爱着的池儿。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林小寞摸着韩晓池头发时,韩晓池转过头来看着小寞,小寞也刚好看着她。
  林小寞想,这样一个天使一样的女子,自己怎么能忍心让她难过?自己怎么能丢下她远离她的世界?
  韩晓池心中涌起阵阵暖意,她在想,如果公交车就这样一直行驶下去,永远不停,和现在心爱的小寞就这样一起该多好。
  林小寞吻了韩晓池,韩晓池害羞的说:“车上有好多人呢…”
  林小寞温柔的看着怀里的池儿说,“没关系,他们不认识我们…”
  然后又吻了上去,韩晓池没有拒绝。她开始迎合着小寞。她在想,“小寞,只要你快乐就好,我可以尽力改变自己,习惯你的一切。只要你能开心,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驾驶员从后视镜里看到他们俩拥吻,然后林小寞闭上了眼睛,装作没有看到。
  <三>2012.1.7
  韩晓池在KTV包厢里已经唱了一个多小时的歌。她说她嗓子疼。林小寞又给她开了一瓶啤酒,递了过去。然后自己点歌曲唱了起来。
  天已经黑了三个时辰了,他们依然在市中心的KTV。
  屏幕上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林小寞用他充满磁性的声音唱着《爱若去了》,听起来很是忧伤。
  韩晓池看着屏幕上的字幕“爱若去了,就由他吧…至少精彩过后点点滴滴的余烬,能够陪着梦醒来是一杯清茶”,不知道心里想的什么。
  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林小寞的脸上,覆盖着浅浅的忧伤。韩晓池不喜欢忧伤的林小寞。这样是韩晓池所不想看到的。她只希望林小寞能够开心快乐。至少和自己在一起是这样的。
  韩晓池摸着小寞的脸,说,别这样…好吗?
  然后吻上了林小寞的唇。
  林小寞没有想到他的池儿会主动吻他,他觉得不可思议。心里某个柔软的部位狠狠的颤动着。
  韩晓池在想,爱一个人,我固然会倾其所有给他,前提是这个人必须能够陪我过一辈子。
  在床上林小寞吻着韩晓池的唇,在她的身边躺了下来。他在想,池儿,你这辈子就是我的了。就算我没有多少快乐,我也会把自己仅剩的快乐,来试图换取你所有的悲伤。
  “小寞…我害怕…我怕怀孕…”
  “没事,有我呢!”
  “……”
  夜色沉重,宾馆里的一个人沉重的呼吸,一个人还没有睡着,翻来覆去。
  相爱容易,相守难。而有些没有良心的人,得之,弃之。
  男欢女爱,两情相悦,人之常情。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很纯洁,神圣的是让升华了爱情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而有的却只是为了一己私欲,为了发泄。这种人就亵渎了神圣的爱情。

  <四>2012.2.13
  已经立春了。可是北城的天气还是那么冷。
  韩晓池刚把林小寞送的暖宝宝插上电,林小寞就打电话来了。
  “宝贝儿,我今天就回家了。你别担心,有我在呢!”
  韩晓池还是挺庆幸的,自己的男朋友并不是个不负责的男人,他会回来陪着自己一起面对自己怀孕这个问题。
  韩晓池前一个夜晚做梦,梦到自己被林小寞抛弃了。然后一个人去做人流。遭很多人另类的目光,那种审视,嘲弄让她觉得全世界都不要她了。

  韩晓池说:“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嗯,你说南城的迎春花开了对吧?那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是北城的春天却迟迟没有来。韩晓池不知道这场春天什么时候能够来。她不知道。因为她怀了孩子,林小寞的孩子。
  “嗯嗯,是啊,南城的迎春花开了。北城的应该也快开了。春天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林小寞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