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我不是你的青梅竹马

 

  白色
初识你,那是7岁,那时的我还是一个拖着鼻涕到处乱跑的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的总是带着一身的泥巴。
彼时的你,是一个穿着白衬衫,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样子,每天站在班级里对着我们指手画脚,一副小汉奸的样子,十足老师的小走狗的派头。
后来,老师安排我们同桌,布置作文叫《我的同桌》。
我写到:我的同桌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人,他的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挂……
于是老师在课堂上把我的作文念了出来,并说我思想肮脏。我发誓,那时的我真的不知道一丝不苟和一丝不挂的区别。
于是在大家的哄笑中,我们就此结下梁子。
此后的日子里,你总是对我不理不睬。偶尔我和你说话,你还会向老师打小报告,在老师批评我的时候,站在老师旁边,向我眨眼睛,一派小人得志的样子。

9岁时,妹妹青眉上一年级,每天都与我一同回家,她牵着我的手,很快乐的唱着老师教的歌。
然后你走到了我们面前,你说,杨青竹,老师说你的作业明天一定要交。
我狠狠的瞪了你一眼,说,要你多管闲事。
你讪讪的的样子,一下子说不出来什么了。
这时青眉忽然说,谢谢你,大哥哥,我会提醒姐姐的。
一边说,青眉还一边对着你笑。你拍拍她的肩膀,说,谢谢你。然后似乎很快乐地走开了。
那应该是你和青眉第一次见面吧。
从那以后,你总是跟在我们后面,对着青眉不停的说话。
你看,小学时的你看见可爱的青眉就露出一副小色狼的样子,真令我鄙视。

小学时的我们似乎都是一派无忧的样子,会为了很小的事情互相记恨,不理睬。
那些日子是纯白色的美好吧。

灰色
初中的时候,我是班级的坏女孩,总是逃课和一些小混混坐在街边对着来往的车辆吹口哨,引来无数人的白眼。偶尔也会坐在学校操场的双杠上,见到你,打一个很响亮的口哨,向你打招呼。
那时我们的“血海深仇”似乎都被彼此遗忘。你看,我们都是如此健忘的小孩。

我们之间最常见的对白就是,楚竹马,明早作业借我抄。
而你总是一脸严肃地说,杨青竹,你不要这样,和他们在一起,对你没好处的……
长篇大论的道理听得我头痛。
你走后,夜叉跳过来问我,谁呀,这么拽。
我说,以前一同桌。
同桌,他阴阳怪气的声音。唱起了《同桌的你》。
引来大家的哄笑。
从此他们见到你便阴阳怪气的喊同桌。
你总是一脸通红的匆匆走过,不再理睬我。
而我总是淡淡的笑着看着这一切。

那时候,你是王子,而我不是公主,甚至连灰姑娘都算不上……

初三时,青眉刚刚升入初中。
开学的第一天,她就在门口站着等我放学。
她说,姐姐,我们又可以一起回家了。
街对面夜叉正向我挥手。我冲着他摆了摆手,拉起青眉的手,回家。

妹妹青眉小我两岁,是个很女孩子的女孩子。她总是会拉着我的手甜甜的叫我姐姐,然后微笑,看着她的笑容似乎人都会变得温柔起来。
我想,或许因为我是如此乖张,所以上天才赐了一个公主般的女孩补偿给爸妈吧。

每天与青眉一同上学放学,渐渐的也变得乖巧起来。
一天放学,你同青眉一起站在门口。
青眉拉着我说,姐姐,我请了楚哥哥帮你复习,这样你就能考到一个好的学校了。
我没说话,看了看你。
你说,青眉说以后我们三个一起学习,这样我也可以好好看看初一的内容。
你在说青眉的时候,语气是那样轻柔。
看着青眉祈求的眼神,我点了点头。对于青眉的要求,我总是无法拒绝。就好像一个忠诚的侍女无法拒绝公主一样。
那天后,每日放学,我们都一同回家。青眉走在中间,左边是你,右边是我,她总是很开心的唱着歌,亦如小学时的样子。

我做题,你在一旁检查,你说,杨青竹,其实你还是挺聪明的。
我笑了笑,说,可是我依然会说你一丝不挂。
你也笑了起来。
青眉坐在旁边,听着我们的对话,把脑袋凑过来好奇地问,什么一丝不挂?
你敲敲她的头,说,小孩子懂什么。
她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接着写起作业来。
忽然间很开心,似乎有了属于我们的秘密。

就是这样一点一点保存着我们之间那些细小的情节,存放在记忆里,温存自己,温暖回忆。

每晚你回家的时候青眉都会吵着送你,送你回来后,青眉都会拉着我说很多关于你说的话,还有你唱的歌。我们同校同班那么久,似乎我对你还是一无所知的。
有一天,青眉病了,你走的时候,我穿好衣服,说,青眉,今天我送楚竹马回去了。
青眉点了点头。
我们一前一后的走出去,一路无话,走到不远的巷子口,你说,回去吧,这条巷子太黑了,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我点了点头,看着你走远。
你走出巷子,回了头,看见依然站在那里的我,大声地说,回去吧,明天见。
我们之间隔着一条小巷,我站在这边,看着那边的你站在路灯下,看不清脸,只是昏暗的影子。
忽然间悲哀起来,张小娴说,世界上最悲哀的事就是,我站在你面前,而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我们呢?
即使我站在你面前告诉你,你也是不会相信的吧。
很快的转过身,拼了命般的跑了。

强悍如我,对待任何事都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只有在你面前会变得卑微,连自己都不能相信我竟会如此的悲哀。

中考时,你报了本市最好的高中,而我却选择了离家很远的一个需要住宿的学校。
考试过后,你来我家,你说,考完试了,出去走走吧。
青眉雀跃,好呀,楚哥哥,我也要去。
你面露难色,这……
我淡淡地说,你们去吧,我约了夜叉。
你怎么又和他们混在一起?你的语气有些生气。
关你什么事?我依然不温不火的说。
你有些愤然了,拉起青眉转身走了。
我忽然舒了一口气,似乎在你面前,我一直都紧绷着一根弦在伪装自己,像乌龟一样缩在自己的壳里,不敢探听你的世界。

暗红
日子在平淡中波涛汹涌的度过。

  

澳门新葡亰76500 1

我离家住校,一周回一次家,每次回去,青眉都会拉着我说个不停,口中的主题都是你,她的小小心思我怎会不知。
只是你、我、她都不会点破罢了。

回到学校,课程繁琐,每日都是忙碌着的,晚上躺到床上似乎依然不能安眠,脑中浮现的都是你和青眉的身影,你和她站在我身边,快乐的笑着。
一日梦中,我们面对面站着,我很大声的问你喜欢我还是青眉,青眉就站在不远处,你看了看我毫不犹豫的走向她。
心忽然被利器刺了一下,一下子醒了过来,发现枕头湿了一片。
怅然的笑了笑,原来终究还是这样的。

此后就减少了回家的次数,推脱学习忙碌,爸妈也不多问,只是青眉时不时的打电话来,姐姐姐姐的叫着。
她,依然是快乐无忧的公主。
不回家的周末夜叉都会来看我,我们依然坐在街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只是不再吹口哨。他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工作,他说他找了一个替人修理摩托车的工作,每天都一身油渍,脏兮兮的。
我拉起他的手闻了闻,笑着说,果然是劳动人民的味道。
他拍着我的肩膀哈哈大笑,骂我,进了高中就没有劳动人民的味了,一身腐朽的酸臭味,一副穷酸秀才的样子。
我们互相嘲讽,倒也乐得开心。

一个周末,你忽然出现在我的学校门口,手里提着很多零食。
我看着你忽然很开心很开心的笑了起来。
周围来往的人那么多,你一眼就看到了我。
你说,你那么久都没回家,我来看看你。
我接过你手里的东西,笑着说,看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你忽然结巴起来,我,我还有话要说。
我看着你,你说,你带我逛逛吧。
我点着头说好。

那天我带你走那些我熟悉的大街小巷,其实这里能有多大呢?但是我们依然走了很久,聊了很多。
你唱歌给我听,唱你喜欢的《失恋布丁》,一边唱一边模仿女孩子哭泣的样子。
我哈哈大笑,原来楚竹马也可以这样搞笑。于是我就模仿刘欢唱歌的样子,长长的头发一甩一甩的,你也笑了起来。
忽然,你说,原来和你在一起也可以这么放松。
嗯?我抬眼看着你。
哦,你讪讪的说,以前一直都以为你特别讨厌我,从来都不太理睬我,原来和你在一起也可以这样哈哈大笑。
原来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我冲着你笑,我说,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你做晕倒的样子。
我们一同笑了起来。

你走的时候,我送你坐公车,站在站牌下,霓虹灯一闪一闪的照在我们脸上。
你说,我有时间再来看你好吗?
我点了点头,说,好。

此后,偶尔周末你都会提着很多零食来看我,还美其名曰检查我是否好好学习。只是很奇怪,你出现的周末都看不到夜叉,我不禁猜想你们是不是约好了的两个人分别来看望我,好似探望病人一样。
青眉依然打电话来,她说,姐,课程好难,楚哥哥都不来帮我复习了。
姐,妈说让你回家。

周末时回家,妈妈做了很多菜。青眉围着我,开心的说着话。
晚上,青眉溜进我的房间,抱着她的玩具熊,说,姐,今天我想和你睡。
我挪了挪身子,让了个地方给她。
晚上,青眉靠着我的肩膀,说,姐,你睡了吗?
没,怎么了?
姐,你都不知道,最近楚哥哥总是很少来咱们家,我都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来看看我。
我刮了刮她的鼻子说,小傻瓜,你不知道高中课程很多,楚竹马又是重点高中的学生,当然忙了,你以为还可以像初中时一样嘻嘻哈哈的吗。
哦,青眉听了扁了扁嘴。
过了一会,她说,姐,你说我喜欢楚哥哥好不好?
身上忽然开始发冷,可是不能表露,既是早知道的情节又何必惊异呢?于是嘴上说,你个小丫头是不是早就喜欢楚竹马了?
嗯,青眉看着我,忽然有些害羞的说,自从楚哥哥帮我们补习开始。
人小鬼大,我点了点她的头,说,睡吧,明天姐还要早起回学校呢。
嗯,青眉笑了笑,转过身去,闭上眼睛,安稳的睡去。
而我却辗转了好久,想起那个梦,怅然失笑起来。

回到学校,上课下课,吃饭睡觉,日子依然如常。
周末,你来看我。我看见你,走过去,说,这周好多作业,恐怕没时间和你聊天了。
你看着我,没说话。
我接着说,还有,要是你有时间的话,拜托帮青眉补习,她说她现在的课程很难。
你依然没有说话。
我转身要走,你拉住我,把拿在手里东西塞进我手中,笑着说,我会去看青眉的,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然我下次来看你你要是变得面黄肌瘦我可不会理你的。
我接过东西,连再见都没有说,急匆匆的离去,低下头,不敢看你的脸。
瞥一眼,看见不远处的夜叉,我跑过去,跨上夜叉的摩托车,用很大的声音说,你怎么才来,害我等了那么久,走吧。
夜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你,没有说话,发动了摩托车。摩托车经过你身边时,我挥手抛掉了你带给我的东西,东西撒了一地,一颗布丁滚到了你脚下,你抬起脚把它踢走了。
我知道,那时候你一定很生气,看着我就这样走掉,不可理喻的样子。
王子如你,怎能忍受这样的无理。

那天我趴在夜叉背上哭了好久。
夜叉骂我笨,那么喜欢一个人竟都会隐瞒。
我讷讷的说,青眉喜欢他。青梅竹马才是一对。我怎么可能和妹妹说你不要喜欢楚竹马了,我喜欢他,从小到大,她都是我的公主,我怎么忍心伤害她?
夜叉什么都没说,点了一支烟,蹲在我旁边用力的吸着。
过了一会,我说,你是不是每周都会来看我?
夜叉看着我一脸无辜。
你别否认,我说,你是看见楚竹马就不敢出现吧?
夜叉挠挠头尴尬的笑着。他说,兄弟一场,我怕你受欺负,就来看看。
我捶了他一拳,说,你第一天认识我呀,我怎么可能受欺负?
夜叉笑着,谄媚地说,就知道竹姐欺负人,没听过别人欺负竹姐。
想死了是不是?我什么时候欺负人了?我挥起拳头要打夜叉。
他笑着跑开了,我追过去,嘻嘻哈哈一切消散。

只是夜叉怎么对我我怎会不知,只不过他不点破我也就只能装傻罢了。一直都把自己的感情系在楚竹马身上,只有忽略了其他人。

  每个人都把感情系在一个人身上,看不到别人,只是,当维系的绳子断了才能明了其他人的目光……

紫色
高三那年,青眉考入你的高中,又成为了你的师妹。
打电话的时候,青眉无比崇拜地说,姐,我被人欺负,楚哥哥帮我好好教训了他们,真开心。楚哥哥为了我都不怕被处分。姐,你说楚哥哥是不是也喜欢我?
问问他就知道了。我淡淡地说。
姐,这周你回来吧,帮我想想怎么向楚哥哥告白。
澳门新葡亰76500,这周有考试,回不去啊。
那怎么办呐,姐,你不在我一个人不行的。青眉撒娇地说。
可是真的回不去啊,青眉,挂电话了,我要上课了。等不及青眉回答,我就挂下了电话。靠着墙,慢慢地蹲下,眼睛里都是泪水,抬头努力望着天花板。不是说要哭的时候,抬起头眼泪就不会流下吗,可是似乎都是废话。

周末的时候,在学校门口看见了你。
你依然像以前一样提着很多东西,见到我依然会露出白白的牙齿微笑。
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你说,好久不见。
我点了点头,说,好久不见。
似乎我们变成了哀怨的两个人,彼此有怨恨却又不说话的看着对方。
我忽然笑了起来,我说,楚竹马,还有不到半年就高考了,你怎么还有闲心跑出来玩。
你看着我,眼神犀利,看得我很不自在。
我掏出烟,点了一支,你抢下我的烟,摔在地上,我瞪着你,又拿出一支,你接着抢走。三四次之后,你终于不再抢了,只是坐在那里看着我,看的我很心虚,只有把烟熄灭。
你说,杨青竹,非这样不可吗?
我不说话,转过头看着外面。

其实我的倔强从来都是演给你看,我一直都在掩饰着自己的懦弱。

你说,今天青眉给我一封信,她说她喜欢我。
哦,我知道。我淡淡地说。她很早就喜欢你了。和她认识那么久了,你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吗?不用来征求我的意见,如果你们要在一起,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这就是你的答案?你看着我,一脸的不相信。
当然,她是我的妹妹,你是我的同学,难道我还要像古代人一样不准你们在一起吗?或许说现在学生应以学业为重,不能谈恋爱之类的话吗?你知道我最讨厌这样的话。
原来是这样。你喃喃的说,眼神黯淡了一下,失望的样子。

我猜想,那个时候你是喜欢我的吧。可是我却把你推向青眉。
只是青眉是我唯一的妹妹,从小到大我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让给她,你又怎么会例外呢?
她是公主,而我只是忠诚的侍女而已。

高考过后,我们分别报了一南一北两所学校,南北遥遥相望。
大一那年寒假回家,看到你在帮青眉补习,一如当年的样子。
青眉崇拜的看着你,开开心心的叫楚哥哥。
看见我回来,青眉一下子抱住我,撒娇的叫着姐姐。你回过头,对着我笑了笑,只是这次没有露出牙齿,只是淡淡的笑着,仿佛我们不曾相识。
我说,楚竹马你怎么一回来就到我家来报道了,难怪青眉口口声声叫着楚哥哥呢。
青眉害羞的要打我,你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那天我送你出门,走到那条小巷的时候,你忽然说,我写过信给你。
是吗?没有收到过啊,写错地址了吧。我试图用很轻快的语气说。
这样哦。你叹了口气。

其实那封信我怎会不知,它依然安稳的夹在我的日记本里,你说,同校同班那么久,你似乎一直都看不到我,可是我却一个人陷了进去。到你家帮你补习,去你的学校看你,只是这些似乎都是无用的。
一直以来在你面前我都在表现自己最完美的样子,可是看在你眼里应该是很不堪的吧。看着你对着夜叉很开心的笑,你们之间很自然的相处,我必须承认,我很嫉妒。我也想让你对着我那样开心的无拘无束的笑,很自然的说话。可是……
如果那个时候,我打扰了你的生活,对不起。
只是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只是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怎么没有,从初中到高中,六年的时间,我喜欢你喜欢的发狂,这样的喜欢或许从更久之前就开始了,是不是从我说你一丝不挂开始呢?

返校的时候,夜叉也来送我,帮我搬着大大小小的东西,我对爸爸妈妈说,这是我的男朋友。我看见夜叉很腼腆地笑了,从来都没有过的害羞的样子。
在一旁的你,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转身上车,挥手对大家说再见,对每一个人微笑,唯独不敢看你,生怕自己会不小心流露出什么。

上车不久,收到你的一条短信,只有二十个字。
郎骑竹马来,
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
两小无嫌猜。
是李白的《长干行》。看着,不禁湿了眼了。
我回复说:只可惜我不是你的青梅竹马,我是杨青竹……

打开随身的包,里面有青眉塞给我的零食,里面居然有一颗布丁。
微笑着把它吃掉,我用一颗布丁悼念我对你最后的眷恋……

楚竹马、杨青眉,这才叫青梅竹马吧。

对不起,我不是你的青梅竹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