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挑衅

 一。

庞五比高非晚来几年,自然不知道这个少年是秦家嫡系二少,只当以为那个长老的孙子,练武不用功,睡到日中三竿了,才起来磨磨蹭蹭到练武场摆摆样子。这样的人他是见多了不怪。

第一次看见苏秦时,他不过是站在我家篱笆墙外,流着哈喇子,吃着仔仔棒的三岁小孩子。

高非可是知道他是谁,虽然武学天赋不怎么样,但好歹是嫡系第三代的核心人物,更遑论是秦家家主的儿子,所以看见秦二少来练武场,心里有惊讶,赶紧使了下眼色给旁边庞五,可惜庞五自顾自的,并没有多少反应。

苏秦是隔壁阿婶独自带大的,她从不跟苏秦提他的父亲。我比苏秦大三岁。年龄大就代表着绝对的权利。

“天少爷,您来了。”高非还没等秦天走到跟前,赶快谄媚的跑到他的身边,笑着道。庞五还在迷糊着,听到高非叫眼前这位天少爷,才明白这位爷是嫡系的核心人物,赶紧躬身叫道“天少爷。”

他会经常跟在我的屁股后面甜甜的叫我姐姐。他更会经常厚颜无耻的叫我给他糖吃。

秦天只是淡笑点点头,并没有多说,径直走入练武场,随后四周看看,大约有几十个秦家子弟在谭溪教头的带领下,一个个在训练着。而在练武场正中央矗立着一根石磨大小的圆盘,整个圆盘漆黑浓烈,而在圆盘中间刻着计量的数字,有十,百,千,万,十万。从圆盘最外圈到里面最小一个圈,数字越小越大,数字越大越小,当有人修为达到武者一重二重就可以达到十牛之力,这是十牛之力,可不是普通水牛,而是九龙大陆妖兽之森特有的三阶妖兽蛮牛,听说一只蛮牛的力量足可以生撕狮虎猛兽,可想而知一只蛮牛的力量有多大。而这块圆盘是一块特殊的测试武力的金属矿石,名叫墨元石,重量极重,产量极少,只有一些大家族才能拥有,一般都是给自家子弟作为修为考核来用的。

澳门新葡亰76500,我会在每天早上八点准时敲响苏秦家的门铃,赖在他家直到下午五点才离开。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既能吃到阿婶做的美味佳肴,又能欺负到苏秦这个小正太。如此,何乐而不为。

秦天不管别人什么样的眼光看着他,向中央的墨元石走去,只见他轻轻呼吸着,眼神凌厉盯着墨元石,捏紧拳头用尽全力,如风般朝着圆盘打去。秦家子弟见到秦二少在测试自己的修为,都以不屑的眼神看着,充满着嘲笑,正准备看他的笑话。这时秦徽更是故意笑出声音,大笑嘲弄道:“想不到废物,也来测试自己的修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旁边以秦徽为首一些旁系子弟,也以嘲弄的眼神看着秦天。

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改不掉的坏习惯。

只见圆盘上面最外面一个圈,墨色如水般的色彩,流动在最外圈里,大家的目光更加的嘲弄起来。秦天自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只不过叹息以前的自己确实是个废物居然只打出十牛之力,看来这幅身体确实虚弱的要命,对于他这位附体重生的巅峰强者来说,自然很不满意这幅身体,只不过现在挽救还来得及,只要利用前世知道的秘法,修为绝对可以超越以前,这小小的秦家自然不看在他眼里。

我妈更是一天唠叨说我是别人家生的孩子。

忽然,听见一个嘲笑的声音在他耳边,在以前没有重生之前,自然这种人他是看不上眼的,只不过一个小小的蝼蚁,一个指头就可以碾死。但是他现在只是小小的一个武者二重低级武者。

二。

秦徽看见秦天测试圆盘的修为依然还是几年前的武者二重,心里别提多畅快了,这个废物怎么能跟自己比呢?所以嘲弄的声音也就越来越大了。

时间是一个不能逾越的鸿沟,它只会变得越来越深。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跟苏秦之间开始陌生起来。

看见秦天的眼神犀利飘过来,秦徽更加痛快,加上身边还有一帮以他为首的旁系子弟,更加的肆无忌惮,他不禁冷笑道:“怎么了,秦二少,你这样的修为,真是丢了我们秦家的脸面。”然后,得意洋洋的昂着头,更加不屑看着秦天。

他会像以前一样等我,然后一起回家。可是,我们却开始无话可讲。这种陌生的疏离感,让我不知所措。

本来这种跳梁小丑,秦天本不想与他见识,奈何欺人太甚。冷眼盯着那张得意洋洋的脸,直接走到秦徽面前,众人也在旁边看热闹,只不过大多数还是暗自摇摇头,想不到秦大少那么一个无比天才的英杰,居然有这么一个自不量力的弟弟,这些话自然不能说出来,就算秦二少是什么样的废物,那好歹也是他秦大少的亲弟弟。

他经常会跑到山顶去看日出。坐在山顶的背影带着无边的忧伤。

“你还真是个废物,怎么不服气啊?有本事我们试试。”秦徽见到秦天那冷笑的表情,心里很不爽,凭什么这样的废物可以得到家族的培养,顿时心生一计,反正现在大家都在,也不算我挑衅他,就算秦大少知道了,那又怕什么,众人都看见的是他秦天自不量力挑战自己。

他不说,可并不代表我不懂。每次当他看到有男人牵着小孩子时,他都会停下来。眼神里的惊慌与闪躲都让我心疼。

忽然,秦天笑了起来,无比畅快的狂笑道继而声音低沉道:“行,你只要能接过我三招,我就算你赢。”伸出三根手指无比轻视秦徽道。这一话语,彻底让秦家人都石化了,紧接着很多人嘲笑的意味更加浓,一个个看着这个狂妄自大的秦二少,心里在想一个个小小的武者二重天不自量力挑战武者四重天的,本身能坚持三招不败,已是天赋颇好,竟敢狂妄让一个比他高二重天的武者,简直笑掉大牙。

他曾问过阿婶一次。我不知道那天他们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听见了瓶子打碎的声音和不断的争执声。

o:p>

从那以后苏秦就变得沉默起来。也在渐渐的堕落。

在学校里抽烟、喝酒、打架。

在家里就是无尽的争吵。我经常会在半夜听到阿婶的哭泣声。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会为那个曾经纯白如雪的男孩伤心。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他也不再是姐姐对弟弟的感情。

有些时候,当你想明白某件事。并不代表着事情就可以明朗化,也许它会越来越复杂化。

三。

握紧了手里粉红色的信筏,我看了看前方靠着墙壁抽着烟的苏秦。抬步向他走去。

抽掉了他手里的烟,扔在地上。

“不要再抽了。”

苏秦抬头看着我,眼神有着令我害怕的森然。

我假装抬头看着天空,把手里握紧的信筏递到了他面前。

“咯,给你的。”

苏秦并没有先接过信筏。而是扳回我的头,盯着我的眼睛问:“这是你给我的。还是你帮别人递的?”

我有些心虚的吐了吐舌头。看着苏秦眼里的希翼。我的喉咙就像卡了一颗刺,开不了口,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苏秦低下了头。“看来还是我自作多情了。”

当时我没有听清苏秦所说的话。也不知因为自己的矜持会差点失去他。

因为苏秦长的帅,再加上我又跟他同进同出。所以我以前也常帮别人递情书给他。我不怕他被别人抢走,因为我知道他不会接受别人。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们都不怀疑我跟苏秦有JQ呢。

我正愁着怎么向他表白的时候,同桌的末莉让我帮她把情书递给苏秦。我跟末莉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我很爽快的答应了。

我以为这次的事也会跟以前一样。可是我却忽略了,如果你总是让一个人从希望变成失望,那么最后希望也会变成绝望。

四。

第二天上第一节课时。末莉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跑出去了。回来时红霞满脸。

她激动的拉着我的手,对我说着感谢的话。

她说,他接受她了。

就算我是傻子,也知道他指得是谁。

心里就像长满了荆棘。每呼吸一次,心就痛一分。

“莫笙,你不祝福我吗?”她说。

看着她幸福的脸。我的嘴巴开了又闭上。祝福的话,我说不出口,也不想说出口。那里就像长了一棵刺,动一下就疼。

苏秦有了女朋友。每天下午等得不再是我。他每次都会亲自送末莉回家,只要是她的要求他都会做到。

每一次,我都会像一个小偷一样偷偷的跟在他们身后。心里明明知道这样做是毫无意义的,可就是忍不住要这样做。

有很多次都被末莉看到了。她渐渐的开始疏远我。就在我跟踪了一个月之后,她终于爆发了。拿着苏秦刚给她买的奶茶,泼湿了我身上的白色碎花洋裙。

浓郁的奶茶香环绕在我的周围。那一次,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苏秦那么生气。

五。

从过去到现在,我眼里的苏秦对一切都是淡漠。

苏秦不会打女生。既便是他的拳头离末莉只有几厘米远。

苏秦阴冷着脸对末莉说:“给我滚!”

有些忍不住停下来看戏的人们在接触到苏秦恐怖的眼神后,都纷纷的逃开了。

无视掉呆滞的末莉。苏秦脱下外套,轻轻的给我披上。

他伸手搂着我的腰快速的离开,没有回头看末莉一眼。我的心里有一点小开心。他的心里应该没有末莉吧。

苏秦带着我来到了他每次看日出的山顶。

山顶的风很大。我的裙子向后飘扬着。

虽然意境很美,可是却是以我连打了三个喷嚏为代价的。

“做我的女朋友。”苏秦站在太阳落下的地方。昏黄的日光有着魔力,给他带上了光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