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烟花吹又散

  清晨的六点钟,晴儿就在妆镜前梳妆好,打扮得妥妥当当。她提起了床边的一口皮箱,又看了一下留在梳妆台前的那张自己写的纸条:“刘铮,接到老同学通知,我们一个年级的校友要在母校聚会。我已请假,因路途遥远,三天我才能回来。妻晴留字。”然后,她轻轻地走出门。
刘铮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这样的场景在五年的婚姻里早已司空见惯。晴儿从不习惯到习已为常,从愤怒到无可奈何。所以,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刘铮,这怨不得我,是你负我在前,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才有我今天的报复。所有这一切,怪不得我。”
就在昨天晚上,她还在网络前与徐成志联系。徐成志问她,是否真想好了要到B市相会,晴儿回答说是,一定要到B市看一看他,哪怕只是几天的时间,也是一生的回忆。
徐成志与她在网络上认识已经一年了,两人从陌生到加为好友,再到无话不谈,以至难舍难分。巧的是,两个人又有那么多的相同之处。晴儿是大学毕业后认识刘铮,那时刘铮还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刚分到晴儿所在的单位。从一开始就对她大献殷勤,她晴儿也曾经拒绝过,却难以阻断对方的炽热情怀。在她记忆当中,可能有人对她说过,说刘铮图的是她有一个当局长的爸爸,是她家富裕的经济条件,可女人一旦动了心便会昏头,竟然没有听进去别人的劝告。就连她带刘铮回家,父亲也是这样对她说,刘铮不可靠,不是过日子的男人。但她,任性起来一任野马脱缰,父亲也有无可奈何之时。
结果又怎么样,丈夫发达之后,什么也不缺。原来对他至关重要的妻子逐渐变得可有可无起来,只是怕着她掌握着他的经济命脉,也怕分走一半的家产,更怕做局长的岳父背后的权势和关系网,所以,他才不敢那么明目张胆。
而徐成志呢,一个凤凰男,在大学被一个富二代的女同学所追求,终于在大三时一次双方酒醉的机会里,迷失了自己的童贞。毕业后没有两年就结了婚,仕途走得一帆风顺,却总感觉到自己很穷,还是一无所有的人。
经历既然相同,两个人就有了许多的话题,缠缠绵绵不舍得下机。徐成志一开始就没有一定要见她的念头,尽管他在视频里百般的称赞晴儿清丽动人,温柔端庄。虽然两相情热之时,晴儿也曾经问过他,想不想见到她,而徐成志的回答是,想又不想。想,自然是相思成灾不能自拔,不想,又是为着双方都有家庭,不能破坏双方的家庭,不能为着一己之私,让家人受害。
晴儿想想也是,虽然刘铮现在花心,三天两头会在他的身上闻到香水味,甚至发现长长卷卷的头发,可他到底还是不敢公开地下私情,不敢与她离婚,她也落个装聋作哑,委屈求全,只是想着好容易把这支潜力股发掘出来,费了她许多青春,可不想轻轻就抛了开去便宜了别的女人。再说,他刘铮还不是靠着爸爸才发达起来的嘛?对男人好一些,终究会良心发现能及时回头吧。
但是,就在前几天,晴儿外出跟闺蜜旅游,归家早了些时间,回家要开锁时才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她的头一下就炸了,什么也不管不顾地用脚踹门,喊叫道:“刘铮,给你一分钟,你要再不开门,我马上报警来捉你的现行!”
澳门新葡亰76500,门,终究开了。她拨开门口的刘铮,向客厅里冲,只见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女子,布艺沙发揉皱成一团,那女子年龄不大,一头的红色卷发有些凌乱,脸上的妆也有缺失,虽然脸上挂着一丝勉强的笑,却掩饰不住慌张的神情,而且大腿上的短裙是被揭上去一角还未及放下来。晴儿嚎叫着,伸出指甲涂着蔻丹的手,向刘铮的脸上抓去。那个女子趁机慌慌张张地夺门而出了。
这一次事件发生后,她在网络上向徐成志吐诉委屈。徐成志却也告诉她一件事:他也发现了她的妻子在外与初恋情人偷偷约会,这件事像是一根引线,点燃了夫妻二人存在的危机,也让他身上紧绷的那根弦放松了。他说,晴,我要跟她离婚;晴,我好累;晴,我们见面好不好?
城市轻轨,在站上停下来。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就是快,明明两个隔着几百里地,却是一会儿就到了。晴儿从车上跳下来,伸出头向四周环境打量着。因为是清晨,站里的人并不多。老远就看见一个男子伫立在轻风中,穿着黑色修身的长风衣,头发梳得一丝不乱,酷、帅、有型,酷似她印象里的徐成志,头上还捧着一束艳红如火的玫瑰花。晴儿迎着对方跑过去,兴奋地叫道:“徐成志,请问你是不是徐成志?”

我笑笑,不语。

 

他继续问我:“婚姻登记处咨询的成功率大概是多少啊?”

  第三个晚上,两人找了地方去放烟花。虽然城市内早已明文规定不许燃放烟花炮竹,但徐成志依然想得到办法逃出别人的视线。在一处山坡上,徐成志点然烟花,两人依偎着坐在草地上,看天上交相辉映、彼消此长的壮丽烟花,衬着满天璀灿的星辰。徐成志忽然问:“晴,你在想什么?”
  “我?我在想,为什么我们不早一点认识?那样,也不像现在的生活。恨不相逢未嫁时。”她轻声说。
  “是啊!你若不是你,我若不是我,又该是一种怎样的经历呢?可是,人毕竟不可以回到从前啊!”徐志成说:“烟花虽然璀灿,却是易散成灰。但愿你不要后悔,有这样一段故事,写在你的人生经历里。”
  又是一个清晨,徐成志送她进到站台里。晴儿一步一回头地经过了检票口,徐成志突然扑上去拉住她的一只手,叫一声:“晴儿!”
  待晴儿回过头,他咬咬牙说了一句:“睛,不要怪我!”
  晴儿登上车,才打开关机已久的的手机。画面一闪,接连几条短信,全都是署名徐成志的信息。她笑了笑,还未到家呢,徐成志就这样迫不及待地向她发短信了。想起来心里是甜甜的,但是细看之下却是大惊,原来短信中,对方问她:“到站台了吗?我怎么没有看见你?”“你在哪里?你过来了没有?”“两天了,你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满满的都是关心和询问,仿佛不是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徐成志。
  睛儿呆住了,这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自作多情的将站台里一个接车的男人当作是投奔对象,连详细情况也未查寻,还被骗色。怪不得对方那么急于要她关机,原来其中另有原由。可是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何也认识她?
  心情沉重地进了家门。出乎意料地,刘铮在家等着她,见到她回来,很关切地问:“老婆,出去几天辛苦了吧?”一边体贴地接过行李,放好热水让她洗漱。晚餐还破天荒地做了几个拿手的菜给她洗尘。晴儿心里稍稍好过了一些,或许是自己不在的这几天里,丈夫才体会到妻子对他的重要性了吧!
  又是两天,刘铮说有要事在外出差不及回来,这时法院将一纸传唤票转给了她。其中说因妻出轨,导致感情破裂,决意离婚。而且说明她是过错方,财产以及房产将由刘铮全盘处理。晴儿如遭雷击,急急地到法院去询问。法院的工作人员问了一下情况,轻轻瞥了一眼过去,扔给她一个档案袋。袋中竟然装着她和那个假的徐成志在外游玩、用餐及在酒吧里抱在一起跳舞的照片。
  一切真相大白。晴儿打电话过去,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恨恨地问刘铮道:“这一切是你安排好的吧?你早已设计好了这个局让我进的吧?刘铮,你可真够毒的。”
  刘铮嘻嘻一笑:“你现在才知道我的手段未免太迟了些。与其让你抓住把柄先发制人,不如我主动出击制造机会。晴儿,这怪不得我,俗话说,苍蝇不盯无缝的蛋。问题是你要有让我制造机会的时机。”
  原来,不止是她在婚姻中算计着自己的得失,刘铮也同样在筹划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是刘铮,不想在婚姻的残汤剩羹中输得一败涂地,一无所有,所以才买通了一个情场高手来帮他完成这个计划。
  但是,他却不知道在婚姻中,双方是不能谈价钱的,如果一开始就在婚姻中计划自己的利益,得到了利益,却失去了心。
  终于,知道假徐成志在她临行前的一句话,不要怪我。终于,明白烟花虽美,易散成灰。
  

他一愣:“他们不懂这些,就我瞎操心。”

澳门新葡亰76500 1

他打断我:“我问在婚姻登记处呢,不是问法院!”

对方转过身来,稍微愣了一下,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微笑着点点头:“是,我是徐成志。你是晴儿吗?两人不及多说,徐成志接过她的拉杆箱,一手自然地伸过来揽着她的腰,亲切地说:“饿了吧?我们先去饮早茶好吗?”
直至两人坐进了茶餐厅,晴儿还是有种梦般的感觉。这个徐成志简直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为什么不多认识他一天?为什么不早一点见面?如果一切是在未嫁前出现,仿佛前生排演过的剧情,自己的人生还至于这样不堪么?
徐成志也一直微笑着深情地看着她,轻声说:“真好,你就是我想像中的那样。”
这时,晴儿的手机唱起歌来,她刚取出要接,对方一把抢过电话按了关机,然后缓缓说道:“我不希望,你在属于我的两天里,有任何的人或者事物来打扰我们。这样,你才彻底是我的。”刹时,她的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和温馨。
两人逛着街,一会儿晴儿的手上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连内衣,都是徐成志给她买了几套。从商场里出来时,徐成志的手里捏了两盒杰士邦。晴儿的脸一红,扭过头去装没看见。
登记了宾馆,进到了房间里,徐成志将玫瑰花插进花瓶里,关掉大灯只留下壁灯的暗红余光,还点燃了两支有玫瑰精油的红色蜡烛,燃放着幽幽光亮,也正如燃放着的幽幽情欲。他转身进到浴室里,将热水放好,撒上玫瑰花瓣。洗浴时,是他抱着她进到浴室里。在花洒下,两人的嘴唇仿佛干旱已久的麦田,彼此吮吸着对方的滋润。身体和身体纠缠,手臂和手臂纠缠,好像玫瑰花缓缓开放时那种舍不得碰触却又及至到销魂的惊艳。
一整个晚上,他俩没有好好休息。徐成志还让她穿上专门为她买的情趣内衣,放了音乐缓缓起舞,慢慢释放黑色的神秘和红色的香艳。两人一直呆在房间内,饿了就叫餐厅送餐,累了就听听音乐看看碟,渴了就打开小酒吧,开开红酒对饮几杯。曾几何时,晴儿以为生活应该永远定格在这样的场景内,再也不要考虑和刘铮之间的关系,也不用担心会伤害到徐成志的家人。

早上,公安局的朋友抓耳搔腮、满脸苦色的说:“这几个月被妹妹和妹夫他俩吵死了,天天闹离婚,昨天晚上又和我打电话闹到一点多,哎呦,烦死了,能不能帮下他们啊!”

好风助力,也需自己展翅呀!

我问:“他俩怎么想?是你还是他们夫妻想找人帮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