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郑愁予《错误》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阳春三月,一个美好的季节,一个美丽的女子,在繁华的江南,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地寻觅着我达达的马蹄声。窗帘缓缓地掀起,露出了她姣好的,欣喜的面孔。她的眼睛是那么的明亮,好似照亮了我灰暗的心。在一瞬间,我着迷了,我发现,我深深地喜欢上了她,同时,我好像也懂得了什么叫做一见钟情。并且咋子臆测,这女子肯定是被我的魅力所打动,才会主动掀开窗帘。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只是,当她看向我时,她那明亮的眼珠刹那间黯淡了。我仿佛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一朵不胜凉风的莲花的开落,从绽放到凋零,从期盼到失落,让我感到揪心。我正想对她说些什么,但,她却紧紧地关上了窗扉。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的耳边,忽的,想起了温庭筠的“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的诗句,或许,她就是诗中的思妇,在江边苦苦地等待着自己远出未归的丈夫,每日清晨开始梳洗,激动地守候在江边,一艘船一艘船缓缓地从她身边经过,一次又一次地打破她的期冀。直至船尽江空。

我达达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

看着紧掩的窗扉,渐渐地,我知道了,这是一个美好的错误,错在我,也错在她。我正如驶过的船只,狠狠地打碎了一个思妇内心的期冀,破灭了她的幻想。而她掀开了窗帘,却又关上了窗扉,扼杀了我内心爱情的萌芽。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许久,扬起马鞭,抽向我胯下的骏马,离开了这里。我明白,这不属于我,我只是一个过客。

题记

依然记得那个面孔沉静中透着张扬的男孩,他在夏日里微笑地看向我,那时黄昏已近,有很多飞鸟从四面八方散开,为寻一处最温暖的栖息地。

我慌张地不知如何是好,我猜我的脸被晚霞映得通红,我猜我们之间马上就会有更短的距离,我猜他读了那封我看似随意却又用心良苦的信,我猜,他就会这么的向我走来。

他真的过来了,他俊美的眉毛松松地散开,没有皱得那么紧。

他什么也没说,拉起我的手,像风一样飞奔。

我开心极了,比吃了最可口的冰激淋还要开心。

他带我奔向莲花池,然后卷起裤腿,伸手摘了一朵莲花,送到我手上。

多么完美的画面,夕阳、池塘、莲花,还有他,当然,也有我。

我已经开心到忘乎所以,我已经开心到即使失去所有也无所遗憾。

然而。

他是真的想叫我失去所有,或者是想叫我有失去所有的感觉。

他说,我已经帮你完成了你的愿望,下一刻开始,我们不相欠,好吗?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他叫沧未。

认识沧未的情节有些老套,可是生活很多时候不都是老套的吗?只是我的老套里还带着点滑稽。

那天中午,在食堂。

我刚端着买好的午饭往回走的时候忽然看见了不远处的人群里有人在闪亮,那时候我虽然不对帅哥膜拜,但是看见了还是想多看两眼。

我真的仅仅多看了两眼,可是就是这两眼的时间,我的午饭全部打翻在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一个家伙身上。

“对不起!”我们异口同声。说完才记得去看对方的样子。

沧未在他抬眼看我的那一刻眼睛眯成十分可爱的线条,然后双手合十对我鞠了一躬,说道:“太饿了,只知道盯着饭看,没在意有美女出没,非常抱歉!午饭我请了!”

我当时扑哧一笑,心里却得意地想,我可是只知道盯着帅哥看,没在意午饭出了状况。

就这样,我认识了沧未,这个不帅,却叫你着迷的男孩子。

和沧未之间的一切都简单地像课本,规矩,并且结局不出意外。

有时候我甚至想,我们之间是不是还存在课本这样的关系。

沧未是我学长,和我的生活里任何一个环节都相隔甚远,除了食堂这个地方,所以我们几乎每天在食堂遇见,因为我们每天都去同样的位置吃饭。

一周后,我终于开口问沧未:“你有女朋友了吗?应该没有吧?我看你一直一个人。”

我自说自话地给自己打气。

沧未却摇摇头,饭在嘴里塞着,眼睛眯起来笑着,头却摇着。

我立刻低头,不再问了。

“我还没打算找女朋友。”沧未嘴巴里夹杂着饭,闷声闷气地说道。

我惊喜地抬头,非常满意地看着他。

他咽下饭,笑着说:“你知道,我们要高考的人是不应该再去想其他的事的,尤其是女朋友这个事。”

我小心地揣测他说的不应该这三个字,是不是说他有喜欢的,只是,他觉得不应该。那么,他喜欢的会是我吗?

“发什么愣,米饭吃到下巴上了!”沧未叫了我一声,我这才把思绪又拉了回来,微笑着看着面前这个独一无二的男生。我在想,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给这个男孩写一封别致的情书。

写情书这事对我来说有几分艰难,可是,若是写给沧未,那就不同了。

当小米拿到我帮她写的那封情书时,激动得看着我。她当然不是因为我帮她写情书而激动,而是因为我写了整整八页而激动。她从没有收到过长达八页的情书,更没有写过这么长的情书。

小米一边得意地看着情书,一边对我竖拇指说:“这回,看那个沧未还败不败给我!”

没错,这是写给沧未的情书,但是却不是以我的名义。

我心里隐隐有些快乐,也有些悲伤。

快乐的是,那封给沧未的情书是我写的,我亲自写的,我都没想到我会写那么多的字,满满的,闪亮亮的,全是我的感情。悲伤的是,却不能叫他知道,这其实都是我想对他说的。

忽然小米在我身后大笑,我转头看她,她还在笑,笑得弯了腰。

然后她将最后一页递给我,我一看,脸一下子就红了。

原来,签名写的不是小米,而是清莲。

我叫清莲。

后来沧未就和小米开始约会了。

但是他仍旧和我一起在那个拐角吃饭。

有一次,我说:“小米不会有意见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