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0 微微一笑很倾城 顾漫

   
 1999年的夏天,我走在热得快要化掉的水泥地上,架一副黑框眼镜,抓着一个厚厚的黑皮笔记本。 

不管微微最后有没有美色贿赂、过程如何,总之,周一早上,肖奈准时地出现在晓玲家楼下,接微微一起去公司。
微微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底下配黑裙子,说起来似乎很职业,其实并非如此。衬衫是那种有点娃娃的款式,裙子两侧打着褶皱,腰间系着细长的蝴蝶结皮带,看起来既可爱又端庄。
凑巧的是,肖奈今天竟然也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配黑色长裤。两人并排走在一起,宛如刻意穿了情侣装一般,朝气而又清爽,引得路人频频注目。
因为宝桂花园离肖奈的公司并不远,两人是走着去的。微微挽着肖奈的手,一路上雀跃又紧张,“我去了以后做什么啊?”
“你喜欢做什么?”
“呃,不知道,反正不要没事干就好了。”傻坐的话会很尴尬的。
肖奈思索了下说:“你先去测试部做几天,等熟悉了梦游2,再去策划部。愚公在这两个部门都有工作,你跟着他。”
“好。”微微点点头,她毕竟还只是学生一枚,完全不清楚公司流程,肖奈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快到公司的时候,微微想起来说:“一会你先进去吧,我自己去找愚公好了。”
肖奈低头看她:“为什么?”
“不为什么啊!”微微把她的新口头禅搬出来,很坦然地说,“我害羞嘛。”
肖奈忽然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微微的分兵计划很快就流产了。
在距离公司大楼两百米的地方,微微正打算和肖奈分道扬镳,一个戴着黑框眼镜、钉着耳钉、服饰很后现代的小青年从他们身边跑过了。跑过十几米后小青年又扭头跑回来,视线在微微和肖奈之间不停地来回,一副惊诧的模样:“老大,我没看错吧……这,这难道是咱们公司的新员工?”
肖奈点头,“是实习生。”
微微礼貌地朝他笑了一下,心里有些好奇,这人怎么叫大神老大啊?难道这是大神在公司的称呼?
微微今天稍微收拾了一番,分外的明艳照人,因此笑容杀伤力极大,后现代小青年被她笑得一阵眩晕,红心闪闪,但是,很快他看到了美女的手……
挽在了老大的臂弯中。 “老大,难道,难道是你……”
肖奈瞥了他一眼,话都懒得说了。
小青年迅速地意会了,夸张地退后两步,然后一扭身,飞快地向大楼跑去,微微看见他边跑边掏出了手机……依稀还听到声音……
“……来了个超级美女……可惜是老大的老婆……这还不如不来呢……”
微微黑线三千丈,肖奈安慰她:“美术部的,你以后尽量远离他们。”
“……明明是表演部的。”微微小声地嘀咕。
拜后现代小青年所赐,微微还没到公司,肖奈带着未来老板娘来上班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致一。微微的偷偷潜入计划,彻底失败。
肖奈虽然把微微带到了公司,但是他并没有空闲带她熟悉整个公司的环境,一到公司便被人叫走了。反正微微身上已经敲了一个“肖氏所有”的隐形章,他很放心的。
相对比较清闲的愚公接手了带新人的任务。
愚公在众人嫉妒的视线下得意地带着微微往测试部走去,边走边给她介绍致一科技的情况:“咱们公司目前主要力量集中在开发上,所以结构还是比较简单的,也就五个部门,策划部、程序部、美术部、测试部、行政部。”
“美术部是那块,”愚公点了点东边,“他们人最多,也最变态,三嫂你千万别靠近他们。最近他们在抓人做NPC原型,连我这长相都不放过,三嫂你千万要小心。”
微微好奇地问:“是按照你的样子做NPC吗?” 愚公点头。 “那蛮好玩的啊。”
愚公面无表情地说:“如果那个NPC是老鸨呢?” “……” “名字还叫如花。” “……”
愚公总结:“总之,他们最近在做青楼场景的NPC,你……”
微微无比坚定地:“我一定远离他们!”
又走了几步,愚公说:“那边就是策划部了,主策划就是你老公,还有剧情策划、数据策划什么的,以后你接触多了就明白了,里面有两个是我们学校数学系的。”
微微被“老公”两个字寒到了,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打岔说:“我刚刚怎么听见别人喊大神老大啊?”
“在公司是有人这么喊,也有喊肖哥的。” “……黑社会?”
“唉,咱们做网游的也跟黑社会差不多了,起早贪黑的,再说了,大家年纪都差不多,喊肖总或者经理什么的多没格调。”
微微想起昨天他在某场景下喊的那声“肖总”……不由用眼神默默地朝愚公飞了两把小刀子。
愚公脸皮厚,恍然不觉,指了指西边那块说:“程序部在那,程序部就是一堆牛人啊,尤其A组那几个,号称我们公司三大神手。”
神手? 微微眼睛闪闪:“大神?”
“他不算。”愚公挥挥手,“A组就四个成员,除了你老公外,另外三个合称三大神手,看到那个穿褐色骷髅T恤的没?”
微微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愚公压低了声音,神秘地说:“著名的黑客KO你知道吧?”
微微点头。KO的大名,就连微微这种并不关注黑客圈的人都有所耳闻,说他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顶尖黑客绝不过分。
“就是他了,在我们这里,他叫老K。” “你,你骗人吧,KO?”微微张口结舌。
“人是老三弄过来的,好像他们单挑了几场吧,总之现在他就在我们公司了,知道他是KO的人不多,你别说出去,咱们是一家人我才告诉你。”
……其实你跟很多人这样讲过了吧。
“说起来,这个人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薪水都是老三直接给他现金,耍酷很在行的。”愚公酸溜溜地说,“不过我觉得他不说真名的原因……”
微微期待地看着他。 “是他名字太锉。”愚公用力地点头加强可信度。 “……”
微微保持沉默。
愚公又指着另外一个人,“他旁边那个人叫阿爽,是A组的另外一个高手,不过这人你看见一定要绕道走,尽量别在他面前晃。”
微微奇怪:“为什么?”
“三嫂,你没发现我们公司就是一和尚庙,连前台都是男的吗?就是这家伙搞的!”愚公脸现悲愤之色,咬牙切齿地说,“这家伙据说看见女的就写不出程序。”
这么强大!微微震撼。
“不过你千万别以为他是什么正人君子,”愚公继续发表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吧,是这家伙太好色,自制力又太差,看到女的就晕头转向脑子打结,所以只能眼不见为净。”
微微一时间恍如置身江湖,这些人仿佛就是传说中各有怪癖的武林高手。微微不由追问:“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愚公的目光悲摧起来,定定地看着某个角落,“还有一个,就是那个小白脸。”
微微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疑惑地说:“没人啊。” 愚公说:“再仔细看看。”
微微再仔细看了一遍,还是没看到谁,“是没人啊,只有美人……”
微微忽然顿住了,扭头惊诧地看着愚公。
愚公沉重地叹息:“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是,没错,就是他。”
“虽然他长得像个小白脸,人品也不怎么样,经常还很猥琐,但是,俗话说得好,上帝给了你一身缺点,总会意思意思给个优点,这个小白脸,他唯一的优点就是脑子还不错。”
“曾经,他是Z省的理科状元。”
微微被雷到了,美人师兄居然也是大神核心团队的成员,传说中的编程高手?好吧,她也知道本校牛人很多,但是但是,莫扎他……
实在很难想象啊!
你能想象平时很欢乐很小白状的邻家大哥,忽然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武林高手吗?
愚公问:“幻灭了吗?”
“还好了……其实美人师兄还是蛮有气质的……”微微艰难地说。
愚公点头认可:“也是,没有气质有时候也是一种高手气质。”
“对了。”愚公忽然想起什么说,“在公司你也可以叫我愚公,大家都是这么喊的,不过郝眉你就不要叫他莫扎他了。”
“那叫他什么?”总不会叫“好美”吧…… 愚公淡然地说:“江湖人称眉哥。” “……”
“怎么了?” “没什么。”微微也淡然地说,“只是突然想表演胸口碎大石。”
微微在麻痹状态中继续随愚公前行。
行政部没有什么可介绍的,愚公只是郑重地叮嘱了一句:“对行政部的人要客气,他们决定发给你的饭盒是三荤一素还是三素一荤。”
微微严肃地点头表示记下了。
最后才是测试部,愚公介绍说:“测试部目前人员还不足,估计九月份就要大规模招人了。三嫂你先在那吧。”
到了测试部,跟部门经理以及成员介绍一番后,愚公功成身退。

  那时候《昕薇》和《瑞丽》这种东西完全不会出现在16岁高中女生的生活中,但我已经懂得用黑色营造气势吓人。某些方面,我很天才。我是优等生,你知道的。这是一道蛊,戴上了一次就欲罢不能。 

  玉兰树的白色花朵薰得人奄奄欲睡,这是一个连小狗都热得躲到校长办公室苟延残喘的午后。世界很安静,但是这并不妨碍教学楼一二三四五楼那些探出头来的人窃窃私语。 

  “风纪部长又出来制造噩梦啦。” 

  “乱讲,是慈禧太后好吧,这个绰号还真适合她!” 

  “看她手上那个黑色本子,那就是传说中的“死亡笔记”哦,上了笔记的名单就准备倒大霉吧……” 

  “不知道哪个倒霉孩子又要撞枪口上了……” 

  我尽可能地挺直了脊梁,虽然太阳已经把我的头晒得像颗爆米花一样炸开,我仍然坚持着不快不慢的节奏。因为,优等生的人生是不允许出现一点意外的。 

  这种出个门都需要置生死于度外的天气,发生火灾的概率是千分之五,地震是万分之三,而UFO突然坠地,把我砸个头破血流的概率,是千万分之一。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不大可能出现意外的日子。 

  然后下一秒左连城的出现,再一次证明了:人生的意外是无处不在的。

 

  二

 

  当时,由校门通往教学楼的那条唯一道路已经被我走了三分之二,途中拦下十三个午自习迟到的学生,无数个班级金闪闪的流动红旗就在我毫不留情的大笔一挥下乘鹤归西。我手握生杀大权,走得君临天下。然后,砰一声,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哇哇哇”像电视剧安排的所有老套情节一样,一个排在男五号之外,长得尖嘴猴腮的男生跳到我面前,冲我大叫:“你没长眼睛啊,你知道撞了我老大有什么后果么?” 

  我看了一眼他那个眉清目秀却捧了一大把红玫瑰四处张望的老大,摇摇头。
尖嘴猴腮被我无所谓的态度噎着了,气急败坏地跳起来:你不知道我老大是谁? 

  我继续摇头。 

  尖嘴猴腮终于像一头野兽一样爆发:左连城!你居然不认识打遍天下无敌手,风魔万千美少女的A中第一帅左连城?说完他得意地看着我。 

  “哦。”我终于点头,然后无比认真地打开我黑色的“死亡笔记”:“谢谢你告诉我名字,他迟到15分钟,扣一
点五分。” 

  “啪”,左连城手里的玫瑰花掉在地上,他眯起眼睛像发现一头活恐龙一样上下打量我,显然也被吓了一大跳。 

  后来左连城不止一次地告诉我,1999年6月23日这一天遭遇我,绝对比王菲会嫁给李亚鹏还要传奇。 

  那一天,带着一帮人要去追A中校花苏清彩的左连城,打扮得像明星那样型男一枚潮人一条地站在我对面,大声地说:“让一让啊,四眼妹,别耽误我干正事。” 

  我很配合地往旁挪了挪。 

  他眉开眼笑地说好,这才乖嘛! 

  我面无表情地打开传说中的死亡笔记,拿起笔:“你辱骂攻击学生干部,再多扣一分。” 

  踩着我的太后步扬长而去时,我注意到左连城的脸瞬间扭曲成麻花的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背后一个庞然大物砰然坠地的声音。 

  三个钟头后,在八卦传播得比火箭还要快的食堂里,我知道了慈禧太后和A中一帅的世纪决战全部被高傲地从楼上探出头的苏清彩看在眼里,看着左连城因为被太阳晒得久了一条条贴在额上的头发,美人呵呵笑了两声,然后一句话也没说,留给他一个绝尘而去的背影。 

  大家极其兴奋地开始议论:这次左连城势必要杀了慈禧太后的! 

  又有人感叹:可惜了,左连城要是和苏清彩在一起多好,那绝对是A中最养眼的一对,天作之合啊! 

  真遗憾,我还以为我和乔路明是这个学校最拉风的一对呢,连老师当面都要夸我们是金童玉女。当然,背后我们被叫做美人和野兽,这我也是知道的。 

  很显然,野兽是我。温柔清瘦,一个眼神就让BH花痴心跳飙到250的乔路明才是美人。

 

  三

 

  接下来的日子,传说中杀人不眨眼,势力大得叫A中的一条狗去抓耗子狗就不敢去啃骨头的左连城明显没有让群众失望。虽然除去我的校服裙子莫名其妙地短了两公分,宿舍楼下的自行车换了三个轮胎,开水瓶里呱呱雀跃着四只青蛙…….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当然,我这里说的大事是指杀人放火。 

  不,不对,凭借美色。左连城还蛊惑班里一个女生在化学实验课的时候,对我试管里的**动了一下小手脚。等我顶着一个爆炸过后留下的蘑菇头去水房清洗时,他很悠闲地靠在水池边看着我,吹个口哨:“嘿,美人,弄新发型啦?很不错。” 

  此时全世界都在屏气凝神地等着看慈禧太后发飚。 

  很抱歉,我让他们失望了。 

  因为我失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