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机

那月转过头,深深的埋入我的胸膛。

周日下午,梧桐坐在凉亭的椅子上,靠着柱子发呆,闭上眼,神思已浮游于天际,思绪就像天上的云,随着风忽聚忽散,似乎什么都在想,也什么都没想。宝宝叫着跑过来,梧桐睁开眼,看向宝宝,同时看见一双腿走过来,抬头看见了一张男人的脸,似曾相识,定睛一看,似乎想起了什么,顿时一个激灵。

那月靠在床上,双眼无意识的聚焦在墙上笑晏如花的两人身上,而后时光苒荏,流光如歌,两行清泪不由自主的滑下,画面最终定格成黑白。

医院走廊里。“6床家属,过来一下。”医生把石头叫了过去。

明镜独自在阳台上抽着烟,黑暗夹杂着雾气让人看不清他的脸。他转过头,似乎想看清屋内沉睡的女人那张脸。

假意或真心

—你会为了我和她离婚吗?

“我怎么了?”

那个站在山颠的人儿,终究是变了!不再是属于青春的男子,满目苍桑,极似他所追求的游侠,我们的世界,再次的,漫布苍夷。

时近黄昏,太阳还没下山,梧桐和妈妈在窗下的小凳上坐着。最近,梧桐总是爱发呆,也喜欢看日落,她凝视着夕阳,觉得这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刻——即便没有太阳的时候。一天将尽,经历了充满朝气的早晨,热情的中午,舒适慵懒的午后,黄昏这一段时光就像秋天满载着收获回家,看着日落迎来平静的夜晚,又有新的一天的日历在等你翻阅。

—你介意过吗?

“你还知道呢?”

新奕很生气的走了,我没有说话,对于一切都漠然的态度似乎激怒了这个依旧在乎我的男人。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晨星终究是走了,去了新西兰,听说那里的山花开的很漂亮。

门吱呀一声开了,石头打了水进来。

我似乎问了个很傻的问题,他能等我三年,直到收到我定婚帖那天才转身离去。只是,八年后,你依旧爱我如生命吗?

“我再也不走了。”石头的话音里透着坚定。

如此的时光又过了一月,园内的梧桐花散落遍地,那月每日就坐在树下,看日出日落,埋花葬鸟,像即将燃尽的凤凰,凄美的妖娆。

“你是石头吗?你倒挺像他的!他是我大学的恋人,后来他走了,我告诉他再也别回来。”

经年之后,或许你会爱我,只是我已无从得知!

“从造影结果来看,她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还不重,但会持续恶化。你做好思想准备”

—嗯。

“你不是他!”

    上海这座城市似乎永远不知道夜幕为何物,快到凌晨的时间,楼外的霓虹灯闪烁着七彩的光,远处青楼依稀的传来歌筵声声,这般繁华的盛景,便显得屋内犹自亮起的灯光和卷缩的人儿格外的冷清与凄凉。

“还有宝宝。”

一年后
爱情小说

“你们又讨伐我呀,还让不让我安生哪?!”

其实我知道,你依旧爱着我,只是我还不知道,有没有爱上你。

“走了就再也别回来!”

明镜回来了,我为他整理了略显零乱的衣衫,然后用了晚餐。睡觉的时候他依旧一句话也没有说。自我们相

“好吧。”

她依旧那么的温顺,如我们的婚姻一般,只是父母安排的一场般配偶合。这么多年,日子如水相依,只是,是爱吗?

“我回来了。你一直在等我?”

—他依旧没有回来。

梧桐醒来时,在医院病床上,白床单亮的直逼人的眼睛,她四顾循望,迷惑着:“是谁将我带来了这里?”

落日的余光格外的亮堂,站在高处,便显得尘世喧嚣渺小不堪至此,而我们所眷恋的时光又是为了什么,我不噤的回首,看着她的侧脸,明艳如往昔,我曾经爱若生命的女子。

“嗯,我们一起。”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我爱他,如此而已。

“没事,就是暂时性休克。没事了。”

我叫晨星,许晨星。

“你好像我的一个亲人。”

—你背我。

“你看,夕阳多美!”

他依旧如以前一般,不肯逾越一步,似他这般的人儿现在许是稀少的差不多了吧。纳兰明镜,你该是懂的。我的目光移向窗外那个衣抉飘飘的男人。

我真希望

识起,似乎说过的话也并不多。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晨星离开三天后回来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的答案,只是她未再问,我也不再提及。

“梧桐,来我家吧,我妈要看看你。”

你知道,我会去找他,只是你也知道,我并不能对他做什么。

“我爸妈不同意我们,但我认定你了!”梧桐斩钉截铁。

事隔八年,再见她时,却没想到她依旧单身一人。晨星,那当时你又为何你看我离去也不告诉我事实如此,八年后,又怎么能回到过去。

“真傻。死心眼。”

那月望着天,风清云淡,梧桐花开的正好,不明不艳,那香气,凑在鼻间,有醉人的味道。

时光不减,岁月如针,编织着人生的毛衣。记忆多了,有甜蜜也有痛苦,堆满了,怎么能什么都记得呢?遗忘痛苦是必然的,抽丝剥茧般轻易地被岁月一针一线地拆掉,只留下了忘不了的记忆。比如爱,无论是哪一种,都在久远的时光里清晰。

—算了,我出去一段时间,这会多陪陪她吧。

“她还这么年轻?”石头低垂着头出去了,然后又抬起头装作没事一样。

凌晨钟声响起的时候,那月起身紧锁了房门,依照以往的习惯给明镜发了条短信,看她的样子似乎已经习惯这个丈夫的夜不归宿。

“梧桐,如果有一天我和你爸走了,你怎么办哪?谁陪你?你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你多大岁数,在我心里也是我的孩子,你也没个伴儿陪,我死都不能瞑目——”梧桐妈摇头叹气。

我拥着那月,感受着如同温暖的触感,我问。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走吧,我陪你去看日落。

“妈妈,我早就忘了,不怪你,是年轻不懂爱情。”

一向坚强的梧桐耳边回荡着自己决绝的话:“走了就再也别回来了!”还想要说什么,却已没有了力气。

初中,梧桐回头问石头物理题,讲两遍也听不懂,讲三遍才懂。

“石头跟你长得很像,他是我中学时的好朋友,很纯洁的那种友谊,不是爱情。”

“你说你,还给狗起名叫宝宝,能当儿子吗?再好也不会说话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