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链

  “我真的觉得我可以不来吗?要是我没来,我看明天早上来接你的可是精神病院的车吧!”
“你……”寒浅心顿时觉得羞恼,这个男人真的不能说话委婉些吗?这样都要说出来;‘为什么来救我’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算了,你不说就算了反正已经的救了”问那么多有用吗?寒浅心说。“知道就好!”杜晟熙轻笑着,果然!她真的没把这些不重要的问题摆在心上。寒浅心今天也够累的,折腾那么久也累坏了,就算不是累坏,也是吓坏吧。寒浅心幽幽地闭上双眼,靠在杜晟熙的肩膀沉沉地睡下。
“寒浅心,知道吗?自从那次学校愚人节时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了。知道吗?我长这么大,重来没有一个女生像你那直率地对我的。”沉沉的鼾声在耳际边飘来,寒浅心轻声哼了声,喃喃地说:“真的吗?可是我好讨厌你哦,都怪你!你这个坏家伙,遇上你没好事。哦对了,我明天要早早起床,我要去找左亦旋,我要原原本本地听他说以前的事情呢,我要回家看我妈,我要听到真相。”
杜圣熙的嘴角染上一丝的微笑,“嗯!好好好,那就等着明天吧。”
寒浅心咧开嘴甜甜地笑了,她不傻,她一直都没睡,她只是趴在他肩膀上假寐了一会儿,不过寒浅心很吃惊,她没有想到他会说出那句话出来,为了掩饰好,寒浅心才故意说了一段梦话,那也是她的真心话,她希望能够去问左亦旋,希望能够回家问妈妈真相。
“一直这样多好,一直这样……”寒浅心感叹着。
“什么?又说梦话了?”杜晟熙惊奇着。

  经过一番沉思后,寒浅心终于懂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杜晟熙阴差阳错地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骂他那么小人竟然随意的调查别人的身世。
寒浅心破涕为笑说:“哎呦呦,这亏你的,都不知道该谢谢你还是说你的,总之我要会课室了!”
啊?什么情况?杜晟熙心想。

“乱七八糟,自言自语,胡说八道”寒浅心喃喃说。
其实彼此的心早已系在一起,银链再一次发出幽暗的蓝光,主人找到自己的幸福,当初的许诺在今天实现。没有人知道明天会怎样,将来会怎样,所以他们都选择了立足于今天,在今天把所谓明天的事情做好,因为明天不大可能会给预测准,明天的答案留给明天去解决吧。
太好了,银链终于完成了,在这个短短的时间了,心心把第一篇短篇小说写好了,不过似乎有些美中不足,左亦旋后来怎样?那个给人以一种沐浴阳光般的少年会怎样?他会一直这样看着寒浅心吗?他会一直看着他妹妹与杜晟熙幸福下去,还是他会离开那个地方,还是他有自己的打算?

那些可怕的事情可能要持续到一天的时间吧,寒浅心不知道,更不知道怎么面对,也只想逃避,更想回家。其实在杜晟熙面前她只是在逞强,她不想让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看到她哭泣罢了,只是当寒浅心走在路上时,大家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她,寒浅心顿时不安起来,大家都莫名其妙的,一定又发生什么事了吧,会不会刚才和杜晟熙聊起来让大家误会了,还是……
何思颖看见寒浅心回来不禁问:“浅心你去哪里了那么久才回来!?”“哦,没什么啦,刚才去见朋友啦!”寒浅心平静地说。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这是什么啊!?”何思颖握住寒浅心的手带羡慕地说:“好漂亮的手链啊,浅心这不是你之前要找的链子吗?现在找到啦!”寒浅心的心抖了抖,这条银链究竟是福还是祸呢,是因为它的不见才会遇上左亦旋的,是因为它的不见才可以知道自己的身世。寒浅心对这条链子开始怀疑了,虽然她不相信会有邪门的事情发生,可是心中却不安。寒浅心好想立刻打电话给母亲,好想问问当年发生的事情,可是她却退缩了,她很害怕真相会像杜晟熙所说的那样。
“浅心,你走神了!”何思颖摇了摇手说。
“嗯?是啊!”

 

寒浅心收拾一下东西看着外面,阳光像泼散的威士忌般慵懒地照在床边,几声鸟叫声在耳边响起,让人觉得有丝毫的倦意。路上的嘻哈声时不时传来,窗下站着的人影让寒浅心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怎么会是他?他来这里干什么?“不管他是不是来找茬的,都要避开他!”寒浅心暗自地说。
“思颖我要出去了,下面那个男的如果找我,你就说我不在吧!”“嗯,好的!”何思颖不问什么就答应了。

将近晚上夕阳西下,丛树两旁小鸟微鸣,风呼啸着,单薄的身子受不住这样的寒冷,寒浅心双手紧紧地裹住自己的两肩,把头深埋在怀里。身后的沙沙声让人恐惧,总觉得后面被人跟踪似的,寒浅心向后张望着,却没发现什么,寒浅心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快点别让她跑了!”微弱的声音在后面传来,寒浅心暗叫不好的时候,一个大大的麻布袋子早把自己捆好了.
“喂,你们是谁啊!快放开我!”寒浅心喊着说.
“别吵,怪就怪在你自己惹上不该惹的人!”一个女的说.
“别跟她废话,刘琳姐还在等着呢!”另一个女的说。很快,寒浅心就被请到一个阴暗的房间了.
沉重的高跟鞋声音踏在地板上,给不平凡的夜晚增添了诡异不安的气氛,寒浅心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声音顿时不安起来,麻布袋顿时被打开了,寒浅心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说:“抓我来干什么呢!”“啪”被叫做刘琳姐的少女恶狠狠地扇了寒浅心一巴掌。

寒浅心捂着脸大骂:“干什么啊,有什么事不能直说,为什么动手啊!”
“哼,谁叫你不知羞耻,连我的未婚夫也敢碰!”刘琳振振有词地说。
“你的未婚夫?谁啊!!”寒浅心问。
“哼,你就装吧,睡醒你不知道啊!他是杜晟熙!!!”刘琳大声地说,似乎在宣布自己的占有权一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