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殇

  对一个青楼女子来说,最残忍的,不是死,而是老去。

耄耋老翁张先,这战斗力,也真是没谁了!

  她想了想,这该是报应。当年她刚夺得花魁称号,万千宠爱,何尝不是轻视了那些年老色衰的姐姐们。

张先却不以为然,他觉得叫自己“张三中”不如叫“张三影”,因为他觉得最为得意的还是“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押残花影”、“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这三个“影”字句。

  唱的是子野为她而作的《菩萨蛮》。

张先四十一岁才考中进士,在此后的三十多年时间里,他先后做过宿州掾(yuàn)吏、吴江县令、嘉禾判官、永兴军判官、渝州知州、安州知州等,七十五岁时,以尚书都官郎中的身份退休。

  她惊觉自己天真。其实她知道的,只是不愿意信。

退休后,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他偶然发现父亲生前写的诗歌,读诗思人,于是张先就依据父亲写的十首诗的诗意,倾情创作出了《十咏图》,这幅画既是为了表达对父亲的敬意和怀念,也是为了传给后世子孙。

  夺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

浮萍断处见山影,小艇归时闻草声。(《题西溪无相院》)
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青门引·春思》)
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木兰花·乙卯吴兴寒食》)
……

  江空无畔,凌波何处。

张先一共有十个儿子,两个女儿,可以想象他晚年的经济压力是多么大。但即使到了家中缺米少盐的地方,他依然是悠然自得,一如闲云舒卷,如果有约喝酒的,他也是一喊就应,应了就到,到了就畅饮笑谈。

  他竟然没有认出她来?或者认出了,却没有阻止?!只当她是一道风景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大笔一挥,写就一首词,好令自己流芳百世。

张先在词中把龙靓很夸一通:你是靓女,你歌好,你人美,你服务一流,你就是天外飞仙!

  一曲还未唱完,她忍不住哭了,轻轻为自己鼓掌,是给自己的犒赏。

张先虽然这么大年纪了,但精力还是很旺盛,一直在杭州和湖州两地之间来来去去,在八十岁时,还大张旗鼓地纳了个十八岁的小妾。

  江畔,水波荡漾,天朗气清,她决定为自己歌舞一曲。

而张府上演的“梨花压海棠”也压出了结果——那小妾又为张先生了两男两女。

  断钟残角,又送黄昏。

张先就是这样做的。

  罢了罢了,今日一并做个了断。与其忍受这样的凄冷,不如给自己安排一个体面的结局。今日不画浓妆了。收起眉墨,收起胭脂,只略施了薄粉,再点一点朱红,配了一身素雅的裙,挽了一个松松的发髻。镜中一看,虽然面有倦容,但却比往日虚假的鲜艳更自然清丽。

等那小妾羞着脸离席后,苏轼忍不住和了张先一首诗:

  酒香醺脸,粉色生春。

曾有人当着张先的面,夸他那首《行香子》写得好: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天仙子》)
昼长欢岂定。争如翻作春宵永。日曈昽(tóng
lóng),娇柔懒起,帘押残花影。(《归朝欢》)
野绿连空,天青垂水,素色溶漾都净。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剪牡丹》)

  她对了菱花八宝镜,眼角深深一道纹,再厚的粉,也遮不尽。

年轻时,他曾爱上一小尼姑,那小尼姑也深爱着他。但小尼姑被老尼姑管得很死,小尼姑不得随意出入尼姑庵不说,晚上还被锁在附近的一间阁楼上。那阁楼建在一个大池塘中,小尼姑想出去实在是难。

  这歌词几分香艳,几分旖旎,是他和她相互调情。她此时唱来,还带几分向往。

那人说词中的“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一句真是意蕴无穷,因此就称张先为“张三中”。

  她从来都是取悦男人,但现在,她想最后愉悦一下自己。

这首诗,画面感特强,美中有污,污中有美。苏大文豪,你咋这么坏呢?

  可是,子野最近来得少了。

当时苏轼正在杭州为官,张先遇到苏轼,两人便结成忘年交了。

  但她以为她会不同的,她能歌善舞,还写得一手好诗。赫赫有名的风流才子张子野,为她一度沉迷青楼,甚至误了仕途前程。

其中有一个名叫龙靓的官妓,竟然吃起醋来了——因为她是一位名妓,而张先却一直没给她写词。一天,龙靓终于忍不住了,就写了一首诗给张先:“天与群芳千样葩,独无颜色不堪夸。牡丹芍药人题遍,自分身如鼓子花。”意思是说:其他的姐妹你都给题过词了,为何单单不给我写,是因为我长得不好看吗?

  月桥边、青柳朱门。

完成《十咏图》的那一年,张先已经八十二岁了。对父亲如此尽心,张先的确是个孝子。

  那天,是她二十九岁生辰,妈妈摘了她的头块牌子,换上了新人。没办法,她的客人一天比一天少,用的脂粉钱却一天比一天多。

尽管人生总有离散时刻,但珍惜当下,充分地享受每一份快乐,不是能更多地体验“花好月圆”的美好吗?

  她终于能为自己赎身。

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红颜我白发。
与卿颠倒本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

  三七那天,她回魂,才知道子野为她写了这首《行香子》。一时间,因为那句“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大街小巷都称他作“张三中”。这首词传得沸沸扬扬,成就他与柳永齐名的身份。

词人张先,生于北宋淳化元年(990年),卒于元丰元年(1078年),历经太宗、真宗、仁宗、英宗、神宗五朝,活了八十九岁,是两宋时期最长寿的词人,因此,称他为“寿星”,一点也不为过。

  妈妈看她的眼神有些冷。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整整十年,她的风光,无人能及。

张先看到龙靓的诗后,立即写了首《望江南》回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