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狐狸

  女人爱男人,却动不动发脾气,总想压制住男人。男人正血气方刚,总也不服。一次剑拔弩张后,男人撂下手上的活计,赌气进城打工。

小姐妹斗狐狸精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夏天的晌午,太阳毒得很。女人坐着小板凳,在树荫下洗衣裳。小叔子远远丢过来一个小石子,嬉笑着说,“嫂子你就不能改改你那性子?赶明俺哥找个狐狸精,看你咋办。”“他敢”女人撩起盆里的水泼过去。

很久很久以前,大别山中有一条狐狸,吸取天地精华,日月灵气,过了七百年,修炼成精,能说人话,也会站着走路,但是不会变成人的模样,那条大尾巴也藏不起来。修成精的这天,狐狸精想,修炼七百年,天天吃野草,肚子都饿扁了,六百年都没吃过肉,都忘记吃肉是什么滋味,听说人肉是最好吃的,特别是女人肉和小孩肉,我这就下山去走走,看能不能有个好运气,吃个痛快。狐狸精走了一天一夜,在山脚下发现了有一个小村庄,村庄不是很大,有二十户人家,男女老少加起来有一百多人。狐狸精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口水都流出来了,于是躲在村边的一颗大树的树洞里,等待机会抓人吃。

  想起身处花花世界的男人,女人有点后悔。男人脱离了自己的视线,没个管教,啥事干不出来?女人给男人打手机,像领导训话,“不许在外面胡来啊。”那你就管不着了。”男人的气没消。又是一场唇枪舌剑。临了儿,女人警告,“敢找狐狸精,跟你没完。”

村里有个木匠,三十岁,他家房子在村子边上,这天,隔壁村子有个人家要嫁女儿,让他帮忙去做家具,临走的时候他跟老婆和两个女儿说:“我这次去做家具,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听说山里出了狐狸精,你们在家要注意安全,我家祖传的一个墨斗,就在堂屋上,听老辈人说那是能抓妖怪的,如果遇到了狐狸精,可以用来抓。”说完背起斧头、刨子和一些工具就出门了。

  女人有了危机感,无数个夜晚,梦见男人被狐狸精迷住,死活不要自己了。女人彻夜难眠。男人不在家的日子,女人像丢了东西。青天白日的,女人一脚跨到了路旁的深沟里……大家都转弯了,女人一个人还朝前走,石头一绊,跌了跤……

木匠家的两个女儿,大的十岁,小的八岁,都聪明伶俐,他们正在院子里抓石子玩呢,妈妈走过来说:“大妮,小妮,家里没盐了,我要到王二娘家借点盐,你们在家乖乖的玩,不要出去。”妈妈抬头看了看天,太阳已经落到山的那一边,只看见红霞满天,妈妈又说:“我出去后,你们把院子门插好,然后进屋去玩。”两个小女孩乖乖的点点头,等妈妈出去后就把门插上,进屋去了。

  女人第一次看见黑狐狸项坠的时候,是去大姑家赶庙会,在一家小小的饰品点。店里的饰品零零碎碎,有玉石质、水晶、塑料。不知为什么女人一眼相中了那个小石狐狸。黑色的小狐狸在颜色鲜艳中不显突出,却雕刻得很精致,眼睛很漂亮,似笑非笑。“黑狐狸避桃花,专克狐狸精,不管是红狐,白狐,蓝狐,花狐,都斗不过黑狐。给你男人买一个吧。”店主是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女人摆摆手,笑得咯咯的。

木匠的媳妇跑到王二娘家借盐,可是王二娘家盐也不多,只好跑到张大姐家借,张大姐家也没有,最后还是在李三哥家借到了盐,等回到院子门口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大妮和小妮已经在房间里把煤油灯点亮了,等妈妈回来做饭。灯光从窗户里透出来,木匠媳妇在院子门口就看见了,心里特别欣慰,觉得这两个孩子真懂事。正准备敲院子门呢,忽然听见背后有“沙沙”脚步声,她回头一看,又没发现有人,只听见不远处的一棵树下好像有个小孩在哭。也是木匠的媳妇善良,本来听见脚步声就很害怕,准备跑走,但一听见孩子哭,就忍不住走过去看。

  只是当时并没有打算买。

这颗树很大,三个人都抱不起,树枝又伸得远,树叶又密,听村里老人说,有一百多岁。木匠媳妇走到树下,这里更黑,伸手不见五指,孩子哭声这时候又没有了,她说:“谁家孩子在里啊?”可是没有人回答她。她又敲敲树干,说:“有没有人在这啊?”还是没有人回答她。

  店主在玻璃柜台里扒拉了一阵,从一堆花花绿绿中挑出来一个小黑狐狸,认真地穿上细绳,系好,递给女人,一如那天地能说会道。“聊斋里一系列的狐仙故事,都是描写狐狸精的。那些楚楚可怜、小心翼翼的狐媚子,不知迷倒了多少书生、相公。表面上,虽然男人们都在骂狐狸精,但在心里却都想得到她,就是死也不怕。这是为什么?”。时光在空白中过去好一会儿,显然女人在思考这个相当难深的问题。店主伸过脖子一脸地坏笑,“天下男人一个样,都喜欢狐狸精。”

木匠媳妇是村里出了名的好媳妇,不光人长得好看,对邻居都很好,平时胆子也挺大。她又围着树转了一圈,还是没发现有小孩,只好往回走,一边走一边还在想:“这事好奇怪啊!”忽然听见背后“嗵”的一声,好像有东西从树上掉下来,她刚要回头看看是怎么回事,这时一双毛茸茸的手就掐住了她的脖子。她使劲的挣扎,可是那双手太有力气了,掐得越来越紧,她想叫也叫不出来,慢慢地什么也不知道了。

  女人攥着黑狐狸,回来的路上心头狂跳,和初次抢银行,杀人劫道的感觉一样。

树上跳下来的就是那个狐狸精。原来,狐狸精看到木匠出了门,就知道这家没有男人在,偷偷的跑到院墙下偷听偷看,它发现木匠媳妇皮肤又白又嫩,长得也很好看,口水都流了一满地,等她一走,狐狸精就躲在树上想主意,刚才把木匠媳妇骗到树下,一下子就掐死了。狐狸精把木匠媳妇的乳房、屁股、大腿肉多的地方都吃了,已经吃得非常饱。“这个女人的肉可真好吃啊!”狐狸精打个饱嗝,然后又想到院子里还有两个小女孩呢,“那两个小女孩还是留着明天当早饭吧。”

  夜深了,女人看见一只毛色墨黑的狐狸正狂奔而来。她的毛皮高贵神秘,她的身体忽大忽小,忽长忽短。跑到女人跟前,黑狐狸一动不动了,仔细一看原来只是一块石头。女人失望地哭醒了。

狐狸精穿起了木匠媳妇的衣服,戴起了木匠媳妇的帽子,在院子门口,学着木匠媳妇的口气喊:“我回来了,快把门打开!”

  第二天,女人从小木盒里拿出黑狐狸。精巧的黑狐狸立在女人的手心上,嘴巴一张一合,女人听不懂,一急,把黑狐狸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对着镜子左看右照,吃吃地傻笑。渐渐地,女人变了,丹凤眼高高吊起,比京剧里坤角儿的眼睛吊得还高,两眼也变得细长,并且离得很远,两个外眼角远远向太阳穴延伸。爱情小说

小妮一听妈妈回来了,赶快往外跑开门。大妮一听,妈妈的声音怎么变得很沙哑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啊?小妮已经把院子门打开了,一把抱住狐狸精的大腿说:“妈妈,你怎么才回来啊,我肚子饿了,快做饭吃。”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这之后,女人总笑容满面,人也随和了,仿佛烦恼与忧虑再与她无缘。隔三差五,女人给男人打电话,总甜甜地问,“你啥时候回来呀?想你了。”男人紧忙重复着,“就回,就回。”

这一双姐妹在狐狸精眼里早就变成肥肉了,不过刚才已经吃完木匠媳妇的嫩肉,吃得饱饱的。任何动物都有这个习惯,一吃饱心情就好些,而且吃的还是美味,那心情肯定是更好。狐狸精现在的心情就很好,它想:这两个小女孩明天早上就变成美味的早餐,现在还不能把他们弄死,不然到明早就不新鲜了,他们现在叫我妈妈,我就装妈妈陪他们玩玩。一想到要装成两个小女孩的妈妈,狐狸精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男人回来的时候,女人正坐在温暖的阳光里读一本书。男人用全脸的笑容沐浴女人。有泪珠从女人的眼里滚落。男人慌了,捏捏女人尖尖的小下巴,心疼地说,“好了好了,我再也不走了,”女人一眯眼,破涕为笑。男人发现了女人的变化,惊讶地说,“你的眼睛,像一种动物……比如……狐狸。你咋越来越像只狐狸了?”

这个时候刚好大妮走出房门,看到狐狸精捂着嘴偷笑,就问:“妈妈,你捂着嘴笑什么啊?”

  冬日里的夜总是早早就来了。女人偎在男人的怀里睡得很香。半夜,女人又做了那个梦,梦见男人被狐狸精迷住了。女人嘤嘤地哭了一夜,男人极尽温柔地安抚了一夜。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网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小米粥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黑狐狸安静地躺在枕头底下,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

狐狸精又捏着嗓子,沙哑地说:“没笑什么啊,我嘴巴痛,喉咙痛。快进屋去吧!”说完把院子门一关,拴上,还把旁边的一块大石头搬来挡住门,这块石头少说也有四五百斤,平时木匠都搬不动。

大妮一看,问:“妈妈,你怎么力气变这么大啊?为什么要搬石头挡住门呢?”

狐狸精说:“听说有狐狸精出来了,要把门挡住才好啊。”

大妮点点头,说:“哦,原来是这样啊,阿爸出门前也是这么说的。”

狐狸精一听,心里偷着乐:傻丫头,大石头挡住门,你们怎么都跑不出去,明早就是我的美味早餐了。

三个一进屋,小妮就开始闹:“妈妈,我肚子饿了,晚上吃什么啊?快点做晚饭啊!”

狐狸精一听,头都大了,它哪里会做饭啊,不过它还是有一些鬼点子,眼睛一转,就想出一个主意,说:“刚才出门被摔了一跤,现在头疼、嘴巴疼、喉咙疼,你们要是饿了就自己做饭吃吧。”

大妮比较懂事,说:“好吧。小妮,你去烧火,我来煮饭。”

小妮一听,就不高兴了,嘴巴一撅,说:“妈,你知道的,我不会烧火,你帮姐姐烧火吧,我养的小鱼还没吃东西呢,我去看看。”说完就跑到隔壁屋去了。

狐狸精没办法,只好去烧火。但是动物天生对火就比较害怕,狐狸精虽然修炼七百年,还是怕火,只是比一般的动物要好点。所以座得离灶门老远。

大妮看到了,说:“妈妈,你座得这么远,怎么烧火啊!”

狐狸精没办法只好座近点,但是一座,火烤在身上,近就感觉到浑身不舒服,就在小凳子上动来动去,这一动就把狐狸尾巴从衣服里面掉出来了。大妮从后面走的时候就看到了,心里非常害怕,心想:这个人肯定不是妈妈,会不会是狐狸精变的?想到这里,大妮更加害怕,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还好狐狸精背着她坐,没看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