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真爱是用来怀念的,越是失去越是眷恋

 夜里,小暖在台灯下给连良写信。宿舍里很安静,好像只有笔走过沙沙的声响,小暖觉得忧伤是永远也倒不完的沙漏,不停地涌出,很凉薄地疼痛。她把那些信放到连良家的信箱里去,她亦去连良家找他,后来连连良都表现出了冷淡。他说,小暖,可以不打扰吗?他的言语里已经不再那么顾及小暖的心情了。他说的时候,她只是无辜而茫然地看着他,她想,兰茗和他吵架了吧。

春天快结束的时候,他们已经熟稔了起来。连良在学校外做兼职,带了几个成教班。小暖就替他做些杂事,跑腿整理之类的。连良要分些工资给小暖,她总是不要。他就请她吃饭,她喜欢和他一起吃饭,听他讲他的成长他小时候的糗事还有他曾经养过的一条小狗。

是的,他们有吵架。每次她出门后都会趴在门口听他们在房间里吵架的声音,兰茗的个性是那么刚硬,他们之间谁也说服不了谁。后来那些写给连良的信被交到了小暖的系主任那里,系主任找小暖谈话,他说你这是破坏军婚,这可是要受处分的。

小暖静静地听着,然后往他碗里夹菜,盛饭。她想,如果一辈子都可以为面前的男人夹菜盛饭,那就好了。连良还喜欢陶艺,常常去一家陶吧自己制作一些陶艺。熟悉以后也带小暖去,她坐在模具前,他的手从身后绕过来带她拉坯成型,他的目光很专注,小暖的心,像四月里的阳光,清凉静默。

小暖淡淡地说,那你们给我处分好了。没有受到处分,但小暖的事在学校里就传开了,那些风言风语像雨点一样砸到小暖的身上,她被所有的人孤立起来了。有一天在教室门口听到同学们绘声绘色地描述她和连良的事,她蓄满眼泪转过身的时候,看到连良,他也全部听到了。

其实早知道连良有妻子的,兰茗。她是一名军官,在部队有自己的兵。连良的钱包里放着一张她的照片,穿着军装,英姿飒爽的模样。他们结婚已经三年了,但大部分的时间是分隔两地。

连良歉疚地说,小暖,我不知道她会这样做。

小暖去过连良家几次,墙壁上挂着他们的结婚照,沙发上放着有他们合影的抱枕,连杯子、T恤、冰箱上都是他们的照片……小暖的心,生出又冷又硬的嫉妒,像墙角的苔藓,阴阴地繁盛。她想,这个女人不在,却充斥了他的家,他的心。

隔了几天后,兰茗在图书馆门口拦住小暖,她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地扇了她一个耳光,她说,小妖精,不要脸!小暖捂住脸,无声无息地落泪,她去学校申请退学,艾薇说,小暖,没必要这样,都已经快毕业了。

澳门新葡亰76500,夏天的时候,兰茗回来休假。那天小暖买了新一期的彩票拿去送给连良,快到他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看到兰茗先进去了。她愣了一下。

因为挨打事件,在别人眼里,小暖和连良之间是铁定了有什么的了。连良知道小暖要退学后,来劝过,她执意要走,很决绝。她说,我走了,别人才会淡忘这件事。

那天晚上她开始给连良写情书。字迹被泪水浸过,很模糊。她把信放到他们家楼下的信箱里。第二天在去教室的路上遇到了连良,他的眼神是欲言又止的,他应该是已经看过信所以专门在这里等小暖的。她亦是美丽而刚愎的女孩,她迎着他的眼睛霸道而专注地说,我喜欢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可是后来连良也辞职了,学校给了他很大的压力,虽然上他课的学生突然多了起来,大家其实不是来听课的,是想来看看和自己的学生婚外恋的老师是怎样面对自己的学生。连良受不了,也辞职了。

小暖,我已婚。连良轻轻地说。

他去了兼职的学校做全职,那只是一个三流的学院。只是一个月以后,那样一个三流的学校也辞退了连良,因为他们收到了检举信,信里说他和自己的学生师生恋。这样的传闻总是洗不清的,连良只能离开。

爱一个人的时候,会变成瞎子。只会相信自己想相信的,只会认定自己认定的。在小暖心里,连良也是喜欢自己的,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很快乐吗?兰茗只是先出现罢了,但那个像水泥金钢一样的女军人会给连良什么幸福?

4、太过的痴情,也是种错误

小暖去修了刘海,俏皮时尚的波波头,穿一条雪纺的泡泡裙,细高跟的鞋。敲开连良家门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倒是她巧笑嫣然地说,买了彩票来给他。他说,小暖,以后别买了,不会中的。她说,总归是个希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