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思念

  吴家强将最后的一片花瓣放在嘴里咀嚼,然后尝到丝丝甜味,冷风吹来,他把衣领拉了拉,从街心公园离开。

天色很淡,太阳很温暖。秋天才刚刚到。田野里金桂飘香,牡丹江上枫叶烂漫。起着马独自走在干净的羊肠小道上石阶交错而上。金黄色的叶子落在上面,人和马踩上去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夕阳下的微笑绽开在原野里。那里本来是没有光的,一抹笑容竟然给这片迷人的景色添上一股朦胧的诗意。天上是没有月亮的,可是月光偏偏就散了出来。很美很柔和。想起了那个一砖一瓦建造敦煌莫高窟的老和尚,山的顶端,白云的深处,落日的余辉。因为是下乡采访,大家带的东西并不多。意料之外的你走在我的身边,这倒是出发前我没有想到的。

  他在拥挤的地铁站等待最后一班列车,看到身边有个瘸腿的乞丐,脸上是黑色的泥土,散发着一股恶臭,但是眼光淡漠,盯着地面,他似乎习惯了这种生活。吴家强从口袋里了掏出一枚硬币放在乞丐面前的空碗里。

老书记的话并没有什么内容,大家都没有太往心里去,随着骡子和马大家已经踏入山里。松林的果实很密,微风吹过送来淡淡的清香。骡子和马的脚上都挂满了铃铛。走起来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声音。你回过头,不经意的一抹笑容,却在少年的心里雕刻出一朵美丽温柔的花,压抑的情感终于不能克制,一条悲伤愤怒的江水喷涌而出。

  他忽然记起小时候,家里有人上门乞讨,母亲给他两个馒头,那乞丐便会千恩万谢,眼含泪花,此刻,吴家强看到的是依旧淡漠的眼光,他甚至没有抬头看看给予他硬币的人的模样。

骡子走的很慢人也走的不急,夕阳西下,枫叶落在人的衣服里,头发上。轻轻拂拭调身上的叶子,反而还有点舍不得。叶子在微风中打着旋缓缓下坠,像你那微风中一抹动人的神采,如此的温馨而甜美。就让我们的脚步走走的在轻在慢一些吧,就让这条蜿蜒的小路在长一些吧。

  吴家强走开了,他的世界突然清新起来,因为他闻到了一阵百合的香气,他开始寻找,就在他的后面,他看到了那个抱着一大束白色百合花的女孩,女孩穿伊都锦的呢子大衣,戴淡粉色宽边帽,一双眼睛是幸福与满足的看着周围的人,她是微笑的,脸红扑扑的诱人。

拿出照相机来,跟每一个人合影。和山水合影,和风声合影,和野性的铃铛合影。悄悄的把你的照片留下来,把你的故事装裱在青翠的画框里,多年以后夕阳中的那抹红晕也是你。

  吴家强想到很久没有给叶子买过花了。

剩下的日子也开始变的简单,你一个微信表情包也要让我在脑海里浮想联翩。那些纸质,那些墨香,那些秋天柔软的句子里,看着看着竟然全是你的痕迹。为你写些什么好了,把你的名字写成一首诗,把你爱的一切都拿来静静的看一遍读一读。知道矮檐下的风铃清脆的声响,才来的及回过头来。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夜深人静,窗外又是一场淅淅的小雨。那含笑的玫瑰都已经不在泼墨的山水画里绽放。

  叶子刚来的时候,他在火车站接她,什么也没带,就抱着一大束红色玫瑰,然后他看到叶子飞奔而来,接过花,兴奋的一直说:“真漂亮,真漂亮。”

天上不知何时飘起了白茫茫的雪,雪中的天很冷,刚走出几步,冷风就一直往身体里钻。低矮的屋檐下,一边用手哈着热气一边俏皮的剁着脚的你。米色的围巾配白色的外套,风雪中俏皮可爱的神情。

  那个带着青涩笑容的女孩从遥远的城市来找他,背着大大的行李袋,只因为爱他。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酒是热的,杯是暖的。木地板上是温情的咖啡桌,叫来小提琴师拉一首肖邦的曲子,依旧是那首海上钢琴师。维多利亚的港口,雾气笼罩的伦敦。精致而庄严的埃菲尔铁塔。

  回到家,叶子找了花瓶,将花认真的插起来,满屋子都是玫瑰花的清香,吃过晚餐,她洗完澡,没有将头发吹干,就紧紧的抱住吴家强,开始疯狂的亲吻他。

一切都很好,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亲手送给你的围巾,静静的替你围好。好听的故事,两个人一起哈哈大笑。一起去看个电影,吃个火锅。江北的鱼正鲜,鱼肉还是非常的细腻。糯米酒的味道也很香甜。柔和的灯光下忽然就是波涛平静的大海,心也随着那泰坦尼克号飘往远方。

  他们听到彼此的呼吸,然后融进对方的身体里,一切都苍白的不需要语言。两个人累极而睡。

让我紧紧握住你的双手吧,不曾一见钟情,如何到地老天荒。

  吴家强的生活因为叶子的到来而变得忙碌,他不再孑然一身,与酒吧迪厅这样的地方划清了界限,见到漂亮女子也再不敢上前搭讪,同事嘲笑他说:“当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主儿。”吴家强笑而不语,他在洗手间的大镜子面前看着自己,暗黄发油的皮肤,还有起皱的衬衫,几个月的时间,他已经成为一个典型的家庭男人,早起叶子将早餐做好,帮他倒牛奶,然后递公文包,临走时候总是说:“路上小心,早点回来吃晚餐。”然后忙碌一天回到家中,看着满桌子的菜,还有叶子永远微笑的表情,开始的时候,他感到温馨,觉得这才是家的味道,渐渐的,他习惯了,于是开始发腻。此刻,他感觉疲惫,也许不久的将来就会和叶子结婚,接着生一两个孩子,他就算是板上钉,锅中鱼,再也没有可以改变的东西,几十年就这样了,别想有什么波涛汹涌,他忽然觉得自己一眼看清楚了一生岁月,恐惧感随之而来,这也许就是别人口中平淡的幸福,但是吴家强仿佛遁入空门一样,寂寞起来。

  叶子已经在等了,打了电话过来问几点到家,吴家强将最后一口咖啡喝完,启动车子,向自己的公寓驶去。

  “看看有什么不一样?”叶子开门就问。

  吴家强看到她新烫染的头发,大卷大卷的铺了一背,越发映衬的她娇小白净的脸庞。但是他已经没有任何兴趣去研究叶子的头发,她就是再美丽,也激发不出他的感觉。

  “可是工作累了?”叶子察言观色。

  “嗯,我想洗澡睡觉了。明天有很重要的业务。”吴家强吻了叶子的脸颊,面无表情。

  叶子依旧微笑,她光彩照人,可是照不到吴家强的心。

  一个男人厌倦一个女子,也许只需要一秒钟。就完全对她失去了兴趣。

  “白小姐打电话过来了,提醒我明早五点喊你起床。她真是负责的助理。”

  “哦。”吴家强走到浴室门口,答应着叶子的话。眼前浮现出白美娟的笑容,她跟着他两年了,却从来没有如此深刻的在眼前浮现,尤其是她嘴边笑笑的梨涡。

  次日早起,吴家强走出公寓门口,就看到白美娟驾车等在那里,看他出来,下车来帮他拎公事包。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2

  叶子跟在身后,对美娟热情微笑,美娟同样眼睛看着叶子,礼貌的点头说:“叶子头发做的很漂亮,去的可是我介绍的那家店?”

  “当然,如果不是美娟你推荐,我是万万不敢去的,你们早去早回,路上注意安全。”

  美娟与叶子客套完,向车子走去,叶子转身回屋,两人都忘记了吴家强的存在。

  于是他只好自己跟着坐到车子里,她注意到美娟的双眼很大,只是眼角已经有浅浅的鱼尾纹,他似乎没有问过她的年龄,于是他开口:“美娟你今年多大?”

  白美娟有点诧异的转过头,看了吴家强一眼:“经理,我今年二十五岁。”

  之后两人再也无语。

  那次出差后,美娟隔三差五在吴家强的公寓出现,而多半都是叶子主动打电话联系。

  两人或者做些甜点,或者出去做头发逛街购物,女人建立友谊有很多种方法。

  一日,吴家强要了便当做午餐,白美娟例行公事倒了咖啡给他:“加了一颗糖,少奶。”

  “我的生活习惯,你总是知道的。”

  “是叶子告诉我的,以前我并不留意。”

  “你可有男朋友?”“现在都市女子,多半自己打天下,暂时没有时间给异性消遣。”

  吴家强看一眼白美娟的小小梨涡,然后他站起来,拉住她的手:“你可知道你很美丽。”

  白美娟躲闪不及,忙把手抽了回去:“经理,咖啡不像酒,怎么也能喝醉人嘛?”

  然后转身离去。吴家强呆在当地,有些不自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