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以,连自己的路都不认得

  她离开那天,天空刚刚飘过雨。哑默的黄昏,惨白的街灯,一阵清风吹过,树影中流动着丝丝凉意。

没有送别,也没有亲友的陪伴,她一个人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在沉寂的街上踽踽独行,竟像一只晚来无巢可归的雀儿那般徘徊着。灰白的上衣,黑的裤,头发也凌乱不堪,她看着自己的影子在路的转角被另一片黑暗吞没,忽然就觉得自己不是在走,也不是在逃,而像是幽灵一般的飘。

  没有送别,也没有亲友的陪伴,她一个人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在沉寂的街上踽踽独行,竟像一只晚来无巢可归的雀儿那般徘徊着。灰白的上衣,黑的裤,头发也凌乱不堪,她看着自己的影子在路的转角被另一片黑暗吞没,忽然就觉得自己不是在走,也不是在逃,而像是幽灵一般的飘。

人影在路角的黑暗中消失,他的声音却还在今日街头的空气里残留着,我爱上了别人,请你原谅。她本能地想去挽留他,而从他口中吐出的话却是那样地决绝,她沉默了。

  人影在路角的黑暗中消失,他的声音却还在今日街头的空气里残留着,我爱上了别人,请你原谅。她本能地想去挽留他,而从他口中吐出的话却是那样地决绝,她沉默了。

遥想在十年前,她与他刚刚大学毕业,他也曾用类似于今天这般决绝的口气对她说,我爱上了你,请你嫁给我。她依然记得他看向她时的眼神,恍若看着一位颠倒众生的丽姝。黄昏里,他轻轻地伏在她的耳畔说着一些暖暖的情话,他许她年华不老,许她轮回之约,十年已去,如今逝水东流,她蓦然发现,誓言或许仍是曾经的誓言,因为那不过是一句话而已,但是那个许诺的人绝不是曾经的那个人了。

  遥想在十年前,她与他刚刚大学毕业,他也曾用类似于今天这般决绝的口气对她说,我爱上了你,请你嫁给我。她依然记得他看向她时的眼神,恍若看着一位颠倒众生的丽姝。黄昏里,他轻轻地伏在她的耳畔说着一些暖暖的情话,他许她年华不老,许她轮回之约,十年已去,如今逝水东流,她蓦然发现,誓言或许仍是曾经的誓言,因为那不过是一句话而已,但是那个许诺的人绝不是曾经的那个人了。

她结婚时,几乎所有人都是反对的。他是家中的长子,黑壮敦实,生于农家,长在农家,毕业后就进了一家普通的食品厂工作,拿着不多的薪水,等到两个人结婚的时候,他就连买房的首付都交不起。她的父母以断绝关系恐吓不成,索性就由她去了。她真得愿意嫁给他,因为他是真心实意地对她好。

澳门新葡亰76500,  她结婚时,几乎所有人都是反对的。他是家中的长子,黑壮敦实,生于农家,长在农家,毕业后就进了一家普通的食品厂工作,拿着不多的薪水,等到两个人结婚的时候,他就连买房的首付都交不起。她的父母以断绝关系恐吓不成,索性就由她去了。她真得愿意嫁给他,因为他是真心实意地对她好。

她跟他一样,漂泊在这一座大城市里,为了能省下几百块的租金,她愿意跟他居住在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地下室里。不管是洗衣做饭擦地刷马桶,他从不让她碰。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再贵他也舍得买。她跟他吵架,他从不跟她计较,只会嘿嘿一笑。她一直以为,他会这样疼爱她一辈子,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这个夜夜躺在她枕边的人儿,她还能相信谁呢?

澳门新葡亰76500 1

她就这样在他的疼爱和呵护里,无比幸福地走过了10年。10年的相濡以沫,让这对租住在地下室里的不被外界看好的夫妻,顺利地度过了七年之痒,成了“北漂”幸福婚姻的典范。

  她跟他一样,漂泊在这一座大城市里,为了能省下几百块的租金,她愿意跟他居住在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地下室里。不管是洗衣做饭擦地刷马桶,他从不让她碰。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再贵他也舍得买。她跟他吵架,他从不跟她计较,只会嘿嘿一笑。她一直以为,他会这样疼爱她一辈子,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这个夜夜躺在她枕边的人儿,她还能相信谁呢?

再后来,他的老家开始拆迁整改,那些沸沸扬扬了许多年的话终于变成了现实。他分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他果断辞职下海,利用那一笔补偿款经营了一个很大的玻璃厂,不出半年,就赚了个盆满钵溢。

  她就这样在他的疼爱和呵护里,无比幸福地走过了10年。10年的相濡以沫,让这对租住在地下室里的不被外界看好的夫妻,顺利地度过了七年之痒,成了“北漂”幸福婚姻的典范。

因为当初父母的强烈反对,结婚后,她从来没有带他回过家。可是那年秋收时节,他软磨硬泡,非要她带他一起回去。她想了想,就同意了。

  再后来,他的老家开始拆迁整改,那些沸沸扬扬了许多年的话终于变成了现实。他分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他果断辞职下海,利用那一笔补偿款经营了一个很大的玻璃厂,不出半年,就赚了个盆满钵溢。

就像所有的大老板那样,他专门雇了两个司机,驾着自己的豪车就驶进了她昔日的小村庄。一进村,她就呆了,眼前男女老少,挤挤挨挨,百十号人,把小小的乡村公路围得水泄不通。他笑着打开车门,把一个个鼓鼓的红包分发给前来迎接的邻里相亲们,就像一个衣锦还乡的英雄。她分明看见,立在田里收庄稼的父母把头埋得低低的,甚至连看都没看自己的女婿一眼。

  因为当初父母的强烈反对,结婚后,她从来没有带他回过家。可是那年秋收时节,他软磨硬泡,非要她带他一起回去。她想了想,就同意了。

那时,她对他的感觉忽然就变了,她不解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他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安排的,用不了几万块就能将他们一一打发了。

  就像所有的大老板那样,他专门雇了两个司机,驾着自己的豪车就驶进了她昔日的小村庄。一进村,她就呆了,眼前男女老少,挤挤挨挨,百十号人,把小小的乡村公路围得水泄不通。他笑着打开车门,把一个个鼓鼓的红包分发给前来迎接的邻里相亲们,就像一个衣锦还乡的英雄。她分明看见,立在田里收庄稼的父母把头埋得低低的,甚至连看都没看自己的女婿一眼。

一进家门,他的表现就更加让她生气了。当着父母的面,他不让司机饮用家里的自来水,弄得大家都尴尬不已。他嫌家里的碗筷不卫生,在父母的眼皮子底下就吃起了自带的干粮。第一次,她跟他吵架了,吵得很凶,母亲痴痴地看着她隆起的小腹,在一旁心疼地直抹眼泪。

  那时,她对他的感觉忽然就变了,她不解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他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安排的,用不了几万块就能将他们一一打发了。

在父母的极力劝说下,她跟他一起回到了那一个空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只一进门,她就忍不住冲着他大吼起来,跟往常一样,他嘿嘿一笑,却从此彻夜不归,她的枕边忽然就空了。

  一进家门,他的表现就更加让她生气了。当着父母的面,他不让司机饮用家里的自来水,弄得大家都尴尬不已。他嫌家里的碗筷不卫生,在父母的眼皮子底下就吃起了自带的干粮。第一次,她跟他吵架了,吵得很凶,母亲痴痴地看着她隆起的小腹,在一旁心疼地直抹眼泪。

她整个人都崩溃了。她忽然很怀念那些租住在地下室的日子,琐碎而又平常,柴米油盐的烟火生活,全然没有今时今日的触目惊心。心,抽搐着疼,她颤抖着手拨通了婆婆家的电话,却迎来了婆婆不分青红皂白的谩骂,她嘲讽道,亏你还是一个读过书的人,难道你不知道一个妻子的本分吗?你吃我儿子的,喝我儿子的,睡我儿子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在父母的极力劝说下,她跟他一起回到了那一个空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只一进门,她就忍不住冲着他大吼起来,跟往常一样,他嘿嘿一笑,却从此彻夜不归,她的枕边忽然就空了。

她默默地挂断了电话,颤抖着双唇,难过得一句话也讲不出来。她的爱,于他而言,再也没有任何吸引力。而他的无情,于她,一点一滴,都在心中。

  她整个人都崩溃了。她忽然很怀念那些租住在地下室的日子,琐碎而又平常,柴米油盐的烟火生活,全然没有今时今日的触目惊心。心,抽搐着疼,她颤抖着手拨通了婆婆家的电话,却迎来了婆婆不分青红皂白的谩骂,她嘲讽道,亏你还是一个读过书的人,难道你不知道一个妻子的本分吗?你吃我儿子的,喝我儿子的,睡我儿子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她终于懂得,做一个全职太太是一件相当有风险的事情,而远嫁已然让她失去了太多太多。她多想给远在家乡的母亲打一个电话,可是她不敢,她怯了,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哭出声来。

  她默默地挂断了电话,颤抖着双唇,难过得一句话也讲不出来。她的爱,于他而言,再也没有任何吸引力。而他的无情,于她,一点一滴,都在心中。

她知道,自己姣好的容颜不再了,而眉眼之间早已泯灭了风情。这一切,跟他心头的那一个刚出名校大门的女孩相比,除了一个受伤了的女人的衰败,还能剩下什么呢?她的手不经意地滑落到自己的腹部,她的心猛然就动了一下,就当她以为自己失去了全世界的时候,就当她打算用一瓶安眠药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她忽然就感知到了腹中的他——一个新的生命。

  她终于懂得,做一个全职太太是一件相当有风险的事情,而远嫁已然让她失去了太多太多。她多想给远在家乡的母亲打一个电话,可是她不敢,她怯了,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哭出声来。

于是,她倔强地抬起头来,把一瓶子药丸全部倒进了马桶,手指轻轻一按,就冲掉了所有的恐惧和不安。这条路,她已然知道了该怎么走,那就是带着一颗永不言弃的决心和爱心,好好地活下去,永远不放弃自己和来得及的明天。

  她知道,自己姣好的容颜不再了,而眉眼之间早已泯灭了风情。这一切,跟他心头的那一个刚出名校大门的女孩相比,除了一个受伤了的女人的衰败,还能剩下什么呢?她的手不经意地滑落到自己的腹部,她的心猛然就动了一下,就当她以为自己失去了全世界的时候,就当她打算用一瓶安眠药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她忽然就感知到了腹中的他——一个新的生命。

她主动提了离婚,没有哭或者闹,连他的财产,她也没有张口去要。他大吃一惊,他本以为她会跟他对簿公堂,至少,她会刮去他一半的财产。于是,他早就打好了自己的小算盘,悄悄地转移财产,开分店,进原料,占用一切可以占用的资金,但这一切,在她面前,竟然显得如此不堪。最后,她说,还是我走吧,房子和车子我都不要,家都不在了,我还要那些没人情味儿的东西做什么呢?

  于是,她倔强地抬起头来,把一瓶子药丸全部倒进了马桶,手指轻轻一按,就冲掉了所有的恐惧和不安。这条路,她已然知道了该怎么走,那就是带着一颗永不言弃的决心和爱心,好好地活下去,永远不放弃自己和来得及的明天。

他的唇颤抖了一下,说,还是等等吧,等你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再说,好好地离什么婚呢?

  她主动提了离婚,没有哭或者闹,连他的财产,她也没有张口去要。他大吃一惊,他本以为她会跟他对簿公堂,至少,她会刮去他一半的财产。于是,他早就打好了自己的小算盘,悄悄地转移财产,开分店,进原料,占用一切可以占用的资金,但这一切,在她面前,竟然显得如此不堪。最后,她说,还是我走吧,房子和车子我都不要,家都不在了,我还要那些没人情味儿的东西做什么呢?

我的孩子自然是要生的,能生也能养,靠自己,我也能生活。她淡淡地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