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希言不再归来

 我是上官倾。双鱼座,任性怪癖的女孩。
  十五岁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只会喜欢那个人。十八岁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永远都是孤独的。二十岁的时候,终于看清楚所谓的爱情,其实真的不算什么。
  凭什么你要陷入黑暗里?
  壹.
  你不会了解双鱼座的人为什么总是爱哭。鱼儿生活在水里每天见得最多的是水,眼睛里积攒最多的除了悲伤,就是泪水。我不明白,为什么小鱼呀,你会那么死心眼。总是以为世界是美好的,总是以为只要自己做得够好就会得到别人的认可,你是白痴吗?从不会明白原来世界果然充满黑暗。到处充斥着无情,到处张扬着背叛,到处可循黑暗的痕迹。我不喜,不喜这样的世界。是的,有人说其实因为你生活在水里,遇见太少的阳光,所以是你自己内心黑暗,那么事实如此么?
  你了解吗?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就是你这种敏感的人所特有的。为什么看着别人痛苦的故事你会哭得泪流满面?为什么吧别人的痛苦加在自己身上?你以为你是谁?背负那么多你的生活变成怎样?明白?
  如果有人在丛林深处遇见一个满身伤痕,眼泪盈眶的女子,请把她带到我身边,她是我的女孩,走失的谢九九。我是上官倾。
  我遇见她的时候,是在她十八岁的时候。一个人孤独而倔强的站在黄昏下。旁边有个少年,黑发掩耳,眉目俊朗,可是我一眼就看出,他是薄情的。我说,谢九九,你必须随我走,他会让你受伤。可是她红着眼睛挣脱我的双手,孤傲的追寻她的爱情。
  我不喜欢这样固执,伤害自己,这样让我伤心的女孩。
  我离开的时候,她带着笑对我挥着手,手臂跨在少年的手上。着实刺了我的眼。
  那个时候我还不叫上官倾,我为我爱的那个男子改名叫做染卿。那个叫做贺慕白的男子。
  还记得我写的那个故事吗?贺慕白死了,却叫了一个老奴背了包银两跟着我,任我胡作非为,不发一语。被问得紧了只说:少爷说要跟着姑娘,现在少年已不在,我就听姑娘的话。
  那是一个让我至今流泪的名字。慕白。
  再见谢九九是在她二十岁的时候,那天晚上她疯了,拼命的喝着酒,却不知道要为谁而醉。十八岁时的少年早已弃她而去,我却看到她的心里还有一大片深深的,泛着血花的伤口,没有其他人看到,只有她自己悄悄**。心,微微的疼。
  二十岁的时候,少年好像已经离开快两年了,我离开她也就两年。我不知道谢九九是怎么过来的。她的旁边有另一个女孩,端着酒杯摇摇晃晃的向着九九走过来,嘴里嚷着不醉不归,眼神里流露出点点忧伤。
  那天晚上我看到她们醉得一塌糊涂。看着她们心里的伤痕被麻痹成灰色。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图片来自安卓壁纸

  我突然就想起贺慕白死的时候,我对他看过去的憎恶的眼神。他害了我的家人。
  却是为了保护我。
  后来我再也没见到那个少年。后来谢九九再也没爱过谁。
  至少她没说出来过。
  贰.
  已经记不起贺慕白的样子了。所以我理所当然的喜欢所有的美少年www.haiyawenxue.com 。所有的。

  1 西城一别

  可是后来我再也没遇到一个像他那样的人。
  明明应该冷漠无情,眼神疏离,可是看着我的眼神却可以溢出水来。看的人心惊。
  谢九九其实变得更花心了。看着身边的男生,都会去引诱一下。心里有着占有欲。
  可是却没有生机勃勃的爱情。
  我看到她对着每一个人虚假的笑,看着她的内心变得越来越迟钝。
  有一天,她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人,说着爱慕,紧跟在她身后。谢九九很迷茫,时间过得太久,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可以爱人。或许不行了吧,不是那个人,不是那个时间,不在那个地点,没有心动的感觉。我看到她喜欢好多人,可是她不懂得要怎样爱。
  心,又疼了。
  你说世界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她拒绝那个人了。深深地,伤害了他。我劝她接受吧,你总要找个
  人来爱自己啊。九九一脸悲痛,如今再也受不住伤害,不是一辈子的,不如就这样错过。不想多一次回忆。何必浪费时间徒增自己或他人的伤悲。
  将她抱在怀里,用手指抹去脸颊上的泪。这个我爱的女孩总是受伤,有人说过,谢九九是那种扩大痛苦的人,明明可以不那么痛苦,为什么要将伤痛加深,让自己身心疲惫,满身伤痕。
  可是,你听到了吗?她心里的声音。
  拼命喊着要幸福,却离幸福那么远。
  除了那个少年,九九还有一个最爱的男孩。本是一副美丽的摸样,却被病魔缠绕许多年。
  她心里的那个角落里只有那一个孩子。
  是禁忌,是死角,是永远不能触碰的地方。
  苍白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温润如玉的少年总是喜欢枕在她的肩上睡觉,长长的睫毛打在眼睑上,让人忍不住触碰,温柔美好的样子。她看着他的眼神爱是最多的。总是安慰着,总是珍视着。她想给他最好的,可是却连最基本的健康都不能给他。
  那个孩子懂她心里的痛楚,用稚嫩的话语安慰着她。可是,明明他才需要安慰的人。
  九九说,为了他,我也不会再爱其他人了。
  只见过那孩子一次,却怎么也忘不了那张倔强的脸,和无奈的眼。是真的心痛了,我以为自己是爱谢九九的,可是……
  九九,你要好好的。
  那孩子说。
  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夜,经常都是沉寂的。划破夜空的通常是恐怖的尖叫。
  那天夜里,谢九九的尖叫声刺破长空,直击耳膜。
  谢九九失踪了。
  叁.
  我是上官倾,你见过谢九九吗?
  成为情奴,是在谢九九失踪后的第三个月。我遇到一个像贺慕白的人。
  楚慕笙。
  眼神里充盈着睿智的光芒,嘴唇是薄情的弧度。他爱对我讲大道理,讲他的远大理想与抱负,讲他和她爱的女孩的故事。大多时候我只是眯着眼睛微笑着听着。我告诉他,我们是手足。
  终究保持着最淡的关系。许久不问候一句,我却总是用一只耳朵来只关注他的一切,他的周围有几个人,他说了几个字,他的眼神喜欢扫向的地方,关注着。
  不承认是爱上了。也确实不是爱。
  没有刻骨铭心,我们的交往淡的像山边的水,连颜色都没有。好想告诉谢九九,这个人究竟不是他吧。
  喂,你看到谢九九 

  8岁那年,顾辛三年级,顾西城转学和她一个班。她看见他站在在讲台上说道:“大家好,我是顾西城。希望大家多多帮助,谢谢。”说完便走向他的位置。

你看到谢九九了吗?那个我在乎的女孩。
  他用奇怪的目光看了我好久,奇怪中夹着不屑。他怎么可以?当然不可以。
  他可是我爱的人啊。
  不,他只是像我爱的那个人。
  我只是很久没有人关心了,所以渴望被在意。
  告诉自己,贺慕白不在了,一个人要勇敢的活着,走过每一个美丽的地方。
  可是眼泪却不自觉流下。
  那天我碰到一个女孩,有可爱的脸和明亮的眼。可是她却说谢九九疯了,我问她谢九九在哪里,她打了我一巴掌。
  眼神里毫不掩饰的憎恶,是真的恨到骨髓。我不明白,她是恨我呢还是恨着谢九九。那个女孩的心里有一个恶魔,我看到它吐着火焰将女孩淹没,纯真一点点消散,留下了一地阴影。
  我说,楚慕笙你看她,是邪恶的。
  他用恶毒的目光瞪着我,嘴里念着我不懂的话,我的心就那样疼起来。
  眼前这个人的脸,明明就是我最爱的那个人。
  你这个疯子,还要疯到什么时候。上官倾也好,谢九九也罢,都是疯子,是恶魔,是鬼怪。
  因为都是不存在的。
  我看到天突然就塌下来了,世界变成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光,前方好像是贺慕白的背影,可是追上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
  一大片荆棘张牙舞爪的向我扑过来,我看到有血红的大口将我吞下。
  耳边是一个凶狠的声音。
  你这个疯子。
  肆.
  对不起,我没有爱过你。请放我离开。
  我离开,未转身看那个男人一眼,他,毕竟不是我要的那个人。
  仿佛沉睡了很久,梦里我遇见两个女孩,有着刻骨的悲伤,温顺的眉眼里透漏着深邃的神色。好似双生花,她们相爱,相亲,保护着彼此。可是那两个女孩,那忧郁的神情,我不想见到,好似看穿人心的眼神,本来是一片清澈,可是细看的时候,染上了狠绝的迹象。

  整个过程直接又简单,却让坐在窗边的女孩上了心。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3

  他很低调,直到他被老师抽起来回答问题,她才知道,原来他一直隐藏锋芒。

  一样的脸庞,那个叫做上官倾的女孩总是在寻找一个叫谢九九的姑娘。
  她说,九九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
  她说,九九是温顺的,九九是孤单的,九九心里有着深邃的悲伤,可是我想让她快乐啊,可是我想让她幸福啊,可是。

  再后来,顾西城成绩一直是年级第一,不曾改变。

  为什么她离开了?  是的,谢九九离开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伴着一声尖锐的啸声,没了踪迹。
  于是她一直寻找,企图寻到九九的蛛丝马迹。
  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顾西城,一个有着如九九般温顺眉眼的男子。他的声音很熟悉,就像我以前爱的那个电台DJ的嗓音。
  他说我昏迷在他家门口,拽着他的袖子喊着慕白,慕白,别离开。
  他说,看着我哭花的脸,心里阵阵抽疼。
  他说,我是他一直寻找的女孩。
  多么温暖的眼神,这样俊朗的面容,蛊惑人的嗓音,就像,就像贺慕白。
  我说,顾西城,我的名字是燕,只是燕。
  我们是命中注定的吧,所以你才会遇见我。是吗?
  那么我们在一起吧,燕,让我照顾你。
  好,一辈子,幸福。
  顾西城笑的像个孩子。我猜他一定没有被伤过。否则,怎么会有如此纯净的笑容。让人无地自容。
  顾西城,你不知道吗?
  我是一个疯子。
  伍.
  我离开了顾西城。就在那个被唤作云的少年出现时。
  我抓住他的衣领咆哮,你把谢九九弄到哪里去了?
  忽的,眼前的脸又变作了楚慕笙,伤害上官倾的那个人。
  我的头好痛啊。
  原来他叫做云。
  上官倾说,是好久以后九九才把那个薄情少年的事告诉她的。
  她以为九九终于从回忆里脱离,于是她带她认识楚慕笙,是她喜欢的人。或许是。
  可是那孩子离开的时候,九九就失踪了,她才明白,原来九九的伤好深。
  从顾西城身边离开,我漫无目的的走着。
  脑海中是凌乱的画面。鲜艳的,黑色的,还有,纯白的。
  呼呼……
  是风声。
  这里是上官倾和谢九九离开的地方。顾西城说过,这是这座城市里最高的山。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拾缘。
  她们是在这里相识的。
  她们是在这里分别的。
  如今她们又在这里重逢。
  我张开双臂,在跃下山崖的瞬间,我看到了一出戏。
  我明白了很多事。
  耳边是顾西城的声音,越飘越远,最后散在了回忆里。
  我是燕。
  陆.
  拾缘。
  小岛  的西北部有一个很小的城镇,小镇的最南边有一座山,它的名字很美丽,叫做拾缘。
  关于拾缘山,有一个传说。
  据说这里是一个被诅咒的小镇,每一个来过拾缘山的人都会被异世界的生灵带走灵魂。在人类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拾缘山已经在了,那时候这里有两个原本相爱的仙人,他们在此生活的很自在快乐。可是神帝突然命他们到凡尘间想办法造出有灵性的生灵,受命的仙人就到了山下去完成使命。他们约定完成使命之**们就在此相会。
  几百年过去了,山下有了各种生灵,可是,仙女的伴侣却始终不见身影。
  又是几百年过去,仙女下山去寻那仙人,却在山下的绿萼镇中见到了他。还是一样的丰神俊朗,一样的深情眉眼,可是他的身边有了另一个人,在仙女面前,仙人紧紧握着女子的手,用冷漠的眼神看着仙女。他说这才是他的最爱,长寿又如何?没有心爱之人也只能做行尸走肉,仙人说,可以放过我吗?就让我在这世间做一个有血肉的人。
  仙女独自一人回了仙山,从此再无欢颜。
  她习惯了在悬崖边望着远方,她习惯了在悬崖边等待。
  时间就那么流逝着。仙女终日的郁郁寡欢,虽是仙体,却还是病了,最后在一个有着花香的日子里香消玉殒。
  到死,她都没露出一丝欢愉,神情是空洞的,像是无心般。
  不知道仙女心中是否怀着怨恨,只是从那以后这座山就被命名为拾缘,绿萼镇一直在拾缘山下。这里就流传着这样的传说。因着仙女对仙人太执着,所以她的精魂一直都在拾缘山上等着,如有人上山扰了仙女,就会被异世界的生灵带走。
  柒.
  澜烬。
  可是燕澜烬从不相信世上的鬼神之说。
  从医院里逃出来的那天天上有着墨黑的阴云,燕澜烬跌跌撞撞的从病床上爬起夺门而出,身后是医生护士一声声震耳的呼唤。她就在众人的追赶下仓皇的来到了被云雾环绕的拾缘山。
  身后追赶的人看到山的一刹那就震惊了,此刻的这座山显得格外诡异,在瓢泼的大雨中,散发着淡淡的光。为首的是燕澜烬的主治医生,他阻止了众人继续追赶,带领着他们回了医院。
  豆大的雨滴打在燕澜烬的脸颊上,及腰的长发就那样垂下来,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
  她蹲在黑夜里,放声大哭。
  医生说她有精神分裂症,说她有多重人格,说她是危险人物。可是,可是,  澜烬只是想要找回爱人的心。
  燕澜烬和楚慕笙是在十七岁时就订婚的,那时澜烬的父母都还在。两人的双亲商议着等澜烬大学毕业就给他们办喜事。楚慕笙单手搂住澜烬的纤腰,神色间尽是宠爱,向四位老人承诺会一生一世对澜烬好。
  事情的变化是从大二开始的。那时楚慕笙已经从医科大学毕业,被分到家乡的镇医院工作。原本以为他回去家里的父母也有人照料,却不想澜烬等来的却是双亲的死讯,悲伤之余还有震惊,因为回家的时候楚慕笙像变了一个人一般,眼中闪烁着血腥的光芒,看着澜烬的眼神有着某种难以说明的欲望。
  待在绿萼镇的时候,澜烬的身体越来越差。有一天楚慕笙带着医院的几个医生护士将她绑进了医院,说她是精神病人,有着多重人格,并且在夜里出门伤了人。
  他们说她害死了镇长的儿子慕云,害死了她以前的主治医生顾西城,如今还妄图伤害楚慕笙。
  燕澜烬的眼神就在那一刻迷离了。她推开护士跑出了医院,顶着大雨又来到了拾缘山。
  她站起来,踉跄的走到了悬崖边,深不见底的黑渊寂静无声。她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来过这里了,只觉得好熟悉啊。崖边的一草一花,每一寸土,仿佛抚摸过好多次。心底生出几许深深地眷恋。
  她在那里站了一夜。
  晨曦落在她身上,她猛的跌坐在地上。抓起了身旁的一撮土扔进了深渊。
  此时的拾缘山沐浴在晨辉里,从远处看来,是若隐若现的。好似下一秒就会消失般。
  一缕白烟从燕澜烬身体里飘出来,不多时便聚集成了人形。她是一名有着惊人之姿的女子,眉目间无比安详,她伸手虚摸了一下澜烬的脸颊,在晨曦里慢慢的消失了。
  楚慕笙站在拾缘山不远处看着它越变越矮,最后原本高耸入云的山峰竟然成为了平地。燕澜烬躺在地上,脸色苍白。
  楚慕笙走过去,抱她在怀里。美丽的侧脸在她的鬓边摩擦。不只是自语还是在和她说话。
  他说,上官倾也好,谢九九也罢,都是不存在的。你是澜烬。
  他看了看曾经拾缘山所在的位置,想起那个总爱穿白衣服的仙女,终究是他负了她。
  拾缘,拾缘,这名字还是他取的。是在这座山脚遇到燕澜烬的,活泼娇俏的女子,一笑就让他死寂了好几个轮回的心鲜活起来。
  女子问,你长得这样好看,是这座山的山神吗?它叫什么?  他轻轻的笑笑,这山叫做拾缘。
  我叫做慕白。
  女子咯咯的笑出声,俏生生的说,我是燕澜烬,你真好看。
  后来他有过好多名字,慕云,顾西城,楚慕笙。可是他还是最喜欢慕白。
  摇摇头,他抱起怀中早已没有鼻息的女子向着小岛的东南方走去,走着走着就在也看不见身影了。

  顾辛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小心思,却不知这一切都落在同桌顾希言眼中,顾希言,是顾西城的弟弟。

  她记得,有一次上课走神,被数学老师抽上去做题。看着题,顾辛愣了,无从下手。加之前些天作业未完成,被批评,还挨了打。数学老师在一旁看着自己,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过来。”数学老师出声道,目光狠狠望向她。

  顾辛慢慢走过去。

  “跪下。”他再补充道。

  顾辛不敢反抗,尽量忽略讲台下面的目光,默默跪了下去。

  “叫你不认真听课!”
他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又从讲桌里拿出教师专用三角尺往顾辛腿上打去,疼得顾辛咬紧牙关,不敢吭声。

  “顾西城,你上来,把过程写出来。”数学老师打完了,看向顾西城,才语气温和些。

  顾辛这才想到,他还在,这下丢脸丢到家了。

  “你给我看着!”老师又回头对自己凶神恶煞地吼道。

  面子里子的脸都被丢进了,回到位置上,她低着脑袋,不想去看周围的眼光,这时视线中出现了几个字,“顾辛,我也不会”,她笑了起来,知道这是顾希言写的,知道顾希言在安慰她。

  顾辛印象深刻的莫属解密顾西城的笔记本了。那天,他不在教室,他的弟弟顾希摆了摆手,毫不在意地向周围几人说。

  “只要能解开锁,里面的东西随便看。”

  周围人都伸长了脖子,想要一试,毕竟,学霸的秘密都想知道。顾辛也是如此,迫切地想要解开,看个究竟。

  在大家尝试下,终于解开,而其中一页写着一首藏头诗,“我爱林一”。看到这,顾辛心酸了,林一林一,那是她的好姐妹。

  解密笔记本事件过后,顾辛避免和他接触,甚至逃避关于他的一切。

  这是一段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暗恋。

  

  2 再见经年

  在平静的大学生活中,他的电话打来。

  顾辛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陌生号码,一不小心就滑动了接听。

  “喂。”听筒里传来低沉的男声,带着些许魅惑。

  “你好,请问你是?”顾辛心里颤道。

  “顾西城。”

  “…” 西城,顾西城,那个她曾经心心念念的名字。

  “…”

  沉默再沉默…

  “我们见个面,星期天下午七点你学校外面咖啡厅,必须来。”说完,顾西城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这头的顾辛傻愣愣的,见面??他要来?

  突然有人出声道:“小辛,怎么了?”

  回神过来,一看,是闺蜜兼室友陈紫,连忙给陈紫说了这事。

  陈紫是知道顾辛这段过往的,两人之间无秘密可言。

  陈紫一听这事,停顿了片刻,笑道:“咯咯咯…再续前缘,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你行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幸灾乐祸?”顾辛无语,顺手扔了抱枕过去。

  “好吧,大小姐,老实说,你忘记你那位风度翩翩的班长没有?”陈紫正经道。

  “你不逗我不行吗?我那是仰慕!仰慕!纯仰慕!!”顾辛更郁闷了,他还风度翩翩?几百年前的芝麻事了?

  “是吗?那你去吗?”某个损友又戏谑道。

  “去不去有区别吗?”

  “有啊,不去说明某些人心里有鬼呗。”

  “谁有鬼了?”顾辛咬紧牙关。

  “谁有鬼谁心里清楚。”

  “…”

  “还能好好说吗?我让你帮我想办法。”

  “去啊…不过,你要不想去的话,我替你去。”

  顾辛心里默念道,让你去,我疯了。于是深吸一口气,狠狠说道:“我去。”

  话是如此说,只有顾辛心里清楚,去见他,不过是为了圆幼时的一个梦。

  ————

  周日的上午,阳光明媚。

  可顾辛的心情却不美丽。前两天信誓旦旦的,现在倒想打退堂鼓了。在陈紫的软磨硬泡下,无奈地向约定地点悠悠而去。

  从窗外往咖啡馆望去,一男一女对坐着,女子头微微低着,两手紧紧地握着,似是紧张。男子望向窗外,嘴角无意识地勾起,时不时瞥向对面的女子。

  “你紧张?”男子看着对面的小女子,不禁笑道。

  “没…没有…”顾辛顿顿地答道。

  “你脸红了…”对面的男人补充道。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