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

  流浪的时光总是充满了沉寂和孤独,就像是风,不知道明天自己将会漂泊到何处。我也一样天生的一个流浪者。没有目标没有追求。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枚风信子。在风中随意的漂泊。有的时候当我独自站立在高昂的山峰上。看着脚下漂浮不定的云雾是。就告诉自己,这就是我的命吧!

朋友问,为什么会想写孤独。

  也许真的是这样,当一个习惯了流浪就再也收不回脚下的步伐。就像是不断前行的汽车失去了控制速度的刹车。不知道要去何方停留到何处。有的时候我就觉得安琪儿说的对,我就是天生而孤独的流浪者。在我的眼中一切风景都是过往的芳华。来过,看过。到最后的时候却已经将什么都已经忘记。在这时候我总是微微一笑的。抽着烟看着窗外的风景。喧哗的街道问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绝世富贵。还是宦海的浮云。这一切对我们来说不也就是过往的云烟。老了我们还不是一样。一手握住的黄土。

我说,因为觉得自己身边大多数人都害怕孤独。包括我,当然,也包括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

  安琪儿总是在这个时候问我,你呢!为什么而活。

我们独自来到这个世界,最终也会孤独地离开。

  淡然的微笑,我看着蔚蓝的天。在天上飘过的云彩。来了静悄悄的的。走了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我呢是为什么而活。我在流浪的旅途中看过太多的此时纷扰,人情凄凉。为什么而活也许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习惯了不让自己去思考。在他们的面前,这这些朋友的面前我为由这淡淡的微笑。

某种意义上来讲,正是因为我们生来孤独,所以,由生往死的每一段旅程,我们都害怕孤独。

  不过我还是会记得,在那一年我们高中刚刚的毕业的时候的,我们几个一起去过的那一片麦田。在那一天我们放开自己身上包袱和梦想。在麦田中放逐我们只有的身躯和思想。嘻嘻喧闹。追逐打闹。没有对未来的迷茫和憧憬。就像是回到童年。单纯的抒发着自己的心情。不过在那一天以后我们面对跟多的是离别的哀伤。淡淡忧郁。

不可否认,我们身边确实有许多独立生活的人,他们生活精致,而且光彩照人。给所有人一种即便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的感觉。但事实上,他们的真的过得好吗?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只有最亲密的那个人,才能看穿你所有孤独。所以,很少会有人知道你也曾在某个孤枕难眠的夜晚辗转反侧。在候车室里想上厕所时担心没人照看行李,买两张电影票去看一个人的电影,天冷下雪时也只能自己拥抱自己。

  小思在那一天以后就要去法国留学了,这时他们家给他的愿望。我们在机场送他的时候他抱着我们哭了,在他的心中希望,希望我们永远都在一起快的,没有烦恼没有梦想。就在进入上机通道的时候。从他背后的背包中,曾经我们一起去香格里拉游玩的相片慢慢的滑落。我知道这就是告别。遗忘了过去,也许他也将遗忘曾经我们曾经的岁月。

你戴着耳机听歌听到耳朵痛了,躺着看视频看得眼睛疼了,手机玩到没电头晕想吐了,你知道自己不是悲观主义者,只是有时候,真的感觉自己孤独得像条狗。

  那一天我回到家,哭了在自己的房间里。抱着枕头狠狠的哭了一场。我知道从今天以后我们都长大了,再也不会向从前那样,没有包袱,没有责任。我独自一个人坐在窗边,看着外面天空的浮云了,来了又走了。就像是流浪,孤独的没有喧哗,没有哀伤。

你说你会唱歌,会跳舞,会画画,会写字,会做饭,会照顾人。你浪漫,真诚,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满腔热爱,深情似海。你在心里幻想了无数种相爱的场景,计划了许多相爱时要做的事情,甚至每当想起,都会不经意间笑出一道彩虹。可是你依然独自一个人。

  从那一天会,我也学会了遗忘,在送岳成去新疆的列车,我站在一旁看着,没有语言也没有好别。心中将我们拥有岁月深深埋藏在脑海的最深处。

在孤独面前,我们本来都一样,只是胆量又让每一个人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一部分人选择了逃避,一部分人选择了拥抱。

  岳成走了,我也有了离开的想法,我没有跟谁说。知道我上列车的时候,安琪儿给我发了一条短信,问我在那里。我回,走了。

逃避,无非就是失败,败给了孤独,丢失了自己,放弃了多年的苦苦坚守。为了逃避孤独而匆匆开始了一段只为取暖的短暂慰藉。
不是因为热爱走到一起,而是害怕了孤独而走到一起。手拉着手,却心隔着心。

  时光也许就是这样的巧合,我去过许多的城市。看过,北国的冰雪,南方的橡胶树林。西边的大漠,西藏的雪山。在这期间有人问过我,你喜欢在那里停留。我说,也许我就是一只候鸟。季节到了我就会飞走。

这样的逃避,有种自欺欺人的色彩,形式上战胜了孤独,可实际上最孤独的人还是你。

  我在乌鲁木齐的时候遇见岳成,那个时候岳成他在商海的侵蚀下,看上去显得更加的成熟。他给我我说,留下来,有的时候人总是需要一的地方停留。我看着远处的戈壁说,我就是一枚风信子,在这里扎不了根。也许等到我们老了。在一起我还能保持,曾经的那份单纯。

我隔壁邻居就是这样,她和我年纪相仿。

  我走了,在上列车时候,岳成赶来送我。看着我说,也许我们以后在也没有相见的机会。那一次,我在车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的眼睛红了。我知道他说得很对。我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远。

认识她的那天,我刚做好晚饭,准备上桌。就听到有人敲门。当时很奇怪啊,我在重庆这边没几个朋友,况且,也没人说今天要来我家玩儿啊。

  时光可以改变人生,而环境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岳成在离开的时候,我知道他说的那句话的含义。我拖一个朋友查过岳成的公司。现在他已经是负债经营。我悄悄的将身上仅有的积蓄放在了他书桌上的抽屉里。我知道这对他来说只是杯水车鑫。可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

转念一想,不会是物管来催物业费了吧,就赶紧开门了。

  在离开新疆,我到了上海,我遇见了安琪儿。安琪儿也是我唯一,一直都在联系的同学。我不知道他是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是靠什么而生活。反正他的日子过得是非常的惬意。在我到上海和他呆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没有问过他。他每天都是半夜离开家。

门一开,一个短头发,小巧玲珑,烟熏妆的姑娘站在我面前。正当我努力回想她是谁,会不会是我某任前女友的时候(开玩笑的,我这屌丝,哪来前女友)她突然开口说话了,这不说话不要紧,一说话吓我一跳,我以为过道里还有男人呢。结果是她的嗓音很中性。不过,听起来酷酷的。

  我坐在他家的阳台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却多了一丝的惆怅。也是那一次,他外出却被警察抓了。我倒警局去保他的时候。看见他眼中的那一份失落和苦涩。出来我什么都没有问,和他一起回到家里。他端着一杯红酒送到我的身边问道:“浩,你是不是非常的看不起我?”

姑娘满脸着急地说,她是我家隔壁邻居,才搬过来几天,但是早上出门太急了,把钥匙锁在了家里面,现在进不去,问我能不能帮忙把她家的门撬开,或者我从我家阳台翻到她家去帮她开门。

  我遥遥头说:“没有,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自不过是我们选着的路不同。”

好吧,听完我整个人有点懵。不得不佩服现在的姑娘,什么都敢想。但是,我哪里看起来像会撬门的人了阿,其次,我哪里看起来像是敢从四楼翻阳台的人啊。

  “谢谢!可是我希望你不要告诉任何人。特别是她。”我知道他说的那个她是谁,邹洋这个安琪儿追求了八年的女孩。我站在阳台上笑了笑。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现在是不是还有联系。不过从他的眼神中,我知道,他一定知道。现在邹洋的生活。

后来,我帮姑娘给开锁匠打了电话,开锁匠说一会儿就能赶过来,大概二十多分钟。结果那天愣是等了快一个小时都没来。

  我从安琪儿家里出来,我就在也没有上去过了。到后来。我们每次相逢都是在外面。后来我有花了两年的时间调查了,关于邹洋的一切信息。原来邹洋从大学毕业就跟着一位香港人,坐了小三。我也知道了为什么,安琪儿回去做一个偷车贼。在他的心中只想让邹洋能有一个舒适的生活,让后嫁给他。我看着,看着远处风景心中有着淡淡的苦笑。不知道是在笑安琪儿的傻,还是笑邹洋的不知足。

我就只好请姑娘在我家坐着等,又是饭点,桌子上菜都摆好了,总不能让姑娘看着我吃饭,让她饿着,就请她吃了我自己都舍不得吃的干煸肥肠啊。本来以为她不会吃肥肠,可她却兴奋的告诉我,她是肥肠的忠实粉丝。看着肥肠一块一块被送进姑娘嘴里,我的心很痛。

  我离开上海,在深圳有了短暂的定居,在这里,这个繁华而又急速的城市中。我学会了沉寂。也习惯了,独自一个走在海上世界的酒吧里刨之打烊。又的时候,也会出轨。出轨对我来说更像是一包方便面,在这高速而快节奏的生活中,在酒吧的一夜情。更像是方便的调节剂。我知道我没有家。更多的是想在这,霓虹的灯光下刺激渐渐已经沉寂的心灵。

吃完以后,姑娘竟然还嫌弃味道一般。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当一个人久了,就害怕,害怕别人将自己遗忘。也害怕。一个人久了。就被淹没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也一样。还害怕。我总是独自一个在每天醒来对这镜子说。我是在流浪。

我在心里怨恨,味道一般,你还吃得最多。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姑娘说她今年22,叫小思,这名字和她外形倒还挺相衬,但性格和嗓音就实在让人难以想到一起。那天晚上,足足两个小时,开锁匠才来开了锁。

  直到那一天,我在广西的北海,独自一个人坐在。海边的礁石上,看着那些在海中不断穿梭的渔船。看着那些渔民们。朴实的脸上的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我才明白,原来又的时候,停下来。看着他们的笑也是一种幸福。因为在他们的背后还有着,让他们牵挂的家。

后来的日子,一来二往,就和这个邻居熟了起来。有一天她给我端来一盘泡椒肥肠。说是她自己做的。
我当时很感动啊,小姑娘心里还挺能记得别人好。吃完以后,我一下就明白为什么那天她说我做的味道一般了。

  有的时候,我独自一个在夜里,看着天空中的星辰。总是,在迷茫着家。对于我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归属。我不明白也不知道。在我的记忆中,我就好像跟我的父母们有着很深的隔阂。这隔阂就像是无底的深渊,我和他们谁都没能跨出一步。就好像我母亲说的那样,当你想我们的时候。一定是又事需要他们帮忙。这个我不得不承认。在我和父母们接触的过程中。更多的是争吵不欢而散。

小思是武汉人,在重庆念大学的期间,就深深爱上了这座城市,打算以后就在这边发展,所以就在重庆找的工作。

  当我看着那些忙碌的渔民。我突然间觉得。我想他们,就像是一个游子思恋家。虽然,我们一直都不知道,我的家到底在何方。我和姐姐,父母都四处分散。有的时候一家人一年甚至几年才能见上一面。可在此时我却对他们是无比的思念。在那一天夜里我终于给我的父母打了一个电话。其实也没有问什么。只是说了一句叫他们注意身体。

大学的时候,小思谈过一个男朋友。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日子,小思对男朋友真是有求必应,只要男朋友要,只要她有,她都会尽力去满足。那是小思的初恋,她和所有怀揣少女梦的女生一样,都想要一场从校服走向婚纱的爱情,所以她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在维护这段感情。可以说,她完全交出了自己。

  但是我却在电话的那边,听见母亲哭了。我挂了电话坐在床前沉默很久,看着钱包中那本已发黄的相片。我才知道我们一家人都好几久没有在一起照过相了,十年还是十五年?在我的记忆中。这张相片还是我们家在乡下,刚刚修好的新房前照的。那一年我好像才八岁。

但即便如此,在这个上了床也没有结果的年代,小思还是没能例外。

  我合上相片,躺在床上就给在重庆的姐姐打了一个电话说,姐,今年我们一起到深圳去过年。随便一起照个相。

渣男出轨了,小思选择了原谅。她说自己习惯了,就算是不爱,也习惯了渣男在身边,有人陪伴的日子。

  可能那时候是我真的累了。在心中总是想找个地方能让我停留下来。家,也许是一个最好的依靠。

直到后来两个人吵架,渣男动手打了小思,小思才彻底地放手了。这段感情对小思的打击很大,她还因此患上了抑郁。很长一段时间,活得醉生梦死,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看着漫天的星辰,月、苍白的照在我的窗前。也许曾经那让我的心动的女孩一定得到她想追求的幸福吧!反正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在那一天我想了很多,很多。就像一位年幕的老人在回忆中慢慢的沉睡了过去。

闺蜜,朋友知道后,带小思去看了心里医生,接受了心理治疗后,小思才逐渐有所好转。时间也渐渐地在伤口结痂。

  三月,初阳

再后来,小思进入工作,生活才慢慢雾散云开,但过去的印记还在她身上没有淡去,习惯这种东西很致命。她习惯了曾经有人陪伴,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习惯了两个人的生活。所以她依然害怕孤独,害怕一个人。只是现在,她学会了掩饰,用没心没肺去掩饰孤独,俗称的外向孤独症。

  这一年是我们一家人过的最为开心的一个年。母亲也从北京来到了深圳。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什么关于工作的事情都没有说。也没有谁去提那些伤心和烦恼的事情。直到过完年,将母亲还姐姐送走以后。我和父亲在家里大吵了一家。我怀着郁闷的心情去了云南。在这里挽温暖的天气。渐渐的洗刷了我烦躁的心。

从我认识小思到现在不足半年的时间里,小思已换了三个男朋友了。让我震惊得同时,也让我这样的单身狗倍感伤害。

  而且没事的时候,我总喜欢到那些深山里的寨子中逗留。在别人看来就是在旅行。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在流浪。就像水中的浮萍,不知道自己将要漂泊到何方。也是当我在昆明停留的时候,安琪儿打电话给我,对我说:小思,从法国回来了。

小思每换一个男朋友,就会和那个男生拍很多亲密的照片,放到朋友圈。什么聊天记录的截图,什么牵手照,亲吻照等等。

  我有从昆明到了上海,当我和安琪儿一起到机场去接他的时候。我靠在机场的出口独自靠在玻璃门上。在风中秋衣随风飘扬。这时候从出口出来了几位身穿黑衣的外籍保镖。看上去凶神扼杀。我和安琪儿根本就进不了。小思的身只能远远的看着小思坐进那辆豪华的奔驰里,缓缓的离去。

当有人评论,好幸福,好羡慕的时候,小思都会回复一句 “你也会很幸福的。”

  我看了看蹲在地上,抽着闷烟的安琪儿说道:“怎么生气了?”

似乎一切看起来都很幸福。但实际,我在她的眼睛里丝毫看不出开心,快乐,享受。因为她的眼神空洞,无神,没有任何归属感。

  安琪儿站起来将手中的烟头一扔。对我大声的喊道:“浩,有钱就连不起吗?他有钱不就是有一个有钱的老爹嘛!我也有钱啊!有车有房在卡里还存着几千万。可是我也没有像他那样啊!”

有人问我怎么知道,因为曾经的我也是小思这样的人。

  我笑着摇摇头拍拍他的肩膀说:“其实,我们也不能怪他,你没有看见吗?在他的身边都是外国的那些财团代表。就算他想也不能脱身啊!”

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一个人越是缺少什么,在什么方面越是自卑,她就越想在众人面前表现什么。

  “就你看得开。走吧!”

其实,如果你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真正实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时。你反而没有那个时间,没有那个精力再来告诉大家,自己做到了。

  我和安琪儿坐在车上,我没有问他现在和邹洋怎么样了,也没有问他现在在干什么。我知道他有他的生活。我有也许就有我的洒脱。我坐在副驾驶外看着车窗外不断向后退的花圃。我知道现在我们曾经在一切那些朋友是距离越走越远,也许到了莫一天我们站在彼此的对面都无法认出到底是谁。

现在小思又恢复了单身,那天我请朋友到家里来烧烤,顺便也叫了她。朋友走后,她说她还想喝酒,让我听听她的故事,如果可以就写出来,标题得叫孤独。

  其实,在我看来我们这几个之中安琪儿反而是最为惬意的。从那次公安局事件之后。他就自己开了一间宠物医院。他对我说现在什么都不好做,开间宠物医院又不用自己亲自干请人,方正那些养宠物的都是有钱的阔太太,富小姐他们不在乎这些小钱。

她说她真的很孤独,那些男朋友大多都只是想睡她。真正对她好,懂她的人少之又少。又或者,是她不喜欢。她问我,有没有想过这辈子孤独终老。

  在我听完他的话后只想笑。可是我笑不出来。他说的没有错,能这样花钱的只有那些阔太太,

我没犹豫地就告诉她,我一定不会孤独终老,

  在小思回来的第二天,岳成也来到了上海了。就在我和安琪儿一起去接岳成的时候,小思打电话过来说,他回来了。想几个老同学在一起聚一下。

我也怕孤独,我也受够了一个人的生活。但是我和你不同的是,我选择拥抱孤独,享受孤独,直面孤独,在孤独里成长,在孤独里安放,在孤独里等待,然后开花,最后结果。

  安琪儿答应了。我看着安琪儿脸上洋溢的表情我就好奇的问他:“怎么现在你不生他的气了!”

你必须承认,孤独是一种很特别的力量,像是一条黝黑深邃的隧道,四处没有光,没有声音,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连尽头都看不到,你只有自己,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往前走,往前走,心中坚信,有人会在出口等你。

  他说:“气有什么好气的,大家都是兄弟。能在一起就是开心。正好,马上岳成就来了我们四兄弟又能在一起了。”

是梦终会醒,醒时花会开,花开你会来,来时我深爱。

  我笑笑,可是我的目光却没有离开过机场出口,也不知道现在岳成变成什么样了。三年没见了吧!好像我都已经忘记了。现在我跟想知道的是他是否还会像以前那样,看着岳成从机场缓缓的走了出来。

所有人都会遇到那个懂我们孤独的人,我会,小思会,你们也会。

  他刚一出机场就看见了我们。他将手中的提包人给身边的那位,漂亮女子就像我们跑了过来。给我们一个大大的拥抱。在这一刻我心中真的感到非常的开心。就好像回到了从前我们小的时候。

现在没遇到,是我们还不够好。

  在我们松开的时候,岳成给我开了一张支票说:“浩,这里是五十万。我知道当年,在新疆那笔钱是你留下的。”

害怕孤独,所以拥抱孤独。爱过孤独,才能抛弃孤独。孤独过后,是最美繁华。

  我看着他手中的那张支票并没有接,而是看着他说:“太多了,那几万块,就算是兄弟心意,等到我有难的那一天还希望你能帮忙。”

  岳成笑了,我和安琪儿也都笑了,这时候岳成对我说:“浩,你闫絮怎么样了?”

  我呆了,在我的心中有着微微的心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我曾经真的真爱过这个女孩。我看着岳成摇摇头。

  在我脑海的深处,永远都有一个让我无法磨灭的影子。在我的梦里总是那样的清晰,又是那样的遥远。

  我记得,在我遇见闫絮,还是八年前,那一年,我高二,她高一。我在学校里就是一个小差生,说的好听一点是艺体生,说得不好听就是学校里的蛀虫。那里坏事那里就有我们。可是小思却不一样。他虽然和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但是他的学习成绩永远都是那样的优异。老师也从来都不会管他。

  可是也不知道那一天,他是发了什么疯在我训练完。独自一个坐在,操场的双杠上。瞭望月色的时候。他将我拉上画室,那是我们的画室好像还是木楼,我和他站在窗外,打量着里面的那些小女生。可是我却被远在角落里的哪一位羞涩女孩吸引住。这一种吸引说来也奇怪,它不像是持铁的正负极。让两人慢慢的靠拢。更像是在雪地的狐狸看见了火光。渴望而不敢向前。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3

  倒是在我的身边的小思,来得实在。在我徘徊在画室的第三天,突然,收了到了闫絮的来信。在那个时候,突然,受到自己心中爱慕的那个女孩的来信。是无比的幸福。就好像一个干枯的流浪者遇见从天而降的大馅饼。

  可是,这突如其来的并不是凭空的喜悦。而更多的是无底的深渊。乐极生悲,是我那时候最好的写照。我独自一个坐在,操场的草坪上,看着小思缓缓的向我走了过来。我站起身一拳打在,小思的脸上:“去追,闫絮的情书是不是你写的。”

  小思用手柔了柔脸上被我打的红肿的印记说:“对不起!是我写的。我不想看见你。总是一个人那样站在画室下痴痴地发呆。既然爱,却又不敢说出来,人吗,不管是现在我们青春期的骚动也好。还是老师说的,朦胧的情感。要是你总是那样,没有勇气说出来。你就永远都没有机会不是吗,失败也好,成功也好胜负不都是拥有百分之五十。你不说,机会永远为零。”

  小思说完坐在我的身边静静的看着我,许久,我们俩都没有说话。躺在草坪上,仰望着天空。显得是那样的林静:“你真的喜欢她?”

  “也许吧!”我用手枕着自己的脑袋,也不知道这句话算不算回答。而是看着远远的天际,我才发现自己原来,也害怕寂静。

  小思就不一样,他永远都是那样的快乐。每天他都是笑容满面。喜欢和那些女们在一起嘻嘻哈哈。其实,这跟多是要感谢,他头上的那张脸,他的脸跟多是像日韩剧中的偶像派。有的时候时候我们总是笑他,你跟像是汉奸。他总是不以为然说,你们是妒忌,是羡慕。也许他真的说的很对,我们是在妒忌,也是在羡慕。他用手那样好的女人缘。和一张侃侃而谈的嘴。

  就在以为,我可以将闫絮遗忘的时候,一件事情却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平滩瀑布座落在我们学校的一两公里的地方,我们没有事中喜欢跑到那个地方去嘻嘻游玩。有的时候我一个人,无聊的时候总喜欢坐在瀑布的悬崖边,看着被水流冲刷起来的水雾,在阳光的照射出现的一条条微小的彩虹。跨过瀑布的两边。

  那一次我也毫不例外,坐在瀑布边的礁石上,任被水流溅起的水花打湿我单薄的T恤。这也是失恋以后第一次来这里。心情中显得有一丝的惆怅。

  不过从远处,传来的救命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起身向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我一看是闫絮,她站在河边的泥潭里。双脚深深的陷在里面。一动也不能动。她站在那里人都都已经,被吓哭了。

  我在河边找了几个快石头。架起了一条道路。将她从泥潭中救了起来。在岸上的时候,她才从惊魂中醒悟了过来,看着我突然,笑了起来:“是你啊!你写的那些情书好搞笑哦!”

  “那些信,不是我写的。怎么你能走吗!”我一边说一边将覆满了泥沙的鞋子拿到河边洗了洗。

  “哦!那你们是玩我了?”我将闫絮的鞋子送到她的手上。但是她却将手里的鞋子然道地上看着说道。

  “没有!我喜欢你!那些信都是我朋友带我写。不过现在你已经拒绝了。”我坐在她的旁边。拿出了一只烟,独自抽了起来。

  不过她说她不喜欢,香烟的味道。我有将烟灭了。帮她背起画夹将她送回到宿舍。没有想到,竟然被安琪儿和小思看见了。我回到教室的时候他们围了上来,向我要拖糖,那个时候心中还是有着淡淡的喜悦。不过第二天我就收到了她的信说。我们也许可以成为好朋友,现在我们的年龄太小。

  我看完她的信,沉默许久最后我对她说,只要能在你的身边无所谓。也许总有一天我能感动你。

  但是当我们到了高三,我发现她和小思走得很近。而和我也越来越遥远。我的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苦涩。更多的是心中的份伤感。我在心中也只能默默的为他们。毕业的时候,我没有跟她告别。独自一个人背着行囊上了火车。选着流浪同时也选着遗忘。到现在我我想他已经将我遗忘了吧。这曾经默默陪在他身边的傻男孩。

  就算是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去了那里。人又在何方。于是我看着岳成苦笑的遥遥头,岳成看着说:“怎么,你没有跟她联系过。我记得三年前,也就是你离开后的一个月。闫絮和她的大学同学来乌鲁木齐写生。找到我打听过你的下落。那个时候我联系不到你。就告诉了安琪儿,安琪儿你现在知道,闫絮在那里?”

  安琪儿抽了一支烟。打开车门转身看着我说:“我也不太清楚,听邹洋说她去了法国。”

  “浩,对不起!”岳成抱歉的看着我说,我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窗外。窗外的风吹在我的脸上,我微笑道:“其实没什么,以前的事情都已经是过去试了,现在一个人潇潇洒洒的不是挺好。”

  我看着窗外的风景,却多了一丝对曾经往事的留念,不知不觉间,烟头烧到了我的手上。疼痛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从前看见她和小思漫步在校园中的树林间。酸酸的有种让我想吐的感觉。我叫安琪儿停了车。独自在路边的榕树下吐得一塌糊涂。

  在晚上我昏昏沉沉的,被安琪儿他们带到了酒吧!在酒吧中,看见了小思还有好几位高中的同学。他们在包房中嘻嘻。我独自一个坐在一个角落中。端着一杯酒入曾经的思绪。小思坐到我的身边看着我说:“浩,几年不见,现在又变得更加的忧郁了。”

  我笑道:“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也许现在我更加喜欢的是那一份孤寂。”

  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反正在我回到安琪儿家里。人已经失去了知觉,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独自一个坐在南京路的景观道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我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有一个人能到我微微的心动。

  本来已经学会了沉寂,为什么在心中还会有哪一丝的苦涩。这时候身边想起的电话声打断了我的思绪。电话是肖扬打来的。他是我在我在香港认识的一个朋友。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回来到上海,不过从他的口气中我可以听得出。他好像有很急的事情来找我。我挂了电话。就打车向他的住的酒店驶去,在路上,我突然发觉,我好像现在已经渐渐的和这个社会脱节。

  看着我那些在街道上行走的人群,给我的刚觉是这样近,有那样的遥远。好像这一切让我和他们都显得不是那样的协调。当我来到肖扬的酒店,他一看见我就将我抱住拉进他的房间。将一份份的企划案。送到我的面前。

  我感觉这些文件既熟悉有是那样的陌生。不过肖扬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说:“这是你做的,难道你忘了。去年的时候,我去北海。是你将这个企划案交到我手中的。现在董事会已经决定,到上海来做一个示范点。而你齐浩就是我给集团推荐的人选。他们已经答应让你做我的助手。我想请你做我上海分公司的总经理,你愿意吗?薪水一切都好说。”

  我看了他好久,有从酒店三十三楼看向外滩的黄浦江沉思了一会转身对他说:“我答应你。不过成功与失败我都不会扶责的。”

  看着他脸上洋溢的笑容,我知道不管怎么样的,现在我都要帮他,更多的是我想证明自己,给我远在深圳的老爸看看。我也不是向他说的那样没有出息。

  我答应了肖扬,就一直忙着开公司的事情,就连岳成好几次叫我出去聚会我都没有去。更多的是将自己埋藏在这工作之中。

  在我忙碌半年之久后,我们集团在上海的商业城终于落成。我也成为了这商业城的总经理。无聊的时候看着在自己脚下,那些来来往往的购物人群,心中就冒出了点点的成就感。就在我还沉浸在自己喜悦中的时候,小夏走了进来,小夏是我的助理。说得好听一点她是我的助手,说得不好听她更像是肖扬派来教我的,对我商业上什么都不懂的我的连PPT都不知道是什么。她更像是我的老师。

  她走到我的身边,看着入神的看着下面的商场。好奇的问道:“老板,你看什么看得那样入神?”

  我转身看向她,既成熟有调皮的脸笑道:“你看,我昨天的这个时候什么都不懂。现在竟然做到。这样豪华的办公室里。对于下面的那样人来说他们又要奋斗多久。”

  “切!你就为这个而入神啊!你可不要忘记,现在你还是我的学生。晚饭,你请。给这是今天营销部送来的报表。”小夏毫不客气的坐到了我的位置上将手里的文件夹送到了的面前。

  倒是我反而做到他的对面。接过文件夹。她起身一边帮指点着报表里面的数据,一边教我电子运算的方法。我们俩隔着办工作,但是脑袋在电脑前已经靠在了一起,这时候肖扬走了进来。他没有前门。看见我们这样近乎暧昧的方式说:“不好意思,没有打扰两位吧!”

  这时候小夏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赶紧和我拉开距离。站起来向门外走了。

  肖扬暧昧的坐到我的旁边说:“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到好近水楼台先得月。”

  “你在胡说什么,对了你来找我什么事。我说过我可什么都不懂哦!”我起身帮肖扬冲了一杯咖啡送到他的手里。

  肖扬接过我的递给他的咖啡说:“没什么,这次我们商场要和法国的OUY香水公司搞一个上海的推销活动。我想派你去。不过你放心好了。我可听说这次负责可是你的一位老同学哦!”

  “哦!是小思,王月思是他吗?”

  “是的!我想你们两一定会合作的非常的愉快。”肖扬笑着走出了办公室。

  这时候小夏走进了办公室说:“怎么老板这次,你又有什么样的的人物啊!”

  “没什么任务,就是与OUY的合作。”我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中的报表淡淡的说道。

  “OUY,哇!他们这次的驻华总裁可是一位帅哥哦!老板,你去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看着小夏一脸兴奋的表情。我无语的摇着头。

  “他帅,难道我就不是帅哥。你不要在饭花痴了吧!去安排下明天我请他们的王总吃饭。”看着小夏的那样表情我也难得开了一次玩笑。

  在晚上我如约的带着小夏,坐在商场的餐厅里请她吃饭。小夏好奇的看着我问道:“老板,为什么在你的脸上总有那淡淡的忧郁,有什么事情让你变得那样的不开心。是你曾经受过很大的刺激。”

  刺激,也许是我忘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这样的孤独和沉寂,在我的记忆中,童年好像就是一场恶梦,快乐过也许有过不过我都已经忘记了。我只知道,在小的时候家里非常的困难。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母亲在我八岁的时候就拖着。她单薄的身躯到了北京打工。给人家当保姆。养活我和姐姐。还要攒钱给父亲看病。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父亲的关系闹得那样的僵。在我自己看来也许是父亲从小打我打得太多了了吧!

  在别人看来,我的父亲很有才华。就算是在家里养病。还要兼乡里里面的文书,在乡里文书就相当于,乡长的秘书。那个时候,父亲很少回家,在家里就只有我和姐姐。姐姐是非常的董事的,做什么样的事情都不会让父亲操心。而我就像是调皮的孩子。父亲看见我犯了错就中会打我骂我。有得时候和我的堂弟们发生了争执,父亲也总是打我。

  这也许是我的性格太过于叛离,渐渐就和父亲产生代沟,而我也渐渐的和家里面的人越走越远。到现在我都总是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孤鸟漂泊在树林间。有的时候,我渴望亲情却有害怕去触摸。

  小夏看见我忧郁的沉思,担心的拍了拍我的手对我:“老板,对不起哦!”

  我笑笑,玩弄着手里的酒杯,对小夏问道:“你经常给你的父母打电话吗?”

  小夏笑道:“电话,我父母他们都在上海,天天见面。不过一点都不好,每天都催着将男朋友带回家。烦都烦死了,向你就好没有谁管。”

  我笑了,看着这位比我紧紧小两岁的女孩,没有没有想到还有这样单纯的一面。这一点都不像她。在工作中是那样的熟练和深沉。

  “吃好了!我送你回家。”

  “你想追我?”小夏狡诈的看着我。她的目光不停的在我的脸上上下大量着,我苦笑的说:“要追你我一定要比那位帅呆了的王总下手早,不然等你见到他魂都没了。”

  “切。”

  在我送小夏回家的路上,小夏说了很多关于她和她父母的事情,而我却总是在自己的沉思中。到了他们家的楼下,小夏叫我上去。我回绝了。开着车,独自去了酒吧,在酒吧中我喝了许多的酒。我是怎么样回家,怎么开车回去的我都已经忘记了,

  倒是早上的电话声将我吵醒,电话是小夏打来的,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准时将我叫醒去上班。不过到了公司,却发现今天小夏穿了,一身洁白的连衣裙。给人的感觉看上去超凡脱俗。有种仙女的味道。

  而我发现小夏看我目光有了一缕的转变。却多了一丝的探索。小夏将桌上的文件整理了一下对我说:“老板,我们已经约了王总在中午一起吃饭。你看什么时候去。”

  我看着电脑正在整理,工作上的报表,小夏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我看了看时间,对他说道:“等办过小时叫我,现在你先去将饭局订好。”

  看着小夏走出了办公室,我接到安琪儿打来的电话说,晚上于冬过生日问我要不要去。

  我说,晚上忙完了就会过去。

  于冬是我我的高中同学,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上海,不过在我的记忆中他的脾气还是不错的,曾经和我们一起在高中时一起游晃的烂人,也不知道他是碰上什么样的运气,竟然,考上国家重本。

  在快到中午的时候,我和小夏坐在,一家法国的餐厅里等待着小思的到来。就在快到一点了小思还没有出现。坐在我旁边的小夏有点沉不住气了说:“老板,这都是什么样的人啊!还真是将自己当成了一个人物了。”

  在我的心中虽然有一丝的不满。可是还是在一旁安慰这小夏。给她要了一份冰凉像哄小孩子一样才将,小夏的火气压下来。这时候我抬头终于看见,小思牵着一位外国的金发美女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当小思看见我站起来迎接他的时候。他呆住了说:“浩,没有想到竟然是你。”

  “这就是缘分,这位是?”

  “玛丽莎。集团主席的女儿。她是?”小思这时终于看见坐在我旁边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小夏,小夏站起来非常礼节性的对小思握手说:“夏媛,齐总助理。”

  我在一旁不得不惊讶,小夏转化角色的精妙。我们坐在一起反而没有谈工作上的事情,而是,说小时候在一起的时光。在到最后小思隐隐的提到了闫絮。可是我却总是在在回避关于闫絮的的一切。

  到最后离开,我将于冬过生日的事情告诉了小思,叫他晚上跟我一起过去。但是我们都回避了关于闫絮的事情。不过从小思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得出,现在小思一定知道闫絮在何处,过得怎么样?可是我不敢问,有的时候害怕。害怕将自己藏在最深处的那份记忆给涌现出来。

  在我带着小夏,回公司的路上小夏看着深沉的样子,就问道:“你是不是在想闫絮。”

  我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直觉,在饭桌上小思一共就提着两句闫絮。小夏就能才出我现在沉默的原因。我看向她,从小夏的眼神中我看见了一丝渴望。甚至有那种对藏在暗处那个女人的求知欲。

  在晚上下了班,我照往常一样将小夏送回家,小夏没有下车看着我说:她也要去参加那个生日聚会。

  我不知道是该答应还是拒绝,最后安琪儿的电话响了说现在连小思都到了。问我在那里。我看着在车上一脸倔强的小夏,苦笑的说,在堵车晚点到。

  我带着小夏向聚会的地点驶去,在车上我和小夏谁都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有一种东西。是不能被撕破的。尽管这种东西薄的就像一张纸。到了安琪儿家的别墅,我牵着小夏的手走了进去。看着里面热闹的人去。

  现在我才发现小夏身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站在门口的中样,就像除尘得天鹅。她站在我的身边。我看见那些同学和客人目光更多的是羡慕。安琪儿走到我的身边搂着我说:“浩,看不出来,几个月没有见。你就有女朋友了。”

  我将安琪儿的手拿开对他说:“小夏,我的助理。”

  我和于冬打完招呼,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中,看着他们狂欢的身影,又看看今天的寿星于冬在他的脸上多了一种孤傲的成熟,在刚才的对话中,我终于知道原来,他大学毕业就到了不对当兵,现在是驻上海某特种部队的中尉排长。在他锐利的眼光下。他走到我的身边端着酒杯说:“刚才那个女孩子喜欢你对不对。”

  我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在寥寥的烟雾中我看着小夏的和小思跳舞的身影,就转头对于冬说:“你是怎么看出来。我和她只是同事。跟多的时候她是我的老师。你呢现在怎么样?”

  于冬给自己到了一杯酒。一口干掉苦笑的看着我说:“我现在还能怎么样?结婚了。”我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他对现在的生活并不满意。

  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有许多事情都不是我们所能选着的。就像以前我们在学校常说的那句话。生活就像是强奸,既然我们无法选着就要去学会享受。不过从他的忧郁而深沉的目光中我可以看出。他的生活也并不是向我我们说可以享受的就可以享受。

  在那一天我和他许多就。他也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他这几年的情况。然而我就像是一个跳出凡尘之外的倾听着,我发给他安慰和开导。我默默坐在他的身边,听他讲述这在部队中的过往。我也有一点以外他的运气,同时也觉得其实现在的不对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单纯。也并不是热血青年口中的天堂。在我起身的时候我拍拍他的肩膀说:“其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然而现在你更多的是对于家庭中的责任。虽然,你为你的家和亲人,你不能离婚,那你就在她的身上去慢慢的发现她的优点,毕竟从你的口中我可以听得出她是爱你的。”

  他没有说话。苦笑的端着酒杯,坐在沙发独自一个人慢慢的沉醉。我起身从安琪儿家里出来的时候。吹着外面凉凉的风。让我跟感觉是我心中那一份孤单。

  我对于冬跟多的是,他父母和他的亲人在他的心中这份分量。是我所无法比拟的。我羡慕他同时也有一点痛恨我自己。在这亲情的面前我永远都无法跨越,摆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鸿沟。

  那一天于冬给我讲述的,其实我也知道他跟多的是将许多的事情藏在自己的心里。但是同学们对他还有对他娶得妻子却更多的是一种羡慕。这种羡慕让我却感到是那样苦涩。毕竟为老家那年迈的父母和还在上学的两个妹妹。去出卖自己最为单纯的情感。

  也是在于冬的生日没有多久,我和小思,安琪儿坐在一间茶坊中慢慢的品茶。安琪儿告诉我们说。其实,有的时候他更同情的是于冬的遭遇。我和小思都好奇的看着他。对于于冬自从我们高中毕业以后我们就没有在联系过了。他过的什么样的生活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那样的陌生。

  于冬这个与我们同窗三年的高中同学,虽然,不想我和小思,安琪儿还岳成那样从小玩到大,但是,在高中他却是我们几个中最为亲密的玩伴。用那时候,老师的话来说,我们就是几个烂人,汇聚到一起简直就是无可救药。唯独只有小思是一个例外。

  而那个时候我们都知道,于冬的家境比不是很好,虽然,他在我们几个当中是最为精壮的。但是,从他的脸上我们可以看出他最多的是一种自卑。对于自己家庭环境的自卑。也就是这样,好像他上大学时候,学费更多的时候,是家里面跟别人借的。而他到了大学也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在每个周末他都会到外面去打短工。他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现在的妻子岳湘。对于岳湘来说。在我们的面前他跟想是一个公主。听于冬说,岳湘是一位军区首长的孙女,也就是这样于冬才进了不对。不过在于冬的心目中却有着一位女孩子,你那女孩好像也是于冬的大学同学。他们两人的家境几乎都是一样的。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两人才走到了一起。不过只从岳湘的出现。两人的感情就出现了裂纹。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多明显。

  但是在于冬去了部队以后两人。就见见的出现了分歧。联系也渐渐的少了。最后因为于冬的母亲生病,家里没钱还是岳湘家里面给的。而现在于冬的两个妹妹上大学的学费也是岳湘家里面的。

  安琪儿端着一杯茶苦笑道:“那时候我就对他说过,做人要知足。其实岳湘的脾气是大了一点。但是从她的语气和行为中我可以看出。她还是很爱于冬的。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于冬老是在和岳湘冷战。唉!我们三个都没有成家,对于家庭中的那些纷纷扰扰还真没有话说。对了小思你们的那个推广,我能不能出点赞助费,帮我的宠物医院打下广告。”

  小思这时候也从于冬的事情中回过神来看着安琪儿笑道:“我也是个赞助商,具体的操作是浩他们公司在运作。”

  我还能说什么,只能对安琪儿摇摇头说:“这我可不能帮你,他们公司的化妆品不是给宠物用的。”

  “切,开个玩笑。不过浩说真的,现在你真的想停下来了吗?”我知道安琪儿说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当我在这个城市停留的时候,我更多的是在回忆这以前的往事。从童年一直到高中。更多的是在回忆着曾经和小思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对我的父母在每天的梦中,就像是隔开了一条鸿沟。当我慢慢向他们走去的时候。看着面前的鸿沟总是让我心惊胆战。闫絮就像是身边流过的一道风景。是那样的近有时这样的遥远。无法倾诉无法触及。

  当我端着茶杯听完,安琪儿的话沉思很久说:“我还真不知道,也许吧!也有可能我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就会开始我的新的旅程。”

  这时候小思问道:“如果,你要走了。准备去哪里。”

  “中国基本上都走完了,也许,我的下一站死非洲。或者美洲。”

  “你就没有想过去欧洲。”

  “这。。。还没有在我的计划中。”我不知道是为什么。自从听安琪儿说闫絮在法国,突然,在我的心中对欧洲产生一种恐惧感,这种恐惧让我害怕。不知道是因为闫絮,还因为害怕再见到她。

  小思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端着一杯茶缓缓的看向窗外。在这深秋的季节,树上,枯黄的榕树叶,缓缓的飘落。在整条长满榕树的街道上,是一道风景。不过这风景带着一阵风吹起地上的黄叶是那样的凄凉。

  也不知道小思想到了什么说:“落叶总是要归根的。不管她飞了多高走了多远。最后总是要回来。既然,我们学会了欢送也就要学会迎接。”

  我和安琪儿都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在我的心中感到莫名其妙。然而我却感觉,小思的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我坐在窗边将手放在窗外,凉凉的风还带着几滴秋雨。有着几缕思绪也有着几点凄凉。

  这时候小思的电话想了。他接完电话。站起就像外走了,没有向我们告别,在他的脸上也没有一丝微笑。我知道其实,在他现在也是有着几缕的惆怅。我和安琪儿相对坐着。我看着,看着他的眼睛,从他的眼神最深处我看了一丝的哀伤。虽然,他无忧的外表将这一切都掩饰得很好,但是,现在还是被我发现了我看向他问道:“现在,你和邹洋怎么样了。”

  邹洋这个曾经和闫絮一起的同学。虽然,我知道她坐了别人的二奶,但是这几年我却没有从来都没有问过,安琪儿和她的一切。今天我不知道是怎么了。我看着外面的天气微微的小雨,又看着安琪儿。我问了。

  安琪儿突然凄凉的一笑道说:“也许,有的关系不捅破的好。捅破了反而是让自己无尽的痛苦。就像她,宁愿做我的情人也不愿走我的妻子。”

  “为什么?难道她就甘愿去做那个香港人的情妇。”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火。看着茶坊中那些人怪异的看向我。我才缓缓的坐下。看着惆怅的安琪儿。

  安琪儿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狠狠的抽了几口说:“这也不能怪她,是我自己没有用。不是吗。她告诉我说。她喜欢上了那个香港人,对我是一种亏欠。她说,她唯一能慰籍我的就只是愿意做我的情人。”

  我知道现在子安琪儿的心中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我却无法抽身去安慰。对于感情,我就像是是一张破旧的纸。虽然,只有一次,但却已经让我变得伤痕累累。就像对于现在的小思。为了那曾经的友谊,我也学着去掩饰。

  我无法安慰安琪儿,同样像以前安琪儿也无法安慰我一样。我坐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给自己点上一支烟。静静的陪伴着。陪伴到安琪儿心中的那一份激烈的波动慢慢的平息。我们才起身离开茶坊。

  当我回到家里。坐在高高的阳台上。看着脚下来来往往的车辆,急速的从的眼前消失。后面的急速的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的感觉就像是波动的振动器。上下不停摇晃。到最后让我感到头晕目眩。就连我昏倒在阳台上都不知道。

  在二天下午醒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躺在床上。起身看着自己还没偶褪去的衣裳。谁将我扶进来的。我不知道。反正在我的脑海中从来都没有相信过神,我也相信不会幽灵前来照顾我。

  当我走到客厅的时候。从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走过去一看是小夏还有一位看上去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孩。我的脑海中闪过。一条影子却有记不起来。这时候他们两回头看着我笑了。不过那女孩子走到我的面前。女出可爱而调皮的笑脸看向我说:“怎么我的恩人,不认识了。”

  “你是?”我模糊的摇着头。回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回忆。回忆关于眼前这个女孩子的一切。许久之后。我才记起,原来是她,肖扬的表妹。也是因为她我才和肖扬认识的。那时候,我们在北海。他和他的表妹及几位朋友来北海旅行。就是这个女孩子走丢了。

  当我遇见她的时候,还是在北海的老街,她喝了很多酒。人基本上是出于半醉状态。由于上几个街上的小混混。还是我将她救了出来。最后酒吐了我一身。想着她的事情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好奇的走到,我的面前问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叫什么名字?”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记得将她救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完全昏睡了过去。我还是用她的电话联系到肖扬。在肖扬将她接走的第二天,就将她送回到了香港。所以到现在为止我都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哇!我的恩人,像我这样的靓妹,你救了我竟然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天哪,难道我没有告诉你。”她坐在我的身边天真的看着我。

  我迷茫的摇着头说:“你那时候已经昏睡了。还吐了我一身,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美女。不好意思。”

  “天啊!我的形象,我的美貌。啊!难道你就不能象征性的问下我哥。恩人难道你这样不礼貌的行为会伤一个天真女孩的心吗!”说着她哭了,却哭得很假。连在看一旁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小夏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但是她却有模有样的用的我的衣袖,擦拭自己那莫须有的眼泪。

  我忍不住笑道:“对不起,那时候我真不知道你是一位美女,不然我也不会给你的哥打电话。”

  她终于放下了我的袖子,抬头看向我天真说:“为什么,难道美女还会被你抛弃。天哪,你是不是审美有问题啊。怪不得像夏媛这样的美女都没有被你拿下。”

  小夏的脸上一红看向在我的耳边悄悄的说:“老板你说她的脑子是不是有病。”我很自觉的就点了点头。

  “你们在悄悄说什么呢?”她在一旁看着忍不住问道。

  我惊诧的仔细打量了一下她吃惊的说:“我和她没有说什么什么。小夏问我你是张得很美,点了点头,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天生的美人胚子。要是在那一天,我看见了你这样绝艳的容貌。我一定不会给你哥打电话。一定要在那时候你昏睡事,先将你嘿嘿!在。。。”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她打断了。脸上一红说道:“没想到你这样坏。”小夏坐在一旁给我倒水。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是在我的心中明白。自己眼前这这位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在她的心中是无忧的单纯。

  她玩了很久我都没有询问过他他的名字。虽然,我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跟多的我不是狼大叔,她一直都坐在我的旁边玩电脑,一直到我和小夏将工作做完。天已经快黑了。我将它们送到门外的时候。

  她走到我的身边问道:“为什么?你一直都不问我的姓名?”

  我说:“你看小夏姐姐在这里,如果我问你这美丽仙子名字的话,小夏姐姐会吃醋的。”小夏听完我们的对话。忍不住骂出来:“疯子两个疯子。”

  这时候她才在我的耳边轻声的说:“我叫黎美娴,记住了。小夏姐姐不会听见的。”我和小夏相对一笑。在我们的心中,小孩真好。总是那样天真可爱。

  我坐书架旁,突然,有种想打开相册的心情。也许是,今天我遇见黎美娴她的那种纯真,让我不得不去留恋,曾经的花样岁月。我看着一张张的相片划过我的眼帘。是回忆的记忆让我不得不沉浸在以前的过往。

  就在我看见闫絮的相片,我的心中却是微微的心痛,这张相片我永远即得还是我用十块钱从小思那里买来的。相片上的闫絮是那样的单纯文静就像是出尘的仙子。不过我我却对在她当年,在瀑布时,她第一次遇见我是那份任性。记忆深刻。

  这一张闫絮的相片,也是我唯一的一张。她从来没有留给我任何的东西,就连这张相片也是那样的我花钱从别人那里买来的。有的时候,我总感自己真的很失败。特别是在这份感情上我是非常的失败。

  我看着她,看着她的相片独自一个渐渐的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夏走到了我的身边。她静静的坐在我的旁边。看着我看着我手中的相册,知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她才问道:“老板,他是你的女朋友。分手了。”

  我合上相册将她放回,原来的地方说:“本来就开始,何来分手,这只不过是集约一份思绪。你在吗还没有回家。”

  小夏不知道怎么突然说:“本来想回的,可是在我将黎美娴送回去之后,不知道怎么就开车来到了你这里。就像上来看看。我走了。”

  在小夏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拉住她说:“一个人不安全,我送你。”

  在车上我们俩谁也没有说话,她坐在副驾驶上静静的看着窗外,而我跟多的是在回忆曾经有过的一切。我虽然知道,在那份回忆中跟多的是一份痛苦,我却还是忍不住要去想她。

  当车到了小夏的楼下,我下了向小区外面走的时候,小夏叫住我说:“老板,有的时候其实,忘记也是一种幸福。毕竟在你的身边还有一个关心你的人。”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的缓缓的向回家的方向走去,没有打车,也没有奔跑。就这样慢慢的走着。更多的时候是想在脑海中能有一份寂静。虽然,我没有问过小夏,她开我家的那把钥匙是从那里来的。我却在内心中知道她。总是在默默的关心着我。

  十月,秋雨

  人生就是一架纸飞机,抛出了就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如何,我站在公司的阳台上,看着下面急速的车流。有种迷茫的感觉。我甚至都已经忘记了。加入公司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和小夏也变得莫名的暧昧起来。虽然,我和她都没有捅破那薄薄的关系。却让我们已经渐渐的成为公司里的一对情侣。

  “怎么不高兴了,我知道你们才开始就要将你们分离开来。是显得有点不经人情。可是毕竟公司的需要。”不知道什么时候肖扬走到了我的身边。和我一起看着脚下的车流。

  “没有,我是在向如果离开了你。我能行吗?我可从来都没有单独带领过一只团队。”我看向肖扬说。

  “能行的,相信自己,我也相信你。你看看这一年你为公司做的贡献就知道了。现在董事会都非常的赏识你。”

  “赏识,我从来都不需要别人的赏识,我就是我。什么时候走。”转身看向肖扬。

  肖扬微微一笑说:“下周,从今天你就不用上班了。好好陪陪小夏。如果有必要我会向董事会申请将小夏也调到深圳。那样你们也能天天在一起了。你也知道现在我没有这个权利,毕竟现在小夏是人力总监,她的调动和任命都是要经过董事会的。”

  我摇摇头说:“没什么,其实我和小夏也没有什么,现在我就回家去睡个好觉。”

  我回到家里,看见小夏正在帮我整理屋子。我走到她的身边说:“你怎么没有去上班?”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你的调动我看了,毕竟我是人力总监,我的消息要比你灵通得多。后天你就要走了,我帮你将要整理的东西都整理一下。”我可以看得出在小夏的脸上更多的是一份惆怅。也让我有着微微的心动。

  也许男人就是这样。明明知道站在自己面前不是自己所爱的。却还是会她而心动。我忍不住将小夏拉到我的身边说:“谢谢!”

  小夏笑了下将我从她的身边推开一段距离说:“有什么好谢的,再说了要谢,这一年来,你空拍是谢不玩了。我默默的一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小夏忙碌的身影。在我的心中出现了一副非常温馨的画面。久久都不能让我抹去。

  这时,小夏转身看向我微微的笑说:“看什么?我从来没有见你这样看过我。”

  就是因为小夏的这一笑,我忍不住站起来轻声的喊道:“媛!”

  “什么?”她的话,还没有说话,我就已经上前,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她挣扎了几下。可是没能挣开。我就已经吻住了她的双唇。她睁大着眼睛看着我,从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不信和迷茫。在这长长的一吻之后。她将我推开说:“你是真心的吗?你要走了,今晚上和我一起去见见我的父母。”说着小夏理了理自己的头,站在了阳台上。

  我走到她的身边,从她的身后抱着她。闻着她身上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她迷茫的看着远方,看着远在那莫名的地方。转头看向我说:“你们男人多情,更痴情。其实,我明明知道你的心在远方。那个我不知名的女孩身上。可是,我却还是那样迷恋你。有的时候,我决得明明我们是不可能,却还是忍不住向你的身边靠。我觉得我真的很傻。明明知道得不到你的心。却还要这样的飞蛾扑火。”

  我没有说话,没有动就这样将,小夏静静的抱着,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听久久不绝话语。我看着,听着。在我的心中对她却有了一种莫名的亏欠。那天晚上我和她一起到他的家里。看见她的父母,并不是想我想象中的那样年迈,在他的脸上是一种精神。也有着岁月积累的智慧。我跟她父亲走进书房。看着古朴的房间。弥漫着淡淡墨香。我连着墙上的字画。

  他父亲静静的站在,书桌前看着我,看我的眼神更多的疑虑。突然,他开口说话问道:“你懂书法?”

  我从那些字画的沉静中醒来,看向他说道:“不懂,只是感觉。感觉非常林静。就是老家老槐树。让人觉得他们就是心灵的一种寄托。而且,可以倾诉。”

  他父亲笑了,笑得非常的安详说:“其实,写字也是一种发泄的方式。多了,久了就会成为一种习惯,你不同,在你的心中更多的是一种隐藏。总是习惯于将自己最深的感情埋藏在心灵的最深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