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疼时期的爱情

  题记:初恋就像一壶开水,不管曾经多么沸腾,放上一段时间,终究会变成一壶凉白开。

韩国SBS电视台8月水木剧。讲述的是:“因受伤而失忆的跳高选手金牌得主“姜泰俊”(崔珉豪饰),与女扮男装的美少年“具在熙”(崔雪莉饰)的爱情浪漫史。本剧由“全基尚”导演(韩版《花样男子》、《我的女孩》、《豪杰春香》、《魔女幼熙》)担任制作,“李英哲”(《HighKick3短腿的反击》)担任编剧的一部倾力制作。该剧接档韩版《幽灵》,已于2012年8月15日晚北京时间8:55首播。

  1

韩文名:

  2001年,我19岁,我考上了大学,我的情感世界热血沸腾。

中文名:致美丽的你

  九月,入校后照惯例开始军训,天气照惯例持续高温。大操场上,我们01级的新生,分成几十个队列,汗流脊背的练习军姿和正步走。

外文名:For you in full blossom

  这种天气对于一个胖子而言无疑是一种严重的煎熬。

其它译名:韩版偷偷爱着你 、 韩版花样少年少女

澳门新葡亰76500 1

主演:崔雪莉,崔珉豪,金智媛,李玹雨

  其实,我本来不是一个胖子,高三一年,我熬夜冲刺,我妈每晚用两个荷包蛋和一大碗挂面汤迅速送我“出栏”,1米83,190斤的身高,让我成为新生中一个大号目标人物,一眼就被我们的女教官相中,被任命做了班长。

集数:16集

  那天,我和女教官并排坐在队列之前,休整过后,女教官要求大家迅速起身立正。

上映时间:2012-8-15

  由于军训的迷彩装不是量身定制,而我又恰巧跨入了微胖界——

《致美丽的你》人物

  伴着我起身挺立,“咔哧”一声,我的迷彩裤忽然开裆爆裂,我和女教官迅速淹没在一片排山倒海的笑声之中。

主要人物 具在熙( 崔雪莉 饰) 姜奉俊( 崔珉豪 饰) 车恩俊( 李玹雨 饰)
薛韩娜( 金智媛 饰)

  我一时蒙圈,红着脑袋跟女教官汇报:

其他人物 宋钟民( 黄光熙 饰) 张珉宇( 奇太映 饰) 闵玄宰( 姜河那 饰)
夏胜利( 徐俊英 饰)

  “报告教官,我裤子开裆了。”

李素正( 李咏恩 饰) 卞光民( 姜京俊 饰) 姜根宇( 鲜于栽德 饰) 英满( 刘民奎
饰)

  女教官镇定自若,她大胳膊一轮,仙人指路一般说到:“到我宿舍去吧,抽屉里有针线,你自己简单处理一下。”

黄宝熙( 郑恩秀 饰)

  2

演员表

  我迈着细碎的步子走过操场,挪到女教官的宿舍,作贼似的,快速的从抽屉里翻出针线。

姜泰俊——崔珉豪

  我根本不懂缝补衣服,我能做的就是用大针脚对着开裆的迷彩裤做简单的包扎。可是不管我用什么针法缝合,缝好后只要走上两步,立马就重新开裆。

具在熙——崔雪莉

  如是几次,毫无进展。最后,正当我决定要把线穿进去,用双手打一个死扣的时候,隔壁床铺上忽然“噗嗤”一声传出一声清脆的笑声。

车恩杰——李玹雨 足球运动员,与泰俊、在熙构成了三角恋关系

  原来我进门的时候无比心急,都没看清宿舍前排的一张床上还躺着一个跟我一样花绿的“迷彩妞”。

薛韩娜——金智媛 体操运动员,在熙的竞争对手

  “你应该在线的一头先打个结。”迷彩妞笑笑说。

宋钟民——黄光熙 跨栏选手,令在熙困扰的人,车恩俊的好朋友

  我本来稍稍平静的心一下子又“突突突”的狂跳起来,我的脸像刚出炉的烤山芋,又红又烫。

张珉宇——奇太映 校医,帮助着在熙和泰俊

  好在“迷彩妞”很知趣,只是仰面注视着天花板,慢慢悠悠的指点我。我加快了缝合的速度,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也缝进去。缝完后,我迅速的向她道谢:“谢谢了!”

闵玄宰——姜河那 跳高运动员,泰俊的对手

澳门新葡亰76500 2

分集剧情

  她终于抬起头向我笑了笑,“我是01经管的张明俊”那个笑容很甜,在那个湿热的夏天,像一块透明的水晶之恋果冻。

致美丽的你第1集剧情介绍

  我从女教官的宿舍快步冲向我的队列,裤子上的开口缝得很结实。我跑过一排茂密的白杨树,阳光斑驳在墨翠的树叶间,我觉得那样子美极了,简直是绿织锦上闪烁的明珠。

看着电视里播放着姜俊泰比赛的画面,姜俊泰完美的拿下了冠军,在熙忧郁的看着电视,心里好像在思索着,然后不顾金发美女的劝告剪掉了长发,坐飞机抵达韩国,在机场看到姜俊泰的海报。

  3

在熙拉着箱子走向学校的路上,车上的俊泰拿着平板在看新闻。经纪人姐姐在忙着推掉综艺通告。很多女饭们蹲在学校门口守候。学校门卫很有气势的哄着粉丝们,而在熙就被挤到了女粉当中,正好挤到了泰俊车窗那里,泰俊不耐烦的落下了窗帘。门卫把粉丝都撵开一些,在熙就往学校门口走,被门卫拦住,在熙以为门卫怀疑他的性别,结果门卫是怀疑他要溜进学校,在熙拿出证明,里面优秀的成绩让门卫放行。

  “你那天怎么会在教官的宿舍休息?”

在拿着行李上楼梯的在熙,行李箱坏掉,衣物都洒了出来,包括小熊内内,俊泰捡起,在熙一边低头捡衣服一边问教务处怎么走,抬头一看是俊泰,和俊泰打了招呼。

  “天气太热,我就假装中暑晕过去了。”

终于找到了教务处,和班主任打过了招呼,就进了2-1班,班级乌烟瘴气,大家闹成一团,在熙打招呼没有人理会。宋钟民故意欺负在熙让他去狗狗那里拿网球,那个狗狗一见男生就会疯走,一般男生不敢靠近,在熙在捡球时巧遇泰俊。后两人都回了教室,在熙把网球拿回来使大家都很惊讶。

  这是我们认识2年以后的事情,我问她的时候,她正在摆弄自己的新手机,她头也不抬的笑笑,继续说到:“老天安排我在哪里守株待兔呗!”

在熙去食堂吃饭,发现大家都速度飞快大口吃饭,自己还在小口小口的吃,不一会大家都走光了,只剩下在熙一边飞速的吃一边感叹大家吃的好快。

  军训结束后我和罗子杰,吕浩还有刘国伟分到了一间宿舍。刘国伟进了院篮球队,罗子杰和吕浩是文艺青年,每天在宿舍讨论组件乐队的事情。我是一个在学校了没有生存目标的摇摆人,有时候刘国伟拉我,走,我跟打球去!有时候罗子杰和吕浩拉我,走,跟我们搞音乐的混,有前途。

估计是吃急了肚子有点不舒服的在熙去了自己觉得很尴尬又没办法不去的男厕所,在男厕所宋钟民恶作剧把在熙绊倒,结果把正在上厕所的男同学裤子扒掉了,在熙不停道歉,但还是打起来了,后来在熙用皮揣子当击剑不停攻击对方,后来还是因瘦小马上就要被男同学打了之后,第二宿舍长胜利解救了在熙。

  我其实一直特好奇,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遇见那个女孩。有时候,心里有一种疙瘩是解不开的,而且不能抓挠,越抓越大,越挠越痒。

车恩杰送在熙回宿舍,给在熙大概讲了一下宿舍斗争情况,在熙一直问恩杰泰俊情况,恩杰告诉他很多并也提出疑问,怎么老是在意俊泰。恩杰说在熙很瘦,让在熙紧张了一下,但没有被怀疑。

  直到有一天,午饭的时候我听见校广播站的广播,有一个糯甜而熟悉的声音:大家好,我是01级的张明俊。又到了午后的明俊时光了——

薛琳娜拍摄迟到,到达后撒娇哄好摄影师,却在知道泰俊不来拍摄后生气走掉。

  罗子杰用胳膊跨过我的脖子,摸着我的下颌说:“苏秦,快吃吧,你下巴张了半天不累啊?”

车恩杰送在熙到达寝室,303门口标着住的是泰俊,但是在熙没看到,恩杰大概说了一下宿舍就走了,没有告诉和她同住的就是泰俊。

  我说:“你听,她就是那果冻!”

在熙回教室发现大家都在往出走,才发现这节课是游泳课,在更衣室在熙一直在自己柜子前站着,钟民又坏在熙想扒她的衣服,恩杰保护了她,恩杰柜子打不开,打开发现三个女私生饭藏在他的柜子里,私生饭拍照逃跑,大家的注意就没在在熙的身上了。

  吕浩凑过来说:“哥哥,恭喜你,你摊上大主了,那是经管的院花!”

后大家上游泳课在熙在一旁坐着,恩杰问候在熙,在熙告诉恩杰自己消毒水过敏就不上游泳课了。

  4

校医和泰俊聊天,讨论一下泰俊的恢复健康状况,说泰俊恢复的非常好。

  三个月后,刘国伟代表学院拿了新生杯篮球赛的冠军,罗子杰和吕浩进了琴行做学徒,他们给未来的乐队起名“骡子和驴”。我还是一无事成,除了每天做着在学校里各个角落偶遇院花的白日梦。

回到寝室在熙收拾一下后开始洗澡,门没有关好,期间泰俊回来,发现寝室有别人搬进来的迹象,进了洗手间,慌忙的在熙拿浴巾及时把自己包好了没有让泰俊发现。出来后在熙听到泰俊好像要在学校跳高,激动的问候泰俊,结果泰俊让在熙搬走,把在熙的行李都丢了出来,可怜的在熙在门口呼喊。无奈的在熙跑到狗狗生菜那里蹲着,让路过的胜利发现,胜利把在熙领了回去,泰俊无奈,第二天早上在熙写了很多便利贴,泰俊看到了从厌烦到有点笑容了。

  秋天到来的时候,校报记者团搞了一个“爱在无边落木萧萧下”的征文比赛,比赛的奖金并不优厚,但是获奖作品将会在学校广播里朗读。我想,就算我这辈子不能认识她,听她朗诵我的文章,应该也是无比美丽的一件事情。

在足球场上,大家一起踢球,踢球中钟民还老是抢在熙的球。后来,在熙和泰俊约定,如果在熙进球就可以让在熙和泰俊住在一个寝室,恩杰想帮助在熙,由于是专业球员,教练只让他守门,结果看到在熙和俊泰在约定,想帮助在熙的恩杰也不顾教练不同意就加入了比赛,一路带球最后把射门机会给在熙,结果被钟民破坏,在熙晕倒。泰俊紧张,抱起在熙送校医室。

  我没有盲目的自信,多年来写作一直是我的强项,自打上了大学以后,刘国伟那些写给高中小师妹情书都是我代笔的。既然小师妹对他文武双全的“伟哥”无比倾倒,我也有信心,我一定能得奖,即便是得一个小小的奖。

校医室内,校医说在熙没事,恩杰和泰俊都走了。

  征文比赛的稿子我前前后后改了七遍,交稿的前一天晚上,熄灯后我点上蜡烛誊写了两次,刘国伟说,你要是拿出这劲头给我师妹写一封,我师妹肯定驾着五彩祥云就来找我了。

泰俊进行了跳高拍摄,结果跳高失败,大家都惊讶,

  比赛的结果是我获得了二等奖,并列获奖的那个人居然是张明俊。我们在文学的门槛上率先比肩了。奖金是校报记者团的团长亲自送到我的寝室的,他说:

校医室内,校医发现在熙是女生,问在熙:男校内为什么会有女生。

  “苏同学,我看你的文笔不错,想不想加入校学生会,进校报做一名记者?”

致美丽的你第2集剧情

  要知道,校报记者团的办公室紧挨着校广播站,于是我迫不及待回答:

校医室内,校医问在熙:男校为什么会有她这个女生。在熙慌忙下床辩解自己不是女生,逃跑出了校医室。

  “太可以了!”

体育馆内,跳高失败的泰俊一个人坐在跳高垫子上,经纪人姐姐来安慰,但是泰俊表现出了对跳高已经不在乎不是很重要的态度。

  团长话锋一转说:“你成了校报记者,就是自己人了,这次奖金其实没怎么到位,只能先给你一半了,你明天能到校报记者团报到吗?”

恩杰和从校医室出来的在熙边走边聊天,在熙才从恩杰口中知道泰俊跳高失败,担心泰俊的在熙急忙跑回寝室,但是寝室泰俊不在。

  我于是又迫不及待的说:“太可以了!”

出了体育馆的泰俊在回寝室的路上遇到了特意来看他的爸爸,泰俊爸爸见面就打了泰俊一巴掌,但还是劝告泰俊不要任性,不要因为反抗爸爸而放弃跳高,泰俊冷漠离开。

  5

寝室内,在熙在洗脸,听到门开的声音就看看是不是泰俊,并问候泰俊怎么样了,泰俊看洗脸没来得及擦干的在熙就丢给在熙毛巾让她擦干,交谈过程中泰俊表现出可以和在熙“暂时”住在一起,声音要小于40分贝,明白泰俊是这屋的主人,无奈的在熙只好答应了。

  贴了150块钱加上这次征文比赛的奖金,我请罗子杰、吕浩和刘国伟到肯德基大搓了一顿。

泰俊回想起自己拿着得到的金牌却是和爸爸全看去世的母亲碑前,内心难过的睡着。洗澡出来的在熙看着躺着的泰俊近距离观看,谁知泰俊在睡梦中握住了以为是妈妈的在熙的手,在熙见如此,就像妈妈一样拍着泰俊入睡,一直到天亮。

  吕浩边啃鸡腿说:“听说这个院花样样都很优秀,围追堵截的男生很多啊,你得抓紧啊!”

起来后,泰俊发现自己拉的是在熙的手,本想小心翼翼的挪开,结果在熙醒了,泰俊一把撇开在熙的手,就走开了,在熙则埋怨自己怎么就睡着了。不停地道歉。

  我说:“我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还有点好奇。”

洗手间里,在熙正在洗脸,还在想是不是自己睡着弄得泰俊生气了,结果恩杰进来就要上厕所,在熙要赶恩杰出去,恩杰说憋不住了自己寝室厕所被占,就不管在熙直接当面上厕所,在熙无语,让恩杰上完赶紧走。结果刚送走恩杰,胜利学长也来借厕所上大号,因为自己寝室的智能坐便器坏了,还是当着在熙的面直接上厕所。在熙无奈大喊一定要把厕所门修好。

  罗子杰吐出嘴里啃了一半的鸡翅说:“那个,好奇害死猫啊!”

澳门新葡亰76500,记者找经纪人姐姐问泰俊的情况想做报道,结果被经纪人姐姐用理由婉拒了。记者知趣离开。

  刘国伟插话说:“我代表院篮球队力挺你哦!那个,能再来份大杯可乐吗?”

在校园的在熙只要是碰到校医就躲避,因为校医已经知道他是女生了。

  其实我到了校报记者团以后和张明俊的接触并不多。她是中午的节目,一般上午下课后急匆匆赶到播音室,播完节目后,休息一小会儿又急匆匆的赶去上下午课。有时候,我到了她没来,有时候,她做节目,而我又被外派采访。

宿舍大赛又开始了,胜利的宿舍将使用中央餐厅,环境好,而失败的宿舍只能使用周边不好的小摊位吃饭,每个宿舍都为了大赛暗自较劲暗自训练。

澳门新葡亰76500 3

记者又到学校直接找泰俊询问泰俊是否还能继续调高,泰俊也是冷峻态度后离开了记者。

  我们虽然已经认识,大部分的时候,我们只是那种见面说声嗨,分开说声拜的普通学友。

练体操的薛琳娜想给泰俊一个惊喜,就委托学长帮自己混进了泰俊的宿舍,结果进来宿舍的在熙,在熙并不认识琳娜,琳娜说自己是泰俊的女朋友,结果泰俊回来后就是想把琳娜拖走。在熙偷笑。

  6

操场上第二宿舍人训练跑步,结果在熙又被钟民欺负故意绊倒了在熙,受伤的在熙自己去校医室,校医室没人,在熙自己找药,结果校医和泰俊回来了,校医说泰俊很可能是得了yips候症群,且校医发现了躲在帘后面的在熙,泰俊走后校医让在熙出来,并问在熙为什么在男校,还要打电话到教务处举报在熙,在熙诚恳的回答是为了看泰俊能再次调高,校医放下了举报在熙的电话。

  绝佳的一次机会来了。我和张明俊被派去外校采访一个大学生辩论赛的最佳辩手,回到我们校区时已经过了食堂晚饭的时间。我便主动的邀请她去吃饭。

足球场上,恩杰边踢球还边打电话,教练不满,结果在接电话的情况下还是射门进球,教练无语从不满表情到说nice,可爱的恩杰调皮的像教练微笑。

  张明俊果然是校园里的名人,我们在学校附近的姊妹饭店吃饭的时候,邻桌老有人主动跟她问好,饭吃到一半,有个肥的彪悍的男生,居然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坐到了我们桌。

回到宿舍的在熙看到泰俊躺在床上,就去安慰泰俊,结果泰俊不领情,用语言攻击了在熙,小受伤的在熙出来散心,碰到了刚训练完的恩杰,恩杰发现在熙不开心,就到足球场和在熙踢足球哄在熙开心,并照相传到个人主页上,结果恩杰发现不对,看看旁边的在熙,在熙冲他一笑,恩杰发现自己心脏呯呯跳。一旁的在熙并没有感觉异样。

  男生像握着一把菜刀一样握着玫瑰花,他说,“交个朋友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校医室内,闵玄宰在校医室没人的情况下,偷拍了泰俊的病例,结果网路上就出现关于泰俊受伤问题的报道。

  张明俊开始很淡定,让男生坐下来慢慢聊。我觉得我的脑袋热的发烫,烫得跟一高瓦数的大灯泡似得。

很多人都看新闻,给泰俊打电话,泰俊想起收拾衣物不小心看到在熙衣物筐掉在地上的记者名片,就怒斥在熙,认为是在熙把资料卖给记者,所以才对泰俊这么好,在熙很无辜的向泰俊解释,结果泰俊不相信。

  我用眼神询问张明俊,要不要把眼前这个不友好的“菜刀男”哄出去。

运动会大赛开始了,宿舍比赛激烈紧张,到了马拉松比赛,钟民说他受伤了,可是钟民是马拉松主力,如果马拉松输了就得靠泰俊跳高,结果泰俊还找不到人,闵玄宰也说自己脚疼不想跳,在熙思前想后决定自己参加马拉松,在第三宿舍层层使坏过程中,在熙仍在脚受伤的情况下跑赢了比赛,为第二宿舍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菜刀男软磨硬泡就是不肯离去,我看张明俊也越来越紧张,便坐到菜刀男的面前说到:“同学,外面说两句怎么样?”

在熙比赛后体力透支脚受伤但仍是找到泰俊,告诉泰俊自己跑赢比赛都是因为相信着泰俊比赛得奖时说的感言才坚持下去的,并解释新闻不是她爆给记者的,请泰俊相信他。追着在熙身后的恩杰看到了泰俊和在熙两人,有点心里怪怪的。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无视菜刀男,头摇得很嚣张,爷们劲头十足。

最后第二宿舍赢得胜利,开了祝贺party,请了exo-k为大家表演。大家都把在熙包围起来祝贺,恩杰和在熙说话,在熙又是阳光一笑,恩杰心又扑通扑通,恩杰借故离开,碰到了精心打扮来找泰俊的琳娜,结果恩杰对他大呼小叫,恩杰发现自己对女生大喊却对男生动心,自己很是苦恼,在女生群里跳舞女生也都不理他,恩杰大抓自己头发苦恼自己是怎么了。

  菜刀男根本就不接我的话。

泰俊随手喝了一杯含有酒精的饮料,结果泰俊只要一喝含有酒精的饮料就会亲第一个和他见面的人,没错,他第一眼见到了在熙,并不负众望的亲吻了在熙。

  我撞着胆子站起来,走到菜刀男的面前,拎住他的衣领子说:“外面说两句,有种出来吗?”说完,顺手把玫瑰也抄了出来。

  菜刀男随我走出姊妹饭店,张明俊也起身要追出来,我示意她坐下,我一个人来摆平。

  5钟后,我信步踱回酒桌,气定神闲的坐在张明俊对面。

  张明俊问我:“怎么样?”

  我说:“走啦,没事啊!”

  张明俊追问我:“你怎么说的?”

  我说:“我们俩都没带钱,你有吗?他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张明俊哈哈大笑起来:“苏秦,你肯定是骗人。”

  我说:“我没骗你,张明俊。”

  张明俊说:“嗯,你叫我明俊吧——算啦!还是叫我俊俊吧!我爸妈我姐都叫我俊俊的!”

  吃饭的气氛后来一直很好,我开始“俊俊、俊俊”的叫她,感觉那晚夜色美好的一塌糊涂,直到俊俊说:“其实,我特别不喜欢胖子!”

  7

  那天晚上,我当然没有跟菜刀男说我们都没带钱。我跟他说的是,张明俊是我女朋友!

  我说:“你他妈的躲她远一点。要是不服,熄灯以后来5号楼301找我单挑。”

  这件事情,最后由刘国伟找院篮球队的朋友帮忙摆平,菜刀男和我各带了一票人在学校宿舍楼底下“站队”,只是我的队友身高都在1.80米以上,而菜刀男找来队伍,嫣然是来参加拔河比赛的胖墩连。

  我因此也认识了很多院篮球队的朋友。我下定论决心,我要打篮球,我要减肥,我要成为俊俊心中一个“瘦子”。

  我减肥练球的计划比较魔鬼。第一是省掉了晚餐,第二是5000米慢跑,第三是每天坚持投1000个篮以及100次折返跑三步上篮。

  我用晚饭省下的钱买两大杯可口可乐,拉着刘国伟陪我练球。本来我在高中时期有过一些篮球基础,又加上我“惨绝人寰”魔鬼训练,我的球技进步神速。

  3个月后,刘国伟投篮水平已经赶不上我,又过了2个月,我跟刘国伟玩“斗牛”(一对一三步上篮攻防),他已经完全不是我的对手。

  刘国伟终于把我引荐进了院篮球队。我后来成了球队的神射手。

  8

  这个时期,我生活的关键词是篮球。当然还有胃疼,由于长期不吃晚饭加上剧烈运动,我的胃每晚睡前都争鸣不已。

  吕浩说:“你丫这胃忒凄惨了,求你啦,吃点吧,哥们!”

  罗子杰说:“你这胃晚上呼噜的比刘国伟的呼噜声都大!”

  刘国伟说:“他那哪是胃打呼噜啊,那是胃在叫,胃在叫春啊!”

  我的体重从原来的190斤直降到145斤,我已经瘦成了一个风筝架子,春天风大的时候,我都有一种逆风飞扬的快感。我们班的女生也大为吃惊,我们团支书甚至还问过我吃的什么特效减肥药。

  吕浩插过一句说:“介孩子,让爱情滋润的就剩一把贱骨头了!”

  我和俊俊交往日益密切起来,由于在校报做记者,有很多机会供稿给广播站,我开始尝试着写一些现代诗。有一天,灵感乍现,我写了一组叫做“我爱”的现代诗,每一篇诗都以“我爱”开头,内容里藏着明和俊的字眼。

  这些“居心叵测”小破诗,伴着俊俊的甜美的声音,在校园里,像明澈而温润的春光,像吹面不含的杨柳风,像叽叽喳喳的灰喜鹊一样,将我暗藏的心事,播撒在希望的田野上。

  不知道俊俊是毫无察觉,还是故意装懵,有一次她说,苏秦,你这个系列怎么还没完没了,念得我牙都倒了,你还酸个没底,你能来点直接点的行不?

  9

  我常常和俊俊一起吃午饭,她是那种优雅的南方女子,猫食动物:几口饭,几筷子青菜就能吃饱,我眼里虽然饿出了火星子,可是,风卷残云般的扒几口饭菜,就看见俊俊在对面玩手机了,于是我用大手一抹嘴说:“走吧,我也吃饱了!”

  青春期的时光充满了“馋意”,一个人的爱恋是胃上的隐隐作痛。

  03年的学校篮球赛,电气学院和经管学院挣总冠军。决赛前,我作为电气学院院队的队长接受校广播站张明俊同学的采访。

  采访结束时,俊俊问我:“你们有几成胜算?”

  我说:“是必胜!”

  俊俊说:“你还是低调点吧,不然稿子不好播,万一输了,也不好收场的。”

  我说:“还是必胜!”

  俊俊说:“谦虚点,又不会死人的。”

  我说:“那你播的时候说六成吧!”

  俊俊说:“这还差不多!输了你要请我吃大餐。”

  我说:“赢了你做我女朋友行吗?”

  俊俊很害羞的笑起来,她说:“我这里开着录音笔呢!不带你这样以公肥私的!”

  我说:“没事,这骨碌可以掐了不播,我们电气是必胜的。”

  比赛打得很焦灼,比分交替上升,上半场时候,我心态还很放松,每打进一球,必要向场下找俊俊对视一眼,然后坏笑一下,双手比成一个“V字”。

  因为是决赛,双方队员身体对抗非常的激烈,到了下半场时,我明显感觉体力不支,我咬牙坚持,比分依然是交替上升。我们教练忍不住在场下骂:“苏秦,跟我往里冲,你他妈的老是比二干什么?”

  到了第四节,我三步上篮的时候被对方挤了一下,落地时没站稳,一下扭到了脚腕,我坐在地板上疼的嗷嗷直叫,吕浩跟罗子杰,把我抬了下去。刘国伟替补我上场。

  我悔恨至极,眼看比赛结束却不能在赛场上搏杀,我不敢抬头,不敢去看俊俊。我就低着头,瞪着我肿的跟茄子似的右脚踝。

  最后30秒,对方四次犯规停表,比分40平,我把袜子拉起来,盖上茄子脚踝,咬着嘴唇跟教练要求返场,教练问“你行吗?”

  我说:“撑一下没事的,我比他们都准。”

  接下来的剧情十分狗血,我替换刘国伟上场,站都站不稳,对方球员上来防手,我一抬步,就疼痛难耐再次跌在地板上打滚,对方球员上来揪着我的衣领子怒吼:“我操!他装的!我根本就没碰他!”裁判判罚违体犯规,怒吼男被清场,我获得罚球机会。

  球场上静的鸦雀无声,连拉拉队员的喘气声都听得见——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我在一片欢呼喝彩和稀稀落落的口哨及骂娘声中,站上了罚球线。

  这时候,俊俊居然站在电气学院的拉拉队里注视着我,我的心嘭嘭嘭的狂跳起来,球场上变得鸦雀无声,甚至连拉拉队员的喘气声都听得见。

  我比划着“二字”,被一批狂热的球迷簇拥着,高举起来,电气学院赢了,虽然剧情足够狗血,我的热情又被打了鸡血,艰难的胜利,让我兴奋的鸡犬不宁。最重要的是,人群散去之后,俊俊留了下来,自此成了我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10

  俊俊挎着我的臂弯在宁大的校园里招摇过市,我成了“名人“的男朋友,遇到有人跟俊俊点头问好,我也眼神示意,甚至有点飘飘然的感觉。有一次,偶遇菜刀男,俊俊甩了甩飘逸的长发,将头紧紧的扎进我的怀里。让我一时间幸福的水深火热。

  当然我和俊俊也有分歧。比如她总是觉得我身上有点农民的土气,特别是一口“山懂料称”的大葱味普通话,让她很难接受。我闻过思改,立马就报了普通话学习班。又比如,她嫌我不懂音乐,我就主动要求加入吕浩和罗子杰的演唱组合。

  刘国伟说:“我怎么感觉你始终追不上人家的进度呢?”

  大三上学期的时候,“骡子和驴”演唱组合已经小有名气,罗子杰弹主音吉他,吕浩是键盘手兼说唱。得知我要入伙,骡子和驴都喜出望外。只有刘国伟泼了冷水。他说,苏秦来了,你们乐队得改名吧,叫什么好呢?

  他说:“叫骡子和驴和禽兽?”

  罗子杰说:“还是叫畜牲组合吧?”

  吕浩说:“畜生太霸气侧漏了,还是牲口低调一些,叫牲口组合怎么样?”

  我说:“就用cattle这个名字吧,翻译成汉语是牲口的意思,美式俚语里代表小妞!”

  骡子和驴异口同声的说:“小妞好,小妞好!”

  11

  加入Cattle合唱团之后,我起初的目标是做一名贝斯手,练个3个月,琴行的老师说,你的手指头太粗笨,天分不足,玩不了这细巧的玩意儿。我看你的节奏感还行,改练架子鼓可能还有希望。

  可是琴行里架子鼓是不能外租的(因为生手经常敲破鼓),买不起军鼓,我只能成了Cattle合唱团的一个端茶倒水的闲人。

  22周岁生日那天我收到了俊俊给我的生日礼物。她那天让我帮她去新华书店买一套英语六级的复习资料。

  我回来以后,罗子杰说让我到机械学院绘图室的排练房里来一趟,我以为是送茶水,拎着两个暖瓶蔫茄子似的就去了,谁知道在哪里我看到了刚刚架装好的整套军鼓——俊俊送我的22周岁生日礼物。

  吕浩眼珠子瞪得跟牛蛋子似的跟我学舌:“你那妮子,太血腥了!三千块钱划卡,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后来我知道,那天俊俊故意把我支开,拉着罗子杰和吕浩去给我买了架子鼓,3000块钱,那是她那年全优的奖学金。

  Cattle合唱团的排练的第一首歌是唐朝乐队的《天堂》,俊俊说我在和声“不在理会尘世忧伤,抛开一切走进天堂”那句时,样子嚣张极了,完全是拎着菜刀男出门PK的小痞子样,可是她很喜欢。

  我用Cattle合唱团走穴的第一笔银子给俊俊买了一条爱马仕的丝巾,那款丝巾的名字叫做“定音鼓手”,灵感来自雨果的诗《鼓手的未婚妻》。

  俊俊戴上丝巾开心极了,尽管她阅物无数,一打眼就知道那条是B货。她为了掩饰兴奋,故意低头摆弄手机,我问她:“大一军训那会,你那天怎么会在教官的宿舍休息?”

  她懒懒的回答:“老天安排我在哪里守株待兔呗!”

  12

  因为排练安排的很频繁,我的功课逐渐落了下来,有时候为了去外地赶一个场子,不得不全天翘课。

  俊俊开始挺支持我搞乐队,在我准备英语四级考试的时候,还帮我做了复习提纲,把一本模拟题上有深度、有难度的题目全部标记,方便我快速学习提高。可是,我为了参加冰力先锋的乐队选拔赛,最终错过了四级考试,这件事让她大为不悦。

  大四上学期的时候,我跟俊俊第一次去她的象山老家。之前我只听说她家境不错,根本不知道他父亲居然是一个房产公司的副总。不仅钱多多,而且房子也特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