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许诺

  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许久。久到只剩下一块荒凉的石碑,和一个黑衣守墓人。有人问他,葬的是谁?他说,是他的妻子。

如果说燕洵是剧中最为悲情的角色,那么元淳则是剧中最为命苦的角色。元淳的苦命丝毫不亚于燕洵的悲剧。虽然都生在王侯将相之家,但却苦不堪言。没想到,阴差阳错,造物弄人。现实如此残酷,世道又如此凉薄,命运会是如此的下场。

  五岁那年,墨离忧在茫茫人海中望了一眼,就看到了墨天霖。他迈过世间的喧嚣,走到她的面前。

当初,在发誓要嫁给燕洵之时,她的父皇母妃是极力反对的。可是,在她大婚之日,她又哭哭啼啼地提出悔婚。也许,在燕洵起兵谋反之前,她还是懵懂无知的,压根儿都不知道父皇母妃用心良苦。他们怎么希望看到自己的掌上明珠就这样落入敌手。这一刻,让燕洵娶元淳为妻,然后返回燕北继续称王。想必,这其中的道理,并非这么简单。而大魏皇帝也绝非仁慈妇人,他一定要借此良机斩草除根。

  “我叫天霖,你叫离忧吗?放心,以后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可是,这些不由分说的道理,元淳居然被蒙在鼓里。在她善良的心海,燕洵永远是那个可爱俊俏、幽默风趣的美男子。他在元淳心中的地位,永远是至高无上。为了能与他长相厮守,她一度寻死觅活。为了这场名存实亡的姻缘,她却傻傻地爱着,痴痴地盼着,为一场无望的爱情做垂死挣扎。她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她这么执念偏执,却是害了她的父王母妃,甚至,因为她的刁蛮任性,也陷大魏江山于水火。所有这一切,难道她都不懂吗?

  后来,他们携手度过了年少岁月,悲欢喜乐。离忧八岁那年,天霖将枚一文钱铜币放入她的掌心。“离忧,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与你一起生死相守的。”

毕竟,感情再深,大局面前,非同儿戏。岂可因为儿女私情而轻慢无礼?元淳一心想博得燕洵世子的真爱,可是即使天崩地塌山河永寂,最终她也没有得到分毫。她是一个多么可怜又可悲的角色啊!有时,我们会心生疑问:这燕洵也真是铁石心肠,他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自从九幽台事件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变得不可理喻。为此,就连同命相连的楚乔也兀自离开。有些事情,他真的做得太绝,以至于寒了人心。而这一切,直到元淳吃尽苦头任人践踏过后,她才大彻大悟:她日日夜夜念叨的燕洵哥哥早已死了!她的世界,已经生无可恋。没有谁值得她掏心掏肺。

  可笑岁月蹉跎,当时年少,何曾真正懂过生死相守这四个字。一句承诺,在血缘面前单薄无力,最终也只好随着风一起散了。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从一而终的女子,竟然活得那么凄凉苦楚。她在现实面前做出种种出格举动的时候,却是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她分明知道,这一世是再也得不到燕洵的爱了。既然如此,不能得到的,就亲手毁灭掉。在某种程度上看,她草率地以为,都怪楚乔。只要杀了楚乔,她就能得到所奢望的东西。在蓝城的那一战,她着实奋不顾身。可是,她依然太幼稚、太浮躁,居然看不清事态的真相。她真是鼠目寸光啊!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可是,她的世界,何曾没有过温暖?有唯命是从的魏舒烨,有关怀备至的元嵩,可是她又何曾有过一丝察觉呢?当她哥哥元嵩问道:放下了吗?对父皇的怨,对母妃的悔,对燕洵的恨。可是,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放不放得下又能怎样?反正现在我已经失去一切。可见,她是多么执念啊!为一个不值得爱的人,忧生伤世浪荡一生,这又是何苦呢?她不知道,眼前这个深情款款的哥哥,可是这个世间唯一对她最好的人了。她怎么可以自暴自弃呢?为那锥心蚀骨的爱,悲不自胜地过一生,值得吗?

  她自始至终都知道,她是南国的离忧公主,只是没想到,他会是自己唯一的哥哥。

然而,淳儿公主就是这样一个色彩分明的角色,她的人生,一步一步走到尽头,从来都没有可歌可泣的地方。她的人生悲剧和苦难历程,掀天动地绝非偶然。传言中常说的“成事在天,谋事在人”,莫非就是她苦楚命运的真实写照吗?如果说魏舒烨一路追随她是傻得可爱,那么她寻死觅活痴情于燕洵,何曾又不是蠢得可怜呢?

  “哥哥,真是没有想到。”她素爱绛紫,他也随着她。不知这绛紫是否曾融过血,不然怎成了这般绝丽的色彩?

  不顾反对,她重回了寒山。无数个日日夜夜,她都会从梦中惊醒。似乎有一个人,在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他们是兄妹,有着血缘的兄妹。铜币斑驳,她将其放在心口。想着,是不是这样就可以连她的心也一起随岁月沉淀,然后埋葬在一片雪地之中,再也不去拾起……

  她躲不过的。重回永乐,得到的却是他即将娶妻的消息。这样很好呀!一句错误的,不该出现的承诺总经不起时间的打磨,显得荒唐而可笑。他们,总算都可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那枚一文钱握得很紧很紧,最后在掌心留下了般般血痕。

  他紧捏着她的双肩,“离忧,你种的紫竹还没有去看过呢,它们长得很好。还有你要的莲花,我帮你种了。这时候应该快开了吧。还有海棠,还有……”一切都还有机会的,都还可以回去的,不是说好生死相守的吗?

  “十年匆匆,难为哥哥了。可惜这些,如今我都不爱了,都快忘了呢!”她看着他,笑得肆意。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呢,怎么可以做到这般违心?可是,她还能怎么办?

  这世间的诺言,就像烟花一样,绚烂夺目,可在这之后,空寂的夜空又与谁共赏?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就像他要娶妻,而她会笑着,告诉他说,“祝哥哥与嫂嫂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因为,她是他的妹妹!

  大婚前日,落花倾血,细雨沁心。他追上她,为她打伞。“离忧,你不高兴吗?那我不成亲了!我们回寒山好吗?若你不喜欢,我们也可以去别的地方,离忧!”

  我娶你,然后我们一起天地潇洒。

  她浅笑回身。“哥哥在说什么呢!你与苏小姐明日就要大婚,也可了却父皇一桩心事呢。”

  他忽地松开纸伞,只是抱着她,紧紧地抱着,让她喘不过气。他想用尽一生的心力去爱,去守护。“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们的生死相守呢?离忧,你答应过的!”

  “哥哥还要与苏小姐白头偕老。我们,会永远是兄妹。”

  要始终记住,他们只能做兄妹。这是这辈子已经定好的。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