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说】胭脂女子

  康元县的夜晚要比京城的夜晚要安静得多,我将九娘下午带回来的花全部移到了后院。那片黑土最适宜这些娇嫩的花朵汲取营养,健康生长。

【1】
  世上最香的地方,莫过于青楼。普天之最,唯独京城胭脂阁,粉色迷人。
  从唐朝武则天时期,来了一个神秘的女子。女子便在京城买了一片土地,让盖房子的人按照她的思路模型盖房子。三年后,神秘女子回到那片土地上。图纸上的房子如今建造在她的面前,她却没有一丝笑容。她为这府邸起了个名字:胭脂阁。
  胭脂阁开业,三天红遍大江南北。虽然只是一座青楼,但与众不同的是,不是什么样的男人都能进得胭脂阁寻欢作乐;不是什么样的女子都能成为胭脂阁的姑娘。
  胭脂阁的压轴人物莫过于花魁和老鸨。
  当家花魁除了才艺高超以外,还要将胭脂阁的美色独霸一绝。所以,每3个月胭脂阁都会举办一场盛大的花魁选秀,能者居之。至于胜任胭脂阁老鸨之位,必有与别的女子不同之处,这一般都是上任老鸨在下台之前内定人选。
  胭脂阁的女子都是自愿成为青楼女子,所以胭脂阁是一个未解的迷。战争不断地起伏,朝代不断地更换。但胭脂阁依然生意兴隆,香客满天下。到了清朝年间,康熙微服出巡到胭脂阁一游后。便为胭脂阁提上:胭脂美味,慎有毒。胭脂女子,为天下女子福。意思是说,胭脂阁的女子很娇媚受人欢喜,要小心有没有命去享用。胭脂阁的女子,为天下女子造福。
  
  【2】
  一朵芙蓉盛四海,天下香客争宠之。
  胭脂阁花魁水芙蓉,5岁便在胭脂阁学习琴棋书画,12岁便是胭脂阁头牌花娘。她的容颜便在她未成年的时候,面纱遮蔽,很少人见过,多姿多巧的才艺已经陶醉所有的香客。
  今年的胭脂阁又是红透天。除了让人垂涎的花魁以外,还有新上任胭脂阁的老鸨风灵儿,花名风四娘。她是去年偶遇胭脂阁老鸨彩衣,成为胭脂阁一名小小的花娘。风四娘独裁的智慧让彩衣欣赏,短短两个月时间将老鸨之位传授给风四娘。一个经营数百年的胭脂阁交给一个刚来不久的黄毛丫头,引起胭脂阁姑娘们不服。风四娘温柔的时候能让人飘飘云端,凶的时候能让人胆怯如鼠。她的智慧和能力让胭脂阁层层向上,金碧辉煌。
  从此,胭脂阁内无一人反对风四娘。风四娘一句话,顶过胭脂阁一片天。
  “四娘,你在为明晚选花魁的事发愁吗?”水芙蓉端上一杯浓茶给风四娘手里。每三个月选拔花魁的时候,风四娘就会一个人发呆,然后头痛皱眉。
  “没事。姑娘们都准备好了吗?”风四娘看着没有带面纱的水芙蓉。
  水芙蓉一连四届连任胭脂阁的花魁之位,胭脂阁所有花娘无一个不服。明知胭脂阁花魁非水芙蓉莫属,但是胭脂阁历年的规矩不能变。还是按照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每隔三个月比试,这样能给花娘们一个展示自己特色的机会。
  “恩。四娘,我……”水芙蓉一脸心事的样子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怎么了?”风四娘按了按太阳穴,她不能停歇下来。看到下人们忙碌红罗绸缎的舞台,她一点忙都帮不上,一安静下来就会想很多事情,头就会痛。
  “今年的花魁夺冠我不想参加了。”水芙蓉说道。
  “胭脂阁的花娘没有不想当花魁的,除非心有所属。”
  风四娘一语说中水芙蓉的心思,让水芙蓉心不安。这就是风四娘明智之处,一眼就能看中别人的心思。胭脂阁的花娘是禁止赎身的,就算黄金万两也改变不了胭脂阁铁一般坚固的规矩。
  历年来,胭脂阁姑娘为了情爱要死要活的不计其数。就算铁一般规矩在爱情没有出现前就牢牢驻扎,姑娘们还是不可自拔地沦陷爱情之墓。风四娘一脸坦然接着说道:
  “我不想让你成为第二个宝儿。”
  宝儿是胭脂阁数一数二的花娘,她心仪上李牧秀才,情深到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地步。知道胭脂阁不能赎身规矩,便以死殉情。风四娘在做花娘的时候就遇见过这类似的场景,往往老鸨将花娘容貌毁之赶出胭脂阁。没有美丽容貌的女子自然得不到心仪的人关爱,最后还是会自尽。风四娘不赞同这种做法,她认为胭脂阁既然是女子依靠的家,为何要残忍夺去她们的性命。
  风四娘撕下胭脂阁百年遵守的禁止赎身的这条训言。只要胭脂阁的姑娘遇见心仪的人,就要接受胭脂阁三关考验才能将姑娘托付,并且胭脂阁还另给一大笔嫁妆。胭脂阁姑娘们都说这主意好,但是宝儿的情郎没有通过这次考验,并且让宝儿彻底对爱情看穿不在迷恋儿女私情。这三关从此是胭脂阁斩断儿女情思利剑。
  “四娘,求你让我和他在一起吧!”水芙蓉跪在风四娘面前,伤心地哭着。她不知道风四娘出的三关题目,他能不能闯过去。即便闯不过去,她会生不如死。
  “快起来!我们情深如亲姐妹,如此大礼我风四娘怎能接受得起。四娘进了胭脂阁的门起,就是胭脂阁的人。胭脂阁的姐妹都是我们相互依靠的家人,我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姐妹受到伤害。别怪四娘绝情,一时的痛跟一辈子痛相比,我只能选择前者。明晚花魁夺冠,让他也来吧!若他对你有情,我风四娘亲自为你绣上嫁衣送你上花轿。”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明晚又是一场好戏上演了。
  
  【3】
  今晚是胭脂阁选花魁的日子。在前阵子风四娘就派人发送邀请函,被邀请的人才有资格进入胭脂阁观看花魁夺冠演出。
  “黄三爷,这是要带我们去哪?”
  几个服装华丽的男子走在繁华的街市显得格外注目,他们眉宇中带有贵气,举止不凡。
  “去胭脂阁。”被称作黄三爷的中年男子回答道,手中还摇晃设计独特的邀请函。
  “胭脂阁?那是什么地方?”楚烆殇停止前进的脚步。
  “胭脂阁是我们大清国最红的青楼。”
  青楼?楚烆殇是南诏人士,对大清国的生活习俗和文化也略知一二,他知道青楼就是男子寻欢作乐的地方。奇怪的是他此次来大清国是为了商谈减税之事,大清的皇帝居然让他跟着一起微服出巡逛青楼。
  胭脂阁对面是福安酒楼,今晚也是客满兴隆。都是为了酒楼二楼的位置可以观看到胭脂阁的姑娘美貌和才艺。
  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步摇,花容月貌出水芙蓉。
  水芙蓉栩栩如生挥舞着衣袖,如仙女下凡般的舞蹈慢慢展现在眼前。这是风四娘的独门舞艺,胭脂阁这么多姐妹们唯独水芙蓉学的是八九分相似。台下的人痴迷地望着,生怕错过一个小动作。
  仙女下凡啊!
  
“灵儿……”楚烆殇紧盯着舞台上的人儿,生怕一眨眼的功夫她又不见了。那种失去的滋味,他不愿再尝试了。
  
这舞姿是灵儿为他所编导的,如今在青楼之地看到这舞技,楚烆殇又高兴又愤怒,她怎么能呆在这烟花之地!他一步步向舞台靠近,想揭去那面纱见见朝思暮想的她。
   “这位爷舞台上禁止客观上来的。”
  楚烆殇轻轻一闪跳上舞台,拉着被惊吓住的水芙蓉手腕。
   “灵儿,跟我走!”
   “这位爷弄疼奴家手了,奴家花名叫水芙蓉,这位爷认错人了!”
  水芙蓉努力摆脱这个陌生男子力量,这个陌生男子身上焕发出来的愤怒让她恐惧。这声音不是风灵儿的声音,楚烆殇松开手为刚才的鲁莽道歉。
  
“姑娘,刚刚在下失礼了。由于姑娘的舞姿与在下失踪的内人很像,多有冒失请原谅。”
  
“这位爷话严重了,小女子舞姿是风四娘所教,这舞姿是她自己编出来的。”水芙蓉看到眼前的陌生男子脸上失望的表情,拥有如此痴情的男子会是什么样的人?
   “她在哪!”这舞姿出自风灵儿原创,她真的在这烟花之地吗?
   “请跟我来!”
  
水芙蓉朝侧门走去,楚烆殇紧随其后。一个惦记着风四娘用什么方式考验心上人;一个迫不及待想看见寻找两年的她。
  
楚烆殇和风四娘是青梅竹马,在南诏的时候楚烆殇的父皇在楚烆殇成年的时候将风灵儿许配他。在南诏人心目中,风灵儿就是南诏国母。楚烆殇登位后,忙碌于朝纲和应酬忽略他深爱的妻子。后来楚烆殇要迎娶吐番国艾玛公主为妃的事情传到风灵儿耳中,楚烆殇很奇怪风灵儿没有质问他为什么娶别的女人。就在楚烆殇大喜之日,风灵儿失踪了。楚烆殇开始从愤怒到伤痛最后思念她,他后悔背叛了当初的诺言。
  “王,若你哪天背叛了我,我便离开你。”
  少女依偎在俊朗少年的怀里,在南诏国所有百姓祝福下,他们成为最幸福的情人。少年是南诏国新登基的王楚烆殇,少女是南诏国最神圣巫神之后风灵儿。
  “灵儿,不会有那一天出现的。”少年肯定道。
  “王,若你妻妾成群的话,我也同你一样,夫君成群……”少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记带有惩罚的吻狠狠的堵住了嘴。
  “你敢!你是我一个人的。我楚烆殇发誓,不会再娶。如背誓言……”
  “我相信你。”
  
两个人的爱情在楚烆殇再一次大喜之日时,彻底破灭了。风灵儿带着破碎的心离开了南诏,离开她深爱的男子。留下的是一封绝情的信——
休书。
  
   【4】
  “不会的,不会的……”水芙蓉被眼前所看到的惊住了。
  这是海棠的房间,胭脂阁的海棠擅长妖媚之术,天下男子无一能逃离她石榴裙下。水芙蓉透过屋里的烛光照出海棠身影一件件褪去衣衫,还有一个男子的身影。
  “怎么了?”楚烆殇问道。
  “风四娘……”水芙蓉被眼前的事实伤心不已。
  楚烆殇一听到水芙蓉说到风四娘的名字,脑子里浮现出屋里的那女子必是风四娘。满腔愤怒让楚烆殇破门而入。却不是他的风灵儿。
  屋里人见有人破门而进吓得慌忙穿衣。
  “你是谁?”
  女子的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妖媚的眼神盯着闯进来的陌生人。
  “海棠,这个人是谁?”
  妩媚女子正是海棠,见水芙蓉满脸泪痕的出现面前的时候,就明白她指的是衣衫不整的男子为什么不是她心仪的人小二。
  “妹妹带着别的男子来我海棠屋里像是抓奸哦!他可是钱员外家的公子,可不是你的心上人。恭喜妹妹如意郎君过了海棠这关,姐姐我可是为了妹妹的幸福把毕生的风骚都使出来了,他都没一点色心。风四娘刚刚带他离开这了。”海棠笑呵呵地回答道,没想到天下居然还有见到她不动心的男子。
  这是胭脂阁风四娘的第一关,美人关。俗话说,酒后乱性,尤其是在胭脂阁销魂姑娘海棠面前再古板的人也拜倒在她石榴裙下。这个小二哥真是毅力非凡人。
  
  “奴家给黄三爷请安!”风四娘见皇上来了,俯身请安。
  “风四娘今晚打扮美丽动人啊,若不是胭脂阁老鸨,胭脂阁花魁之位非你莫属啊!”黄三爷夸奖道。
  “谢谢三爷夸奖,胭脂阁的姑娘各个都是花魁之容,怎么能是我一人的呢?”
  “今晚我带了朋友过来,听闻风四娘大名,便随芙蓉姑娘去找你了。”
  “芙蓉给三爷请安!”水芙蓉跟楚烆殇来到胭脂阁前厅。
  “呵呵,说曹操曹操到。楚老弟快来见见胭脂阁赫赫有名的老鸨风四娘。”
  风四娘回身一看,眼神充满了陌生,面带微笑像是平时招呼一般客人:“这位爷看着面生,是第一次来胭脂阁吧!”
  “灵儿,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楚烆殇看着如此熟悉的脸却陌生眼神让他感到未有的不安。
  “灵儿?这位爷,我们这儿姑娘可没有叫什么灵儿的。要不叫念念、丝丝、花花、百合来陪爷!”
  “闭嘴!叫我殇。”楚烆殇听她叫爷,跟招待嫖客一样心情非常的不爽。
  “这位殇爷第一次来胭脂阁,又是黄三爷的朋友。要是看中哪位姑娘跟四娘我说。”
  这根本不像是装出来的陌生,熟悉的面孔却是不一样的感觉。楚烆殇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风四娘,生怕一转眼她会不见。
  “不要用接待嫖客的态度跟我说话。风灵儿,不要装作不认识我。”
  风四娘彻底惹恼了楚烆殇,周围的人像是看好戏一样都看着他们。
  “哈哈,原来楚兄弟跟风四娘是老相识啊!”
  “三爷真是爱说笑,天下男人都知道胭脂阁的风四娘,是不是都是我的老相好了?几位爷好好欣赏吧,四娘还有事恕四娘不亲自招待了。”
  风四娘巧妙躲过楚烆殇身边,她终于压制自己的情绪不在他的面前表露出来。既然娶了别的女子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呢?
  “小二,你可知道芙蓉为什么要蒙面见人吗?”小二是水芙蓉心仪的情郎,是福安酒楼的店小二。
  “不知。”店小二没见过芙蓉的样子,两人相处都是面纱遮脸。
  “芙蓉天生有一副天仙容貌,可惜天妒红颜得了一场病毁了半边脸。此病不得与男子交欢,若是急血攻心会即死亡。胭脂阁因欣赏水芙蓉才艺将她留在胭脂阁接客卖艺,你若娶她为妻,便是娶个毒药回家。这样的女子你还要娶吗?”风四娘淡淡地描述。
  “我喜欢芙蓉姑娘不是为了男女之欢,我会好好照顾芙蓉,求遍天下名医来治好芙蓉。若是一生如此,我也不会离弃她。”店小二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就算我风四娘同意把芙蓉嫁给你,但是你娘会让你娶一个不会给你家留后的女子为媳妇吗?”风四娘咄咄逼人。
  “我会求我娘答应的。”
  “你娘若是以死相逼让你娶别的姑娘呢?”
  “我……”小二开始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会答应你娘娶别的女子吧!”风四娘肯定道。
  “是。”小二的话让芙蓉心痛,她可以忍受二女伺候一夫的事实,可是四娘不会答应的。
  风四娘笑笑,将芙蓉的手交给小二。
  “好好善待芙蓉。三天后是良辰吉日,你就来迎娶芙蓉过门吧!”风四娘满意的说道。
  惊讶的不是小二一个人,还有胭脂阁姑娘和客人。都知道胭脂阁祖训严格,过三关才能为姑娘赎身。这个福安酒楼的店小二是第一个得到风四娘认可的人,这三关他都是怎么过的呢?很多人都很好奇和惊讶。

  九娘曾是京城名动一时的青楼花魁,姿容绝色,一曲异域胡旋舞妖娆魅惑,引得无数权贵倾服。她身处酒色之地,浑身透着一股子妩媚之气,却偏偏爱上了丞相的末子。

  当今丞相,何等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如何看得起青楼出身的九娘,即便她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也不过是他人眼中的浪荡女子。两人相约私奔之夜,九娘在相约的小巷中被一群下流地痞捆走,惨遭凌辱,自知无颜再与情郎相守,一时想不开便要投河自尽。

  我恰巧从那石桥上路过,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腕,救她一命。

  最丑不过人心。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那昔日风度翩翩,一派斯文的丞相末子在河边酒肆与一女子谈笑风生,亲密不已。九娘呆立在我身边,已是全然明了。所谓的一往情深海角天涯不过是富贵公子习以为常的情场把戏,小巷中的惨遇也不过是那人厌弃的手笔,他怎么会真的舍弃富贵生活同她浪迹天涯。

  她在一旁默默流泪,晶莹的泪花滴在冰凉的石墩上,砸出一朵绝望的花蕊。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如今你还想死吗?”我看着她,望着她黑亮的眼眸。

  她摇了摇头,语气哀戚:“我不想死,我要活着!”

  我点头一笑,为她整理凌乱的发髻。

  “以后你便同我一起,好好活着。”

  “你是谁?”

  “颂香。”

  我与九娘搬来康元县已有半年之久,我们开了一家胭脂铺,以奇香闻名,她平日里奔走弄回我所需的原料,我负责研制。这样的生活,着实惬意的不真实。

  伺弄好花草,九娘已经备好晚膳,她蹙眉坐在桌边,一粒未进。

  “你要回京吗?”我在铜盆中洗濯手上的泥土,清澈的水即刻变得浑浊无比。

  九娘表情十分纠结,秀眉狠狠皱起。屋内一时无言,良久之后,她才开口道:“他下月初一大婚,我必须去,我要让他知道我还活着,一生不宁。”

  我叹口气,坐到她对面。

  “已有半年之久,你的恨意却没有丝毫消减,反而愈来愈盛。你若是去了,恐怕难得脱身。”

  九娘突然跪倒我面前。纤细的手指紧紧抓着我的裙裾。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颂香姑娘,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你可以帮我的。你一定有办法!”她的眼泪滴在我的绣花鞋面上,带着狠毒的凉意。

  “九娘,”我搀起她,“你会下地狱的。我不愿见你那样的下场,你,还有别的活法。”

  “可是我已经下地狱了,颂香姑娘,我不甘,他对我实在太狠,实在太狠,不取他性命,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

  我哀叹。爱之愈深恨之愈切,九娘,注定无法这关。

  “我答应助你,只是这样也会毁了新娘子的幸福,她是无辜的,你得用性命去偿还,即便是这样你也愿意吗?”

  九娘点头,万分笃定:“我愿意!”

  “那好吧。”我起身取下柜上的一盒胭脂递给她。

  “只需你们见面之时,抹在你的唇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