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一世倾城》第一章

      窗外逐渐透出鱼白,青墨枝丫在晨曦中显出隐约轮廓,柔橘灯光与匆匆行人。整个城市像拉开一张网,星星点点的亮起来。

夜,漆黑,如墨。

夏白站在二十一楼的窗前俯身眺望整个城市。淡色窗帘覆盖她的身躯,像一具飘浮的魂灵。她望着在地面上奔跑的人。女子、恋人、孩童、叫卖的小贩,组成一幅声色俱全的画。隔着二十一楼的距离与高矮不一的建筑,夏白看不清她们的神情。只觉这日第一缕阳光冲破黑暗照耀在她们身旁。晨间的风透过窗佛上她们的脸,像来自另一个世界。

男子立于江边,挺拔的身形落寞苍凉,江风吹过,衣袍猎猎。

广播里传来阵阵喧嚣。人群,鸟木,楼层与沉静的天空。夏白觉得自己像被遗弃在这世界之外。

一名黑衣女子慢慢朝着他走来,面色冷漠如三秋古月,及腰的长发簌簌吹起,拂过她的脸颊。男子的唇角慢慢牵起温和的笑意,朝着她伸出手。

她突然觉得无趣,像是被这种情绪击中了心房最脆弱的地方。伸手抚了抚自己油腻的发稍,嗤笑着转了身。

忽然,一声枪声响起,男子的笑容凝固在嘴角,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女子美丽的容颜,漆黑的眸子弥漫出无尽的悲伤和绝望。

她穿上白色睡衣光着脚走进浴室,拿起牙刷才发现已经没有牙膏,费掉好半天力气才挤出一丁点儿。薄荷的气味充斥着牙床,辛辣的味觉让她微微红了眼眶。

身子骤然被人推入阴冷的江水中,风牵起层层巨浪,迅速将一切淹没。

她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蓬头垢面,衣衫不整,一张俏生生的小脸满是腊黄。她伸手拍拍镜子,是鬼吗?又摇晃着头走出了浴室,嘴角还残留着泡沫。穿过仄小的客厅,又回到窗边望了望,原来这城市已经陆陆续续在苏醒了。

………

她站在窗边,直到小腿微微发酸,听见隔壁房间传来女子细细的高跟鞋声,这才回过神来。她摸摸干瘪的肚子,决定出门买块面包敷衍一下它,再没有食物,恐怕今晚又要被它折磨整整一宿。

不知道第几千次被这样的梦惊醒,苏泽再无睡意,坐起来拿起床头的烟,点着。

夏白从沙发边缘撩起一件看上去还算干净的白色衬衫,一条洗得发白的仔裤,光脚套上咧了嘴的球鞋。也是白色的,尽管现在已经称不上白色了。她找遍整个家,终于在书桌下翻出几枚硬币。这个房子是她几个月前用第一笔稿酬租下的工作室。那时她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个作家,一口气付了半年的房租。这是第五个月,她不断被退稿,直到如今再也写不出一篇完整的字。

“六少,您怎么了?”

她看了看铺满地面的草稿,嘭的一声关上门。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白色纸张随着门板带起的风飘起来又重新落回地面,像极了夏白无可奈何的宿命。她始终偏爱白色,白色房间,白色衣物,就连她唯一的财产,一台电脑也是白色。不过因为交不起网费早早断了网,也为了节约电,许久未曾用过,蒙了一层细细的灰。她不知,她衷爱这样的白,却始终没有能力保护这样纯粹的颜色。

身边的人此时也被吵醒,在一片烟雾缭绕中看着男子落寞冷酷的脸,柔软滑腻的双臂忽然攀上他赤.裸的上身。

她的身体随着电梯下坠,悬浮在空中又回归地面。阳光打在她的脸上,竟有些刺眼。她安慰自己,兴许是太久不曾出门了。如果不是昨天中午吃掉了最后一袋泡面,那她现在也不会出门吧。夏白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身旁光鲜靓丽的男女,对世界的新鲜感剥丝抽茧一样涌现出来。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才发现胸前那一大块黄色的油渍,已经追溯不了是什么时候留下的了。她紧紧领口,略微遮掩了一下,也不觉得羞恼,继续向前走着。

苏泽随手掐灭了烟,偏头去看身旁的女子,明明在对他微笑着,可是却总带着些似有似无的

夏白走进一家便利店,伸手拿了架子上最便宜的一块面包,她甚至不用再看价格。几个月以来的窘迫生活已经让此类价格烂熟于心,余下的钱,兴许还能让自己一天不饿肚子呢。她拖着步子走近收银台,准备付钱时却瞥见一双格外熟悉的手。她觉得不可置信,微微抬起头望了一眼那双手的主人,丢下钱逃似的离开了小店。

冷漠。

那是她少女时代最深爱的人,怎能让他看见这样狼狈的自己呢。

真像…….

男子像是察觉到什么,抬起头却不见付钱的客人。看了看桌面突兀的两枚硬币,隔着窗眺望了一眼,将它们随手抛进了收银柜里。

苏泽伸手抚向她的脸,眸间闪过一丝阴冷,骤然将她压在床上,霸道的占有好似带了恨意。

夏白侧着身子站在窗边,抬头一望才发现这是一家新开的便利店。她瞧了一样窗里的自己,无可奈何的叹了声气。难道是命运在可怜我么,在我最狼狈的时候遇见你。夏白借着窗面投来的虚影略略整理自己,用手指轻轻梳理打结的头发。蹑挪着步子准备再走进便利店时,一个女人的身影闯入她的瞳孔。

“嗯,六少……..”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她从夏白身旁走过,再走到男子身边。他赶忙起身搀扶。夏白这才注意到女子微微隆起的小腹。女子一脸笑容的望着他,仿佛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叫我苏泽。”

夏白踉跄着步子离开小店,觉得阳光更刺眼了些。拖着瘦弱的身子走过一条又一条街,看着一张又一张陌生的面孔。

…………..

这才明白,这个不大不小的世界,原来自己始终孤身一人。

第二天醒来已是中午,苏泽一开机便看到手机上显示着十几个未接来电,全是梁四少打来的,他拿着手机下床,一边回拨过去,一边往浴室走。

梁四少是梁司令的第四个儿子,是梁家唯一一个没有从政,而是经商的小公子,平日里和苏泽颇有来往。

“终于知道开机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梁司溟凉凉的嗓音在那边响起。

“找我什么事?”头微微有点疼,苏泽靠着浴池,微微闭上眼睛。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你,今晚梁宅晚宴,你去不去?”

“梁司令亲自下的邀请函,怎么说也得给个面子。这不是早就定下的事吗?”

那边的梁司溟听他这么说小声哦了一声,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敏锐如苏泽,自然察觉到一些不对劲,开口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是…….我听说,叶倾城回来了。”

叶倾城……..

多久没听见过这三个字了?

整整七年,这三个字几乎是他的禁忌,没人敢在他面前提一句,如今乍一听到,那些尘封的记忆好似解封般,纷至沓来,带着血腥的恨意和痛楚。

…….

“你叫什么名字?”

“倾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