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美的遇见从告别开始》第六章

  01.真是可惜啊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张帆还是每天会送我和路小雨去站牌等车并且不定期的在我家蹭顿饭说是作为送我的回报。路小雨也很少会再问我和张帆以前的事,最让我高兴的事就是我和高远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手已经被冻得通红了。

他看到我不会的题会帮我讲解,有时候在图书馆碰到就会一起看书。我以为这一切也会越来越好我也慢慢的了解高远,然而当期中考试成绩出来后我彻底懵了。

  因为高琪说要通风,厨房的窗户全部被拉开了。

高一上半年的每一次考试成绩都影响着下学期的文理分科,大家都很用心的在应对这次的考试就连平常不好好学习的我也在考前不停的在复习,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成绩出来以后让我惊讶的不是我提高了的分数而是高远的考试成绩,全班倒数第一年级排名也在倒数里排着,每科考试成绩都不及格。

  今年冬至下了雪,北风卷着雪花往窗户里飞,即便洗碗用的是热水,一双手从水里刚伸出来,就会立马被冻得透心凉。

老胡在念成绩的时候看了一眼高远,他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似乎这是早就料到的,大家听到也都惊讶的看着高远但很快又专注的听老胡是否念到自己的名次。

  高辛洗完最后一只碗,合上橱柜,小跑着进客厅,迎面而来的热度让她狠狠地倒吸了一口热气。

是啊,只要不是自己在拉班级的后腿管他是谁呢,大家也只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我很小声的问他为什么是这样?他淡淡的说自己不会能有什么。下课老胡让高远去他办公室,路小雨看老胡出了班门扭头问道:“高远,什么情况啊你?你不是这水平呀,倒数第一你开什么玩笑?”她边说边拿起高远的卷子翻着看。

  高琪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刚才饺子没吃几个,这时候一边看着综艺节目,一边咬着薯片,看见高辛进来,指着饮水机说:“倒杯水。”

“我什么水平呀?就是不会做答错了,能有什么。”高远抢过卷子放进桌壳里向班门口走去。能有什么?能有什么?又是这样的回答。

澳门新葡亰76500 1

看着高远的背影这一刻我意识到其实自己一点都不认识他,这么久以来我觉得自己应该离他很近了可是错了其实没有任何变化。他依然还是那个会用冷冰冰眼神看着我,说话会很冷淡的语气。

  “你自己……”“没手吗”三个字未蹦出口,另一侧沙发里立刻有两道视线齐齐射来。

考试之后就是家长会路小雨虽然一直学习不错但也一直不上不下的,她妈对她要求又高希望以后能考个重点大学。她自从听说要开家长会就每天在我和张帆面前嚷嚷着怎么办,让我们给她想办法。张帆呢自然是不用愁全班第一全年级第一,他和高远还真是两个极品。

  第一道来源于高辛自己的妈,那温婉柔和的鱼尾纹仿佛都在重复着来之前嘱咐她的话:伯父是家里的顶梁柱,咱们全都指望着人家,你将来的工作分配,可能还需要伯父帮忙,你一定要听话懂事点。

我呢自然也没什么好愁的这次成绩是明显比之前的每次月考要好的多,足够应付我妈的唠叨。那次之后我就没有再问高远关于成绩的事他也不和我说话,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开完家长会。

澳门新葡亰76500,  第二道来自高琪的妈,保养得宜的上海女人,坐姿端正得像尊佛像,前一刻尚客套地说“看你们家高辛学习多好,我们高琪啊,也就是将来出国留学的命”,这时就捏着嗓子说:“高辛可别介意,她是感冒了,要你倒杯水喝药呢,周五还请了假,耽误了一整天的课。”

周六我为了躲我妈早早就去了图书馆,昨天开完家长会回到家她就不停的和我爸你一句我一句的在我耳边说学习进步你要继续努力之类的好话。我觉得要是我能考的像张帆那样的成绩估计我要天上的星星他们都能给我摘下来。

  高辛叹了一口气,灌满一杯热水,然后小心翼翼地递到高琪面前的茶几上去。

我没想到居然在图书馆碰到了高远,我看到他就想起了昨天的事觉得挺尴尬的就想偷偷的走开,没想到他刚好抬头看见了我,我只好尴尬的打了声招呼正要转身走他叫住了我。

  就是这么点工夫,高琪都不放过她。

“林林,昨天,我”

  高辛总是怪自己听力太好,因此,高琪极力压低声音的嘲讽也能听得一清二楚:“看吧,这就是命,成绩好也没用。”

“啊,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那个我先走了”他还没说完我就忙打断了他说道

  高辛同样压着嗓音回复:“千万别烫着。”

“昨天那是我妈,还有对不起,我这几天态度不好。”我本来转身要走他突然走过来拉住我的胳膊。

  “烫着谁还不一定呢!”

向我道歉?不是吧?太阳从西边出来啦。昨天家长会结束我送走我妈后本来打算去操场找路小雨一起回班里值日可是在小花园里我看到了高远和一个女人在吵架。

  高辛脸色一白,刚想转身,就被高琪反手推了一把,又被她装模作样地拉住,这一推一拉之间,一整杯开水都泼到了高辛身上,穿着衣服的地方倒还好,手背已经红了一大片。

“为什么,给我一个解释。”

  “刚拖完的地滑,小辛你注意点。”高琪抬起头来,笑得眉眼弯弯。

“没为什么,就是考砸了而已。对了,你怎么找到我学校的你认识路吗?对,你有司机用不着您自己开车,我忘了我是个有钱家的孩子。”高远靠在凉亭上对着对面那个穿着精干的女人一脸嘲讽说道。

  高辛把手藏起来,往前走了两步,听见伯母笑着说:“姐妹之间要友爱,我们家高琪虽然不爱读书,但人品是没得说的。”

“小远,你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你应该学会为你自己的未来负责,你不能只会任性。”

  “那当然了。”高辛站稳了,把围裙摘下来,挂到阳台上去,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大概是姐姐人品太好,运气可不大好了,大半年不生一次病,这一感冒,正好错过了我们学校上周五的模拟考。”她转过身来,望向笑意僵在嘴角的伯母,“真是可惜啊。”

“负责?真可笑,妈,那你呢?你和我爸尽到了做父母的义务了吗?我的未来不也还是那个冷冰冰的家吗?”高远原本斜靠着的身子一下站直了双眼盯着那个女人大声地质问道,一旁的女人看着他不说话,只是在转身走之前说了一句:“你太让我和你爸失望了。”

  02.忍,不是我最习惯的事情吗

“失望?我从小就学会了,你们也该尝尝。”女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一动不动,而高远也在抬起头时看到了我。平静?惊讶?害怕?愤怒?羞耻?我看不懂他的眼神,从见到的第一面起我就不懂他。

  手套上挂了一个洞,一直没有时间去买副新的,大雪昨夜才停,还没有开始化,寒风从破洞里钻进来,狠狠地往高辛手上咬。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偷听的,我只是,只是路过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不停的道歉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走。

  高辛锁住自行车,摘下手套,不敢往自己右手上看。

我的眼前还浮现着高远那天看到我时的神情,我后来怎么想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样做,他的妈妈很漂亮看得出来她其实也很爱他。

澳门新葡亰76500 2

“林林,我这次考试就是为了她能来参加一次我的家长会,所以才故意那样的。从小到大他们连我在那个学校都不知道,每次学校有事他们只会叫助理来解决,我不明白家里已经很有钱了为什么他们还是不停地在赚钱不停地在忙。你知道吗?我其实算是跟着我家的保姆长大的,不过保姆也是换来换去我都记不清她们都长什么样。我中考的时候本来考住了二中的可是我故意没有去读就是希望她们能关注我一下,可是她们居然都不知道我自己换学校的事,多好笑。这次老胡找我谈话说我考成这样他要通知我家长得来学校一趟,其实当时我心里真的是开心的可是她昨天因为一个客户来晚了家长会已经开完了,后来你也看到了。”

  昨天被高琪的热水烫了,早上又被冻了一道,想也知道好不到哪里去。

看着高远的样子我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落寞、悲伤、孤独,这是我没见过的高远。从开学到现在他永远是大家眼里的天之骄子,学习好长得好家庭条件好性格好,似乎所有的外在条件他都是最完美的甚至在我眼中的他也应该是这个样子。原来他不是,这个世界有两种人:一种是用强大的内心来维护外在自身的不足,一种是用外在的那些完美来遮掩内心的残缺。而高远他明显是最后那种。

  自行车棚里人来人往,高辛怔怔地望着地面发呆,直到几分钟后被班长陆千帆拍了一下肩膀:“你是不是知道今天发成绩,吓得都不敢上楼了?”

“高远,我相信你的爸爸妈妈是爱你的,只不过他们用了自己认为的好方式在爱着你。就像我爸妈他们总是喜欢拿别人和我做比较,其实有时候我也挺烦他们这样的但是我明白他们只是希望我能变得更好一点。”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说了我的看法。从小到大父母都把最好的给我不让我受一点儿委屈,我想要什么他们都尽量的满足我。我没办法感受到他从小缺失家庭的温暖是什么样子的心情,但我相信世上的所有父母他们都是爱自己的孩子的只是爱的方式不同,他们都在用看起来有点儿笨拙的方式爱着自己的孩子。

  “没有……我是走神了。”高辛侧着脑袋看了一眼被拍中的肩头,嘴角不自觉地牵出了一丝笑意。

“谢谢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不管怎么样还是恭喜你,这次考得不错有进步。”

  为了不浪费学生的时间,市一中的判卷效率在全省都未有敌手,年级共有五科,每科三千份卷子,周一早上之前要全部判完,连登记分数做成绩单都要放在讲题之后进行。

“谢谢,不过还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平时给我讲那些我不懂的难题我也考不好。”

  高辛进教室的时候,自己座位上只放着四科的卷子,少了一科数学,同桌宋仪琳已经趴在桌子上哭了。

“林林,下半学期就要文理分科了,你想学哪科?”

  每次发卷子时,教室就会变成一个钩心斗角的社交场,大家有各种方法可以问出对方的成绩,从而迅速定位自己在班里的排名。而宋仪琳则是最爽快的那类人,直接埋头痛哭,哭到根本没有人敢靠近她,也不会有人拦着她,大家会根据哭声的大小和哭泣时间的长短来大致判断她考了多少分。

“应该是文科吧,我这脑子理科实在是太难了,你呢?”

  这样,不管大家成绩如何,都会欣慰地想——还有宋仪琳垫底呢。

“理科,我这脑子学了文不就白白浪费了嘛!”

  而宋仪琳在这种时候,十分讨厌高辛。

我看着高远又臭屁的样子心情却特别的好,恩,回来了,那个高傲的高远回来了。我没有反驳他只是看着他傻笑。他要学理科了那我们以后真就见不上了,虽说文理分科后还是在一个学校可是大家都知道以后压力更大,大家都各忙各的谁还有时间维护友谊呀,而且我这友谊也不纯洁啊。高远见我半天不说伸手在我头上乱摸一气看着我的样子好笑的问道,

  “又是第一吧?”宋仪琳哭完了,环抱起双臂看着高辛,又自嘲地低下头,“问了也是白问。”

“你想考去哪儿?大学。”

  “缺一科。”高辛从书包里拿出周末做完的练习册,整整齐齐地码在桌角,然后将卷子随手一叠,压在练习册下面,“没有数学卷子,不知道是不是发丢了。”

“厦门,我想去厦门,去有海的地方,去漂亮的地方,可是我估计也考不住,就只能是想想了。”

  还没有打上课铃班导就进来了,四十多岁的男老师,手背在身后,进门第一句话就说:“跟你们说多少遍,不要粗心,有张卷子连名字都没写,赶紧来我这领。”

“那好啊,咱们说好了到时候厦门见,不见不散。”

  高辛正要举手,突然被宋仪琳的手压了下来,她飞快地拿出笔在自己的数学卷子上画了几道,推倒高辛面前,下一刻就小跑着上了讲台:“我的,是我的卷子。”

高远说完这句话又拍拍我的头就走了,我半天才反应过来不见不散的意思是他要和我去同一个地方上大学?说不定还是同一所大学。我的天呐,我们要去同一个地方上学,我和他?于是乎我抱着厚厚的练习册和讲解书回家了,我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就算分科分开又怎么样我们是要上同一所大学的所以我一定得努力学习。

  高辛低下头,发现宋仪琳把她的名字涂掉了。

  漆黑的一片里,只隐约能看见“仪”字右上方的一个点,还有一个王字旁……她考了52分。

  高辛抬起头,看见班导用见了鬼似的表情看着宋仪琳,狠狠吸了一口气,又重复了一遍:“这……可是148分的卷子。”

  宋仪琳挺胸抬头地说:“对,这就是我的数学卷子。”

  班导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你前几次小考的所有成绩加起来都没有148分吧?”

  所有人都憋着笑,却几乎没有人真正笑出声来。这是年级78个班里唯一一个火箭班,宋仪琳是唯一一个砸钱进来的插班生,而其他人,装模作样的本事和学习成绩一样拔尖。

  宋仪琳依然倔强地望着老师:“难道您还不允许学生有进步了吗?”她又回头扫视了全班,“不信您看看谁来领这张卷子。如果所有人都有卷子,那这张就是我的。”

  数学老师立刻望向几个成绩好的同学,他们全部都举起了自己的卷子,而高辛举起的那张,是把分数折进去的宋仪琳的卷子。

  148分的数学卷子最终还是被宋仪琳领了回来。

  宋仪琳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空白的姓名栏里,然后抬头看了一眼高辛,说:“从今天起,你再也不许嘲笑我。”

  事实上,高辛从来没有嘲笑过她,有那么多动嘴的时间,她还不如去做两道题。

  可是宋仪琳大概是被嘲笑惯了,在这样不尴不尬的年纪里,有钱有势并没能给她带来太多的自豪感,反而成为她的负累,而成为高辛的同桌,无异于是降落在她高中生涯的第二枚炸弹。

  天放晴了,阳光暖洋洋地照下来,雪地化成了一摊摊泥泞,高辛推着自行车出来,迎着光线看去,正好看到宋仪琳家的车停在路中央,而站在车前的那个剪影,她一眼就可以认出来,是班长陆千帆。

  宋仪琳的嗓门大得在嘈杂的校门口也依然清晰:“自行车放回去吧,今天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陆千帆浅浅地笑了,“我可坐不起148分学霸的车。”

  似乎,听力好也不是什么坏事。

  宋仪琳讪讪地收回了笑容,摇上窗户,车开过去的时候,还溅了高辛一腿泥点子。

  高辛往前骑了一段路,追上陆千帆,鼓起勇气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澳门新葡亰76500 3

  陆千帆侧头看了她一眼,说:“今天的卷子是我发的。”说完这句话,正好到了和高辛分开的岔路口,他喊了一句,“别什么都忍,这可不是好事。”

  陆千帆往左一拐,不见了身影,高辛却停在路口,似乎连蹬一下车蹬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望着前方雪化开的地面,自言自语道:“忍,不是我最习惯的事情吗?”

  03.姐姐,你做得到吗

  高辛认识的女生里,有一半喜欢陆千帆,另一半,不敢承认自己喜欢陆千帆。

  都说在理科学校找不到美女,其实,成绩拔尖又长相好看的男生,也是稀缺物种。陆千帆,不管是靠颜值还是拼才华,在这场优胜劣汰的物竞天择中,占尽优势。

  高辛也不能免俗。

  只是高辛多年来只会动脑子,不会动感情,稍稍露出一点苗头来的时候,高琪和宋仪琳这种只会动感情而不会动脑子的生物,轻而易举就发现了。

  陆千帆不爱理人,收作业时态度也严谨公正,以往同学们的撒娇耍滑在他这里全不管用,可他对高辛不错。

  高辛每过一个周末都会把桌子上的练习册换一遍新的,半年前的某个周一,她光荣地忘记带作业,还未开口,陆千帆就笑了:“记性可要和脑子一样好,下次记得带。”

  陆千帆何尝这样轻描淡写地对待过不交作业的同学?

  那时宋仪琳都看傻了眼,疑惑地看向高辛:“你们……”

  “老师默许过我可以不写作业。”高辛让自己的情绪看起来一如往常地平静,然后把书包扔回抽屉,看也不看一眼宋仪琳,“在期中考发成绩的时候,你还记得吧?”

  “嗯。”宋仪琳扭过头去,不再理她。

  宋仪琳不愿意承认陆千帆对高辛有所不同,宁可相信陆千帆对高辛的好,来源于对高分的认同。

  此刻,高辛站在冰激凌店的玻璃窗外想,假如陆千帆真的待她有所不同,应该能原谅她一次吧?

  一个小时前,她打电话给陆千帆,和他说,有一道题她做了很久也解不出来,想请他出来一起讨论,就约在学校对面的冰激凌店里。

  而当陆千帆走进店里时,端端正正坐在那里等他的人,却是宋仪琳。

  宋仪琳要高辛帮她约陆千帆出来的交换条件,是承包高辛下半年的练习册钱。

  高辛平时买练习册是用她省下的早饭钱,这次学校突然决定统一征订,要八百多块钱,她不好意思向父母开口,宋仪琳眼明手快抓住机会,真是个做生意的人才。

  “高辛刚才解开那道题,就抱着练习册走了。她让我转告你,她很不好意思。”宋仪琳一边解释,一边把一杯黑森林冰激凌推到陆千帆面前去。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高辛能看到玻璃里她的倒影和陆千帆的背影重叠在一起,宋仪琳对她使了一个眼色,要她赶紧离开。

  高辛回过神来,看见陆千帆根本没有坐下,只轻轻说了一句:“那好,我走了。”

  宋仪琳皱起眉头,嘴唇紧抿着,眼看着他就要拉开店门了,才喊出口:“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把精力放在学习上。”陆千帆郑重其事地回过头,说,“女孩子不要吃太多凉的,拉肚子会耽误学习时间的。”

  陆千帆走后,愣住的是宋仪琳。

  高辛立刻转身拐进了回家的巷子里。

  推开门,高辛发现高琪正坐在她的书桌前,翻着堆积成山的试题册,察觉到门开了,回过头来,打了一声招呼:“不请自来,妹妹应该挺欢迎我吧。”

  高辛换了鞋,走过去把被她翻乱的卷子重新叠好。

  “我妈给婶婶打电话,为了让我看起来懂事一点,非要让我问问你在干吗呢,这一问可好,婶婶说,你打了一通电话就出门了,说要找你们班长去做题。”高琪斜着眼睛看她,“我就纳闷了,虽然陆千帆成绩不错,总分要比你低二十多分吧,你找他做题?友情辅导吗?”

  “给宋仪琳拉红线。虽然你是普通班的,但她声名远播,你听过吧?”

  “便宜了宋仪琳。你怎么不知道帮你姐姐?”高琪躺回到椅子上,“你不知道我也喜欢陆千帆?”

  高辛低下头,自嘲般地笑了:“可是她承包了我下半年的练习册。”

  “我就不能吗?”高琪摊开手说,“你们火箭班比我们多两套,也就八百块钱。”

  “可是她为了和陆千帆一个班,让她爸给学校盖了一个游泳池。”她淡然地坐在了高琪对面的折叠床上,“姐姐,你做得到吗?”

  04.全世界都对不起我

  高琪小时候评论高辛:每天背着一条大红条幅出门,条幅上写着“全世界都对不起我”。

  那还是十年前的事,那时候高琪六岁,欺负比她小十几天的高辛就像啃一根棒棒糖那么随便。后来这些年,在如何让对方过得不愉快这件事上,她们达成了高度默契。 包括在对待陆千帆的事情上。

  有更多的时候,高辛觉得,她并不喜欢陆千帆,而她现在会在意,是因为高琪和宋仪琳喜欢。

  他应该和更活泼的女孩子做朋友,而她应该被充满幽默感的男生一个简单的笑话逗得笑出眼泪,两个书呆子没有在一起的必要。

  高辛想着,在写满了方程式的笔记本上写了十几遍陆千帆的名字,她自己却毫无察觉。

  市图书馆对一中学生免费开放,每个周日上午高辛都会过来,今天巧合地遇见了陆千帆。

  他压低了声音说:“这个公式我套了好几遍,答案都不对,你的笔记本借我看一下。”

  高辛回过神来,顺手将笔记本递了过去。

  片刻后,陆千帆皱起眉头:“高辛,这是……”

  阳光从窗子里斜斜洒下,钢笔尖在练习册的内页里浸开浓浓的墨迹,高辛抬起头来,顺着陆千帆的手望去,愣在当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