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铃声

  南柯华出差两天了,茜宁馨菲一个人呆在家里,更新完今天小说的内容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啊,好累!”她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之后,打开电视剧开始看了起来。剧情很狗血,但是好在里面帅哥美女云集,令很多年轻人追捧。

  一大早,刘晨刚起床,正准备穿衣洗漱,电话铃突然响了,他看了一眼来显,竟然是老婆。他皱着眉接起来,不耐烦地问:“又怎么了?”
  “小雨生病了,你快回来一趟。”老婆带着哭音的声音让他特别心烦。
  “别拿孩子等借口,我是不会回去的,除非你肯在离婚书上签字。”刘晨说完啪一声挂了电话,眼皮突然开始不停地跳,跳得他心烦意乱。
  他和他老婆闹离婚已经整整一年了,这一年里他像是生活在地狱中一般,老婆有事没事都会打电话来骚扰他,其实都是借口,不过是想见他,想要他回去。他不想回去,家已经再也不是他向往的堡垒,而是个让他恶心的地方,他亲眼看见老婆和别的男人滚在他的床上,从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回过家一趟,哪怕在她在电话里哭到晕倒。
  刘晨并不是个心狠的男人,可他毕竟是个男人,怎么会不介意这样的事,怎么能忍受下去,继续和老婆一起生活,他铁了心想要离婚,只是老婆迟迟不肯签字。
  匆匆穿好衣服,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刚想吃早餐,手机响了,又是老婆,他干脆挂掉,即使是这样,还是影响了他的心情,胃口全无,再也提不起来吃的欲望。胸腔里就像被塞进了一块千斤巨石,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他失神地望着窗外,初升的太阳被雾霾遮去了面孔,只露出淡黄的一个晕。这个晕看久就像一张脸,一张在男人身下极度欢悦变形的脸,就像她老婆。他突然抡起拳头打在晕上,只听玻璃咔嚓一声碎掉,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血从他的手指一滴滴滴在地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此时门铃突然响了,惊得他浑身一震,快步走到门口问大声问:“谁?”
  “爸爸!是我……小雨。”儿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他的鼻子突然酸酸的,儿子、他的儿子,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打开门,拥抱自己的儿子,可是他想要打开门的手,突然一顿,一个三岁的孩子怎么能说来就来,除非有大人带领,他想起了老婆,想起了老婆那张阴险的脸,他的手松开了。
  “爸爸……爸爸……”儿子拍门的声音一声声响起,每一声都震撼着他的心,他突然很想哭,很想、很想。
  不久敲门声消失了,他又等了几分钟这才打开门,走廊里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他有些失望地合上慢,一转身,却撞到什么,他后退一步,蓦地睁大了眼睛,惊叫道:“小雨……”
  “爸爸!我想你了。”儿子瘦小的身体,突然扑上来抱住了他的大腿。
  刘晨的鼻子一酸,蹲下来把儿子紧紧搂在怀里说:“爸爸也想你。”
  “爸爸!和我回家好吗?妈妈也想你了……”儿子伸出他的小手摸着刘晨的脸,儿子的小手真冷,刘晨被摸的一激灵,推开儿子气急败坏地大吼:“是你妈妈教你这么说的吧?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他的样子像个暴怒的野兽,吓得儿子哇哇大哭。
  刘晨有些不忍,抱住儿子的瘦小身体说道:“儿子你不明白的,爸爸不想见妈妈,一辈子也不想。”
  儿子失望的低下头,突然啪一下,他的头颅竟然掉在了地上,刘晨被吓呆了,手一松儿子掉在了地上。
  “好疼……爸爸你看见我的头了吗?”儿子的声音竟然从脖子里发出,说完伸出小手四处乱摸起来。
  刘晨被吓得魂飞魄散,转身就跑,不料一脚踩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儿子的头颅,他失声尖叫,快速拿起手机打给老婆。
  手机刺耳的铃声竟在他的身后响起,他吃惊地扭过头,正好看见老婆那张恐怖的脸。“你……你怎么在这里?”他颤声问道,身体不住向后靠。
  “老公原谅我吧!我也是迫不得已的,你也看见了,我的情夫就是你的上司,他威胁我,如果我不和他好,他就开除你,我不想你失业,不想你痛苦,我才委屈我自己,可是老公我没想到你会发现,更没想到这成了你不回家的理由,老公求你了,回家吧!儿子想你,我也想你,我知道我错了,我再也不会做那种事,我已经把他给杀了,他再也不会威胁到我们的生活。”老婆说着从背后拿出了一颗血淋淋的头,正是她的奸夫,他的上司,可他没有一丝快感,他只感觉浑身发抖,随时都会晕倒。
  “老公……原谅我吧!”老婆艰难地挪着步子,一步步向他走来,不远处儿子的没头的身体也向他走来,他抱着她歇息地里地大叫了一声,一下子惊醒……
  原来竟是一场梦,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痛苦地抱住了头。突然手机响了,他一怔,伸手拿起电话,不小心碰了一下遥控器,电视被打开了,上面正演着新闻节目,他这才接起电话,老婆的声音带着哭腔响起:“老公我想你了,你回来好不好?”
  他正不耐烦地想要挂了电话,突然被一则新闻吸引。幸福小区五单元六楼三号,今早发生了一起三人惨案,初步调查女主人杀死了一名陌生男子,并砍掉儿子的头后自杀,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幸福小区五单元六楼三号那不就是他的家,死掉的女主人不正是他的老婆……刘晨手中的手机啪嗒掉在了地上,里面清晰地听见老婆带着哭音的声音传来:“老公……对不起!……老公……回家吧!”这喊声越来越凄厉,突然,手机里伸出了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他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拉到了手机里。

  突然,茜宁馨菲听见了细微的开门声。

澳门新葡亰76500,  她吓了一跳,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像是随时都会跳出来。她赶紧关掉灯,拿起桌子上的铁质台灯,躲在了门后面。她在黑暗中看见一个黑影摸到了床边,在床上摸索起来。她拿着手里的“武器”,慢慢的靠近那人。

  “咦?老婆人呢?”就在她高举着台灯,准备砸下去的瞬间,男人说了一句。茜宁馨菲赶快跑过去开了灯,南柯华也被吓了一跳。

  “老婆,你怎么还没睡?你这是要干什么?”他看见茜宁馨菲手里的台灯,疑惑的说道。

澳门新葡亰76500 1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茜宁馨菲岔开话题,不着痕迹的把台灯放在了桌子上。

  “哦,我这不是想你嘛,提前完成了任务,赶回来见你。”南柯华闪烁的目光并没有引起茜宁馨菲的注意。

  “那赶紧洗洗睡吧。”说完,茜宁馨菲朝床上走去。

  南柯华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出来后,看见茜宁馨菲已经睡着了,把她抱过来,闻着那熟悉的体香,他紧紧的搂着她睡着了。

  半夜茜宁馨菲是被渴醒的,习惯性的摸了摸床边,发现是空的,想着老公可能是去上厕所了吧。起身来到客厅准备找点水喝。隐隐约约听到卫生间有人在说话。

  “乖,别闹,过两天我就去看你。好好休息,嗯,那件事我会跟她说的,好好照顾宝宝。。。”老公压抑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了出来。

  后面老公说的什么茜宁馨菲已经听不见了,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那么爱自己的老公,竟然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她已经忘记了是怎么回卧室的。躺在床上,脑子里嗡嗡作响,装作睡着的样子,没一会儿,感受到一边的床垫陷下去了,老公伸出手臂紧紧的抱着自己。如果在平时,她会觉得老公这样是在乎自己,可是这是多么的讽刺呀,那边刚跟情人通过电话,这边却搂着她睡觉,难道他不会觉得恶心吗?

  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早上起来,已经没有了老公的身影。老公的手机落在了家里,她试着输密码,手机竟然解开了!她翻开手机短信,一条条暧昧信息映入了眼帘。

  中午南柯华回来后,就看见茜宁馨菲坐在沙发上发呆,他的手机就放在她手边。南柯华的心里咯噔一下,不过他还是心存侥幸,想着手机设得有密码,不一定就能看见。

  “老婆,我回来了!”他过来想抱住她,但是他把手机摔在南柯华的脸上。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茜宁馨菲说道。

  “馨菲,我错了,馨菲你原谅我吧,之前你被派去进修的时候,我每天都想你,可是有一次我喝醉了,这才。。。”他爱茜宁馨菲,当初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他不能没有她。

  ”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发誓,以后绝对不再犯了!”南柯华痛苦的说道。

  “她是不是怀孕了?”茜宁馨菲说完,痛苦的闭上眼睛。

  “是的。”南柯华犹豫了一会儿,最终道出了实情。

澳门新葡亰76500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