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爱他(下辈子,我要预约爱情) Vol.8 以后的伤 童非非 在线阅读

  旧时光带走了年少和轻狂也慢慢沉淀了冷暖自知。可是它却是个哑巴,唱不出苏瑾要的海角天涯。

1.误会 “真棒哦!女一号!” “苏瑾月,你戏演得真的不错,我很喜欢。”
“什么时候能看见你演的新剧啊!加油啊!话剧社的新星。”
走在校园的路上,时常可以遇到男生女生和她打招呼,大家脸上都是善意的微笑。苏瑾月也都微笑着一一回应。
自从圣诞晚会上演完《罗密欧与朱丽叶》后,学校大部分人都已经认识她了。
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热情,从前自己只是一个不被别人注意的小女生,而如今走在校园中,似乎自己周围亮起了光环。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改变,苏瑾月感觉到有些不能接受。
“你看,看这张照片,我们狄杰和宋紫彤多亲密啊!”
“就是就是!看看他们的姿势!好亲密,忍不住嫉妒呢!”
“有些人啊!再风光又能怎么样?狄杰还是恋旧的……”
苏瑾月走着走着,忽然听见身后出现了这样冷嘲热讽的声音。每一句都刺激着她,让她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原来说话的人正是狄杰班的美女三人组。
“这不是苏瑾月吗?祝贺你演出那么成功啊!”美晗首先迎上来打招呼。
苏瑾月的目光一下就盯在她手中的照片上,心骤然间冰凉冰凉,那上面竟然是狄杰和宋紫彤在亲吻。他们……
四周的空气仿佛一下化成了冰块将她凝固在了里面,寒风刺骨地吹着她的脸,像刀割一样生疼,她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又病了,身子有些站不住了。但苏瑾月强忍着激动的情绪,忍着刀割般的疼痛让目光离开那张刺目的照片。
紧紧地握着拳头,定了定神,她怕自己一下子就倒下去。她知道此刻自己不能倒下,绝对不能倒下。
她大口地深呼吸,努力让思维清晰一些。这三个女生以前不也在自己面前说过宋紫彤吗?她们是见狄杰和谁近就会去攻击那个人。难道,这些是她们故意的?有这种可能。可是照片上的他们,嘴真的紧紧地挨在一起。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苏瑾月感觉自己的眼睛被照片刺得生疼,险些就流出了泪水。可是,她想忍住。她拼命地把眼泪往回吸。她不想让这些人看见她软弱的泪水。
吸到心里,却把心灼得好痛好痛。
“狄杰不属于任何一个人。”美晗拿着照片在苏瑾月眼前晃了晃,而且故意放慢动作,让她看得更清楚。
“狄杰不会的。”苏瑾月使出全身力气,维护着狄杰。她不想相信,不敢相信。那个为她精心做一切的男生会欺骗他。他说过,他不喜欢宋紫彤。所以苏瑾月宁愿相信他的话。
“呵!爱信不信。听狄杰寝室的人说,他最爱护的东西就是宋紫彤给他折的一千零一颗星星呢!可真辛苦了宋紫彤。不过,狄杰每天都要看上无数次……走,我们回教室好好研究研究这张照片。”美晗拉着三人组的另外两个人得意洋洋地从苏瑾月身边走过。
一闪而过的是她们得意的笑声,而重重回荡在苏瑾月心里的却是她们的话。
风从脊背灌入,刺骨的冷,吹得苏瑾月站不直身,她感觉自己是站在海面上,一股又一股的激浪向自己扑来,每一次似乎都要将她拉入海底。
望着这条笔直的路,看不到尽头,孤单地蔓延着,无尽的苦涩。
有一种痛是歇斯底里的。一千零一颗星星,那是她送给他的,是他们开始交往的证物,怎么变成了宋紫彤折的呢?
伸手抹去蔓延在脸上的泪水,苏瑾月想相信狄杰一次,但她也需要去证实这种信任。想到这里,她拿出了手机,一字一顿地向狄杰发送着信息。
狄杰收到苏瑾月的短信,就飞快地跑到寝室楼,拿着星星瓶到说好的地方去找苏瑾月。
看着枯树下她倔强的身影,那眼神空洞而绝望地看着远方,缥缈得难以捕捉。她在想什么?好像满身都写满了苦涩与难言的痛。
今天的苏瑾月好奇怪,突然发信息给他,说要看她给他折的星星,为什么突然要看星星呢?
狄杰抛开满头的迷雾,唤着苏瑾月:“给你看你要看的东西。”
说完,他把星星瓶递给苏瑾月。
苏瑾月拿到手里,一刹那就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她颤抖地拿着瓶子,好重好重,压得她心都碎了,一种近乎绝望的疼痛。瓶子拿在手里,好像拿着千斤重的铁块,猛地砸在了心头,她咬紧了嘴唇,欺骗就是这样子吗?
“砰”的一声,星星瓶坠地而碎,声音清脆有力,仿佛一把刀刺到狄杰的心里。金光闪闪的星星纸被太阳光反射,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在苏瑾月看来,那些星星仿佛写满了无尽的谎言,欺骗与决绝。难道自己真的错了,一直都在错下去吗?狄杰他一直在欺骗她吗?一直吗……
所有精心的设计都是假的,所有的笑颜都是假的……
苏瑾月失望地看了狄杰一眼,转身迅速跑开,她觉得自己好狼狈,近乎于落荒而逃。刚转身,泪水就顺着脸颊滚烫地流出,这两股泪流淌着的是“绝望”。他的爱,不是她。她认得自己的星星纸,那个他珍惜的瓶子里面装的并不是她亲手折的。他还拿出来欺骗她,甚至还用那样镇定的表情拿出来向她炫耀,难道他是想暗示自己一些什么吗?
为什么到这个时候还要骗她?还要刺激她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原来他不只会让她一个人为他折星星。还有宋紫彤,甚至还可能会有其他女孩。他的星星可能多得都可以装满一个屋子。她那一点点,又能算得了什么?
她的心被深深地撕开,血液汩汩而流。伤口像是被撒满了盐一样。
苏瑾月不想回头,她只觉得自己此刻很累了,只想好好地躺下什么都不要去想,闭上眼睛安安静静地睡着。
“瑾月!”狄杰迷惑地追上离开的她。
看见苏瑾月布满泪没有表情的脸,狄杰吓呆了。她那绝望的眼神,瞬息万变的表情停留在失望那一面。
苏瑾月甩开他的手,她终于明白,在他的世界里,她并不是他的全部。而那一切一切都是假象,都是迷惑她的骗局。
他可以不爱她,但是,总不能让她生活在假象中啊!
苏瑾月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她最爱的人,转身,决绝地离开。
飞奔的脚下没有片刻的停留。
狄杰彻底愣住了,没想到苏瑾月会这么决绝地离开。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地留下他一个人,周身的寒气都随着那个背影的离开而凝聚。
他不明白,为何她忽然如此冷漠地离开,不给他一句解释,甚至连表情都这般冰冷。狄杰的手抓住的是冰冷的空气,他深深地陷入了绝望和迷惑中。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为了什么?”狄杰大声地冲着苏瑾月消失的方向喊道,眼泪也在这时委屈地流了下来。
他摸了摸泪水,突然笑了。
原来自己已经开始为她流泪了,妈妈对不起,我开始为她流泪了。 2.记忆
驶往小镇的火车轰隆隆地在轨道上行走,偶尔颠簸一两下。火车上全是陌生的面孔,不同地方的人,说着不同口音的话。火车的一角是那个逃离的小身影,此刻,她还是没办法从忧伤中脱身。
“哥,我们回家以后就去看妈妈好不好?”回家的火车上,苏瑾月无力地靠在苏东博的肩膀上,眼前飘过的一切在她看来似乎都只一场幻觉,她甚至觉得自己像是突然失明了,世界那么大,可是她却找不到自己了。
她是怕了,她忽然很想逃离这个地方。离放寒假还有几天,她就决定先回家。她中午痛苦地逃回寝室,和白乐乐说明了一切。然后,她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苏东博,告诉他,她想回家。苏东博什么都没问就答应了。晚上,她和他已经坐在离开的火车上了。
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是逃跑吧!
苏东博感觉到一股泪水流到他的脖子上,是苏瑾月哭了。
自从她说要回来,他都没有问过她原因。不过,直觉告诉他,能让苏瑾月这么伤心的肯定是狄杰。那么好吧,让狄杰就此彻底地离开她的世界吧,让她变回从前那个可爱的小妹妹,而不是现在经常以泪洗面的她。
“妈妈希望瑾月是幸福的,快乐的……她在天上一定不想看到她伤心,哭泣……”苏东博在她耳边轻声言语。
苏瑾月淡淡地笑着,面带着泪睡过去了。
苏东博轻轻地为她擦掉眼角的泪水。如果不来仙岛大学,她是不是会轻松一点?不遇到狄杰,她现在是不是正开心地生活着?不再需要这样辛苦,这么累。这一切,就像孽缘一样纠缠着她,让她生活得这么痛苦。
火车轰隆隆地行驶着,看着窗外掠过的一个又一个暖灯,苏东博记起,从前苏瑾月对自己说过,每一列火车都会承载着一个不一般的梦想,然后轰轰烈烈地开向希望。
那时的她是那样地相信希望。
而如今的她却是躺在了火车中,承载着伤心,带着泪水,睡着了。
真是莫大的嘲讽。
那时的她,是开心单纯的傻孩子;现在的她,是被情感纠缠却又逃离不出来的孩子。
想到这里,他突然下定决心,等回到家,他要告诉她一个他心底沉积多年的秘密,如果这个秘密能让她明白一切,而就此能够简单一些,就足够了。
“爸!我回来了。”回到家乡的这片土地,连空气都那样熟悉。
即使父亲从前对她不好,但每当看见父亲渐渐衰老的容颜和痛苦的眼神时,苏瑾月都会感到一种莫名的伤感。因为她明白,他是她最亲的人。岁月不饶人,他在渐渐地老去。
可是父亲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默,一如既往地不理不睬,一如既往憎恨的眼神。
苏瑾月习惯了这种好像自言自语般打招呼的方式。每次父亲都是这样沉默地看着她,那眼神里承载的都是恨与厌恶。
直到现在她才能体会到父亲对母亲的爱意是多么地浓烈,她突然觉得父亲很可怜,没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而是独守着与日俱增的悲伤。他的心里,一定比谁都难过吧!
苏瑾月回到屋,打扫掉桌上的灰尘,拿出狄杰的照片,放在桌子上。高三那年,她就是这样看着他的,每天都要看一遍,每次看都会充满无限的幻想,是他让她执著得一塌糊涂。先是冰冷的他让她觉得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然后变得滚烫,让她幸福得没办法喘息。而最后却让她发现,这一切都是假象。她如此地努力,换取的却是欺骗。
抚上他的脸,狄杰啊狄杰!你知不知道我心里到底有多痛。为什么好不容易够到你,你却又走远了。
苏东博站在门口,看着苏瑾月伤心的模样,他忽然感觉到无能为力。
她的泪水滴答滴答地掉到桌子上,清脆有力,滴滴如血。
但也重重地砸到苏东博的心头上,用力地贯穿着,似乎要将他刺穿。
墓地是苏瑾月小时候常常去的地方,无论开心不开心,她都喜欢跑到妈妈坟前,向她倾诉。这里那么荒凉,死气沉沉,她怕妈妈一个人会孤独。
虽然,许多次,她看见父亲坐在坟头喝酒。他是在陪着妈妈。
可是,苏瑾月还是忍不住想来。
“我背你吧!记得小时候,都是我背你去看妈妈的,那时候,你不爱走路,喜欢耍赖,总是拽着我的衣服袖子让我背你。让哥哥再背你一次吧!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哥哥就背不动你了。”去往墓地的路上,想起过往的事,苏东博眼睛里闪着泪光。
“好。”苏瑾月一下子就窜到苏东博的背上,这个动作她再熟练不过了。从小到大,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瑾月长大喽!好重呢!估计哥哥以后就背不动你了。”苏瑾月在他背上,他可以感觉到真实的幸福。
“怎么会背不动呢!哥哥的身体永远都会很好的。”苏瑾月的胳膊紧紧地圈着他的脖子。
“哥哥会背你一辈子的,我们要一直都这样来看妈妈。”苏东博一直觉得,他的人生就是为了守护容易受伤的苏瑾月。
“哥,我以前一直以为,我会做一个很美很美的梦。可是梦碎了,而且破碎得好像没办法再拼凑。我的心也跟着碎了,好难受。哥,你说我怎么才可以不难受呢?怎么才可以像没经历过一样?”即使回来了,即使离开了那个有他的地方,苏瑾月还是没办法忘记那个让他伤心的人。
3.梦醒了 爱情的梦很美,可是一旦碎了,就会让人遍体鳞伤。
“忘记他,重新回到一个现实的梦中。”感觉到苏瑾月的泪,苏东博知道,她是很难忘记的。就算她忘了,她又会把自己再一次牵进痛苦中。
“可是忘记一个人好难。”本以为逃离会是解脱,没想到却是无尽的痛苦和想念。想起他的眸,他的轮廓,他的吻,他的冷,他的欺骗……
他的一切一切都像一个无形的影子在跟踪着她,仿佛一个从天而降的网,把她深深地罩在里边,撕不破,逃不出。
感觉到她带着泪的脸贴在他的脖子上,还有那轻轻的抽泣。
苏东博忍着心痛轻声说:“不要哭了,妈妈不希望看见你哭的。”
“我不哭,我不哭……”苏瑾月把泪蹭到苏东博的衣服上。
虽然她嘴里说着她不哭,苏东博还是听见她轻轻抽泣和哽咽的声音。苏东博不禁想到,原来,她离开的只是脚步,心却一直留在狄杰那里。一想到这些,他心里就开始隐隐作痛。
“妈妈,瑾月来看你了,自从上了大学,好久都没有来看你,但心里还是在想你。爸爸对我还是那么冷淡。我不怪他。他是因为爱你,所以才会这么对我的。爸爸真的好爱你好爱你。现在我长大了,终于能理解爱一个人的感觉了。妈妈,你知道吗?我遇到了我爱的那个人了。我很爱很爱他。”
“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还有薄薄的嘴唇。即使他冷着脸的时候都很好看。他很高,在他身边,我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妈妈,你一定知道我有多喜欢他。”
“他给我买好吃的棉花糖和暖暖的羽绒服。他牵着我手的时候,我觉得所有温暖都包围着我。我和他最惊险的一次是从山坡上一起滚了下来,他为了护着我而受伤,那一刻我好幸福好幸福。看见他流血,我吓坏了。他还为我过生日,在山中搭帐篷,吹蜡烛,放烟花。那一刻,我觉得我真的变成了公主。”
“我还学会了演戏,我们一起参加话剧社的演出,很成功。妈妈,大家都给我鼓掌,你一定也会为女儿开心吧……”
“我为他种了果树,现在也学会弹吉他了,是为了他。可是我却很笨地把他的吉他弹坏了。我给他折星星,一千零一个,这是我们的开始,女儿有初恋了,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很好,可是……”
“可是,那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妈妈……一切破碎了,我好疼啊!”
说到这里,苏瑾月突然放声大哭了起来,苏东博静静地陪着她,没有阻拦,他知此刻的她是应该好好地放声痛哭,否则真的会闷出病来。
过了一会儿,苏瑾月平静了一些,她坐在坟边,看着妈妈的照片,一点一点地讲述着,讲述着一切。她和他的每一件事,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妈妈,你帮帮小月吧……妈……”她再次情绪失控了,眼泪汩汩而流,苏瑾月的哭声撕心裂肺。
苏东博心如刀绞般地看着她哭成一团。
他要保护她,他不能让她沉迷在狄杰制造的忧伤中。
此时的坟地,因为苏瑾月的伤心和眼泪,显得更加凄凉空寂。
“瑾月,别这样,你清醒清醒,也许狄杰不是你想要的人。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假的,你并不知道的!”苏东博搂过哭得伤心欲绝的苏瑾月。他恨透了狄杰。
“哥……”苏瑾月趴在他怀里,忍不住地抽泣。
“就像我不是你的亲哥哥一样,很多事没那么真实。无论你相信不相信,一切还是发生了。”仰头,不知道多大的勇气,让他想要说出真相。
“哥?”苏瑾月抬起带泪的脸庞,吃惊地看着苏东博痛苦的表情。
“我们其实并没有血缘关系。”迟早要告诉她的,不是吗?这是他压抑了太久太久的事情。
“不会的。我不相信。”苏瑾月拼命地摇着头。怎么可能呢!从小到大护着她的哥哥,怎么会没有血缘关系?
苏东博盯着她,垂下头,缓缓开口:“我是爸爸从孤儿院领回来的。那时候他和妈妈结婚两年多了。很想要个孩子,可是妈妈却一直没怀孕。奇迹般的,在我被领来不到三个月,妈妈却怀了你,她很高兴。但是那时候她身体很不好,医院建议流产。她却坚决地说,如果孩子死,她也死,她不能流掉他和爸爸爱情的结晶。大家抵不过她的倔强,生你的时候她遭遇了难产。”
“原来我也以为我们是亲兄妹。我知道我们不是亲兄妹的原因,是你心脏移植手术时需要输血,我想要给你输血。验血时爸爸告诉我,你和我的血型不一样。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现在才告诉你,就是让你明白,有些事情,即使你不想,它依然在发生。”讲完了这些话,苏东博觉得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被挪掉了。这颗石头压了他好久好久。
苏瑾月转身抚摸着母亲的照片,一遍又一遍。她以前只知道,母亲是为了生她难产而死。现在,她深深地体会到,一个女人可以为了爱而置生命于不顾。
母亲是爱父亲的,所以也爱自己的孩子。
苏瑾月一点都不怪父亲对她的凶狠和冷淡,一点也不了,甚至她觉得自己本不应该出生的,如果那样,爸爸和妈妈现在就会在一起幸福地生活,对吗?造成一切痛苦的都是她,爸爸应该恨她的。
她转回身,直直地对上苏东博的眸,想起了苏东博这些年对她的照顾和关心,便忍不住开口道:“哥,谢谢你,你永远都是我最亲的好哥哥。从小我们相依为命长大,你照顾我关心我,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无论有没有血缘,你永远都是我最亲密的哥哥。”
苏瑾月的心里装满了感动。
苏东博抚摩着她的头发,他明白,他永远只能暗暗地保护她,喜欢她,却得不到她的爱。
4.不离不弃
在家里的生活平静得如一汪清水,苏瑾月除了看书照顾爸爸,就是和苏东博一起聊天,或者去墓地看妈妈。这仿佛变成了她生活里的一切。
生活恢复到从前,可是心却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松。即使疼着,可那里还是装着那个人。
而更多的时间是留给她一个人沉默,沉默的时候又特别容易想起狄杰。
每当夜晚一个人时候,苏瑾月才会偷偷地把狄杰的照片拿出来。那是她的爱,也是她的痛。痛苦着,却欲罢不能地想。思念,像一根无形的针,深深地扎入血管中。即使鲜血淋漓,还是阻止不了她无尽的想念。
“爱我,不爱我,爱我,不爱我……爱我……不爱……”清晨,苏瑾月早早起床,偷偷到街市的花店买了几朵雏菊花。
人们都说花是有灵性的,雏菊的灵性就在于它知道你喜欢的人是不是也喜欢你。自古以来,在西方国家,雏菊常常被用来占卜爱情。只要怀着真诚把手上的雏菊花瓣一片片摘下来,每剥下一片,在心中默念:爱我,不爱我……直到最后一片花瓣,即代表爱人的心意。不管你是不是相信,雏菊会用它自己的方式告诉你那个天意。
昨天夜里失眠,苏瑾月从书上看到这么一段,便决定要试一试。一向理智的她,竟然想听由天意。
小小花瓣在院子中轻轻飘舞,寄托的是苏瑾月无尽的幻想和希望。
“瑾月……接电话。”远远看着她的身影,苏东博把电话递给苏瑾月。是白乐乐打来的。苏瑾月从回到家到现在,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放下手中的花。
“你这个傻瓜!一切都是误会……你怎么都不开机,找你好难啊!你这家伙!真是急死人了。”
“笨蛋!你不知道,狄杰找你找得好辛苦,他感冒很严重……”
“这次是你真的误会狄杰了……” “他现在已经昏迷不醒了!”
没等苏瑾月开口,白乐乐的话就如同炮弹般轰炸过来,直到最后一句苏瑾月晃着身子,整个人快崩溃了一般。
他病了?他竟然病得那么严重。
“你快回来吧,再不回来他就不行啦。”白乐乐说完,没有管苏瑾月的反应就迅速地挂掉了电话。
苏瑾月抬起头,一瞬间,她差点以为是在梦境中。白乐乐和狄杰突然站在她面前。她看着他憔悴的面容和那双无神的眼睛,咬着唇,泪水无声无息地滚落。
见到了,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思念他。
这一刻,他的欺骗都伴随着眼泪流淌出去。
狄杰默默地走上前抱住她。这些天,她知道他心里受到了多少折磨,知道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念她吗?
紧紧的,没有一丝空隙。苏瑾月能感觉到,他仿佛要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一样。她费了好大力气才能喘息过来,她没有挣脱,思念之火早已经让她丧失理智。
而狄杰还是死死地搂着她。他好怕他怕一松手,她又会悄悄地逃走。这些天,他的心痛得快碎了。再不见她,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该怎么进行下去。她怎么可以什么都不问清楚,就冷冷地留下他一个人,把他丢在无尽的痛苦与思念中?
好过分。 真的好过分!
狄杰把苏瑾月从怀里拉开一点,与她对视。他要好好看看苏瑾月,看看这些天她是怎么过来的。
泪,还是情不自禁地往下滴。
“不准哭,以后再也不让你流泪了。”狄杰伸手接住她的眼泪,轻斥着。他宁愿自己承受着思念的痛苦,也不想看见她哭。
他终于明白,她已经在他的心里扎根了,一分一毫都拿不出去。即使有过去的影子和痛苦,但他什么都可以抛弃,唯独就是不能放下她。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他恨透了,再也不要这样煎熬下去。
苏瑾月看着他坚定的眼神,不用雏菊花的占卜,她已经明白狄杰到底在乎的是谁。
他牵着她的手,轻声在她耳边说着:“答应我,我们要不离不弃,好吗?”
“你真的很白痴!连那些女人的话都要相信。幸好你离开之前和我把事情讲了一下,狄杰找到我的时候,我看他紧张的模样根本就不像你说的他在骗你。”
“我把事情和他说了,他才反应过来,这只不过是宋紫彤布下的陷阱。你给狄杰的星星瓶碎了,不是让宋紫彤拣的吗?她直接给了狄杰。狄杰还以为是你折的那个呢!后来狄杰发火找到她问清楚之后才明白,当时她把你的星星扔了,自己又折的,而用的是和你完全不同的星星纸。狄杰当然认不出来,所以还以为是你亲手折的,天天当宝贝一样保护着。没想到宋紫彤能设计得这么完美吧!你们两个大笨蛋!”
“至于那照片,也是宋紫彤预谋好的。找的那三个女生帮忙……”
“只有你还白痴地相信!那狄杰更白痴了,知道事情的原委后,他竟然白痴地学起了折星星,还说要折到一千零一颗,然后一起送给你……”
“还执意让我陪他回来找你……看来这个寒假我就在你家度过喽!”
苏瑾月想起白乐乐对她说的话,唇角不自觉地上扬。一切,只是一个被人计划好的误会。而她却笨得忘记了思考。
是自己不对,误会了狄杰,还让他那么难受。
想想白乐乐说这些话的时候,分明是愤怒的口气,可是她好像很愿意留下来,而且整天找苏东博讨论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的。
苏瑾月知道,白乐乐决定赖在她家过寒假,是为了苏东博。 5.害怕失去
“在想什么?”狄杰来到他们约定的地点,坐在她旁边,看着她傻傻地笑。
“在想你是怎么知道我家住哪儿的。”苏瑾月望着突然出现的狄杰。她忽然想起这个问题,他怎么准确地找到她的家了呢!还真是神奇!
“笨蛋!我想找到你还不容易。”其实他早就知道她家的位置,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一定找得好辛苦。”苏瑾月吐出心里的内疚。
“以后不会啦!”狄杰随手团了一个雪球,扬手扔了出去,目光就随着抛出去的雪团飘远。
这是一片空地,堆满了积雪,晶莹的雪堆泛着闪亮的白光。可是这样的白光在此刻似乎一点也不显得寒冷。
“以后都不会找我了?”苏瑾月无措地看着他,难道他以后都不要找她了吗?
狄杰转过身,嘴角扯出一抹温和的笑,眼神里写满了坚定。他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说:“我以后都不会找你。因为我会永远把你带在身边,不再让你丢掉,这样不是更好吗?”
暖暖的气流萦绕着苏瑾月的心。
“以后即使我丢了,我也要想办法自己走回来。”依着他的肩,在他耳边咕哝着,苏瑾月再也不想离开他了。这一次离开,让她受尽了心灵上的折磨。
“这个给你。”狄杰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星星瓶子。这是他亲手为她折的,即使不是很好看,但也费了他不少力气。
“狄杰……”不想破坏这么好的气氛,苏瑾月硬生生地把泪咽了回去。
“叫我杰!”狄杰的眼神里写满了万般的温柔。 “杰……”苏瑾月喃喃出口。
“再叫。”听见她温柔的唤他的声音,他心都跟着温暖起来。
“杰……”苏瑾月也上了瘾一般。
“这次我亲手折过星星以后,才知道你有多辛苦。”想起以前,狄杰忽然觉得自己以前确实太不应该了,让她受了那么多折磨和痛苦。
“不,一点都不。”为了他,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只要在一起,哪有苦而言?
狄杰突然跑到旁边的空地上,用手滚起雪团来,他想做两个雪人,依偎在一起。
“你要干什么?”看着他的一双手被雪冰得通红通红的,苏瑾月心疼地扯过来,拼命地哈着气。
“做雪人。”狄杰笑着,多久他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她仿佛是带有魔力一般,让他为她痛,为她笑。
“我也要一起来。”苏瑾月也学着他的模样开心地滚着雪团。
狄杰心疼她,不让她弄。只要她一动,狄杰就生气地盯着她,直到她乖乖地扔下手中的雪。但不一会儿,苏瑾月还是忍不住凑过来要陪着他一起滚雪团。
两个人在雪地里开心地滚着雪球,看着雪人一个一个被堆起来,它们靠在一起,依偎着。
紧紧的,在这个冬天,他们相依为命,写下永恒。
狄杰在雪人的周围用脚在雪地里划了一个大大的心形,把两个雪人圈了起来。并写上: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不弃不离。
永远,不论有多远,都要相依相偎地走下去,就像是一个古老的诺言被雪记录着。
两人看着对方冻红的手,把彼此的手放在嘴边拼命地哈着热气。狄杰的鞋里面灌满了雪,但他一点都感觉不到凉。
直到两双小手热起来,他们才停止哈气,可是嘴唇却冻得有些发紫。
缓缓地凑过去,狄杰想用他的嘴为她取暖的时候,那张小嘴忽然发出声音:“杰……我们打雪仗吧!”
苏瑾月忽然想起这个游戏,小时候,每到冬天都不可缺少的娱乐项目。活动起来全身就会很暖和。
狄杰扬了扬嘴角,心里暗骂着雪,却又好笑地忍住了不满,出其不意地将一个小雪团首先灌入苏瑾月的脖子里。她不是要打雪仗吗?那就让她玩个痛快。
好凉,苏瑾月却哈哈大笑着迅速捡起一个雪团开始反击。
雪地里,两个人影跑来跑去,雪团,雪花满天飞舞。雪被他们的脚步踩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痴痴地笑,痴痴地跑。只有雪听得见他们喜悦的声音。
这个冬天,记录了他们此时此刻最快乐的瞬间。
夜晚的风格外地冷,让人忍不住打寒战。
雪花在路灯下轻轻飘舞,旋转,然后缓缓地落下来。路灯下,拉出两个长长的幸福身影,他们彼此紧紧地靠在一起,慢慢地向前走着,互相给对方更多的温暖。
“杰,你知道吗?哥哥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苏瑾月的手被狄杰温热的大手包裹着,寒意消散了一半。
“什么?”狄杰停下脚步,惊讶地盯着苏瑾月。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也就是说他……狄杰想起每次苏东博看苏瑾月的眼神,男人的直觉告诉他,那不是一般的兄妹感情,一股醋意蔓延在心头。
“很惊讶吗?他是爸爸领养的孩子。我刚知道的时候也有点接受不了。不过,后来想想,哥哥为我付出的真的很多,从小到大都是他在保护我,甚至像妈妈一样照顾我。我现在很幸福,真希望他能像我一样幸福。”苏瑾月仰起被冻红的脸,久久地盯着狄杰。如果乐乐和哥哥能在一起,她真的会很高兴。
狄杰没有说话,默默地把苏瑾月送回家,这一路上,他想了太多。
苏东博从小到大守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直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那他心里的那个人不就是苏瑾月吗?也只有苏瑾月这个笨蛋会觉得白乐乐和苏东博会在一起。以前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狄杰没有多想,可如今,他们竟然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他也就不能不多想了,因为自己实在是太在乎瑾月了。
如果有一天,苏东博真的向苏瑾月表白呢!
她会怎么选择?是选择她从小依靠的苏东博,还是会选择他这个被她认错的人。
想到这,狄杰的心乱了。 也直到现在他才真正体会到那种不能失去她的心情。

  只留下古月凌乱在风中,她冲着苏瑾离去的方向喊着:“
我不喜欢你,只是有点爱上你。”

  正好赶在九点钟的时候,苏瑾到了办公室
,其他同事都早早的在位置上开始忙碌起来了,苏瑾瞄了一眼坐后排的秃顶眼镜科长,正好迎上他贼贼的目光,科长意味深长的对着苏瑾笑着说:

  苏瑾走在大街上,突然闻见熟悉的味道 ,那是古月的味道。

  古月早早到达提前预定好的餐厅,烛光摇曳在高脚杯旁,玫瑰花瓣盛满了心形的盒子,那里面有他精心准备的礼物,是打算送给苏瑾的。

  梦见了一些不该梦见的人。

  苏瑾心想,古月这些天在工作上给了自己很大的帮助,是应该请他吃个饭了,于是便回复一个哦字。

  古月很凶。

  古月吓呆了。

  她愣了几秒钟,鼻子有点酸。

  他从盒子里掏出那枚戒指,想把它戴在苏瑾的手指上 。

  南下的列车带回了苏瑾,古月没有来接站。

  后来听说古月在单位被诬陷贪污受贿,他离开了公司去了成都。

  当初苏瑾拒绝古月的时候,本打算再给自己一些时间,忘记过去那些伤痛,然后好好的去重新爱一个人。

  苏瑾弯下腰捡起了洒落地上的资料,联想起最近这些天受的所有委屈,眼泪居然不争气的掉下来,啪嗒啪嗒的打湿在资料上。越想越委屈,最后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苏瑾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后,把那一沓资料递给古月,并加了一句,“我们科长要你明天早上务必答复。”

  冷的如此绝泪 。”

  苏瑾在家里呆了两个月后之后,天气回暖了,北方的初春,寒意渐渐退去,可是她总是能够清晰的记起临别前的禾城那场雪,那些纯白的情愫,还有古月棱角分明的脸。

  part2: 《偶遇,似乎并不讨厌》

  说了一些不太动情的话。

  当我们走过了这条街 ,

  苏瑾逃出来以后,躲在卫生间擦干了眼泪,假装镇定的回到了办公室。是的,她必须当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因为她需要这份工作,因为她几乎快身无分文了。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苏瑾打趣的说,“古月啊,你又换新娘子了,你看你看,这次是哪个姑娘又一不小心上了你的贼船?”

  苏瑾第一天去新公司报道的时候,淅淅沥沥下着雨夹雪,她踩着高跟鞋,走过泥泞的小路,带着若隐若现的悲伤去新公司报道。秃顶的科长透过厚厚的玻璃镜片仔仔细细打量了苏瑾足足一分钟有余,苏瑾有点毛骨悚然,但仍然保持着礼貌性的浅笑。科长打量够了之后,拿起桌上厚厚的一沓资料递给苏瑾说:

  突然,古月两瓣火热的唇粗鲁的贴在了苏瑾的双唇上,苏瑾一个激灵,停止了抽泣,瞪着眼睛推开了他,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古月的右脸上,苏瑾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丢下资料仓皇而逃。

  然后胖姑娘走了。

  打那以后,苏瑾再也没有见过古月。

  苏瑾一个人拖着沉重的行李箱搬出公寓的时候,外面起风了,很冷,天空阴沉沉的压下来,风哽住了喉咙,哭不出来,含着泪水,默默隐忍。她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有风从四面八方吹来,灌进脖子里,透心凉。她裹了裹大衣的领子。还是回西安吧,她怕极了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冬天。

  苏瑾站在原地呆了几秒钟,走上前去敲了敲门,门其实并没有关闭,她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那个叫做古月的在对一个职员咆哮,言辞犀利到毫不保留情面的地步。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part4: 《再见,再也不见,二月的雪就像一场告别》

  起风了,他也没有回来。

  很多人和事我以为自己能够放下;

  从那以后,苏瑾开始尝试新的生活,试着穿不同风格的衣服,试着喝不同口味的饮料,试着做没有古月的梦。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3

  微信QQ:360193904

  这是一个长情的告白。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几天前,CQT公司人事找她面谈的时候,她半句也没有辩解,噙着泪水,坚强的说出了三个字“我辞职”。和男友分手了,前男友不甘心,拿走了苏瑾银行卡里所有的余额,还三天两头去公司堵人,公司怕惹出是非,就以最快的速度约谈了苏瑾,大抵上的意思是说以苏瑾目前的精神状态,也不适合继续工作,不如放个长假回家休息,好好沉淀沉淀,苏瑾是个聪明人,听得出弦外之音,就果断的办理了离职手续,交出了公司公寓的钥匙。离开了工作了五年的单位。

  歌曲一直轻轻的回荡在清晨清冷的空气中,她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说完他把桌边的资料挪到手里。

  啪的一声,资料被甩在桌子上,有些散落在了地上。

  又是一夜的无眠,苏瑾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真的没有想好这么快就答应做古月的女朋友。或许她还沉浸在上一段恋情带给她的伤害中不能自拔。

  那个姑娘不离不弃的她跟着古月三年了,是该给她个名分了。

  “古月亲自把资料送回来了,而且都按要求做了,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苏瑾你以后就直接对接古月的工作,看来这头桀骜不驯的野鹿只有你能驯服的。”科长依旧意味深长的笑着说。

  她看见古月朋友圈po出的照片,那个姑娘一袭白纱斜靠在一页小舟上,美的犹如壁画上走下了的飞天。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4

  她拼命的找啊找,再也不想错过了。

  再见,再也不见。

  苏瑾失业了。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5

  苏瑾失恋了

  后来,古月在工作上再也没有为难过苏瑾,反而事事替苏瑾着想,苏瑾工作上不小心出的错,古月都能背后悄悄的替她摆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