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铃》17(2)

借你的男人一小时

第十七章(2)

男人应声开门的时候,不禁怔住了,不期而至的,竟是已有十几年没有谋面的初恋情人琼。琼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打听了好几位同学,才找到你的住处,你还好吗?”男人机械地点了点头,将琼让进了屋里。

铃儿自从有了这“精神粮食”,便很少趴在窗口发呆了,如果不慧不在,她能捧着书呆在房里看一整天,她完全沉醉在书中的世界里,也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暂时忘掉自己身处的这个险恶之地。而小慧只要不“上工”,也都会陪着她看书,有些她看不懂的,不明白的地方,小慧都会教她。这样的日子让也小慧感到充实而且充满成就感,有时她甚至恍惚,自己和铃儿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姐妹,这日子也会一直这样过下去!

琼环顾了一下狭窄简陋的屋子,那种刷着油漆的地板上已开始斑驳,一切都显示出主人生活现状的窘迫。琼身着貂皮大衣,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香水味儿。男人给来客倒了一杯水,然后推开虚掩的房门,俯向躺在床上的妻子,在女人耳边低声说:“我们家来客人了,一位老同学,出去见见好吗?”女人微笑着让男人抱到轮椅上,男人推着轮椅走了出来。

但现实永远都是在人的想像之外的!

“这是我的爱人。”男人的神色自然了许多,将妻子介绍给客人。琼注意到女人的膝盖上盖着毯子,虽然屋子里没有暖气,显得有些冷,但女人的脸上却是一片灿烂。

这天中午,小慧和铃儿两人正在讨论一篇课文,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两人都觉得颇为奇怪,什么人会在这个时间点过来呢?而且是这种地方!小慧直觉得有点不安,她让铃儿不要出来,她从房间出来后,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然后打开门。当她看到来人后,心猛的漏掉一拍,后背竟惊出一片冷汗,是大姐!

简单的寒暄后,琼对女人说:“大姐,我在这座城市不会耽搁太久,想跟你丈夫聊聊,能不能将你的男人借给我一会儿,只需要一个小时。”见男人有些迟疑的样子,还有琼的眼眸间闪过的一丝充满期待的目光,女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女人深情地对男人说:“外面风大,小心别感冒了。”说着话,女人给俯下身来的男人开始系围巾,两人配合得十分默契。

“大..姐!您怎么来了?”小慧差点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出了门,琼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将男人带到了自己下榻的酒店。温暖如春的豪华房间里,两个人相对而坐,都陷入了沉默。

大姐并没有回应她,只看了她一眼,就径直走进门,而她后面的4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也跟着她进门。小慧在门口深呼吸了几下,把门关上。当她走回客厅时,大姐已经在沙发上坐定,那4名黑衣男人则分别站在沙发两边。大姐拿出一根烟,还是细长的女士香烟,那烟盒上印着YSL的字样,旁边一个黑衣男人立刻点开打火机,放到她的烟头下,大姐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一圈烟雾。

澳门新葡亰76500 1

大姐没有开口说话,她环顾了一下房间,最后才把目光落在小慧身上。“听说小家伙上次病的挺严重,怎么样了?”她终于开口。

13年前,他们是一对恋人,同学们都说他俩是真正的才子配佳人。可大学毕业后,琼却不辞而别,一声不响地去了东北,没有给男人任何的解释。

小慧心里咯噔一下,心跳也加速起来,她极力控制自己的慌乱,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看着大姐,想知道她是发现了什么,还是纯粹的只是来关心一下,但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和情绪。

后来,男人从分配在东北的同学处打听到琼当时也是有苦衷的,她的父亲当时检查出食道癌,需要一大笔钱来做手术,正好有个东北老板看上了琼,救父心切的琼别无选择。

“没事了,平叔说了受了凉,开了药吃了。”小慧故做淡定的回答。

“这些年了,你还恨我吗?”琼的语气低低的,男人的身子却抖动了一下。“我不恨你,这事儿如果摊在我身上,也许,我也会这么做的。”听了男人的话,琼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这些年来,她就像一个花瓶,给那个大她22岁的丈夫生儿育女,还要忍受他的寻花问柳。琼常常想起自己甜蜜的初恋,就是身边的这个男人,令她想念了这么些年。想着想着,琼忽然有些激动起来,她一把抓住男人的手,急促地说:“我丈夫去年车祸死了,现在公司、工厂都是我一手打理,你跟我去东北吧!让我们从头开始好吗?”男人摇了摇头,刻意地回避着琼火辣辣的目光,“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也有了自己的家。”男人将这个“家”字咬得很重,“再说,我老婆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不能丢下她不管的。”在男人的话语中,琼知道了有一次,男人和女人在过马路时,一辆刹车失灵的汽车疯狂地冲了过来,女人推开男人后,被汽车碾断一条腿。

“带她出来,我瞧瞧。”大姐弹了一下烟灰,轻轻的吐出这一句话。

两人呆呆地坐着,空气沉闷得令人窒息。琼猛然扑到男人的怀里,将男人抱得紧紧的,语无伦次地说:“那就让我们圆一个梦好吗?过去我欠你太多,今天全部还给你吧澳门新葡亰76500,!”一瞬间,面对这个曾经令他痴迷不已的女人,男人的眼神有些慌乱,情不自禁地迎向琼的嘴巴。忽然,男人的脑海中闪过妻子在汽车冲过来的刹那,将他拉向自己身后被撞倒的一幕,他一把推开已经半裸的琼,坐在沙发上呼呼地喘着粗气。

“她好像睡了!”小慧继续镇定的回答,但她此时,心脏都快紧张的炸了。

琼愣了一下,悄然穿好半开的衣服。她走进了房间,关上房门,一会儿,琼出来了,将一支笔递给男人:“我打算搭今天晚上12点的飞机回去,这支笔送给你的妻子,做个纪念。”

大姐挑了挑眉,看了看小慧,然后往旁边的黑衣男人说了一句:“带她出来。”

男人回到家时,女人还坐在客厅里,呆呆地看着墙上的挂钟。见男人进门,女人笑了,“真准时啊!不多不少,刚好一个小时。”

男人立刻会意,大步走出来,接着就要把房门打开,小慧急的脱口而出:“等一下!”男人停下了动作,看着她。

从回到家起,男人一直有些心神不宁。深夜,男人终于按捺不住,想对女人坦白自己差一点就要背叛她的事情。女人拦住了他的话,“都跟你过了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相信你呀!”接着,女人将琼送给她的那支笔拿出来,按动了笔上的一个地方,寂静的午夜,传出了男人和琼在酒店房间的对话,末了,是琼的一段话:“大姐,我想告诉你,这次来,我是有私心的,我爱你的男人,很想把他带走,甚至想造成一种既成事实,为此,我准备了这支录音笔,想将我们在一起的‘罪证’记录下来,达到带走他的目的。但我错了,你丈夫是个好男人,你也是个好妻子,你为他做出的一切,相信我是做不到的。好了,请原谅我的自私吧!我今晚就要走了,真心祝福你们一生幸福,白头偕老。”

“我去喊她吧,你们不要进去。”小慧说完便大步走到门口,推开了一下男人,便打开房门走进去。而大姐始终没有说话,男人又走回他原先站定的位置。

琼的声音停止了,男人和女人的眼里,都有了晶莹的泪花。

小慧进房后,看到铃儿正卷缩在床上,一脸惊恐的看着她,显然她刚才也听到了外面的讲话了。小慧对着她摇了摇头,无奈的说:“大姐来了,要见你,出去吧。”说完便去拉她的手。铃儿想把手缩回去,她不想出去,她害怕!但小慧还是拉住她,然后小声的在她耳边说:“别怕,镇定点,有姐在。”

铃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着小慧走出去。

铃儿看到外面这阵仗,吓的她腿都差点软了,她的心脏“呯呯”狂跳起来。这就是大姐?铃儿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上身围着一件灰色狐裘外衣,女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一头浓黑的头发是漂亮的大波浪卷,高高的盘在脑后,那细长的手,涂着红色的指甲油,拿着烟的动作竟让人觉得十分好看,暗红色的嘴唇里这时正缓缓的吐着烟圈。她看到女人也正在看着她,这让她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一种让人胆颤心惊压迫感,让人很不舒服!

大姐把烟头在烟灰缸里压了一下,然后对铃儿招了招手,“过来!”

铃儿不想过去,她后退了两步,但被小慧拦住了,她抬头看了看小慧,小慧向她点了点头,似乎在说:“没事,你去吧。”铃儿又看向那女人,女人的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似乎是在对着她笑。

铃儿又犹豫了一下,她看了一下旁边那4个男人,又看了看女人,心想:如果这个女人要弄死她,那就死吧,反正她也回不了家了,以后还要做那种丑事,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她暗暗咬了咬牙,大胆的迈开步子,走到大姐的跟前。

大姐看着这眼前的小人儿,似乎非常满意,她上下打量着铃儿,轻柔的问:“你,叫张铃儿?”

铃儿点了点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