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一个人的暗恋

  她,日野香穗子,热情似火,坚强温柔的女孩。他,火原和树,开朗温暖,阳光率真的男孩。
他是喜欢她的,十七岁那年喜欢上她的。那是一个夏天,他喜欢她的笑,喜欢她的琴音,喜欢她……
总之无论是优点或是缺点,他都喜欢。
只要是她身上拥有的,那他全部都可以接受,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而她却并不知道,只是,把他当做是学长以及朋友,因为,那时她喜欢的是别人。
他,月森莲,冷漠优雅,跟她的乐器同样都是小提琴,两人就像是天生一对。多么的般配。
他的乐器是小号,他说,他喜欢小号的声音,虽然,小号和小提琴的合奏同样好听。
是啊,小提琴和小号演奏的加伏特舞曲同样好听,尽显加伏特舞曲的俏皮和可爱。
但是,那又怎样,他知道即使如此,她也不会喜欢自己的。
因为,人永远只会向前看的,是不会向后看的。
有时他也会想,如果她可以向后看,就会发现他其实一直在她身后。
可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纵使他再好,也不及她心里的那个人好。
正是因为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才选择默默喜欢,默默守护,只要她好,便是最好,不是吗?
加伏特舞曲是他和她共同演奏过的乐曲,也是他和她唯一一起演奏过的乐曲。也是他充满回忆的乐曲。
他要用心去演奏,好好聆听,他们充满回忆的加伏特舞曲。
因为,以后也许再也不能和她一起演奏这首曲子。
可是,他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因为,他要毕业了。
所以,他决定退出。
那一刻,他笑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笑容。
只是,这一次他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
但还是自欺欺人的对自己说,这样不是很好吗?
这不是我们之间最好的结局吗。只要她幸福,你不是也会感到幸福吗?但是心里却还是很难过,很痛。
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由着心去痛。
此后,他一直选择微笑,因为,他知道她最喜欢的是他的笑容。
因为,他现在唯一可以为她做的,就是保持笑容。
那也是唯一可以让她铭记的。
只是那笑容里掺杂了悲伤和无奈。
但是,同样的能温暖人心,却让人不由得感到心疼。
他大一那年,日野香穗子突然来找他。
他觉得惊喜不已。
想着她为什么会来学校找自己,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但还是挂上了比阳光还要灿烂温暖的笑容。
他说,香穗,你怎么会来学校里找我?
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她说,是这样的,火原学长,我是来和你告别的。
因为,我要和月森君一起去维也纳留学了。
所以,来和你说一声。
他听见她说,她要走了。
觉得很惊讶,非常的不舍。
心里也很难过,但还是勉强的挂上了笑容。
他说,那不是很好吗。
你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去留学。
那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地方。
维也纳,著名的音乐之都。
真是恭喜你,香穗。
你以后一定可以变得更厉害的。
会成为出色的小提琴家的。
嗯,谢谢你,火原学长,我一定会加油的。
那就这样吧,我就先走了。
再见,火原学长。
他听见她说再见,忽然觉得心里就莫名的悲伤了起来。
仿佛是他也许再也见不到了她一样。
他摇了摇头,对自己说,火原和树,你要振作起来。
这不太像是你。你要和以前一样,继续微笑,充满活力。
可是,直到很久以后,他才明白。
他无论如何都回不到以前的那个无忧无虑,开朗活力的火原和树。
因为自从遇见日野香穗子的那一天起。
那个单纯快乐的火原和树就已经不存在了。
取而代之是那个不再快乐的自己。
即使自己在怎么去伪装,伪装的再好。
就算他还是像当初一样去笑。
澳门新葡亰76500,但是,那又怎样,一切也都回不到最初了。
就算骗过了别人,也骗不过自己。
因为,人的心境和以前都不一样了。
再后来,他大学毕业了。
他回到了星奏高中,那个让他快乐还有悲伤的地方。
他当了这所学校的音乐老师。
当了老师的两年后,他收到了请帖。
是他最爱的女孩要结婚了。
那一刻他笑了,笑得那么的悲伤。
然后,他狠狠地哭了。
他去了她的婚礼。
看着她在新郎的怀里笑得那么幸福,那么满足。
他也跟着笑了。
他想,太好了。幸好她是幸福的。
那么,他当初没有白白的退出。
至少他的退出,换来了她如今的幸福。
然后,他还是一如当初的笑得温暖阳光。
他说,恭喜你。
祝你和他白头偕老。幸福一辈子。
她说,嗯,谢谢你的祝福。
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他微笑的说,嗯,那我就先走了。
对不起了,学校里还有事。
她说,嗯,没事。
学长既然有事,那么就去忙吧。
他说,嗯,再见,香穗。
然后,他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那个少年其实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哭了,哭的是泪流满面。
然后,他用手胡乱擦了擦眼泪。
对自己说,能够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幸福,不是很好吗?
即使,代价是自己痛苦。
但是,这却是值得的,不是吗?
想着想着,他就笑了。
然后,他回到了家。打开了抽屉。
抽屉里有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
他打开盒子,里面有两枚不同颜色的纽扣。
那是他上高中和大学时校服上的扣子。
他听别人说,校服上的第二颗纽扣,是要送给自己最喜欢的人的。
因为,那是离心脏最近的位置。
意味着时时刻刻把她放在心上。
可是,除了她。
他想不出还能把纽扣送给谁。
于是,就一直把纽扣放在抽屉里。
而她万万没有想到,
那一次会是她最后一次看见他。
婚后四年的某一天,她独自一人在家。
拉着心爱的小提琴。
突然听见了有人按门铃的声音。
她放下了手中的小提琴。
打开了门。
她听见来人说,是日野香穗子女士吗?
她点点头,说,是的。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来人说,是这样的。
有人要我把这个盒子送给你。
说完,便把手中的盒子交给了她。
然后,来人就走了。
她关上门,打开了盒子,发现盒子里有一张照片和两颗纽扣。

记得朋友小木曾经跟我说过一段故事,说起来也许是悲伤,可是也幸福着。

澳门新葡亰76500 1

小木喜欢的人是她学生会里面的一个学长,是副部长,小木参加的是志愿者部,至于为什么参加这个部门,没有什么崇高伟大的思想,只是觉得这个部门没那么多外貌的要求,对于小木这种平凡的女孩来说还是比较好的事情。

她拿起里面的照片,照片上是曼陀罗花。
忽然,她记起曾经有个少年在纸上画过这种花。
那个少年曾经笑着和她说,知道吗?
这是曼陀罗花,花语是绝望的爱,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
她看着照片还有盒子里的两颗纽扣。
忽然不可抑止的哭了起来。
心里忽然想起了那个笑容温暖的少年。
也许她不知道吧。
那个少年已经死了,死于肺癌。
他死前坚决不接受治疗。
就如同他当年放弃她那般决绝的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因为,在那个少年的心里。
她如同他的命,既然他放弃了她。
那么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也许只有他的好朋友,柚木梓马,他才知道他放弃治疗的真正原因吧。
毕竟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但是,他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
那个少女其实是喜欢过他的。
只是,在那个少女心里更喜欢的是月森莲。
所以,最后她选择了月森莲。
辜负了他。
她其实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他说清楚的。
想和他说对不起的。
可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所以,就这样一直没说。
只是现在再说这些,也于事无补了。
因为,那个少年已经不在了。
而她不知道吧。
他死前的最后一刻心心念念想着的还是她。
他想如果还可以看见她的笑容。
这一次能不能只为他一个人微笑。
可是,这个小小的心愿却永远实现不了了。
他想,她一定要和月森很幸福很幸福。
那样他才没有任何遗憾。
他也不知道吧。
那个女生在看到盒子里的东西,为他哭了。
哭的那么伤心。
但是,有一件事是实现了的。
那就是他希望她幸福。
那么至少她是幸福的。
也有一件事是从来没有改变过的。
那就是他对她的感情是矢志不渝的。
即使一开始就知道会是飞蛾扑火,万劫不复。
但是,他还是陷进去了。
即使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喜欢上她的。
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自己喜欢她。
因为是她让他明白了什么是刻骨铭心,深入骨髓的爱。
后来,他的好友柚木梓马来到他的墓碑前,对他说,你和她只能算是有缘无分吧。
可是,你太傻了,火原。
那一刻,柚木仿佛听见了好友的声音,听见了他对他说,谢谢你,柚木,帮我完成了最后一件事。
还有就是我觉得为了她,我是值得的。
我和她是命运弄人,怪不得别人。
不过我不曾后悔过。
然后他好像是看见好友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但是,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自己的错觉。
可是他还是相信那并不是自己错觉
然后,他走的时候露出了笑容,那是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说,火原,希望下辈子你能幸福。

第一次遇见这个学长是面试的时候,那天小木迷迷糊糊的进到里面面试,因为好多人来面试这个部门,所以最后小木犯了一个小错误,那时候小木尴尬的笑了,那个学长看着她也在笑,小木当时看着学长的笑容,很温暖,好像在这个屋里里面投进来了阳光,光线从学长的身上散开,散射到小木的心里,小木从此以后便记住了这份“阳光”。

第二次见到学长是小木被通知进去到志愿者部,那天小木下课后要去志愿者部开会,时间很紧急,途中一直在奔跑,好像是驾了云一样,就在快进门的时候不小心书散落一地,小木心里想真是时候!此刻一位男生蹲下来帮小木捡起来,小木定住了,因为此刻帮她捡书的就是那个阳光学长,她的心砰砰砰的跳着,她拍拍自己心脏的位置,行为突然变得不自然起来,连对着学长笑的表情都僵硬的扯拉着脸颊两旁。

小木:谢谢学长。

小木的笑更加不自然,心脏更加不听话的胡乱加速跳动起来。

学长:没事儿

学长微微笑起来

第三次见到学长是部里面自己组织聚会,那天部里面同学都让小木喝酒,说新加的同学必须喝满三大杯酒,小木高中的时候整天为自己笨拙的大脑补充知识,根本就没接触过。

小木:我……我没喝过酒,能只喝一杯吗?

大伙:不行啊!你这样可不行!得有新人规矩,这次你必须喝。

小木踌躇起来,犹豫的举起一杯酒,一杯下肚,胃里觉得有些烧,最里面充满了酒味,再加上聚会的灯光,这一切加一起让人有种晕眩得感觉,小木去拿第二杯,抓了几次才抓到杯子,她看着大杯的酒,她内心希望有个人能来救她一下子,可是在这个部门里全是刚认识的并没有什么朋友,她低下眼帘,举起杯子,突然间杯子升高,到了另外一个人手里,她仰头看着她的阳光学长正在喝他那杯酒,她眼睛竟然湿润了,心里有了可以依靠的感觉。

学长:新来的,还是个女生,咱们部门男生多就别欺负女生了,我替她喝了。

替她喝了,这四个字,现在小木依然记得当时学长的表情。印象很清晰,很清晰……

……

第一次告白:小木蹑手蹑脚的走到学长面前,她有些害怕,害怕被拒绝,害怕各种……

学长:诶~小木你怎么在这里!有话说?

小木:嗯~我有话说,那个……我……

学长:怎么了?

小木瞬间好像给自己注满了勇气,她抬起头看着学长,两眼炯炯有神。

“学长,我喜欢你。”

说完小木低下头,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害羞没有勇气的女孩子。

学长:小木……我……我觉得咱俩不了解,这种事情不太适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