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花永远为你盛开,当你疲惫的时候把你掩埋

 初秋的南方有了些许的凉意,阳光暖暖的照着,可是一一感觉很冷很冷。窗外刺眼的光,喧闹的人群,车来车往,“这个世界永远是这么不随人愿……”。一一狠狠的敲到了几下键盘,留下了这几个字,然后是长长的省略号,省略了内心所有的压抑与不满。

在那天下午的追问下,得知她背叛了我,她和一个黑人好上了,是她常去锻炼身体的一个健身俱乐部的教练,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
  “你若深爱,我便生死相随,你若弃之,我便即刻相离。”苏晴一定不记得,她曾在五年前对我说过这样深情的话,向我表真心,索要真爱。可如今,却是她背叛了我……  三个多月前的一个深夜,苏晴加班晚归,我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接过她手里的包包,叮嘱她赶紧洗澡好好休息。苏晴显得有些疲惫,她整理睡衣时竟有些走神,以至于我走进房间她也没察觉。拥抱她时,她有几分抗拒,说:“还没洗澡。”然后,便一个转身,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那天晚上,她似乎在浴室待的时间比以往都要长很多。等她从浴室出来时,躺在床上的我早已不知不觉睡着了。我将她拥在怀里,接着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时,看着睡得正香的她,没忍心叫她。可能是我起床的时的少许动静,让她稍感不适,她皱了下眉头,翻了个身。身上的睡衣被撩开,不料肚子上竟有用油性笔写的“黑人制造”四个大字映入眼帘。字迹很明显被清洗过,只是笔痕没被彻底洗干净。我笑了一下,轻手轻脚走出卧室,刷牙洗脸准备早餐。去年,苏晴的肚子上偶尔也会被写字,苏晴说是和好姐妹玩闹时写的。也许,是我太相信她太爱她了,以至于我从来没过半点的猜疑。
上一页123下一页 分享:

   ……

 “你怎么了呢,到底怎么了?说啊”木子一遍遍追问着一一

 
 其实,就连一一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是最近情绪一直很是低落,没有缘由的低落…她甚至傻傻的想制造一起意外,然后安静的离开,用那些盛开紫罗兰,把自己掩埋。她试图通过其他的方式让自己开心,让自己看上去不至于很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悲伤,或者说让自己看上去开心的没心没肺,可是,一切都徒劳,诗词,画画,书籍,音乐,一切一切都无法是她平静,或者突然对好友提出,我要重新学诗词,我不要再颓废,好友依旧耐心给她的讲诗词格律,可是,她什么都没有看明白,她得脑子里都是他,远在另外一个城市的他。

 
 木子很早就看出一一的焦躁和不安,只是他不知道一项安静乖巧的她为什么会突然冒出“那朵花永远为你盛开,当你疲惫的时候把你掩埋”的字眼,她的那种伤楚深深的扯痛了木子心。晚风吹过,木子拉了拉衣角。此时的校园一片死寂,安静的仿佛这个世界就剩下了他一个人。音乐播放器里循环着许巍的《星空》秋天的风吹过原野/无尽的星空多灿烂/就在那分手的夜晚/你曾这样轻声告诉我/无论相距有多遥远/只要我轻声呼唤你/你会放下一切到我身边/我的姑娘/我的姑娘/我不知对你在说些什么/也不在乎它的真假/只是将你轻轻拥在我怀里/仰望着蓝色的星空/只是将你轻轻拥在我怀里/倾听着风的声音/只是将你轻轻拥在我怀里/我的姑娘/我的姑娘……就这样一直循环着循环着,循环到天空出现了星星点点。

  “你说吧,什么事,我都能接受,因为我们都长大了”

   她依旧在沉默,呆呆的看着木子跳动的头像

  “你回来吧,我想你了”

    她还是在沉默

  “你能回来吗”他问

  “不能”她答

  “要不,我允许你谈个女朋友吧…试试吧,亲爱的”一一接着对木子说

  “闭嘴”木子似乎带着吼的语气对她说

   
木子曾经说过,只要一一还没有嫁人,只要一一还没有亲口告诉他她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的时候,只要一一还需要他,他就不会离开一一,他还答应要带一一去彩云之巅,去寻找那一米阳光,这些这些都还没有兑现。他怎么可能舍弃一一另求新欢?

   “别凶我”她怯怯的打出了这三个字

  “对不起……..”

 
“…可是..可是我爱你”她继续怯怯的说着,手有点颤抖,打出这几个字总共用了一分四十八妙的时间

  “以后不允许你说这样的话”木子命令的口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