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无辉

Part  19
 无声的约定

Part 10 出发

        平静的过了一个晚上,第二日用过午餐之后,众人便带着感慨的心情开始起程回家了。

2003年4月14日星期五,下午二时四十五分,桐庐某职业高中放学铃声准时响起。同学们收拾了一番整个星期都未整理过的行囊后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学校。

       昨日那场雨来的突然,去的倒也干脆,丝毫没有拖沓之感。在这雨后的第二日,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在道路上显得潮湿烦人,反倒是因这雨后的天晴,使地面有了恰到好处的干燥,让行人可以感受到淡淡的泥土芳香的同时,也使人心情不甚愉悦。

一辆开往深澳的乡村巴士中,易晏、林若涵等七人靠在座椅上正闲聊着。

       水泥路上,易晏双手插袋,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乐,似乎心情很是不错。在他身后,林若涵、童艳琳与李思思手挽手,并肩走着。

“喂,王辰风,你说的那个到底地方好不好玩啊?”童艳琳嚷嚷着。

       谈笑中,林若涵抬目看着易晏那在阳光下显得有些不羁的背影,目光有了不同。

“去了不就知道了。”王辰风淡淡的回道。

       …………

“你们叫我们三个女生去那什么天子岗是不是有什么不轨的意图啊?”李思思一脸怪笑着看向易晏。

       天子岗一役,就这样随着众人的离去,在感慨中结束了。几人身后遥远处的那座山岗依然盎然耸立着,没人知道在那里有座山崖,在山崖上曾经有三朵娇艳的兰花,因为这几朵花儿,将两条年轻的命运牢牢地绑在了一起。

“我说李思思你看我干嘛,又不是我叫你去的,要有意图也是老王他有意图。”易晏立马回道。

       如今的山崖边,除却一些杂草在微风的吹拂下,瑟瑟摆弄外,已是空空如野。不过,在来年,这里或许还会绽放出那曾经拥有的过的灿烂。只是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是否还会有宿命的邂逅等待着它们。

“三位美女别误会,这是我提出来的。这不是要毕业了嘛,所以我就琢磨着搞些什么活动,也好为将来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嘛。”见状,宋君杰立马出来打圆场。

       随着天子岗事件的落幕,大家也都重新回到了日常的学院生活。不过经此一事,不管是易晏,还是王辰风,只要是当日共同度过那一日的几人,随着彼此的联系,一种名为“羁绊”的东西在众人无所觉察中渐渐产生,并在持续的日子里,越结越深……

“李思思,你们放心吧,天子岗很好玩的,保证不会让你们失望。”这时,仔仔也加入了他们的话题。

学院中,许是因毕业的临近,高中三年级的同学们,心绪也是愈加低沉。渐渐地,“同学录”成为了班级中唯一热门的话题。

“好别骗我们,不然你就惨了。”说着,李思思握了握她的秀拳,恨恨地盯了仔仔一眼,饶是可爱。

这一日,易晏正趴在课桌上面,填写着班上一位同学拿给他的“同学录”。写到一半,无聊的易晏翻阅起了之前的同学所填写的内容。突然,一个名字映入了易晏的眼帘。

“看来有意图的还不止老王一个啊,哈哈。”易晏终于抓到机会,还了一击。

细细地看着这位同学所填写的内容,易晏时不时的露出傻笑。纯真的笑容中有着一丝期待,有着一丝欣慰。

“好了思思,在车上还跟仔仔打情骂俏,当我们不存在呀!”童艳琳也开起了玩笑。

目光在色彩斑斓的页面上缓缓流动,最后,在一行用蓝色水笔所写的字迹上面停留——“我们能在一起吗?”在它左侧,十个黑色字体工工正正的写于纸上:最想知道的事情是什么?

“艳琳,怎么连你也取笑我啊!”李思思嘟着嘴说道。

含笑中,易晏翻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页,并在其中一个问题后面重重地留下了几个字——对于喜欢的人最想说的一句话:我们会在一起!

“本来就是呀!你现在有仔仔追着,若涵也有何靖了,就我没有。”

写完,易晏带着一丝微笑盒上了“同学录”,继续保持着趴在桌上的姿势,并撇向林若涵的方向,目光闪动。

谁也没有发现,在童艳琳说完这句话后,易晏的手指不易察觉的抖动了一下,继而转头望向车窗外。

似有所察觉的林若涵,侧过身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四目相交,迸发出了一抹只有他们能够看到的光芒。

这时,一直都沉默不语的林若涵也下意识抬起了头,看向前座的易晏。只见易晏单手撑在车窗上,拖着下巴,静静的看着窗外。

忽然,两人都笑了起来。那笑容很真,很真……

巴士快速行驶着,迎面袭来的风吹动了易晏的衣领和发丝,发出猎猎之声。看着窗外的景色飞速的往后退去,易晏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Part  20  
 那一年……

这一幕,林若涵看不到……

光阴如梭,而在这最后两个月里,更显如此。一个月,就在众人倒计时中悄然而过。

Part 11 昙花,美么……

一个月的时间,说来不长,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短暂。但对于即将因毕业而分离的同学们而言,这最后的几个月是显得格外珍贵与不舍的。多数同学正盘算着毕业之后计划及考试的准备,也有不少忙于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记录着这同窗三年之中的点点滴滴。同学录、大头贴、记事本这类用以留住回忆的物品,其盛行程度一时间到达了巅峰。使班级里增添些许热闹的同时,却也徒增了不少的伤感。

时过半晌,在一阵喧闹声中众人走下了巴士,并随意的购买了一些吃的用的以备明日爬山时所需。随后,再步行了大约十分钟光景,终于到了宋君杰的家中。此前,由于仔仔本就和宋君杰同村,在车辆抵达时,便与众人打过招呼之后先独自回家了。

这一个月,对于大多同学而言,除了临近考试的紧迫以外,那种因即将离别而带来的伤感也在渐渐蔓延。而对于易晏,这短短的一个月,却是非同寻常的一段时间。

不大不小的房间里,简单的摆设着一些家具,在房间正中央靠墙位置,一张双人大床横陈着。床边上,王辰风、宋君杰、易晏、林若涵、童艳琳以及李思思等六人“正襟危坐”。

在易晏接连不断的各种“攻势”下,终于在2006年5月13日这一天,林涵若答应了易晏,两人走到了一起。

“现在我都是几个星期回家一趟,父母也都住在桐庐,方便生意。平日里家中只有住老房子里的爷爷奶奶偶尔过来打扫一下卫生。所以家里也没什么好玩的,就连电视机也没装。”见大家都无聊的坐着,宋君杰耸了耸肩讪讪地说道。

五月的天气,炎阳开始初现,白天的温度在经过一日的洗礼之后,到了夜晚却是显得格外清凉惬意。林涵若清晰地记得,在那一天傍晚,两人默默坐在学校篮球场上,在夕阳的余辉中感受着初夏的气息。晚风吹过,吹动了他单薄的衣衫,也撩起了她那乌黑的长发。顿时,一种属于青春的气息弥漫空中,久久不散。

“刚才不是买了几副扑克牌吗?可以拿出来玩玩。”王辰风想了想缓缓开口。

她更是记得,当时他对她说了一句话,一句改变两个人共同命运的话:

“喏,牌拿去。”易晏翻了翻包裹,找出两副扑克牌随手扔给了王辰风。

“不管是夕阳动人的余辉,还是黄昏伤感的暮霭,我都渴望与一个人分享和品尝,而那个人,只能是你!”

“六个人怎么玩呢?”李思思双手撑着下巴开口道。

那一句,很真……

“你们先玩儿吧,我去仔仔家里一趟,顺便看看明天爬山需要些什么,他们本地人可能会清楚一些。”说着,易晏起身向房外走去。

就这样,两人抛开了一切的顾虑,在那暮色来临中,一双不同的手因为同一个理由紧紧地牵在了一起。

“等等,我也去!”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林若涵抢先一步走出了房间。

那一刻,很静……

…………

两人抬头,望向天边。那里,最后一抹夕阳即将被暮色代替,一弯金黄色的月亮渐渐出现在两人目光尽头。晚霞如同彩衣一般,披散在远处的山峦之上,一群飞鸟啼叫着穿过淡淡的月光,飞向远处。

四月的天气,除了偶尔会有一阵子的阴雨霏霏,其它时光倒也较为清凉,舒适。万里无云的天空中,时有几只飞鸟掠过,留下几声清脆的鸣啼,渐渐地消失在了天边。

那一幕,很美……

一条用水泥铺就的道路上,两道身影默默地走着。道路两旁,一片金黄。微风佛过,淡淡的花香弥漫四野。

最终,在暮色即将彻底笼罩大地的时候,两道身影,牵着手,渐渐地消失在了月光的尽头。

“再过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要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呢?”林若涵打破沉默问道。

那一年,他20岁,她19岁……

“我和他们约好了,放假后先去社会上面实践一番。”

Part
 21      涵之泪

“还没定,有可能去其它城市。如果感觉可以,他们就不去大学了。”

最后的半个月,在林易二人相濡以沫中缓缓流逝。在这临近毕业前夕,两人自打相识之初,发生了第一次的争执。

“那……你呢?”林若涵低着头轻声问道。

这一日,刚考完试的易晏正于座位之中拿着一张五颜六色的彩页细细观阅着。其上描述的正是易晏即将踏入的新一片天地——一所名为XX职业学院的九流大学。

“我还是一样……”

林若涵走到易晏身旁,瞥了一眼其拿着的彩页,双目一丝暗淡闪过。

“哦……”她的声音更轻了。

“易晏。”林若涵轻声叫唤道。

说完,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若涵,怎么了?”易晏放下手的彩页看向林若涵。

空旷无限的田野中,金色的浪潮跟随风儿的吹动,不断的翻涌着。几片花瓣在春风的带领下,飘到了道路中,还未落地,一道微风吹过,便又欢快的飞舞起来。

“明天就要毕业了呢……”她的声音显得有些踌躇。

“你喜欢昙花吗?”望着两旁金色的花海,易晏轻轻的问道。

不知是听出了林若涵的话外之音,还是看到了林若涵那显得有些委屈的神色,易晏双手握住林若涵,微笑着说道:“放心吧,就算我去其它地方,也肯定是邻近的城市,而且我也会常回来的啊。”

“昙花,好美……”

“易晏,你能不能不要去别的城市,在桐庐也可以感受社会生活的啊。”

“但却只有短暂的一瞬。”

早在一个多月前,林若涵就已知道在毕业后,为了提前在社会上面经历一番,易晏会与王辰风、宋君杰一起去别的城市找工作。曾经的她也因这件事而深深的忧虑过,但在那一天,在易晏说出那句话后,她放下了,她释怀了。她觉得,两个人若是真心想在一起,那么,不管身在何处,心都是相连的。然而,她错了。她毕竟只是一个女孩子,一个与其它任何女孩一样,渴望能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渴望被人疼爱,被人捧在手心的女孩,而这个人,她也希望是易晏,就如易晏说的那一句“那个人,只能是你!”。

“至少它灿烂过,至少,不留遗憾了……”

她想过去理解,在这时间以来她也是一直这么告诉自己。可是随着离校的日子渐渐逼近,林若涵终于再也无法保持那份刻意的理智了。

“不留遗憾……”易晏喃喃着,继而又问道:

“其实我们已经打算好了,趁暑假三个月时间去义乌,君杰的姐姐在当地一家网络公司当经理,等放假了直接过去,也少了在茫茫市场上面找工作的麻烦了。

“我不知道……”林若涵咬着嘴唇轻声说着。

我知道你想我留在桐庐,你不舍,我也想和你在一起啊!可是我已经答应他们,而且君杰姐姐那里也已经说好了,如果我突然不去了,别人会怎么看我呢?”当时的易晏,根本就不明白一个女孩想要的是什么,初次恋爱的他更不懂该如何去经营一段感情。

未过多久,在春风徐徐吹拂中,二人来到了俞一鸣的家里,简单的商议了一番明日攀爬时应注意的一些事项后,便又回到了宋君杰家中。

其实她们想要的很简单,不会考虑明天会如何,将来又会如何,只是单纯的希望能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能在想念对方的时候能触碰到对方的脸。

时过五时,正是用餐之时。在宋君杰摔碗砸盘的一番折腾下,众人万般无奈的享受了一顿“神级料理”之后,便着手安排起了六人的住宿情况。

“可是,可是我就是不想你去嘛!”林若涵眼眶微微泛红。

Part 12 易晏的表白

“若涵,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要去的吗?”易晏微微诧异。

春季的夜晚,总是透着凉意,因此人们在入睡之前仍然盖着一层厚厚的棉被。简单的安排了一番,众人便在百无聊赖中相继入睡了。

“易晏,我们本来在一起的时间就不长,几个月后你又要去大学了,那个时候想见面就更不容易。而你现在又就要去别的地方,我怎么办?”林若涵几乎是抽噎着说道。

窗外,繁星满天的夜空中,一轮明月高挂当空,柔和的月光丝丝缕缕地洒落房中,显得格外宁静。

还未在一起时,林若涵或许还能保持着自己的理智,坚持着那份刻意,但当两只手牵到了一起后,纯真简单的她,其小女儿姿态便在易晏面前显露的淋漓尽致。

房间内,易晏侧着身子,静静望着天空上那一轮在云朵中若隐若显的圆月,静静地想着。

“若涵,就算我去了义乌,也会可以回来看你的啊,而且你若是愿意,也可以和我们一起去义乌啊。”易晏终究还是太过稚嫩,全然不明白一段感的建立是不易的,而要维系则更为艰难。

“真的喜欢就去追吧。”睡于一旁的王辰风开口。

“我姑姑已经帮我找了一份工作了,拖了好多关系才进去,我不能去义乌!”

“嗯……”,易晏轻声应了一声。

“那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来义乌玩的啊,反正本来就不远。”

2003年4月15日,如往常一样的好天气,晴空万里。春天的四月,却让人感到有种秋天时秋高气爽的清凉感觉,想来今日易晏他们的行程应是快乐而激情的。

“易晏,你喜欢我吗?你真的喜欢我吗?!”见易晏丝毫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林若涵开始激动起来。

一大早,六人如约来到仔仔家中,在其父对于天子岗的一番解说下,拿了两把用于“披荆斩棘”的镰刀后,易晏一行七人浩浩荡荡地向天子岗进军了。

“我当然喜欢你啊!”

想象中激情洋溢的攀山之旅并未持续多久,在三位女生的“哀嚎”声中止住了步伐。尽管四位男生途中竭力的帮助她们,可在她们陆续上演了几次与大山的“亲密接触”后,无论如何也不愿起步了。这时,她们才想起,原来当初班上王刚同学说的关于天子岗的情况,并不是危言耸听。想到这儿,李思思顿时发飙了。

“那你就别去!”

“俞一鸣,你不是告诉我说很好玩的吗!爬这么高的山,又累又脏,哪里好玩了!”

“若涵……”

“爬山如果很简单就不好玩了。”俞一鸣仿佛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我不管,你要去的话我们就分手!”

“你!……我不管,反正我走不动了,不想再爬了。”

几滴泪水顺着林若涵青涩的脸庞,流过嘴角,滴落到了易晏的课桌上,扩散出一圈浅浅的痕迹。易晏下意识的用手指轻轻抹去,试图擦干其上的湿漉。

“李思思,这才多久?半山腰都不到,你要坚持啊!”王辰风似乎并未显示多少吃力,很是淡定。

“若涵,你别这样,我们好好说。”

“哼!艳琳,若涵,我们不管他们,不爬了。”李思思抬头看向林若涵二人。

“易晏,如果你非要去,就别来和我说话了!”说着,林若涵猛然甩头转身,含泪中奔出了教室。

“嗯,我们也真的没力气了,实在爬不上去了。”说着,童艳琳二人连连表态。

易晏起身刚欲追去,目光不经意间略过课桌上面仍未擦干的几滴眼泪,停顿下来。指尖划过,摩擦的热量带走了上面的湿润,却无法抹去那一圈淡淡的泪痕。

“这样吧,大家先暂时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喝点水,等体力恢复了一点再考虑前行吧。”

易晏重新坐到了座位之中,凝视着桌面上那一圈圈淡淡的痕迹,若有所思。

四位男生见状也颇为无奈,只能依着她们了。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林若涵面无表情的回到了教室,只是微微泛肿的双眼分明告诉别人,她在不久之前曾哭过。

于是,七人便在原地找了一些相对平稳干净的地方席地坐了下来,慢慢等待体力恢复。

前排的李思思很快发现了这一不正常的情况,立马转头望向易晏,投来责问的眼光。

一棵较为粗壮的大树下,易晏与林若涵二人面对面安静地坐着。

坐于身后的王辰风此时也察觉到了不对,拍了拍易晏问道:“易晏,你和林涵若怎么了?她看上去怎么好像哭过似的,你们吵架了?”

“林若涵”这时,易晏看着眼前的林若涵轻声开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