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眼

    一
    苏阳一个人安静的躺在草坪上听着歌曲,渐渐的熟睡了过去。就在此时一个陌生人疑神疑鬼的走近了苏阳。
    同时时夏岩从远处走来,看到陌生男子,见势不对,于是大喊了一声。
    夏岩:喂,你在干什么?
    陌生男子拿起苏阳的包撒腿就跑…夏岩立马追了上去。夏岩一边跑一边喊
    苏岩:“抓小偷啊!穿黄色衣服的男子偷了别人的包!”
    夏岩的呼叫引起众人的目光,在夏岩的穷追不舍与众人的目光下,小偷还是妥协了,丢下了包,跑离了大家的视线。
    夏岩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拍了拍胸口捡起了苏阳的包,并说到。
    “唉,居然还有这么大意的人,自己的包都不放好。”
    说完返回原地想归还给失主苏阳……
    夏岩走到苏阳面前。
    夏岩:喂,朋友,你的包!
    苏阳从睡梦中惊醒,惊慌的起来,欲从夏岩手里夺回自己的包。
    苏阳:我的包!你是谁啊?为什么拿我的包?
    夏岩:谁拿你的包啊,刚有小偷偷你包,你也太大意了吧,自己的包都不放好,还是我帮你抢回来的耶。没一句感谢的话还被冤枉成了小偷!
    苏阳惭愧的低下了头
    苏阳:哦,这样的啊,我刚太困了所以就躺下睡了会,没想到一睡就睡过了头,那真的谢谢你了。
    夏岩觉得不对劲,为什么他说话都低着头呢,没有正面看过她一眼。夏岩用手在他眼前挥了几下。夏岩睁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在面前的苏阳居然看不见,于是又挥了一下,夏岩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
    “啊!你的眼睛….”(夏岩捂住了嘴巴)
    苏阳知道自己看不见被夏岩发现了,点了一下头。
    夏岩惭愧的说:我不知道,你…对不起啊!
    夏岩没有在说什么,两人沉默了片刻……
    看着苏阳的眼睛夏岩始终觉得和一般的瞎子眼睛不一样,他的眼睛那么神采奕奕,他的眼眸是那么深邃,深邃得好像可以读出许多的故事。根本就不像是瞎子,夏岩觉得苏阳是一个很特别的人,所以想和他成为朋友。
    夏岩:你叫什么名字哇?我们还挺有缘的哦,做个朋友吧!
    苏阳皱起眉头觉得这人挺奇怪的,为什么想和他成为朋友呢
    夏岩:怎么?你一大男人还怕什么啊?我又不图你什么!你敢不敢和我做朋友嘛?
    苏阳犹豫了片刻“有什么不敢的啊!我叫苏阳”
    夏岩笑着说:“呵呵,我叫夏岩,很高兴认识你!看你一个人挺孤单的,www.haiyawenxue.com平时我也喜欢来公园逛逛无聊时可以找我聊聊天哦”
    苏阳微笑答应了…
    二
    苏阳回到家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苏阳父训斥道:你这是要干什么?整天都去那个公园,不在家里好好呆着,出去哪天出事了,怎么办?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你也不要忘了你还有一个父亲!虽然你妈离开了我们,你也不要这么没有骨气……
    苏阳很不耐烦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说到“够了!连妈都不在了,那呆在这个家还有什么意义?”
    说完苏阳父给了苏阳一巴掌
    苏阳父:你这个没出息的家伙,你给我滚。
    说完苏阳走出了家,狠狠的关上了门此时房间变得异常的安静。苏阳父无奈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捂住脸,流下了辛酸的泪水。
    三
    苏阳奔跑在大街上,撞到了无数人。其中一妇女骂道:
    “你怎么走路的啊?没长眼睛啊?,没看到路上还有人啊”妇女的骂声引来众人的目光,此时夏岩从远处走来,看到苏阳,显得格外诧异,于是快跑过来。妇女终于停止碎念,快速离开了他们。
    夏岩:是你啊,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吗?你怎么了?
    苏阳抱着夏岩大哭了起来。(此时整个大街显得异常的安静,似乎只能听到苏阳嚎啕大哭的声音)
    苏阳:我该怎么办?为什么上天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
    夏岩轻轻抱着苏阳
    夏岩:你有心事吗?你可以对我说呀,不怕,也许你的痛我感受不到,但是我一定是会是你最真诚的听众。我可以为你分担你的忧伤吧?
    苏阳:真的吗?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夏岩:因为你需要帮助,而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偏偏被我发现了,我这人是个大好人,喜欢帮助别人,所以你就成全我吧!
    苏阳笑了,仿佛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么窝心的话了,因为妈妈的离去让他不敢相信任何人。本来身体对他的打击够大了,加上妈妈的离开更让他的心雪上加霜。而因为夏岩的出现又点亮了他内心的阴霾,他似乎想要敞开他的心扉…
    四
    苏阳和夏岩坐在公园的椅子上,聊着天。路灯照在他们的脸上,显得格外惬意。
    夏岩:你眼睛看不见,为什么还喜欢往外面跑呢?你就不怕找不到回家的路呀?
    苏阳:呵!家?或许家的概念对我来说是越来越模糊了,就像呆在一个空壳里,还不如呆在公园里面。小时候在我眼睛没瞎之前我妈妈也在我身边,妈妈经常带我来这个公园陪我画画,感觉这个公园才是我的归属,几乎天天来,久而久之就熟了,就算看不见也能找到。
    夏岩:你喜欢画画!
    苏阳:对啊!但是自从失明后就没有勇气再拿画笔了,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画画了。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2

最喜欢的作家

    夏岩:多么可惜啊!你也不要放弃,你一定还有机会画画的,就算看不见也可以画出自己理想的图画,你不能放弃啊!
    苏阳:看不见怎么画画?
    夏岩:相信你自己,只要用心就不怕做不到。
    夏岩握紧了苏阳的手,感觉是那么的温暖
    苏阳听着夏岩的话,犹如一道曙光照近心墙,或许每个人都会面对各种困难,这些困难就像一个个迷局,自己走不出,但是总有一个人会试着走进来,然后牵引你走出去,很庆幸,夏岩就是这个牵引苏阳走出来的人。
    从今以后他们约定有空都来公园聊天,一个月的相处让他们的感情更加融洽,苏阳渐渐的被夏岩的乐观积极所感染,对她也产生了好感,但是面对自己的境况,就如一道巨大的鸿沟,阻挡住了他前进的脚步,他与夏岩之间似乎不能跨越朋友的界限。
    一个月过后…
    五
    医生:恭喜你!苏先生,医院已经找到了与你匹配的眼角膜,医院会尽快给你安排手术,费用方面,医院考虑你们是特殊家庭,会给你们减免部分医药费,但也希望你们尽快做好准备!
    听到这么好的消息,苏阳欣喜若狂,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毫无顾忌的和夏岩表白,也可以继续他画画的梦想。
    六
    苏阳:夏岩,给你说个好消息,我的眼睛可以复明了!
    夏岩:真的吗?那太好了,等你眼睛复明了你就可以继续你画画的梦想了。
    苏阳:对啊。等我复明了我给你一个惊喜。
    夏岩:嘿嘿,真的呀?为什么给我惊喜呢?
    苏阳:恩,这是秘密!等到那天我会告诉你!
    夏岩握着苏阳的手,看着苏阳,并没有表现得很高兴,反而眼里多了几分忧伤,似乎有心事一样。
    这时夏岩的手机响了,夏岩掏出手机,犹豫了片刻还是接了电话
    “妈妈….我知道了,等会儿就过来了!”
    夏岩忧心忡忡的挂了电话
    夏岩:苏阳我还有事,先走了哈,有空在联系。
    苏阳:好的哈。
    说完夏岩就走了,苏阳觉得夏岩好像不对劲,但又不清楚情况,想了想还是算了。
    七
    离苏阳手术的日子越来越近,苏阳也一天比一天兴奋,想到马上就能复明,苏阳把一切不开心的事都抛到脑后,只是最近与夏岩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可能一直在筹备手术,所以就没有想太多。他想等到他手术过后在去找她。他一直都期待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了……
    手术前的一天他竭力想联系到夏岩,可是怎么都联系不上,他心里显得格外忐忑,感觉要发生什么事一样……
    手术后,苏阳在医院呆着夏岩也没有来看过他,他都快失落到极点了,他决定等他出院后,要好好审问一下夏岩……
    八
    苏阳的眼睛完全康复后,苏阳父陪苏阳又来到了这个公园,看到公园每个角落,都是那么的亲切,随后拨通了夏岩的电话,可夏岩的电话还是无法接通。苏阳显得十分失落,此时苏阳父走上前,轻轻拍了拍苏阳的肩膀,终于还是把久违的信给了苏阳。
    苏阳父:给,爸爸一直没有跟你说…….你自己看信吧….
    苏阳心情忐忑的打开了信:
    亲爱的苏阳:
    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走了,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我真的舍不得走,舍不得和你度过的没一秒,舍不得我们一起聊天的公园,舍不得很多很多的人,所以真的对不起,我还是要离开你,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吧,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我屏住呼吸没有和你联系,就怕影响到你之后的手术,不过庆幸我还可以跟你写信,现在我可以敞开心扉把我一切的想法都跟你说了,真的好欣慰!你肯定不敢相信其实我患了癌症,但这真的是事实,只是我讨厌医院,到处都是刺鼻的药水味,还有各种被病痛折磨的人,所以竭力想要逃离,正是因为很少在医院接受治疗,一度在疼痛中晕厥,后来身体一天比一天糟了。我知道我病治不好了的,所以还不如高兴的离开,不要因为我的离开而悲伤,没有谁会一直陪你走到最后,只不过我的离开会早一点,你妈妈也是一样,最重要的是珍惜现在在你身边的亲人,其实你父亲也不容易,他心里是很在乎你这个儿子,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和你爸爸的交谈中,发现他真的很爱你。你要坚强,要乐观,要完成你未完成的梦想,不准郁郁寡欢,不准自卑了,听到没?这一切我可都看着的,你今后的每一步我都会关注的,因为你就是我的眼。
    我从来都不会离开你,在你告诉我你的适合的视网膜之前,我就知道了,因为是我决定把我的视网膜给你的,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知道我们的关系不会这么简单了,第一次看到你的眼,就被你的眼所深深的吸引,只是因为妈妈的离世和看不见所以显得那么忧郁吧?大好青春就这么荒废了,不值得!真想给你最温暖的关怀!那时这个想法在我脑海里油然而生,是不是人在离世之前就想要好好的爱一个人呢,呵呵!命运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真的出现了,在我需要爱一个人的时候,你也出现了。所以我们都不要埋怨命运了。又看不到你给我的惊喜了,好遗憾啊,这或许是在离开之前最遗憾的事了。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句话:我爱你!放在心里很久了。但是说出来了,就很满足了……就这样把命运既然能再最后关头把我们安排在一起,下辈子,我们一定还会遇见的,永别了!苏阳!
    苏阳呆呆的坎着信,他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双手抱着头,想要告诉自己那是在做梦,苏阳在公园里不断的奔跑,想要寻找到夏岩的足迹,只是一切都是徒劳,苏阳开始慢慢的接受事实。
    N年后
    还是那个公园,只是物是人非。曾经叛逆自卑的少年,现在正在公园里开展了一个个人的画展。苏阳拿着红酒与前来观看的人们优雅的打着招呼……
    有一幅画格外吸引人们的眼光,那副画画的是一位女孩,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她的微笑那么特别,在阳光中却带着淡淡的忧伤,女孩那种飘渺的情绪让大家都捉摸不定,但只有苏阳知道,因为画中的女孩就是夏岩,而这幅画的名字叫做《你是我的眼》。
    
    结束
    
    ps: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一场伤心;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在对的时间遇上错的人,是一声叹息

一、

夏岩刚从面试的公司走出来,心情很好。工作有着落了,人生一大喜事之一啊。

“哎呦!”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夏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西服,还有脚上的一大坨,心情瞬间沉到了低谷。

那粉红夹杂着白色的冰淇淋正耀武扬威的黏在他的胸口,散发着甜腻的奶油味,夏岩抬起头,想好好骂骂这个走路不长眼的家伙。

眼前的女孩却让他一愣,瞬间忘了要说什么。只知道他沉寂了二十多年的心,狗血似的跳了起来,仿佛还有越来越剧烈的趋势。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要不你脱下来,我送去洗衣店,明天再还给你。”女孩一边手忙脚乱的掏出纸巾在夏岩胸口擦着,一边撩着落在眼前的长发。

夏岩看着她着急的样子,突然想逗逗她,“那好啊,把你手机号给我吧。”

“啊?”女孩抬起头来看着夏岩,一脸不解,漂亮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怎么,手机号码也不给啊,不是说帮我洗衣服吗,没有号码怎么联系啊!”夏岩扬起一边嘴角,邪笑着说,活脱脱一副流氓样。

“哦,好好。”女孩边说边从包里拿出手机。

“好了。”夏岩把手机递给女孩,“我叫夏岩,夏天的夏,岩石的岩,你呢,美女。”

“哦,我叫安心,就是安心的安心。对了,明天还在这碰面吧,你明天有空吗?”

“可以,那明天见了。”夏岩脱掉外套往安心怀里一塞,笑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夏岩是哼着歌走进家门的,厨房的夏妈妈伸头问他:“这么开心,工作肯定成了吧。”

“那必须的,你也不看看你儿子是谁呢。”夏岩大笑着回答,其实让他最开心的并不是工作,而是遇见了安心,那个漂亮的迷糊女孩。

夏岩家就在本市,夏爸爸自己白手起家,开了一家装修公司,几年下来,也是小有名气。夏岩不想啃老,于是就有了早上的一幕。

二、

第二天,夏岩穿上自认为最帅的衣服出了门,站在约定的地方四处张望,没过几分钟,安心就抱着他的外套来了。

夏岩整理了一下衣领,露出标准的微笑,迎了上去。安心抱着他的衣服,和他擦肩而过,就像一个陌生人一样,他转头看见安心站在昨天他们发生意外的地方,等人。

那样子明明就是在等他,那为什么没有认出他来呢。夏岩很是不解,虽然自己不是帅的光芒四射,但是上学时也是班草一枚,这刚毕业而已,应该不会堕落这么快吧低头看看,没有啤酒肚啊,腹肌还是很结实的。

夏岩定了定神,走上前去,“安心。”

“哦,你来了,衣服给你已经洗好了。”安心朝他笑着说。

夏岩忍不住自己的疑惑,“那个,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夏岩嘛,昨天不是刚见过吗?没事的话,再见了。”安心挥挥手,打算离开。

“你有事吗,要不去喝杯咖啡吧,附近就有。”

“不用了,我有点忙,再见。”安心说刚说完,碰巧绿灯亮了,摆摆手走进了人群,等夏岩回过神来,早已没了踪影。

几天后,夏岩下班后正打算找哥们一起聚聚,明天就是礼拜天,可以好好地“放肆”一把了。

他刚想过马路,正好发现安心从马路对面缓缓走来,夏岩边呲着牙笑,边吐槽世界真小。

安心却又一次从他身边经过,没有丝毫反映,就好像一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夏岩的嘴角慢慢缓了下来,他不知道为什么安心装作不认识他,这种故意被忽视的感觉很心痛。

于是,夏岩就跟着安心,大约过了两个街道,安心走进了一个小区,夏岩抬头瞅了一眼小区名字,幸福小区啊,离自己家很近,就隔了两条街而已。

达到了目的,夏岩决定明天早上来堵安心,问她为什么装作不认识自己,死也要死个明白吧,况且他也没做什么,虽然要了号码,但从来没有打过骚扰电话,虽然对她有好感,但自己还没表白呢,冷落也得要有个理由吧。

第二天一早,夏岩就来到了幸福小区门口,正抱着包子啃的时候,安心出来了,今天她把长发扎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活力十足。

安心果然还是没看见他,径直从他身边走过,连个眼神都没有。

夏岩突然改变了主意,她决定继续跟踪安心,看她到底去干什么。就在他们上次相遇的马路对面,安心走进了一家烘焙坊,里面已经有服务员跟她打招呼说“老板早上好。”

夏岩突然有些惊讶,没想到安心这么年轻就有了一家自己的店了,回想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工作也是最近才找到的,夏岩突然有些羞愧。

三、

夏岩走进店里,安心抬头微笑着对她说:“您好,想要点什么?”

夏岩心里有些委屈,就定定的看着她,不说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