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城

   弱冠之年。他们偶然在城中的烟花之际相遇,从此,他甚是喜欢那座城,只是因为那个人。他渡山,渡水,却始终渡不过那扇门。他大放厥词,弃盛世芳华,心甘静候伊人。初起经年,信心满满,都未曾动摇。这城中之人也并非铁石,只觉此缘并非三生定。可总有年少贪恋之心,又怎能说得明,道得清。便作沉默不应。
  而立之年。身处桃缘,周遭芳艳扑香,便不再心守一城,可城中之人却好感倍增,也不曾道破。只是误以为,十年之久,比比皆是的动情言语,城外之人可还是一心一意。却不知,几分是真,几分是诚。再次相约,便欣然接受。局外,众人看明,局内,红线错牵。
  不惑之年。他早已打开了那扇无所谓的门,明了她所在的城。原来,也并非神秘。城内之人也不过普通而已。纷争渐入,争吵不休。城外依旧妖娆,他留恋,也忘返。只觉,城之多,何必仅守一座。热情不再,言情不再。尽管城门敞开,那人却不在领意。何为七年之痒,不过如此。
  他终弃城而去,流转诱惑之间。
  人生正是自鸣得意之时,徒留伊人城内悲戚,心沉渊谷。她明,一生追寻的情缘,倒成了情愿。如今萍水而过,只念,三思迷心乱,只叹,情思深种。此后,城门紧闭。她想,结束,继续,不过是态度。如诺某天他会回来,还是避而不见的好。她知,慧剑断情,可然谁手中擎了那慧剑。
  知命之年。虚伪之人毕露,他清醒,却也已不及。城门紧闭,门上仅留下一句话。哀莫大于心死。他只得悻悻离去待她气下。再次渡山,再渡水,但惟渡不过那扇门。他又如年少那般执着,静候城前,从红日东升盼望到银月当空,依然无人出城询问。他明了,原来这份缘,已是寒彻了斯人,枉断了执念。他悔悟,在那句话旁又添上一句。痛莫过于情殇。回望最后一眸,悲痛离去。却不知,城内那人,一直含泪目送。
  花甲之年。他依然周旋在城外附近,但不曾靠近。他这一生望断天涯,却一世流离在尘埃之下。人间浮尘,还是一人渡水,渡山。只是,再过那水,会想,此番小桥流水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城,每个人都在等一个人来敲门。              ——题记

  人家,你可欢喜;在过那山,会觉,如在那繁华尽处,寻一无人山谷,建一木质小屋,www.haiyawenxue.com 铺一青石小路,此生与你暮鼓晨钟,安之若素,该有多好。若再回初始,他仍会惦念。只因,那扇门,那座城,有他心守的一个人。只如今,想来心恸,倒是不想也罢。于是,挥别尘缘,青灯陪伴。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城”字,古意为“完全用土垒筑起的墙圈”。通常意义上的城,是封闭的,可丈量的。然而我们内心的围城是无法丈量的,就算给全世界的最优秀的测绘学家们配上最先进最精密的仪器,让他们耗尽一生去测算出心城的大小也无济于事。心城,它是一座装满了自己内心世界的城。

  古稀之年。浮世沧桑,流年经转,终是负了各自的年华。往昔之景一一浮现眼前,情之一事在伤人,无论是否如斯之烈,都已如尘若水。多年来,似已释然,看开,看透。在弥留之际,他写下:
  若,人生不曾相遇,你还是你,我亦是我,只是错过了此生最绚丽的奇遇。

我心里的那座围城,关押着二十年来我的全部记忆。二十年来的忧愁是交错纵横在街道上的电线,剪不断理还乱;二十年来的欢喜是街头街尾时不时飘来的食物的香气,让人流连忘返;二十年来的一幕幕场景在城内照相馆的相片里定格;二十年来的一段段声音在街道上的车马声旁喧嚣。

城内一片繁华,城外却一片荒芜,二者之间隔着一堵墙,一堵密不透风的墙。

倒也不是完全密不透风,至少这座围城还留有一道门,一道曾经向外敞开过的门。中学那会儿,老师在课堂上询问我们的梦想。诸如科学家、大作家、大明星等等一些让人垂涎三尺的身份是同学们的梦想,而我的梦想,却是当一个好父亲,因为我觉得我的父亲不够称职。我说出了心声,而我得到的,却是一阵发狂似的讥笑,像美味佳肴里掺杂着的小虫子或是头发丝儿,并不让人期待。

城外倒也不是真的荒无一物,荒芜之中还藏着攻城部队,当你关上城门时他们无可奈何,而一旦你大开城门,他们便会冲进去杀你个血流成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