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恐怖手记 第六异 公寓诡事 戚小双

  1.偷包贼的告白

楔子
据民间传说,人故去后有“三七”之说。其中“头七”为亡人游魂思亲之时,了却心愿后方可升天堂抑或入地狱。然无人得知其详。毕竟,我们都不曾死过。
民间传说能代代相传,自然有它存在的道理和意义。如果一昧地妄加否认和打击,无疑是一种无知和恐惧的表现。因为彻底否认这些传说,就是在否认我们老祖宗们的集体智慧。
尽管如此,说心里话,我对手头这篇文章的真实性是持保留意见的。毕竟,这与现代科学,或者说,这与现代能向大众公布的科学是完全相悖的。不过,文中那房、那事、那女人,却令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一 痛,头痛。 我几乎是被剧烈的头痛给折腾醒的。
也不知道这头痛是什么时候开始,反正好像都已经有一个世纪没让我睡过好觉了。
时针指着六点正,该起床了,今天晚上阿杰要来。
逢周二、三就是我俩相会的日子。
我得赶早市去买猪腔骨,海带也是早上的新鲜。 阿杰就爱喝我煲的猪骨海带汤。
——留住男人最好的方法就是锁住他的胃。 我对自己的这把“锁”完全有信心。
拿起床头的杯子喝了口水,一阵透骨的凉让我立时清醒了许多,疼痛似乎也缓和了不少。
穿上拖鞋我塔拉着往浴室走,脚底下轻飘飘的。
浴室里惨白的灯光令我打了个激灵,两手在胸前使劲抱了抱,我哆嗦地抓起了牙刷。
抬头望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可能是没有休息好眼圈有一点发乌。
我用手指轻轻来回抹绕了几圈,露齿微微假笑了笑,想让自己提起几分精神。
不能大笑,据说大笑可是容易起皱纹。
阿杰并不介意我有皱纹,可是皱纹永远是女人致命的天敌。
我要让皱纹再晚来三年,至少三十之前我可不想看到脸上有任何哪怕是半条皱纹。
我机械地刷着牙,望着镜子里自己扭曲的脸想着一会要去买的东西。
水龙头里的水一点也不热,温温的。物业管理现在是越来越差劲,居然开始连热水都不给足了。
仔细地洗着脸,希望把一晚上的秽气洗干净了,还一个清爽精神给自己。
——今天可是阿杰要来的日子!
猛扑了两把水冲去泡沫,我顺手抓起水池边的毛巾轻轻吸干脸上的水珠。
嗯,总算灿烂了许多。 我不由给了镜子里的自己一个会心的微笑。
忽然,好像有什么在背后一闪。
猛地一回头,望见挂在门后的浴巾,我暗自嘲笑起自己来。
唉,早就习惯了一个人住居然还是会疑神疑鬼。
拉开镜子,我从背后暗橱里取了把梳子准备梳头。
刚一关上,立刻有一张脸从镜子里蹦入了我的眼帘。 啊——
我尖叫一声,梳子从我手中飞了出去,扭头,转身。 啊——啊——
我紧靠着水池,一手死死扣着水盆的边,一手拽着胸口的睡衣护在面前,歇斯底里地叫着。
眼睛狂乱地四下搜寻着身后的每一寸空间。
梳子撞在浴室的墙上落在了浴缸里,又在浴缸里来回滑动了几下,缓缓地停了下来。
——浴室里除了我什么人也没有。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一个卷头发女人的脸!那绝对不是我的脸!
不,不,我不会看错的!那肯定不是我!可是,可是……
是幻觉,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头疼引起的!
这么一想,渐渐地我疯狂的喘息开始平复,剧烈的心跳也放缓了下来。
我不能再胡思乱想,赶紧洗完该出门了。
换下睡衣,我随便套上一条棕色皮裙。今天似乎有点冷,我拿了件裘皮衣披上。
在门边的鞋柜里我扯出双平底鞋,想了想,又塞了回去。 还是穿我的红高跟吧。
定了定神,我对自己说,好了,从现在开始一定要精神起来!还有不到十一个小时阿杰可就要来了。
脸上微微顶起一丝笑,我扭开了门。 唿——
一阵阴阴的风贴着渐渐开大的门急急地窜了进来。
风盘旋着自下往上腾起,风里还卷着一团纸灰。 呸,呸!
我吓得忙退后几步,差点没扑我一脸。我挥打、驱赶着往里窜的纸灰,一股无名的怒气打心底里蹦了上来。
“谁这么缺德呀!你家死人了!干吗跑我家门口烧纸呀!真他妈生儿子没屁眼!”
我一边大声骂着,一边恨恨地将门边的纸灰往外踢。 支拉——
对面家的门开了,走出一个中年模样的女人。
408不是一直住着个光棍老头吗?怎么会出来个女人?
我心里一阵犹豫,呆呆地望着她幽幽地向我走了过来。
到我面前,中年女人和气地堆起团笑,盯着我的脸:“怎么了?一大早发这么大的火?”
“我,这。”我被她直勾勾的眼神望得有点不好意思,不知该说什么。
中年女人低头望了望地上,说:“哦,一定是有人不懂事乱烧纸。不要紧,等会儿我通知管理员来扫干净就是了。”
她往楼道另一头走去,忽然停下来一转身,阴阴地一笑:“你刚来的吧?”
说完,一摇一摆地消失在拐角。
什么刚来?我在这住了三年了!一定是对门的老头死了,换了这个女人搬进来住。
哼,管他呢。 我关上门往电梯走去。 二
出了电梯,门口坐着个矮敦结实的管理员冲我礼貌地笑笑。
什么时候他们又换制服了?有钱干嘛不把热水供应弄好!就知道收钱,光想着自己了!
一肚子的火,我没理他,更没正眼瞄他。挺了挺胸,向大门走去。
我感到后面有两道灼热的目光射在我露出的半截背上。 哼,男人!
小区里的肉铺和超市离我住的B座不远,穿过楼前的小公园就是。
外面的天阴沉沉的,很闷。 肉铺里的伙计似乎也很闷。
我从来就不知道这不大的肉铺里到底有多少伙计。反正今天这个高高瘦瘦腆着个大脸的我就没见过,也许见过忘了,谁记得。
不过,他似乎记得我。 男人似乎总是跟每个美女都很熟的样子。
“来了?”他丑丑地笑。 “我要腔骨。”
“哦,有!”他乎地突然从案台底下拖出半截猪甩到台上,还滴着血!
我捏着鼻子慌忙退后了好几步。
皱着眉头,我不耐烦地说:“你这是干什么?!我只要腔骨!”
“哦,好。”他应着,唰、唰、唰飞快地舞着刀在半截猪身上游走起来。
我不得不佩服他娴熟的刀法,就像是在看雕刻家创作一件艺术品一样,我有点目瞪口呆。
不一会功夫,肉和骨头被奇迹般地分成了两堆。 “要多少?”他憨憨地问。
“就要那一块。”我远远地指着。 包好腔骨,他递给我。
我一手接过正要掏钱,忽然脸腾地一下通红。 “我,我。”
“你怎么了?”他直直地望着我。 “我,我出来太急,忘了带钱包。”我尴尬地说。
他笑:“呵,不要紧。下次一起算吧,没关系的。”
“我真的是……”大家不是很熟,我可不想让他以为一大早我就来骗腔骨吃。
“真没关系,我知道,你住B座405对吧?” 居然连我住在哪儿都知道?
“下回一块给就行了。你还要些什么?”他木木地笑。
我本来应该感受得到他的一腔热情的,可不知为什么只觉得一阵怪怪的寒。
“你,你这有海带吗?”我踯躅地问。 “你等会儿。”说完,他一溜烟转进了里屋。
出来的时候手里托着一大块鲜海带。 肉铺什么时候也贩起海带了?
我本来是随便一问,想不到他们还真有,怎么以前就不知道,害得我平时还跑两条街去买。
“那就谢谢了!改天我一定送钱来,要不你现在跟我上去拿也行。”
“不急,不急,没事!改天吧。”他点头哈着腰,“我也脱不开身。”
提着腔骨和海带我匆匆地往家赶。
一大早起来就觉得不对劲,出了门还是感到浑身不自在,好像有千百双眼睛在暗地里盯着你看似的。
一路上我低着头只想赶紧回家。 三 锅里煲着汤,满脑子里想的却是阿杰。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他,从分开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想,每次都是一直想到周二再见到他。
阿娟说我不该这样的,这不好。
她就一点也不想禄哥。她说她从来就不想禄哥,要真想,那也是想他的钱。
禄哥是她那六十岁男人。 阿娟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根本不会骗人。
她说,男人们从咱们身上找乐,咱们从他们身上找钱,这本就是大家说好的事,用不着那么虚伪玩纯情。
像我们这些人整天就只该想一件事,那就是怎么样把自己的男人伺候好啰,拴牢啰,拴久啰。
这光靠长相身段是远远不够的。 ——再漂亮的女人天天玩照样也会腻。
人以食为天,只有吃是永远不会腻的。
搞定了男人的胃,就是搞定了他们的荷包。
紫金花园所有的二奶们哪个不是煲得一手好汤。
阿娟是煲得最好的一个,我的腔骨海带汤就是跟她学来的。
当然,阿娟能勾住禄哥一个礼拜来五天绝不仅仅靠的是汤。
只要每晚听听他们家的动静,听听那一长两短万人迷的哼哼,哪个女人不甘拜下风,哪个男人不乖乖地跟在她后面老老实实舔脚指头?
唉,我怎么就不能像她一样呢?赚够了钱,回家开个小杂货铺。听说还找了个老实男人准备结婚。
她这一走,我就真的一个朋友也没有了。 什么时候我才能熬到头啊?
倒不是阿杰对我不好,四十几岁的男人能像他这么懂得关心体贴人的还真不多。
阿杰也实在不是个吝啬的人,其实,他给我的钱早就够开间不错的发廊了。
可是,我为什么还不走?像阿娟那样回乡下一切重新开始? 我还在等什么呢?
丁玲—— 门铃响了。 一定是阿杰!
其实他不必每次都先按门铃再开门的。我绝不会像别人一样趁他不在养小白脸。
除了他我不会让任何男人再碰我一下!
“阿杰,是你吗?”我关小了火冲出了厨房。 阿杰放下公文包微笑着过来搂我。
顾不得身上还围着围裙,我一下扎进了他怀里。
“你都快想死我了!怎么才来呀?”我撒着娇。
“每次不都是这个时候来的吗?”阿杰在我耳边细语着,他的舌头轻轻舔着我的耳垂,“我也很想你。”
“骗人!”我故作生气地推开他,“要真想我,怎么一个礼拜才来两天?”
“又耍小孩子脾气了。”阿杰开始脱外套,“嗯,好香啊!什么时候可以喝汤呀?我饿死了。”
每次这个时候他都故意岔开话题。
“今天没汤喝!”我没好气地说,“也不知你是冲我来的还是冲汤来的。”
阿杰笑了,过来从背后搂着我。
“我都冲。”他轻吻着我的脖子,“没有你哪有汤啊?”
“算,算你还有点良心。”我颤声摩挲着回过头去接他的唇。
他的手从我的腰间开始往上。
我猛地扭过身去一把抱住了他的头,跳起来骑到了他的腰上…… 四
“你,你爱我吗?”躺在阿杰的怀里我柔声地问。
尽管每次这个时候我都会问这个问题,尽管他也每次都不会回答,但我还是要问。
“阿杰,你爱过我吗?”我微微抬起头在黑里望着他。
“傻瓜。”阿杰爱抚着我的头,“你怎么永远也长不大呢?”
“我就是不要长大,我永远也不要长大!”我紧紧地搂住了他。
“我有些饿了,汤好了吗?”阿杰吻了一下我的额。
“不,你今天一定要回答我这个问题!我是认真的。”
“我们不是说好不认真的吗?”
“可是,我……那你就像别人一样假装哄我一次不行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吗?”
“那,那你就骗这一回!” 阿杰爱抚的手停了下来,静静地一动不动。
“不,我绝对不会骗你。”许久,他淡淡地说。
唉!我叹了口气爬了起来,整了整头,起身就走。 “我,爱你。”
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身后隐隐传来。 我知道,我就知道的!
我没有回头,径直往厨房走去,泪悄悄地从我脸上滑落。
我没有去揩,我已经好久没有流过这样的泪了。 五 客厅,沙发上。
我偎在阿杰的怀里,瞎摁着遥控板,怎么找不着平时爱看的凤凰台了呢?
阿杰眯着眼在养神,忽然打了个饱嗝。 “哦,对不起!”他歉意地说。
“谢谢!”我笑。 他糊涂地望着我,没搞懂什么意思。
“这是对我手艺最好的夸赞。”我柔情地望着他。
“好了,赶紧洗澡睡吧,明天我要早起回一趟香港。”
“不是礼拜四才走吗?”我不高兴地说。 “有事要回家一趟。”
“哼!”我生气地一把推开他,“我就知道,其实我一点也不重要!”
“小傻瓜,说什么呢?”
“人家好不容易等到你来,床还没睡暖就又要走!”我眼圈开始有些发红。
“好了,好了。下次一定多抽时间陪你。” “我不要你陪!”我赌气地跳了起来。
“你去哪儿?” “洗澡,睡觉!” 浴缸里的水温温的,这哪叫什么热水?
改天我一定要好好去反映一下!太不像话了。
水不热,腾起的蒸汽倒还不少,弥漫了整个原本就很狭小的浴室空间。
幽暗的灯光被汽朦着显得更令人昏昏欲睡。
躺在水里我眯着眼,手轻推着水波冲击着我的脖子,总算有一丝畅快的感觉。
要是阿杰在旁边多好。 以前我们都是一起洗澡的,他就喜欢我给他搓背。
真应该叫他一起来洗。唉,谁叫自己一时赌气先跑了进来呢?
迷迷糊糊我正想着,眼角的余光撇向了外边。
隔着薄薄的浴帘,隐约一个人影正向这边走来。
算他还有几分情调。我以为他真的会让我一个人郁闷地干泡着。
心里不由得一阵欣喜,我一把撩开了浴帘要给他一个惊喜!
霎时间,一个裸体健硕留着长发的陌生男人赫然眼前! 啊——啊——啊——
我发了疯似的狂叫起来,一阵紧张,身体后仰,浴缸里的水顿时汹涌地向我扑头淹过来。
啊——啊——
我的两手绝望地在空中狂乱地抓舞着,希望抓住些什么把自己从水里扯出来,可是却什么也抓不着!
两只脚也仰到了半空,下意识地胡乱蹬踢着,水花被踢得四处飞溅。
恍惚间只听到砰的一声,那是门被撞开的声音。
等我睁大眼睛看清楚周围一切的时候,发现自己已被拽出抱在了阿杰的怀里。
“阿杰,阿杰!”我颤声零乱地喊着。
“好了,好了,没事了。”阿杰柔声在呼唤,“放松,放松,你都快把我掐死了。”
睫毛上的水珠彻底滑去,阿杰和蔼亲切的脸填满了我整个眼帘。
这时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正湿漉漉地裸缠在他身上,两只手死死地掐着他的脖子。
我赶紧松开双手,突然,泪经不住倾泻而出。 埋在他的肩里我大哭起来。
“呜呜,阿杰,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小傻瓜,我不是在这里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害怕。”我抬起泪眼哀恸地望着他,“刚才,刚才我真的看见有一个男人,那不是你。”
“别瞎想,你看,现在除了我还有谁呢?”
“多陪我两天好吗?我真的很害怕。一大早起来的时候,我头疼得厉害。你知道吗?洗脸的时候,我在镜子里就见到了一个陌生女人,刚才又是个男人。”
“别想太多,你要多注意休息。”阿杰抱着我往房里去。
“我就是瞎想那也是因为老是自己一个人,我是说真的,明天别走好吗?”我哀求道。
“多出去走走,买买东西,钱还够吗?”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
“好了,早点睡吧,我明天要早起。”
赤裸湿漉的我被放到了床上,阿杰坐在我身旁眼睛一遍一遍地爱抚着我的全身。
许久,他缓缓地贴近,用那略带臃肿的肚腩静静地向我身上压了下来…… 六
夜幽幽地深去。 阿杰已经伴着疲惫滑入梦乡。
望着他睡去的样子,一丝爱怜由我心底涌起。
伸手取过床头的毛巾,团好,轻轻地我为他揩拭着额头残留的汗滴。
我感到很满足。 要是每天都能这样守着他睡,我宁愿用我的一切去交换。
可是,明天一早他就又要投向别人的怀抱。明天的这个时候,为他揩汗的将不再是我。
阿杰,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爱你!我真的什么也不要,我只要你!只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哪怕今生无缘,我也要来世;哪怕生不能做夫妻,就算是死……
望了望手里的毛巾,又望了望他的脖子。我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不!阿杰,我不想你死,我也不想死啊! 泪止不住如雨般奔流而出。
昏昏沉沉中我的意识渐渐朦胧淡去。 一大早醒来的时候,又是头痛。
朦着眼摸摸身边的床,空空的。
人呢?这么早就走了吗?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平时不是这样的。
从床上我坐了起来,好像客厅里有动静。 阿杰一定还没走。
“阿杰,阿杰!是你吗?” 没有回答。 他不会听不见。 不是他,会是谁?!
我的心立刻紧绷了起来,心跳在加快。
我摸索着下了床,来不及找件衣服披上,也顾不得穿鞋,光着脚我悄悄地猫腰往客厅摸去。
客厅里的声音停止了,静静地,静得令人害怕。我的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儿。
客厅里的一切依次缓缓地映入我的眼帘。
“阿杰,是你吗?别吓我。”我幽声怯怯地轻呼着。 没人回答,什么人也没有。
突然隐约有脚步,吱的一声是大门打开的声音。
我立即扭头往大门方向望去:“阿杰,阿杰——”
看到的只是被拉得半开即将合上的门。
我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不停地呼唤着:“阿杰,别走,等等我——”
刚冲出来,门在身后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的眼光在楼道里四下找寻着阿杰的身影,可是,可是,什么也没有。
空空的,空空的!阿杰呢?阿杰呢?! 我惊慌失措,定定地光脚站在门口。
“你怎么了?”一个空洞的声音从地下传来。 我急忙一定神,低头一看。
408房的那个中年女人正背着手站在我面前,仰头望着我。
眼神怎么那么恐怖,好像还闪着绿光。
“我,我。”我支吾着,“你,你刚才看见我老公了吗?”
中年女人缓缓地摇了摇头,目光却始终不离开我的脸。
“我明明看到他出来的。”我下意识地说。
“什么人也没有。”中年女人幽长地说,“唉,干嘛不好好呆着,作孽啊。”
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慢慢我回过神来。
“哦,不打搅你了。”我强笑地说,“对不起,我先进去了。”
“进去?”中年女人诧异地盯着我,“你已经进不去了。”
“你在说什么?”我开始有点不耐烦,真是莫名其妙。 不再理她,转身我去开门。
开门的时候,身后一个声音传来:“你现在可是遇到大麻烦了……” 神经病!
我心里骂着,使劲扭开了门冲进了屋。 进屋一抬眼——啊!这是哪儿?!
这明明是我家,才几秒钟的事,怎么,怎么所有的摆设,所有的一切都那么陌生!
更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居然还有陌生人!
“你,你们是谁!”我大吼,“这是我的家,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仔细一看,是三个人,三人面前还有一张矮桌,桌上赫然一鼎香炉,炉上渺渺燃着三支香!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灰袍男人,他身后是一男一女。
男的竟是昨晚浴室里我见到的那个长发男子,女的顶着的是一头卷发!
“你们是谁!”我惊恐得怒喝起来。
他们好像没有听见我的话,那一男一女根本就当没看见我一样,定定站着不动。
灰袍男子嘴里在嘟囔着什么,忽然睁开了眯着的眼睛。
“阴阳殊途,两不相犯。既往阴间,望你不要再骚扰凡间生人,早日得以安息。”
“你,你说什么?!”我两手颤抖指着灰袍男子,“你,你才是死人!你是!我不是!”
“唉,你俩人情孽已了,何故再扰凡人。每逢初一十五,清明祭日,一定为你多烧纸钱,愿你早日投胎转世。”
“不,不是的!我没有死!你们给我滚出去!”
我随手抄起门边桌上的一个花瓶,奋力向他们砸去。
花瓶砸歪正好磕在摆香炉的桌角,轰然粉碎。
灰袍男子一惊,化掌为指在香烟之上一圈,突然急指过来,大喝:“好厉的女鬼!不得放肆!”
顿时,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七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孤独地躺在客厅里。 头疼得厉害。
我忙四顾环视,屋里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先前是怎么回事?我明明…… 乓乓乓。
有人在敲门。 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嘴里疲惫地应着:“谁呀?来了。”
我简单理了理蓬松凌乱的头发,扯了扯直弄皱了的睡袍,打开了门。
门口一高一矮立着两个人。
矮个敦实的正是大门口的管理员,瘦高个长着一张马脸的居然是肉铺的伙计!
俩人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制服,脸色肃穆。
“哦,我这就给你买猪腔骨和海带的钱。”我忙笑着说,就要往里去拿钱。
“管理员”突然开口说:“你现在马上跟我们走,其他什么都不用管了。”
“跟你们走?出什么事了?”我惊立在门边。
“肉铺伙计”说道:“有人投诉你骚扰四邻,你不能在这里住了。我们给你安排了新的地方。”
“什、什么?你们这是……不!我不走!这是我的家!”
俩人不容分说上来一左一右架着我往外就走。
“你们这是干什么?!这里是我的家呀!”我哭嚎着,挣扎着,但一切无济于事。
隐约间我看见408的中年女人远远站在楼道另一头,她身后不知怎么呼啦围了一大群我不认识的人!
他们都是这里的住客吗?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我奋力从“管理员”的臂弯里挣脱出一只手,远远地抓向408的女人。
“你认识我的,你知道我是在这里住的!快告诉他们,快告诉他们这里是我的家呀!……”
“管理员”扭过我的手,我再也动弹不得。 身后隐隐传来中年女人幽幽的声音:
——“好好呆着有什么不好?大家互不打扰,相安无事。干吗去骚扰人啊!……” …………
八 紫金花园B座405房。 长发男子急切地望着灰袍男人。
“怎么样,大师?没事了吗?”
“我已经替你将女鬼‘请’走了,应该以后不会再有事了?”
“是真的吗?”卷发女人松口气说,“真是吓死我了。这么说那天在镜子里我看到的真的是那个女鬼啰?您没来之前我可是在门口烧了不少纸钱。”
“是啊,是啊!”长发男子附和,“肯定就是她!自从那次看到一个女鬼泡在我们家浴缸里后,我再也不敢在家洗澡了。”
“骗人!”卷发女人一戳男子,“我看你是故意找借口出去会二奶!”
“别瞎说,我发誓!……” “好了。我该办的都办完了,你们——”
“哦,对对,这是红包。小意思,您收下。”
“呵,那我就不客气了,多谢!也烦你们为我卖个广告,传个名声,以后谁家有事记得一定找我。”
“那是、那是!谢谢了,您慢走!”卷发女人恭送着往电梯间去。
“大师,有件事我还想问一下。”长发男人在身后说道,“你不是说死了两个人吗?怎么我们才见到一个?会不会……”
“呸、呸!”女人一巴掌将男子打了回去,“大吉利是!好话不说,尽拣晦气的讲。”
大师在电梯里回头一笑说:“放心吧,应该没事了。如果真有什么随时找我就行。”
“好好,大师您走好!”女人望着渐关的电梯门挥着手。
电梯外隐约传来女人的喝骂声:
——“我看你偏要住公寓,见鬼了吧!赶紧把它给我卖了换洋楼!要不我明天就搬回娘家去!……”
尾声 《深圳时报》2008年2月29日第十版社会版:
——“……著名的二奶村‘紫金花园’昨日发现命案。接邻居举报,近日住宅楼道中常有尸体恶臭传出。110巡警前往勘查,在X座X05室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据透露,男子被毛巾勒死于床上,女子在浴室自缢而亡。其间并未发现任何搏斗痕迹。死因有待进一步查明。警方不愿透露死者身份。……”
“……又据香港媒体报道,数月前香港富商霍振杰赴驻粤子公司巡查后不归,至今下落不明。……其家人目前已赶往深圳辨认尸体。……霍振杰,亨达集团公司总裁,于1970年生于香港,系名门之后,年轻时曾赴英留学,学成后返港接掌家族企业……”

  “鸣冤鸣冤,我要鸣冤,堂堂的钱大警官竟然偷了人家的心还不肯还!”楼下的女人明眸顾盼,姿容秀丽,若是站着不动,婉然一个古代的大家闺秀,但此时却偏偏一手插腰,一手举着大喇叭真情告白,她微微仰头,露出尖若刀削的下巴,一头浓密的齐腰黑发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晃动,晃得人一阵心神荡漾。

  “哗啦”一声关上窗子,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办公室的同事捂着嘴窃笑不已,钱东城头疼得一手抚额。什么时候小偷也敢正大光明地跑到警局门口告白了,就不怕他一个枪子儿崩了她?

  要说这两人的孽缘,大概要源于半月之前。那天细风斜飞,霰雪飘散,乌云蔽日,黄历上曰:宜家居忌出行。但钱东城却偏偏高调出行了,所以他便活该撞上了唐静怡。

  其实故事简单说来就是,钱东城那天心情大好地上了公交车体察民情,结果手插进口袋里的时候就握到了另一只手。那只手挺漂亮的,白皙、纤细、修长,指甲圆而润,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只手抓着的是他钱东城的钱包。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钱东城惊讶,自己的警觉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而唐静怡却是被他惊艳到了,张着嘴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我好像被你一摸定情了。”从此便展开了轰轰烈烈的爱情攻坚战,钱东城则是本着鲜明的阶级立场对她绕道而行。

  同事蹭了蹭钱东城的肩膀,挤眉弄眼地调笑:“喂,想什么这么出神啊,刚刚人家小姑娘可放出话了,今晚在酒泉广场等你,不见不散。”

  钱东城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一巴掌挥开他:“要是喜欢,这个机会就送给你了。”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我要敢往外伸一伸枝子,回家一准儿的狗头铡伺候。”同事说着做了个咔嚓的动作,然后看了看他又道,“我说你小子放着那么一朵大桃花不要,不会是其他……吧?”

  正说着,外面的天色迅速暗了下来,紧接着一阵风起,飞沙走石,黄土扑面,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瞬间连成一片。同事惊讶:“哟,这天怎么说变就变了啊,也不知道那个死脑筋的丫头……”

  话未说完,钱东城已经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摔门而出。

  钱东城来到酒泉广场的时候,雨珠已经变成了雨幕,天地间连成了苍茫的一片。他焦急地围着广场奔跑,却始终没发现唐静怡。忽然,他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走到路边一个商场门口站定,掏出手机拨通了唐静怡的手机号码,那边很快接了起来。

  “钱警官,原来你有存我的手机号码啊,我真高兴……”

  “今晚上我是不会过去的,你别等了,回家吧。”钱东城飞快地打断她的话。

  唐静怡顿了一下,立马说道:“那可不行,说好的不见不散嘛,你不来我是不会走的。”

  钱东城危险地眯起眸子:“哦?不见不散?”

  唐静怡忽然就沉默了,半晌,底气不足地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钱东城不语,只觉得胸腔里的一把怒火烧得正旺,好,很好,她不但是个贼,还是个骗子!

  片刻,电话那头爆发出一阵大叫:“啊啊啊,钱警官,你听我说,我就是刚走,真的是刚走,早知道你会去,打死我我都不会走的,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啪。钱东城挂断电话,雨水沿着刀削般的轮廓滑落下来,他无知无觉,在原地沉默良久,才大步重新走进了雨幕中。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2.如果被你爱上需要代价,那我乐意成全

  大街上高楼林立,灯火璀璨,车水马龙,摆夜市的小摊周围簇拥着一对对的小情侣,甜蜜而温馨,钱东城却难得的没有闲逛体察民情,匆匆而过。片刻后,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也匆忙匆追了上去,一头齐腰的黑色长发随身而摆。

  “钱东城,你给我站住!”

  钱东城扭头进了路边的一家酒吧,刚进去,就被唐静怡拽住了胳膊。

  “你听我说,那次真的真的是误会,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你说什么我都会去做,比真金还真。”

  钱东城叹着气往里走,嘴角无奈地钩了钩:“我说,大小姐,我现在在执行公务,你究竟还要跟到什么时候?我是不会接受一个毛贼的告白的。”

  唐静怡双手紧紧地抱着钱东城的胳膊,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再次跑掉,颇有几分气喘地道:“都说了是误会……呼,那天是有小偷偷了你的钱包,我看见了又偷偷给你放回去的,结果就被你发现了。”

  “哦?”钱东城挑了个座位坐下,抱着胳膊凉丝丝地道,“是你从小偷那里偷回来的?”

  唐静怡气得啪地一拍桌子,刚要说什么,就见钱东城的额前忽然多了一个小红点,一愣。出自直觉,几乎是立刻,钱东城猛地抬头,瞳孔骤然一缩,一手揽住唐静怡的腰肢拉向自己往旁边迅速卧倒,一手从腰际拔出手枪反手就是一枪。砰的一声巨响,身后的玻璃柜台被击得粉碎,钱东城抱着唐静怡就地一滚,躲过碎片稳住身形,接着抬手一枪,击中大厅里绚烂的水晶吊灯,整个酒吧瞬间陷入一片漆黑,只有一个诡异的红点来回飘忽不定。

  一切仅发生在数秒中,待反应过来,周围的人群爆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

  “大家不要慌,全部躲起来以免被误伤!”钱东城冷静地发号施令,然后低头问怀里的唐静怡:“有没有伤到?”

  唐静怡只觉得一股温热的气息擦着自己的嘴角过去,脸上一热,有瞬间的失神,然后笑嘻嘻地道:“刚刚是哪里吻到我了,上嘴唇还是下嘴唇?”

  钱东城尴尬,来不及说什么红点又扫了过来,下意识地去抓唐静怡却被她忽然一挣挣出了怀抱。唐静怡双手松开攀住他的肩膀,身子猛地往后折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足尖一钩,挑起旁边的一张凳子,噗的一声,子弹透背而过。

  钱东城刚要上前帮忙,唐静怡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往后拖去:“呆子,这些人明显冲你来的,这个时候还逞什么能,跑!”

  钱东城当然知道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他最近在调查一起贩毒走私案件,背后的大毒枭跟他多次交手都狡猾逃脱,这次他是铁了心要缉拿住他,知道那个毒枭跟这家酒吧暗地里有交易,便常常过来,不惜以身犯险诱敌出洞,只是没想到还是太大意了。

  “在发什么愣,赶紧走啊!”唐静怡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大眼睛在黑暗中泛着光,钱东城犹豫了一下,抓着她的腕子从偏门迅速逃出。

  唐静怡低头看了一下被攥住的一截手腕,嘴角挑起一抹清浅的笑意,如果必须要付出什么才能获得对方的真心,那她很乐意成全。

  3.警官,哪里逃?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本以为两人经过这一次劫难,感情也会更上一层楼,这是任何一个正常的剧本都该有的情节,但钱东城却偏偏不吃这一套。几天下来,对唐静怡依旧爱答不理,说话必须要保持一丈以上的距离,视自己为洪水猛兽,唐静怡那个郁闷啊,心想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难搞定?

  但唐静怡天生属于死缠烂打,越挫越勇型,你若真对她好,她可能三天就过了新鲜期,但这一点钱东城并不知道,所以唐静怡就整天在钱东城越来越冷漠的表情下单方面地胡乱放电,这一电就电到了钱东城的那个小同事李桐。

  这天,唐静怡第三十六次告白失败,精神恹恹地趴在桌子上拔仙人球身上的刺,李桐凑过去摆出一副过来人的架势循循善诱:“何必单恋一颗草呢。往前看,骑白马的多的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