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月夜

 

也许是因为女儿的出现,程虹景恢复的非常快,不仅可以开口说话,也能做一些简单的运动,只是容易感觉疲累,只能睡眠来补充体力。妙妙就这样陪着妈妈,清醒的时候陪她说话,睡觉的时候就靠在身边陪着。

  王文强是一位很帅气的小伙子,他在新街口一家超市工作。王文强今年23岁,超市的一位大姐姐给他介绍了一位女朋友,两人认识了一段时间,约定今天晚上见面。

程景虹看着守在身边的女儿,不由的有些感慨,自己盼望这一刻,已经整整的盼望了五年,那时候只要想到漂泊在外的女儿,就忍不住以泪洗面。长时间的伤感,让这个女人疾病缠身。现在妙妙真实的站在自己面前,却有些不敢相信,只要一醒来,就拉着妙妙,仔细端详着。

  王文强兴奋地走在大街上,想起了前几天晚上和女朋友约会时的情景——

“脸都被你看穿了”妙妙撒着娇,将床的靠背摇起来,将枕头靠在母亲身上,让她躺得舒服一些。这般的悉心照顾,出乎程景虹的意料,孩子几年不在身边,回来成熟了不少。

  他和她顺着颖河大堤幽静的小道走着。经过几次的接触,王文强知道姑娘名叫肖茹,在农行的储蓄所工作,不但人长得好,还是优质服务先进工作者呢!

“妙妙,我不想待在医院了,我想回家”程景虹央求着“你和大夫说一说,让我回家养着,这么老是躺着,很不舒服”

  他们就这样慢慢地走着,轻轻地交谈着,从创建优秀旅游城市谈到两人的学习和工作。走到一个偏僻的无人处,王文强突然停住问:“肖茹,咱俩接触好几次了,你对我有什么看法?”

“这个要问医生,不是你想出院就出院,要看你身体的实际情况,只要医生说你可以出院了,我也不反对,在这之前,还是乖乖的啊”妙妙像是在哄着孩子。

  她不语,只是莞尔一笑,“下次约会回答你!”

程景虹宽慰的笑着,拉着女儿的手“妙妙,你会跟我一起回去吧?”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妙妙愣住了,似乎自己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想到那个家,让自己生厌心寒,若是妈妈不在那里,她死也不会回到那个地方。

  她走了。王文强凝神地目送着,一直到姑娘俏丽的身影消失在街灯深处……

“妈,我们两个单独生活好不?我现在有能力了,我可以养着你。”

  “你是文强叔叔?”幼嫩的童音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程景虹的脸色阴郁下来,眼神无助的看着妙妙“你,还是不愿意回家?”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他抬起头,看到眼前站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学生。

“那不是我的家”

  “是啊!”

“妙妙,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放下吗?”

  “这个存折请你交还失主。”

“放下?怎么放下?我没有办法接受欺骗和背叛,当初我走的时候说永远不会原谅甄国豪,现在的我依然不能原谅,妈,我做不到。”

  王文强想问问小学生是那个学校的?存折又是在什么地方捡的?可是他说完扭头一溜烟地跑了。

“妙妙”程景虹有些无助,“自从你走了以后,我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有时候真担心这辈子都看不见你了,你能回到我身边,我别无所求,你愿意怎么样都听你的。只要你高兴。后半辈子就跟着你过了”

  他呆呆地愣站在哪里……

妙妙破涕为笑,“你真的舍得?”

  “这是谁的存款折呢?”他不由自主地翻开这本活期存款折,看到上边存有50000元存款,在印着户名的栏里,填着“李文祥”三个字。李文祥?他好象认识。啊,记起来了。今天下午超市快下班的时候,来了一位满脸胡茬的老同志。他望着货架上的商品,问问这样商品的质量,又问问那样商品的价格,问得真是烦人。不过,文强自始至终都面带笑容,态度和气,说话热情。最后,老同志端详着文强看好一会,才说:“小伙子,你人不错,服务也好。俺叫李文祥,住在东街和平巷10号,有空,去坐坐!”

“有什么舍不得的,除了女儿,其他的都不是我的”

  难道存折是这位老同志丢失的?可是,肖茹还没来,我要不辞而别走了,她来了会不会生气?他焦急地四周张望着,思考着……这时,他忽然想起了一次爸爸丢钱的事。那是去年的一个星期天,爸爸在农行储蓄所取了款,就去市剧院看演出。在进剧院掏票时,不慎把钱包身份证和取的6000元钱带出来掉在了地上,因人多爸爸当时没发现就进场了。戏快开演时候,爸爸忽然听到广播上叫他的名字,就来到了剧院广播室,发现是一位姑娘,就问:“闺女,是你找我?”

妙妙斜着眼睛鬼魅的看着自己的妈妈“你就不要骗我了,其实安悦都跟我说过了,你对那个小不点跟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对吧”

  “嗯!”那姑娘说。“大伯,您的钱丢了没有?”

程景虹闭着嘴,没有言语,妙妙递过一杯温水给她,她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女儿。

  爸爸掏掏衣袋,顿时脸色变了,连说:“丢了,丢了!”

“你是我见过最大度的女人了”妙妙坐了下来“你把自己的老公和小三生的孩子当宝贝,不知道你是善良还是缺心眼啊,你不知道别人都怎么看你吗?”

  姑娘认真地核对了身份证,就把钱和存折递给了他。爸爸刚想说几句感谢的话,姑娘进剧院就消失在人流中。爸爸回家把丢钱的事说了,全家人都说一定得想法找找那位捡钱的姑娘,谢谢人家。可是城市人这么多,往哪儿找那位捡钱的姑娘呢?

程景虹叹着气,又偷看了女儿的脸色,妙妙似乎很平静,这才放心了下来“我心里怎么会没有想法,说实话,当时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你的反应比我还要强烈,我知道一定是你爸爸和你小叔给了你刺激,才让你不给他们留任何余地,想到那个日子,我也心寒”程景虹抓紧了女儿的手,心疼自己也心疼妙妙“当时小磊被送过来的时候正发着烧,抱着我喊妈妈,孩子烧的开始抽搐了,我想到的只有救人,当时的念头就这一个,他也很无辜,一个生命垂危的孩子被自己的亲妈扔到一边不管,不能见死不救啊,我在医院整整守了他一个月,原本打算等他康复了以后让你爸爸带走他,没想到等他康复以后,才发现他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他了。至于别人怎么看这件事情,我根本不放在心上,但我在意你的感受。”

  想到这里,王文强不由自主地挪动脚步向东街走去。他来到“和平巷”找到10号门牌,就上前敲门。

“他妈妈没有来找过他?”

  门开了,露出了一张姑娘的笑脸。文强愣住了,是她,肖茹。

程景虹摇摇头“没有来过,这五年连个电话都没有,估计也是被你爸爸伤透了心了,只不过作为一个母亲,也确实够心狠。”

  “这是——?”

“她若不心狠,也许就会回来和你抢这个小不点,到时候你愿意吗?”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程景虹一愣,垂下头思忖片刻“这个问题我也想过,说实话,不愿意,只不过她是小磊的亲生母亲,她若来要,就让她带走,我再不舍,不过是外人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