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水井里的小丑鱼

  泥结婚的头三天,还能老老实实地在家里守着水葱一般的新媳妇。三天后,泥就想找人闹一阵。泥结婚前喜欢钻窝子。柳村的人都把赌钱说成钻窝子。泥听赌友说过,一开始就降伏不住老婆,这辈子就算完了。老婆就像一棵草,就是压在石头缝里,也照样黄了绿,绿了黄,是见风就长的东西。

姬二哥早早起了床,拿起扁担,上好水桶,扁担上肩,挑水去了。

  新媳妇端米总是笑眯眯地做这做那,像捡了宝一样一天到晚就知个笑。小米饭熬好了,笑吟吟地问泥:“稀哩?稠哩?”菜盛到盘子里,又总是先让泥动第一筷子,然后笑眉笑眼地问:“咸哩?淡哩?”泥说:“嗦个!做点子饭还要给你三叩六拜当娘娘一样敬?”

他沿着小路来到山脚下的龙井湾。最初,很多人以为龙井湾一定有“龙”。其实,龙井湾没有龙,只有一小口水井和一井常年不竭的清澈甘冽的水。

  端米就拿筷子闷头吃饭。泥吃着吃着,又觉心里挺对不住端米。泥说:“小米饭,黏哩。”端米不吭声。泥又说:“菜,香哩。”端米还是不吭声。泥就摔了碗,用手抱住头,伏在饭桌子上,说:“端米,我难受呀端米。”

水井很不规则,不大不小的石头围着,水深差不多到人的膝盖骨,水井虽小,却滋养了姬家堡家家户户的男女老幼。

  端米抚一下男人的头,扫干净地上的碎碗片。

姬二哥小心翼翼地舀好两桶水,顺手在旁边的树上摘上两片树叶子分别放在两只水桶里,有树叶子盖在水面上,在走路时,桶里的水就不会洒出来,姬二哥就这样挑着满满一肩水,一荡一荡一闪一闪咯吱咯吱地回家了。

  泥说:“端米,你不是一棵草。你就像个圆溜溜的皮球,让人想咬都没处下口哩。”

姬二哥把水倒进水缸后,准备再去挑一回,因为家里的水缸刚好能装下四桶水,两趟,刚好。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在姬二哥刚把扁担上好水桶后,发现水缸里有什么东西跳了起来,又落下水去。姬二哥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扁担,把头埋进水缸,看个究竟。不看还好,一看,水面一直冒着泡泡,而缸底,两只大眼睛正盯着姬二哥。姬二哥被两只大大黑黑的眼睛吓住,赶紧把头抬离水缸。姬二哥心想:奇了怪了,刚刚自己一瓢一瓢把水舀进水桶的,没什么东西,也没什么怪物啊。这下缸底却多出了一个……一个什么?姬二哥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因为水一直冒泡,他还没看清楚,就被吓住了。

  端米说:“泥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小小说

姬二哥等心口不再嘣嘣跳后,再次爬到水缸上,眼睛定定地往缸底一探究竟。

  泥就又去钻窝子。输了牌就回家往外偷粮食卖。一次偷一布袋,瞅个空子扛出来。有一回脚底下走得急,绊在门槛上,摔青了半边脸。端米给他抹了红药水,说:“你想往外扛就尽管扛。我不拦你就是。”泥就大了胆。泥后来干脆用盛过化肥的编织袋往外扛。有时候泥一个人往袋子里装粮食挺费劲,端米就过来撑起袋子口,泥就一瓢一瓢往里装。嚓,一瓢,嚓,又一瓢,快露缸底了。早先泥的娘活着时是从不让大缸底露出来的。娘对泥说过,这口大缸用了好几辈子了,还从没露过缸底。有时遇上灾年,就是吃糠咽菜啃树皮也不敢空缸底。泥拿瓢的手抖抖索索地像是抽了筋。端米提了一下袋子,说:“还能装十来瓢哩。”泥真想一瓢头子砸在端米脸上,泥心里开始发毛。泥的手在媳妇脸前像秋风中的枯叶一样抖个不停。端米又提了一下袋子,说:“还能装两瓢哩。”泥就把瓢摔在了地上,用脚踩了个稀巴烂。泥说:“端米你干吗非要这样?我连村主任都没怕过呀端米。”端米说:“你看见别人打老婆手痒哩。”泥说:“我往后再去钻窝子就把两只手剁给你看。”

噗!

  泥跟着端米上地里拔草。柳村的人看奇景一般,说:“我老天,泥也下地干活了,泥的媳妇竟有这等能耐!”

姬二哥脸上被喷了一脸的水,待他擦去脸上的水珠,看着水面的时候,一个小东西正游在水面上,扇动着两鳃,黑黑的大眼睛盯着姬二哥,似调皮地在笑。

  泥干了一星期的农活,就又开始手痒,趁端米回家扛化肥的时候,泥就从地里跑了。泥赌输了就回到家里找菜刀。泥说:“端米我要剁手给你看。”

姬二哥用瓢舀出,端到屋外,才看了个清清楚楚,瓢里的是一条小小小得可怜的小鱼。姬二哥想,这么小,难怪舀水的时候没注意到。不过这条小鱼也太丑了吧,全身皱皱巴巴的,当然,除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外,身体任何地方都丑得要命,皱皱短短的身子,鼓鼓的肚子,不漂亮的鱼尾,不规则的鱼腮。

  端米正在剥花生,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是的,这是一条丑得不能再丑的——小丑鱼!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泥扔了刀,从门后头拾起绳子,就把自家喂的狗给捆上了。眨眼工夫就把狗的两条前腿的脚指头给砍了下来。

姬二哥想了怎样处置小丑鱼的可能。放到水桶里,挑回龙井湾;泼到门口的菜地里或小水沟里;裹上灰面丢进油锅,滋滋滋后,吃掉。可是,姬二哥转念一想,挑回龙井湾,一只小小的孤零零的小丑鱼呆在孤零零的小小的龙井湾,她会害怕的;泼到门口的菜地里或小水沟里,不到一分钟,她就会死的;这么丑,炸了,好吃吗?

  泥说:“端米我要再去赌,就把我的两条腿砍给你看。”

似乎小丑鱼知道了姬二哥内心的想法,黑黑的大眼睛,变成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刚才舀的半瓢水,现在变成了一瓢,水还一直往外溢,姬二哥瞬间慌张了起来,没有了主意,赶紧说:“好啦好啦,不回龙井湾,不泼菜地和水沟,不丢进油锅,不…….”话还没有说完,水瓢里的水又变成了原样,小丑鱼欢欢喜喜地在水瓢里转起了圈圈。小丑鱼不光看明白了姬二哥的心思,还听得懂姬二哥的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