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 筑路宝贝 (小说)

     偏偏是在那个黄昏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小南一直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眼中的宝贝,从小到大几乎没流过眼泪。结了婚之后,因懂事、贤惠、孝顺又被婆婆公公视为宝贝,也没流过眼泪。参加工作之后,因朴实善良,善解人意,受到同事喜爱。
  小南是普通筑路人,在蒙华项目办公区,小南负责综合办公室的常务工作。孕妇小敏虽说和老公在同一个项目,可老公在现场组,小敏在工区,两人相距20多公里。现场组特别忙,小敏老公隔一周来看看小敏,给她带些吃的,洗洗衣服,有时候急匆匆地来说几句话就走。每天给小敏打电话询问胎动情况,要么让小敏把电话放在肚子上跟胎儿说话,或给胎儿唱歌,那种迫切行为让女生们忍俊不禁,女生们都笑着打趣小敏。唯独小南不吭气,也不笑。
  工区有两个女生宿舍,一个宿舍住四个人。有一天,两个宿舍各有一个女生出差。小南逮住机会,悄悄跟小敏宿舍的两个女生说:你们晚上搬过这边挤一挤,腾出宿舍让小敏老公来。小南考虑得全面周到,两个女生积极配合,欣然同意搬给小敏腾放,小敏高兴得赶紧给老公打电话。
  可自从有了女儿,小南经常因此流泪。
  这几天,小南又哭了。她老公也是筑路人,和她一样,常年在野外奔波。今年,老公在广州,小南在延安,一年跟孩子见面的次数用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她晚上跟女儿视频,给女儿教唐诗,女儿哭闹着,小手拍着床边说:妈妈,你回来,回来坐这儿教我。
  奶奶叫她放下手机洗手吃饭,她撅着小嘴说:我把妈妈拿上。奶奶只好洗了左手擦干,再洗右手。
  小南哄女儿:你把妈妈放下,赶紧吃饭,过几天爸爸回来,开车带你来妈妈这儿。女儿牢记在心。
  金秋十月,秋风送爽,女儿终于盼到爸爸回来。女儿扯着爸爸的胳膊要找妈妈。不得已,老公自驾带着父母、女儿到延安看小南,顺便旅游。小南高兴得像过年似的,提前洗好被褥,在工区附近的村子里找了一间房子。
  终于要见妈妈了,女儿一路高兴地把妈妈教的古诗儿歌翻来覆去背了无数篇,生怕妈妈不满意。
  自驾四个小时,到了延安,女儿开始犯困,奶奶把她抱怀里,让她睡一会,女儿哼哼着不睡,小嘴巴还是嘟哝着儿歌。小南所在工区在山沟沟里,从延安市到工区还得一个小时,女儿硬撑着没睡。一见小南,紧紧抱住小南的脖子,脑袋伏小南的肩膀上。
  小南说:宝贝,抬起头,让妈妈看看。
  女儿哼着,好像害羞,扭捏着不抬头。
  婆婆说:困了,娃高兴得一路没睡。
  听奶奶这么一说,女儿“哇”一声哭了。
  小南摇晃着:好了。好了,妈妈不看了,来,松手,松手咱睡觉。
  女儿死活不松手,哭嚷着说:不要睡觉,妈妈别走。
  妈妈没走啊。小南掰开女儿的胳膊。
  那天晚上,女儿睡得很晚,奶奶熬不住了,哄着她:你咋不睡啊?奶奶累了,妈妈也累了,睡吧!
  女儿揉着小眼睛说:睡着,妈妈就走了。
  小南的眼泪不由得涌出眼眶,她意识到自己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她怕孩子哭闹,每次走都是在孩子睡着的时候悄悄走的,总以为,小孩子嘛,睡起来哭一会,闹一会就忘了,没想到给孩子留下恐惧的阴影。她把女儿搂进被窝说:妈妈不走,这是妈妈上班的地方,妈妈走不了,今天晚上陪你睡,明天也陪你睡,睡吧。女儿将信将疑,闭上眼睛。
  一家人在延安玩了两天,女儿寸步不离小南,小南去个洗手间,女儿都要跟着,她洗手,女儿拽着她的衣襟,生怕一转身又看不到妈妈。
  小南指着女儿的衣服问女儿:妈妈给你买的新衣服漂亮不漂亮?
  女儿说漂亮。小南趁机说:让妈妈上班,给你买好多新衣服,好多好吃的,行不行?
  女儿很敏感,抓紧小南的手说:我有新衣服,柜子里有好吃的。
  小南:好吃的吃完就没有了,妈妈上班挣钱,宝贝乖,听话好不好?
  女儿眼里闪着泪花不吭气。节假日的延安市区,道路拥堵,车如蜗牛爬行。小南抱着女儿指着眼前的车辆说:宝贝,你看路上的小汽车多不多?
  女儿:多。
  真多!路堵住了,咱回不了家怎么办啊?女儿眨巴眨巴小眼睛左右看看,惶恐地问爸爸:爸爸,回不了家咋办啊?
  小南赶紧说:让爸爸修一条路,咱回家好不好?女儿很不情愿地说:好。
  小南又说:妈妈也去修路,下次宝贝来看妈妈路就不堵了,妈妈回家看宝贝,宝贝就不用把妈妈拿在手里了……
  女儿终于点头了,母女俩达成口头协议。
  要走了,女儿还是抱着小南的脖子不放,小南不停地给女儿复述协议。
  老公从她怀里接过女儿,女儿挥动小手,嘴角抖动着和小南说再见,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流。
  小南也哭了,婆婆抱着小孙女哄着:你听话,你妈妈可辛苦呢,让妈妈好好上班,不敢惹妈妈哭,妈妈哭了没人哄。
  女儿很懂事,坐进车里,趴车窗上赶紧用双手抹着眼泪抽噎着说:宝贝不哭,妈妈不哭,妈妈好好上班。
  车启动拐出院子,女儿喊着:妈妈别哭,妈妈乖,妈妈听话!
  小南跟在车后面向女儿挥手。车消失在秋色的蜿蜒里,小南的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
  第二天晚上,小南跟家里人视频,特意让女儿过来。婆婆说:娃昨天到今天一直不舒服,吃的东西都吐了,刚睡着。
  小南又哭了,老公接过视频。小南问老公:宝贝咋了?你带她去医院了吗?
  老公说:可能是晕车,现在没事了,你别担心,有我呢。
  小南抹着眼泪说:你是医生啊?孩子成那样你不着急吗?
  其实,老公刚带孩子从医院回来。昨天,孩子在车上哭了很久,又受了凉,晚上就发烧,把婆婆公公折腾得一夜没睡。
  孩子小,老公和婆婆公公都不想让小南上班。可小南从小娇生惯养,她认准的理儿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老公让她回家照顾孩子。小南说:我还想趁年轻拼一把,做出点成绩留着老了享用。
  作为丈夫能不支持吗?他庆幸小南选择了筑路,他们因筑路结缘,他感恩筑路,让自己娶了这么好的老婆。他把小南当做宝贝,宁愿自己多吃点苦受点累也不让小南心里不舒服。所以,小南恼了他总要逗乐,小南哭了,他总想办法逗笑。
  老公没给小南说孩子发烧是怕她着急。小南边哭边数落老公。老公忽然惊叫一声:偶的天呢!你咋穿大红衣服?难看死了,赶紧脱了。
  小南愣了一下,擦擦眼睛揪揪衣襟说:我们同事都说好看。
  老公捂着眼睛:你们同事陷害你呢,你赶紧脱!哎呀,妈呀!我看不下去了,我对红色有阴影,从小,妈把我当闺女养,就给我穿红衣服……
  小南嘎嘎笑起来。
  过了几天,又视频,老公说:你穿大红衣服真漂亮,显得你皮肤白。
  小南惊诧:你不是说不好看吗?
  老公连说:好看,好看,我就喜欢红衣服。
  小南恍然大悟,指着视频:你耍滑头。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我滚烫的呼吸

在你的回眸里冻结

不再是爱人

而是

彼此的过客

——也许,故事可以这样开始,也就这样结束……

.

Pt╰1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陌上的花开的时候,并没多少人认真的去看过,也不曾有人,一心一意的因着陌上花开缓缓归。如今凋败了,只留着一些的残嫣的痕迹,倒也不再去奢念了。暮阳西陲,淡红铜色的阳光带着柔慈的味道,慢慢在这个尾春的傍晚氤氲不散,带着一份诗意。

禾一个人从澡堂出来,并没有一丝抬头去看看夕阳的意思,等转过那个转角,恐怕就更不会再回头去看了。等再转过另一个拐角,就到男寝了。

从澡堂到寝室,不过二百米的距离。懒得收拾就没怎么打理,一副落魄的样子,月前烫过的头发,被热水洗过,无力的趴在头上。

如果在那条用石板铺就的路上,只有禾自己一个人走过,怎样都是情有可原的。可偏偏,在不远的前面,走来一个提着小篮子的女生。

这当然还不能叫做一个巧合。毕竟,每天从这里经过去澡堂的女生是那么多的。

快要擦不着肩而过的时候,他们彼此偷瞥了一眼。一个假装绅士一般去欣赏她身后的那棵树,一个,假装毫不在意的向这边甩甩头发。

夕阳还是那样静谧的散着柔慈的光色,笼盖着大地。也许今晚的月色也会这样吧?

被暖风一吹,没怎么擦干的脸总是皱皱的不让人舒服。禾从澡堂出来就兀自一下一下的鼓着嘴,好让面部活动不至更难受一些。

但也许就是那么一个细微如同尘埃般的动作,曝露了禾的身份。或者说,是那个女孩——南,依然在耿耿于坏吧。

只是,彼此没有停下脚步,依然各走各的。这次,是南先走到了转角。

“禾,好久不见……”

我想,禾终究还是看到了那抹夕阳,那样慈柔的光色。

就像当初,南把手放在自己手心的感觉。

.

Pt╰2

.

那时候,

距离现在最多会有多远呢

我还留着那件白色T恤

上面有你睡觉的痕迹

可如今都醒了

恍如隔世

——这,也许就是每个故事最通俗的结局

“真的是十五个巴掌呢……”禾虽然是亲自掰着指头数下来的,却在跟南说的时候,还是那样的底气不足。

禾说的,是在独自回家的路上看到的。挤着公交,迫不得已,站在一对情侣的对面。

女孩坐在男孩的左边。算是一个很浪漫的位置吧。女生穿的T恤上写着“我是掌柜的”。男孩的只是把“柜”改为了“勺”。

这是二零一零年的夏天。

那个“掌柜的”颇有几分姿色,这个,禾没敢如实的跟南描述。当然也没忘说一句关键的“总之没你漂亮呢还”。

面对那谄媚 的语气,南只笑不语。禾喜欢南笑起来那样毫无顾忌的眼神。

那位厨师长得很帅,这个,禾倒是如实说了,自然, 也没忘记说这么一句关键的“比我还是差那么一点呢”。

于是两个人咯咯的笑成一团。因为他们没有穿情侣衣,却在禾的口中变得至高无上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