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深处的蔷薇花

  城外有一片蔷薇花丛。每年到初夏便开出大朵大朵粉色的蔷薇。这是我与姑娘最爱之处。趁老爷不在便偷偷跑去那里。那里让我们感到自由。可以在温和的日光下抛开身份的差别与世俗烦琐的事务,尽情地在蔷薇丛旁的草地上奔跑,肆意嬉笑,任裙叫纠结飞扬。累了亦可躺下静看流云卷舒…只有此时,姑娘才是快乐的。平日里那个眉目温婉而略带忧伤的外壳被初夏的阳光溶化,变作蔷薇丛中一缕细细的芬芳。

故乡的老屋后是一片青茂的小竹林,小竹林后面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河岸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蔷薇花。有红的、黄的、粉红色的、白色的,整条老宅基地的河边的空间都植满了蔷薇花,每到麦子成熟的前后,蔷薇花就蓬蓬勃勃地盛开了,望去似一道花墙,幽香醉人,美不胜收。

  只是我们从未靠近过蔷薇丛。一株株蔷薇上都长着凛冽的刺,一不小心便把你刺得鲜血淋漓。

说到老家的蔷薇花墙,还有这样一个故事。老宅后的小河是村里几户人家合养的鱼塘,虽不足六十公尺长,但水清鱼丰。每年进入冬季,宅后的小河就要筑坝拦水,那时抽水机不多,便剩闲置时间开始驾牛拉车抽水。农家的河道大多在冬天抽干。一是捕收一年来养的鲢鱼和鲤鱼,二是可以把河中沉淀的肥泥挑上岸浇灌冬小麦,年年如此,一举两得。

  那是一个面容模糊的男人。站在草丛之中,风吹起草和他飘逸的长发,漾出一层层深深浅浅的绿,波澜壮阔地席卷而来。

那一年,当牛们拉着水车轮换走过了三天三夜后,河底开始搁浅朝天,河里养着的三百多条鱼只剩下十多条鱼了,而且都是小得可怜。天哪,这是怎么回事?宅前宅后的人都议论起这件事情来。怪极了,议论到最后,河里的鱼是被人用网偷走了。那时候,村子里没有狗,一到夜间就寂静无声,谁只要有块网,在夜里趁人进入梦乡后,就可轻易地撒网偷到不劳而获的鱼儿……

  异常清晰的是他的双眸。秋水般不惊不乍,却似有无数繁华盛开其中。那双眸是深情的动人的。我试图靠近,却如同追逐海市蜃楼般徒劳无功。他的面容始终模糊,任你想方设法地想要将其看清。

为了吸取教训,村里人在队长带领下,有了一道灵感。沿小河的人家有力出力,到远处的一个名叫蔷薇野林的坟地,用刀砍了一捆捆蔷薇枝挑回家中,在春节过后不久,就沿着河道岸开始插种。听我母亲和一些有经验的老人说:蔷薇和柳树一样,易活,易长,它们的身上都有坚利的刺,种在河道两边,不仅是天然的护堤卫士,而且还会花香四溢,成为一道美丽的河边风景。看着母亲和村里人一起戴着手套在河畔插蔷薇,我们村里的几个孩子,只是围着她们观看。

  如此。姑娘常在这蔷薇丛边告诉我我梦中的细节。蔷薇开了又败,无数的梦在夜里悄然盛放。从沉睡到清醒,记得的,忘记了,独独这一个梦始终萦绕心头,恬淡却挥之不去。

三月,春风和春雨纷纷赶来滋润,河边的青草泛绿,野草开出星星点点的花儿。猛然发现,插在草丛中的蔷薇都探出了嫩绿色的新芽。当我把好消息告诉母亲时,她笑着告诉我:这蔷薇生命力特别强,只要有泥土的地方,就会扎根生长,就会快快乐乐,蓬蓬勃勃向上。果然是真,当到了五月的时候,河边的蔷薇开始长得茂盛向上了,它们像一排哨兵,牵手在河岸的边上,也许是河边水份足,土质肥的缘故,有不少蔷薇还开出了点点小花,虽然数量极少,但河滩变得热闹起来。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到了第二年春天,蔷薇又长高了,它们严然是河边的卫士,身上长满了刺,到了五月,河边成了一道美丽的花墙,它们真的牵连在一块了。如果跨过去探望,一不小心会扎坏裤子和衣服。村里人开始笑了,从此他们再也不愁养鱼轮回值班的事了。

  “难道姑娘是爱上了梦中的男子?”我调侃似地问道。

蔷薇开放的时候十分好看,漫河道两边的空间都在绽放,这蔷薇有好几个品种,夹种在一起是一种上好的方法。瞧,蔷薇花儿纯白色的洁白无瑕;浅淡粉红色的鲜艳明丽;红得发紫色的形似小玫瑰;还有微微发黄的形似小野菊。它们越开越多,越开越香。一朵朵,一簇簇,在阳光下寂静怒放。当所有的花朵打开最美的亮色时,观花的人们陆续从四面八方赶来。

  “可这又能如何。仅是一场熟悉而让人心安的梦,用来聊以自wei罢了。这般伟然的男子,怕是不会存在于世上吧…”脸上是淡淡的微笑。

欣赏蔷薇,可以分为日出、正午、日落,月夜四个最佳时间。早晨,当露珠还挂在蔷薇的叶和花瓣上,蔷薇花上似沾上了珍珠一样的美丽闪亮,真有含苞欲滴的优雅;中午,当太阳正盛的时候,蔷薇花香浓烈,花朵上,蜜蜂,蝴蝶四处飞扬,似空间浮着跳跃的蔷薇花,这香浓的感觉就像是有人洒下香水似的,沁人肺腑;傍晚,夕阳西下,淡淡的红色染在蔷薇花上,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美,似乎是有人帮着撒了一条无影的纱巾,透着一股含羞的美,就像是走进洞房的新娘;月下的蔷薇花更有一种朦朦胧胧美的感觉,透过月光,可以看到蔷薇花的花瓣,以及投下斑驳的碎影,那月光犹如围着姑娘在跳舞,闪烁出一圈圈光晕在花瓣上静静流淌……

  我则黯然。或许姑娘心中那气宇轩昂的男子,真的不存在于世上吧。如同蔷薇般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蔷薇花不仅组合成了一道花墙,还起到了保卫鱼塘的作用。蔷薇长大了,它们的半个身躯都弯在了河的水面上,给幽静的小河遮了一片凉。初夏季节,蔷薇花盛开的时候,河里养着的鱼儿就会成群结队浮游在花树的荫下浮上落下,有鲤鱼和青鱼还会跳起来,咬着扑在水面上的花朵,喜气洋洋地摇着尾巴钻进水中,被村民们称之为花醉人和鱼咬花的河滩蔷薇的风景。

  我和姑娘日复一日地繁衍着小心翼翼,如同在陡峭的山崖行走,生怕一不小心便掉入无底黑暗,使自己土崩瓦解。我只是府中一个跟随姑娘的丫鬟,卑微而不值一提,稍不留心便性命不保。每日做着重复的事: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看着别人的脸色陪笑,甚至被无故惩罚…这是我无法选择的。生来便是卑贱的苦工命。而姑娘不同。若她厌倦府中的生活,大可选一户好人家嫁过去,逃离这牢笼。可姑娘却不。虽然她总会与我偷偷跑去蔷薇丛旁与我低声絮语,向我描述美好生活的蓝图姑娘总是有许多令人不解的地方。

蔷薇尽管刺人,但它也成为了其它野花亲昵的伙伴。野杜鹃、蒲公英们喜欢长在它们的空间,有一种比麻雀还小的小鸟,它们会把窝筑在蔷薇树缝隙,十分安全,野狗和野蛇都害怕蔷薇有刺,不敢随意走近。记得有一次,河后阿婆家的花母鸡把蛋生在蔷薇边的草窝里,谁知道一连几天都没拾到蛋,是谁偷了蛋?阿婆觉得奇怪,这鸡的蛋到哪儿去了?于是,她悄悄来了个跟踪。

  不知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多少个春秋。蔷薇开了又败,梦醒了又醉,都淡淡的似乎不留痕迹。老爷的斥骂声与鞭打声依旧响起,姑娘对男子的梦依然萦绕。时间的流逝似乎已失去了意义,带不来什么,拿不走什么。只是如水般静静流淌,宰姑娘温婉而略带忧伤的外壳上增添几分婉转流动的光纹。

这天,花母鸡生好蛋又“喀喀——”叫了。阿婆终于发现了那个不速之客,原来是条丈余的大青蛇偷吃了鸡蛋。天哪,阿婆吓得脚也快软了,但农村长大的阿婆看惯了蛇,赶忙从地上拎起一根长木棍,什么也不怕,一边大喊,一边狠狠朝蛇打去。蛇示威了二下就夺路而逃,它逃进了蔷薇林,这下可把它给逮住了,蛇被蔷薇的刺扎住了身子,皮破血流,又被阿婆用力打在头下七寸心脏的地方,一命呜呼……

  生活平静地过着。而一直平静或许只能是幻想。在一个萧瑟的秋季,忽然传来了皇上要召姑娘入宫的圣旨。我与姑娘一样愕然。姑娘问了老爷才知道,这都是老爷的主意。他想与皇室联姻而谋取更高的官职。

到了花谢的秋季,蔷薇又开始长叶变得茂盛起来,也有少数蔷薇还有花蕾的,这是被称之为月蔷薇的,但不多。蔷薇们像一道绿色的墙,守护着一方宁静。河里的鱼儿大了,常常会跃出河面,馋人的眼。一次,有一位远道而来的偷鱼贼,摸黑用竹竿做成的挑网妄图偷鱼,但鱼没偷成,裤脚上已被蔷薇刺得鲜血直流,以为被什么野东西咬了,吓得丢下网落荒而逃……小小蔷薇,深藏的故事也经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