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脸的温度香

她摇着花染袂:“染袂,你怎么又睡了……”

“医生,医生……”男孩的耳边不停地响起着母亲那一声声的呼唤,渐行渐远。

一切似乎都在正常的轨迹上行进。

“你是要喝水,对吗?”男孩尝试性地跟她对话,并凑近自己的耳朵,努力去听出女孩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染袂,听没听说?学校的话剧团要招人,要演《睡美人》呢!而且最最令人激动的是,王子是陈憷天哎!”尹小沫天天都在花染袂的耳边说这件事,每次都很激动。

医生完成例行检查后,走到了对面床,“她还是没有醒过吗?按理说今天就可以醒来的了。”

 

男孩喃喃道:“是啊,我什么都知道!”

他急躁不安地抱起花染袂,不顾演出,摘下了她的面具。

“妈妈,妈妈你在哪?………”女孩不停地呼喊着,焦急的呐喊声深深刺痛着男孩那颗坚强的心。

浓烟滚滚,盘旋着升起。浑浊的烟雾包围了整个房子,也包围了小小的她。

“还没有呢。”正在查看血压的护士缓缓吐出长长的一口气,带着满满的怜爱。

花染袂,在每时每刻似乎都能睡着。

“别急,妈妈待会就会回来了!”

迫于老师严峻的目光,她不得不答应。

“因为车祸,她爸妈都离开了,只有她幸运地存活了下来。医生不是说过,可能以后她的世界与彩色都无缘了吗?”男孩慢慢地挪动着身躯,枯瘦如柴的双手有力地托起左腿,吃力地挪到了小女孩的床边,喃喃地自语道:“妹妹,我愿意当你的盖世英雄,陪你一起逛遍这美丽的世界,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男孩紧握住女孩的小手,“你要快点醒过来喔,我要跟你一起度过圣诞,我还要当你的圣诞老人!”

可是就在这时,景黛幽却因为一场车祸,永远地失去了她的两条修长的腿。

“傻孩子,快去睡觉。”妇女强忍着眼眶里快要喷出来的泪水,小心地把男孩放躺在苍白的病床上,为他盖上被单,亲吻了一下男孩的额头后就小跑着出了病房,径直往左拐进了走廊尽头处的厕所,失声的痛哭了起来。

场下开始出现骚动,但迫于陈憷天的威信,并没有太大的声音。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责任,可鼓励病人勇敢地面对生活,给病人家属带来希望却是他一直在做的事情。

演出最终开始了。

“孩子这是因为肌肉萎缩引起的,这段时间病情比较严重。所以我建议,还是要多住几天的院,而且每天要适当地做一些康复运动,适当地补充营养。”

医生耸了耸肩:“说白了,就是看她的造化了。”

澳门新葡亰76500,“医生,好像,她听不到了。”

下午,班主任把花染袂叫到眼前,语重心长地说了一番话,大致意思就是让花染袂来演睡美人。

越来越清晰的急促脚步声渐渐传入男孩的耳边,这时,妇女带着医生小跑了进来,细心的男孩还注意到母亲的额头上渗着密密麻麻的汗珠,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

花染袂被送到医院抢救。

男孩非要求着母亲扶他到医院的楼底下,冒着寒冷,自顾自认真地堆好了一个小雪人,被冻得通红的双手也掩盖不住他脸上那红彤彤的笑脸。

那年。

好巧,圣诞那天,下起了一场雪。

可当陈憷天隔着仿真面具亲吻时,却感受不到一丝温度。

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多么温馨!

5th.尾声

“妈妈。我会努力好起来的,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男孩的眼神撇过了小女孩这边。“就是可怜了这个妹妹了。妈妈,你说,我们能不能当她的家人呢?”一种异样的感情此刻正悄悄地填满了男孩那空荡荡的心灵。

随着演出时间的推进,话剧团排练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而每次陈憷天戴着面具亲吻着同样戴着面具的她时,花染袂心跳依旧平静。她永远忘不了,这个男孩所犯下的错误。

“我来看看!”医生抱过男孩怀抱中的瘦小女孩,仔细地检查着。

演员们流利地背着俗套的对白。

如果你看不到了,那我就陪你听遍这个有声的世界;

陈憷天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花染袂嗜睡症犯了。

“我去拿,等着!”男孩吃力地起了身子,手忙脚乱倒出了半杯水,焦急地递到了女孩的嘴边,转念一想后,他把床头微微摇高,温柔地扶起女孩,缓缓地把水送到她的嘴边。

花染袂沉默了,她不愿意提及自己的左半脸。

“医生,我家孩子的病,会…..越来越严重吗?”

睡美人:“为何?”

“奇儿乖,妹妹那是因为梦见了圣诞爷爷而不愿意醒来呢!天色已经不早了,快去睡觉吧。或许明天一早妹妹就会醒来了呢!”妇女的脸上明明挂满了一脸的疲惫与不堪,却还在耐心地劝着因患了小儿麻痹症而行动不便的儿子去睡觉。

 

但女孩儿还是没有回答他,细弱的声音隐约被听出了个“水”字的音调。

女孩凌乱的碎发遮住了左眸,紧闭右眼,微弱的呼吸,看不出一丝生的迹象。

澳门新葡亰76500 1

但他仍强装镇定,轻声叫道:“我的公主,快醒来吧。”

挂在嘴边的“好”字怎么也吐不出来了。

他是唯一一个知道她昏昏欲睡的原因,他永远忘不了,自己对她造成的伤害。

妇女的心头涌上了一股暖流,想要伸出的双手却不知为何放下了,竖直地垂落在两腿旁,坚强温柔地望着这两个小天使。

2nd.睡美人的嗜睡症

女孩还是不停地哭喊着:“为什么没有人理我?为什么妈妈还没有来,我要找妈妈!”

男孩和女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天天都在一起玩,(微型小说)可是有一天,男孩跟女孩闹别扭了,男孩赌气地将一个燃烧着的鞭炮扔进了三楼的女孩家的窗户。

白发人送黑发人永远是世上最痛苦的事情。

火最后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后终于被扑灭了,然而女孩的左眼却因为被烟熏的时间太长,最终失明了。

妇女木讷地点了点头,眼睛从没离开过男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