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五月没有天

  我原本以为三月过尽就是夏天。可五月来时到田边走了走,阳光仍然温柔,并不灼人。

看着朋友圈空间各种的刷屏,突然就有些想写的,想写给自己,害怕再过几年就会忘记。

  那天和同桌吃了晚饭,急急的往教室赶。路过街边那幢立了好几十年的只一层的平顶房,我拉住同桌的衣袖。“那是什么花?”我指着那平房顶上硕大鲜研的红色花朵,“是百合么?红色的百合?”同桌摇头,“听人说那是君子兰。”

一年,真的好快。

  听说。

去年的今天,早上在书香水岸那个空荡荡没有电视没有wifi的屋子里睡了个懒觉,中午吃了妈妈做的饭,下午去三中看考场,还碰到了小疯子张兮兮,晚上和爸妈还有弟去河边吃,
然后散步回家。回家扣了会手机,神经兮兮地一直担心自己的数学,开始找人聊天,感谢或许你觉得只是随口一说的开导,也感谢大家给的祝福。7号考语文,习惯性地先看作文题目,然后一脸懵逼,内心各种脏字。但还是很快平复了,总不能不考了吧,继续做呗,what
the
fuck!实用类文本阅读又是什么鬼,又不按套路,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出考场时,碰到了同班同学,“默契”地没有对答案,只是一直在骂那出作文题目的狗比。真的看到了以为只有在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一个姑娘刚出考场就开始大哭。在之前约好的地方找到了爸爸,然后就是那句每次考试问我考的怎么样我都会说的“还行”,不过这次他没问我先说了。

  我想起家中的一盆花,每个月都会有开谢。花开四瓣,整齐排列,颜色鲜红亦是夭夭模样。父亲把它移进家中,并告诉我说它是海棠。后来,寝室一姑娘在百度里下了海棠的图,我看了,很是笃定的摇头,“这不是海棠,我家的海棠不是这个样子的。”可是很明显我错了。无论草本木本,我都无法为家里养着的那盆所谓海棠找到它的所属纲目。

然后数学文综平静度过。

  “香雾空蒙月转廊”,我最初想要的,是一株海棠。然而,我依旧在可能的时间里尽心尽力的照料它,并把它搬上了我卧室的阳台。因为最初听说得来的印象威力巨大,让我固执的认为,它是蔷薇科苹果属中被人忽略的海棠品种。

写完英语作文最后一个标点,并没有自信地合上笔,文艺地回想自己的高中三年,我还是乖乖地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但是讲真感觉没啥用,只求一个心理安慰。出考场,找爸妈,回家,开始玩电脑。就像周考回家一样,只不过这次没有作业了。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对于高考没有那么轻松,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紧张。或许因为自己在的那个教室,太多社会姐社会哥,自己有了一种蜜汁自信。

  真的,听说二字,威力巨大。比如,一旦放假这个词语从某人嘴里跑了出来,到晚上下了自习,三幢公寓中的某两层楼绝对会有一场全民参与的大讨论轰轰烈烈的展开。

我的高中也没有轰轰烈烈,但那些平平淡淡也是我会一辈子怀念的珍贵。早读跑操后,空调边总是围着一群人,聊天看杂志,就是不读书(语文早读
哈哈哈)。英语早读搬个椅子,坐在花坛边大声 浪
读。有时,早读装病以家长的语气给老班发个短信,睡个懒觉。上午一二节就没醒过(尤其是和鹿晗的某位老婆同桌的时候doge脸),还被老班抓到过一次,编了个昨晚学习学得太晚了的理由,还连累了儿子,中午放学被留下学习二十分钟再回家。很幸运在二班的每个同桌都那么聊得来,还因为课间说话被罚站过,写过检查。晚上和我最稀罕的二班扛把子小公举们去脏道(划掉)后街吃饭或去超市买面包,后来好像还吃过一段食堂三楼,感觉自己每次都笑得跟个pi花子一样。放假来上课的那个晚自习,永远不学习,不是整理保持不到一星期就会乱的抽屉和书箱,就是偷偷在习题卷子下放本杂志看。晚上回家,还有夜宵,方便面加个蛋,这能不长肉吗(¬、¬)。

  高考只有三十余天就来临。而我们已经五个星期没有回家。

高三看了很久的八月长安的振华三部曲,最好的我们
已经拍成了网剧,但是只看了一集,像一一说的余淮刘昊然演太帅了,不符合小说里那个平平常常的男生。暗恋·橘生淮南
最喜欢的一部也要拍成剧了,但我坚决不看,感觉谁也无法诠释洛枳与盛淮南。最喜欢这一部也许是一种对洛枳的这种暗恋的共鸣,但自己也没有洛枳勇敢。这么多年
说好的去年暑假就完结的,现在还没有!(手动再见)

  当听说的事变为现实的存在或彻底的不可能,你们说,会不会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发生?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高三一年,也许是因为没有多么拼命的学习,也没有遇到多大的坎坷,高考结束的那一刻,也没有多大的感触。高考给我的感触远不如那群人那个班。

  星期六的晚上老班站上讲台,“各位,我知道初中部和高一高二的学生都放了假,你们有些坐不住。我也知道,你们一连上了三四十天的课,很累。但是,同学们应该知道,老师们一直陪着你们,你们辛苦,我们也辛苦。相互理解一下,毕竟,学校补课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让你们能在高考时取得一个好成绩,你们也好圆那个能助你们跳出农门的大学梦。相互理解,再忍一下,再坚持一下,外天(三天后)就放你们回去。”

一年的大学生活也快过去了,自己这一年浑浑噩噩,没多大志向也没多少毅力的自己感觉都在被推着走,虽然每天也都在忙,但是一点都不充实。希望大二能有所改变吧。

  于是乎,五六天长的周末加五一,活生生的被浓缩成了一个上午加一个下午。放假的日期被明确的挑了出来,先前各种各样的揣度自然而然的失了意义。老班一走,同桌湊过头来,“学校真的好过分啊!一点都不考虑我们的承受能力,上了这么久的课,再补我们也不在状态,相当于没补!”

最后,最真挚的祝福给我爱的人,明后天考试的超长发挥,在大学的你们也好好照顾自己。

  我把手中的政治速查速背翻了一页,“忍忍吧,反正是改变不了要补课的事实了。”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2

图片来自@陈大力大力陈

  同桌好看的眉头颤了颤,又黯淡下来,“如果我像你就好了。”她突然趴在桌上,双肩一耸一耸,“阿依,只有三十多天了,我考不上怎么办?”

  我安慰她,“怎么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