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关

  俗话说,三十而立。三十岁那年,我仍然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像一只孤独的鸟,在扁担王的树林里自由飞翔。

-1-

  最为焦急的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干涩的嘴上常年起泡,而且从没有干净利索过。其次,是左青青。

大陆回家探亲的时候,小牛正在大陆家的小院里卯着吃奶的劲儿往半人高的水缸里倒水,墙根上竖着一根扁担,扁担旁边放着一只空水桶,另一只水桶正被小牛提在手上,挨着水缸的边沿,清水哗啦啦落在水缸里,在烈日下打着卷儿,晃花了来人的眼。

  二十六岁之前,母亲的嘴上没有泡,只有微微翘起的不屑。扁担王方圆十里八乡的媒婆,都踏过我家的门槛。母亲不无骄傲地对扁担王的老少爷们说,俺家的门槛啊,得换成铁的,木头的哪经得住踩哟。

大陆扔下行李,三步两步走过去,接过了小牛手里的水桶,顺手抢过扁担,说,你放下,我来。

  这当然全部来自母亲的自信,不,是自负。凡是媒婆给我介绍的对象,都要经过母亲严格把关。这一点是母亲给我订下的铁的纪律,任何时候都不容侵犯。一个个好姑娘被母亲严格的把关拒之门外,包括左青青。

小牛抬起袖子擦把汗,提起另一只水桶,喘了口气才说,大叔,你跟我客气啥,您快把扁担给我,咦?入眼一片青葱的绿,只觉一股扑面而来的凉风,晕乎乎之后更加清明。

  我第一眼见到左青青的时候,就钟情上了她。她不仅个高,头发黑而密,而且皮肤白,脸蛋儿俊俏,一笑俩酒窝。左青青同样喜欢我,在涡河岸边的柳树林里,左青青送给我一块手帕。那块手帕喷过香水,淡淡的茉莉花香沁人心脾。每晚临睡前,我将手帕罩在鼻尖上,就着从窗外挤进来凑热闹的月光酣然入梦。后来,我和左青青水到渠成地拉手,勾肩,搂腰,接吻。若不是母亲的重大发现,我一定能将左青青顺利地弄到床上。

大陆穿着军装,站在阴凉里,像一棵挺拔的柏。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小牛缓缓抬起头,眼底漫上惊喜,大陆!大陆你回来啦!大陆你可回来啦!大陆,大陆,大陆,小牛高兴得语无伦次。

  母亲的重大发现是十分偶然的,那个偶然似乎也是必然。左青青为了讨好母亲,送给母亲一个布老虎。左青青在一家中外合资的刺绣厂工作,最拿手的绝活就是绣布老虎,布老虎被左青青绣得惟妙惟肖,俨然活着一样。然而,母亲勃然大怒。母亲属鸡,老虎不是吃鸡吗?母亲以为左青青是故意的,因此毫不犹豫地棒打鸳鸯。

大陆盯着小牛鞋沿上的泥巴,攒的一肚子话不知从何说起。

  与左青青最后在一起的那个晚上,左青青脱掉了身上的所有衣服。但是,我们什么都没做。母亲已经伤害了左青青,我不能在她伤口上撒盐了。我们泪流满面地约定,今后我再相亲,同样要经过左青青的把关。也就是说,没有左青青的把关,我同样不能结束单身生活。左青青郑重其事地要求我,找一个比她更好的。

大陆爹娘在屋里听见动静跑了出来,一时间满耳满眼都是老人激动的哽咽,等大陆回过神儿,哪里还有小牛的影子。

  过了母亲的关,没过左青青的关,过了左青青的关,没过母亲的关。就这样过了三十岁,我仍然形单影只。左青青的儿子虎头虎脑,可以到街拐角的商店里打酱油了。

儿啊,你找啥,大陆他娘抬起头问他,脸上的皱纹层层叠叠,阳光撒下来,留下道道阴影。

  在扁担王,绝对可以认定,最忙的就是我的母亲。母亲要忙地里的,要忙家里的,还要忙着东庄西庄地找媒婆。那些曾经被母亲弄得下不了台面的媒婆们,仿佛商量好了似的,青一色地好言相劝,等母亲的身影走远,没忘了冲她远去的方向吐一口痰。

大陆他爹狠抽几口旱烟,烟斗又垂下去磕在墙上,烟灰簌簌落下来,还能找谁,找老牛家的小牛犊子呗。

  只有东南庄的瞎奶奶,才是一个不长脑子的人。瞎奶奶说,我还有一个外甥女,要不你见见?之前,瞎奶奶曾将她如花似玉的侄女说给我,被我母亲把关掉了。母亲欣喜若狂,将手里提着的一百枚草鸡蛋,全部放到瞎奶奶的竹篮里。瞎奶奶又说,只是我那外甥女带个闺女,人嘛是绝对的好人。瞎奶奶外甥女的前夫,去年出了车祸。

大陆握紧拳头又松开,片刻之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爹,娘,我这次回来就不回去了,我复员了。

  母亲仿佛心疼她的鸡蛋,对着竹篮望了三眼,才说,小小说www.haiyawenxue.com

大陆他娘接过大陆手里的水桶和扁担,拉他进屋,灶上添几把柴禾,做了一大碗手擀面,加了两把青菜卧了两个荷包蛋。

见见再说吧,看你那外甥女跟俺家小三有没有缘份了。

儿啊,你这次回来是咋想的,大陆他娘问道。

  农历三月十五,涡河岸边的双涧集逢庙会。我和母亲左等右等望眼欲穿,才算等到瞎奶奶的外甥女和她的闺女。她的小闺女很可爱,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总是盯住我,盯得我心里直发毛。我给她买一串冰糖葫芦,她才冲我露出两颗虎牙。瞎奶奶的外甥女一直阴沉的脸上才飘过一丝阳光,才对我和母亲笑一笑,仿佛已经审查过关似的。母亲瞅着我,似乎说怎么样?你自己拿主意吧。

大陆扒着面条,有些心不在焉,娘,明儿我就去镇上找工作。

  实在不想让母亲再为我东奔西走,实在想让母亲常年挂在嘴角的火泡消失得了无踪迹。我微微点点头。

大陆他爹猛咳几声,烟袋晃悠悠的,这才清清嗓子说,大陆,爹知道你还惦记小牛那孩子,小牛是个好孩子,你不在家这三年家里重活累活,她都抢着干,可你也知道,她爹老牛是个守财奴,钻钱眼儿了,卖姑娘赚彩礼钱,不然当初你也不会负气当兵去,你爹你娘都老了,就盼着你早日成家,等你找到工作,见见王媒婆介绍的姑娘,别再惦记那小牛犊子了。

  之后,我带着瞎奶奶的外甥女去了涡河岸边的码头。码头的微风中,站着左青青。

大陆狼吞虎咽,大青碗很快见底,他把碗重重一搁,厚实的木桌发出沉闷的不满,爹,娘,这事儿我自有打算,你们别跟着瞎掺和。

  左青青似乎十分认真地朝这边看着,又似乎十分认真地不朝这边看着。五分钟内,左青青放在额上的右手放下了,然后转身而去。我与瞎奶奶的外甥女结婚了。我们有了一个儿子,如今上了大学。

-2-

  那个长着两颗虎牙的小姑娘,前年飘洋过海去了美国。逢年过节,她会把美元寄过来,让扁担王的大人小孩羡慕得要死。

大陆赶到小牛家的时候,小牛的哥哥大牛正扛着农具准备下地干活,羊圈里铺了一层干净的软草,鸡笼里几只母鸡咯咯哒叫的正欢快,屋檐下挂着两串红艳艳的辣椒。

当年,他跪在院子里,苦苦哀求牛老爹把小牛嫁给他,把尊严踩在脚下,最终换来的是更难听的羞辱。

那时候小牛问他是不是个男人,是男人就干出一番事业来给老牛和大牛看,而不是跟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

他有爱也有恨。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大牛似乎并不惊讶大陆出现在他家院子里,他打量大陆,结实了也壮实了,心里不免升起几分欣慰。

他忽而了然,小牛从大陆家回来的时候就有些不对劲,神不守舍,欲言又止,午饭吃了几口就把筷子撩了,看来是早就知道大陆回来了。

大牛,好久不见。

大牛说,回来就好。

没有预料的那样相互讥讽,大打出手,简简单单两句问候,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

小牛从里屋出来,看见大陆笔直地站在院子里,有些不知所措,急忙捋了捋鬓角的乱发,请大陆屋里坐坐。

老牛泡了一壶茶,正坐在炕上眯着眼睛感叹,这好茶就是不一样,老李家那孩子小时候长得干吧叽的,谁成想现在竟然成了暴发户,脖子上那大金链子看起来沉甸甸的,送来这茶也是万里挑一的好茶,就是人长得磕碜点。

大陆跨进门槛的脚一顿,脸色越发的阴沉。

小牛快步走进去,不顾老牛的抗议,一壶茶全泼在院子里,转身进了里屋,泡了一壶自制的桂花茶,端给大陆。

爹,你女儿穷身子喝不起富贵茶,犯冲知道不,农家茶值不了几个钱,但喝着舒坦,以后您要是再偷偷受李二蛋的好处,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老牛干笑,像是才看见大陆一般,眼珠子在大陆的军装上来回转悠,哎呦,大陆回来了,好小伙,我老牛就知道你一定会出人头地!

小牛在外屋给茶壶添水,对牛老爹的话听得并不真切,倒是听见出人头地四个字是在夸大陆,当下支起耳朵听大陆的反应。

牛老爹,没让小牛嫁给我,您是否后悔,大陆的声音凉飕飕的,与当年那个胆小瘦弱,唯唯诺诺又信誓旦旦的少年判若两人,他变得高大英挺,冷静自持,成熟稳重,说话又如此直白不留情面。

老牛一听,忍不住撩蹄子,我没啥后悔的,我姑娘又不是没人要,她愿意在一棵树上吊死,我还不乐意呢!我家小牛犊子等你三年,就等来一句后不后悔!我告诉你陆青松,你不娶小牛,有的是男人排队等着呢!

大陆冷笑,掀开门帘,无视小牛,径直走了出去。

小牛愣愣地抱着茶壶,心神一晃,滚烫的开水全撒在手腕上,一片刺目的红。

她清晰地感觉到大陆的敌意,他在报复,报复当年她爹见钱眼开,不留情面,也在提醒她,他不是当年拖着鼻涕只知道哭的陆青松了,现在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所以不会在乎她的感受了。

傍晚,大牛扛着锄头回来了,看见小牛失魂落魄的,忍不住劝道,小牛犊子,咱娘去得早,我和咱爹打小就疼你护你,就盼着你嫁个好人家,人人都说咱爹见钱眼开,可咱爹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上回,李二蛋给咱爹送来十万求咱爹把你嫁过去,咱爹眼睛都没眨就拒绝了。

那咱爹还收了李二蛋的茶叶呢,小牛不服。

扯淡,那是你嫂子从娘家带回来的,咱爹一直没舍得喝。

那咱爹为啥故意让大陆误会!

你说为啥!这趟大陆回来看那气势汹汹的样儿,明摆着气不顺,你哥和你爹都不傻,大陆光长个儿不长心你怪谁!

小牛低下头,心里还是放不下。

-3-

大陆回来这几天,陆家的门槛快被踩平了,小牛约摸过了三五天,避开陆家的亲戚,去镇上买了几盒点心去了大陆家。

刚走到院里,小牛就听见王媒婆的大嗓门儿,大陆他爹娘,这姑娘真不错,长得水灵,穿一身白裙子跟仙女儿似的,她爸妈都是机关单位的,她妈是科长,她爸是处长,就是她二婚,带着一孩子,但那孩子也是个顶个的聪明!

大陆他爹娘有些犹豫,这二婚,还带个孩子,那我们大陆不就是后爸?

王媒婆不乐意了,怎么的,你们大陆条件再好不过是个穷当兵的,穷地叮当响,还想找啥样的!人家要是非二婚,没孩子,人家也看不上你们家啊!

小牛握了握拳头,既心痛又心急,好你个大陆,有气你找我撒啊,何必用相亲来报复我,这个王媒婆说的是什么混球话,大陆是兵,有钱没钱都光荣!老娘放在心尖上的男人,能让你这么诋毁!

小牛把点心往瓮台子上一搁,捋着袖子冲了进去,王媒婆!还会不会说点人话!把舌头捋直了说话,当兵保家卫国,光荣!穷咋了,人穷志不穷,咱穷的有风骨!你再在这儿给我瞎白扯,我就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大陆皱着眉头,问小牛,你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你就要被人欺负死了!

她说的是实话,我确实是个穷当兵的,大陆淡淡地陈述。

大陆爹娘骂道,小牛犊子,别在这假惺惺,你爹嫌弃我们家穷的时候你在哪儿呢!这会儿来这儿撒泼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