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告别

淡淡的风吹拂着衣衫,丝丝的雨打湿着双眸,独自依着窗台,望窗外的繁花无数,一把久违的油纸伞,遮住了低过屋檐的光阴

  一

——题记

  谈话

天,就在午后的时候,渐渐的飘起来雨,对于这个季节,雨滴总是有点冰凉,也有点沧桑。

  久未联系的朋友深夜里打电话问候我。

而我,竟这样介于它的冰凉与沧桑之间,不知何时,涟涟的泪则从我没有温度的眼眸中落下来,也分不清是怎样,它就那么的容易落下来,许是伤感的太久,许是执念的太深。

  他说,最近好吗?

侧耳倾听雨落的声音,那一抹剪影,在晶莹的泪水里,袅袅的思绪万千,任它落入心海。此时的我,只能扯下一片带霜欲滴的娇艳,将满满的柔情与祝福一一收藏,轻放在折好的纸船里,载到河水的那一头。

  只这样几个平凡简单的字,霎时就让电话这头的我内心湿润,酸涩难言,静默了片刻才答:“不好”。语调幽幽,满怀一言难尽之感,同时又因他此间问了这样一句贴心的话而感动盈怀。有时候,语言含有特别魔力,不在它力量的磅礴,剧烈撞击,而是它用柔软且无声的触角缓缓攀爬,直到将心包裹上浓到化不开的绿。往事在舌尖徘徊良久,顿了顿,还是压在心头,只跟他倾诉情绪。

也不知何时开始,我深深的爱上了这份零落的沧桑,爱在了孤寂,放眼遥望长空,思绪在远方长长的等候,然后傻傻的想着心事,和一些旧人。

  “有时候,我很高兴能成为现在的自己。我是说在与一系列的悲伤、难过、不知所措等负面情绪的长久纠缠后,突然间就得到了一些道理,不见天日的情绪顷刻间灰飞烟灭,人生顿时开朗,仿佛自己又重新拥有了力量,那些丢失掉的勇气又源源不断地回到身体里。”

日子,也就这样在无声无息中,一年四季继往开来的变换着。身边的一切似乎也都在变换,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他们忙忙碌碌着生活。而我依然一成不变。每天静看花落无声,静听雨落有痕。每晚还是一成不变的一杯咖啡,静静地守候着电脑屏幕。看那密密麻麻的字符。

  他静听着不说话,我继续补充:“但从灰暗到明朗的过程,非常难熬,各种思绪缠绕在一起犹如翻涌的乌云,铺天盖地的向我压来,那种感觉让人难以喘息,又仿佛溺水,抓不住凭靠。只想哭,狠狠地大哭,哭到无法呼吸。”

可能最近比较忙,总是早出晚归,有时候又是晚出早归,思绪有点乱,所以写着写着似乎有点绕远了,不好意思,继续回到文章的主题。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对于这场秋雨,它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过多的感触,只是午后比较闲散,默默的欣赏着这场烟雨,突然就想起了很多关于以前的记忆,就好像听见了你的声音又萦绕在我的耳旁那样,是我忍不住的回想,如雨滴一滴接一滴地敲打着寂寞的大地。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一旦撑过那段时期,就进入一个新的阶段,那些久久不能消散的悲观情绪遇光而散。我又活了过来。”

模模糊糊的,时间过了好久,细雨透过氤氲的空气,温柔的洒在我干燥的脸庞上,那层层的雨雾,朦胧了我的双眼,我的视线。让我再无力去追寻它的脚步,飘零的的沉默,犹如一枚不敢落地的词,忧伤而深远。我于是,我撑着伞,静静的走在时光的最深处,体会着这清风的旋律,好似体会着一曲梦幻般的风雨,不胜的伤感又优美,散落在这场孤独的青春里。

  听我说完,他说了个词——破茧而出。

远方,是什么撩拨了烟雨的朦胧,传来丝丝的音乐,哀怨的曲调顺着雨滴划过眉角,我想,这也算是一种心灵的慰藉吧,音乐的旋律,轻轻的拍打着记忆的节奏,眼前,如梦般的胶片不停的重放,不断的闪现的心里如梦幻的时空,终于发现,一个轻飘的音符也足以将我的心俘获,沧桑的岁月,我又该拿什么去拯救这落寞的季节?

  我恍然大悟。历年积累的不甘、埋怨、不明白……种种不肯接受的残余情绪烟消云散。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所有伤筋动骨的征途都只为遇见那一刻的破茧,成蝶。这一历程仿佛是光,昭示希望,所有的困顿、束缚都只是暂时,冲破重围后一定能看到碧海蓝天。也因此明白,这段漆黑的隧道不是没有尽头,更明白,完成,意味着蜕变——告别过去的残骸,得到一个崭新的自我。

或许,过去太脆弱,思绪不断的被时光剖析剪裁,那些被雨滴湿润的的角落里,总还有着一点点爱恨情仇,使我矛盾徘徊,使我犹豫不决。

  这便是我理解中的成长——揭下这一副千疮百孔的旧日盔甲,即便它已与肌肤连成一体,即便这一过程撕心裂肺,然后换上更坚固的保护,再看着它渐渐与身体融合、剥离,过程周而复始。

是的,当我想起那所谓的风花雪月,那些想入非非暧昧过的情节;想起那些所谓的地老天荒,那些小心翼翼折叠过的纸船。还天真的以为它会游到那一头,可是,它早已被雨水侵透,再也撑不起时过境迁的沧桑。

  二

雨,依然在下着,不紧不慢,仿佛它是为我而落,默默地又将我的心灵湿润,远方的音乐,摇曳着经年的忧伤,在寂寞的年华里深远的流淌。

  风景

杯子QQ:1411392643

  我喜欢独自走那条路,即便已走过千百次。次数与路程的结果,姑且可以算作我已行了万里路吧。灰色的道路安安静静地平躺在大地,除去日渐一日的破损,它毫无变化。我喜欢的是道旁风景,树木与房舍将这段枯燥路程装饰得锦缎般华美。

  仍然清晰地记得那次在滂沱大雨里独自骑车回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