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真爱是用来怀念的,越是失去越是眷恋

他们在学校外的小餐馆点了几个小菜。她一直夹菜给他,感觉到一种混沌的幸福,很不真实。

可是后来连良也辞职了,学校给了他很大的压力,虽然上他课的学生突然多了起来,大家其实不是来听课的,是想来看看和自己的学生婚外恋的老师是怎样面对自己的学生。连良受不了,也辞职了。

只是去上连良的课,把笔记做得很漂亮,在他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有些措手不及地垂下眼去;去图书馆,去借他刚刚还回去的书,翻书页的时候,手有些微微地雀跃,是不是还有余温,可以被触碰;也在校园里常常遇到,她和他一遍一遍地擦身而过,他总是目不斜视,而她则小心翼翼。

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

这个开场白很撮,但好歹小暖终于让连良认识了自己。那以后他们再遇到,会点头,会问好,也会在校园里并排地走上一段距离。当然,那串钥匙小暖让艾薇去帮忙招领了,艾薇说你自己怎么不去领?小暖的脸就涨红了,她怎么好意思说那钥匙是她故意留给连良的。

4、太过的痴情,也是种错误

连良终于停了下来,回过身看看小暖再看看那串钥匙,摇摇头,不是。小暖咬咬嘴唇,老师,要不先放你那,看有谁招领不?

 夜里,小暖在台灯下给连良写信。宿舍里很安静,好像只有笔走过沙沙的声响,小暖觉得忧伤是永远也倒不完的沙漏,不停地涌出,很凉薄地疼痛。她把那些信放到连良家的信箱里去,她亦去连良家找他,后来连连良都表现出了冷淡。他说,小暖,可以不打扰吗?他的言语里已经不再那么顾及小暖的心情了。他说的时候,她只是无辜而茫然地看着他,她想,兰茗和他吵架了吧。

夜里问睡在下铺有男友的艾薇,怎样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喜欢他。她霍地站起来拉开小暖的蚊帐,急急地问,你喜欢上谁了?小暖结巴,不是我,帮别人问的。艾薇哦了一声,说,喜欢就告诉他。如果他拒绝呢?小暖问。喜欢一个人才不会在乎对方怎么想。艾薇耸耸肩膀,说。(小小说www.haiyawenxue.com)

连良歉疚地说,小暖,我不知道她会这样做。

第一次和连良说话,是在图书馆。连良坐在第三排的位置,小暖藏在一排书架后面,从书架上拿了一本又一本书,却总是选不定。小暖太过没有经验,这是她第一次喜欢一个人,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方式去对待。

因为挨打事件,在别人眼里,小暖和连良之间是铁定了有什么的了。连良知道小暖要退学后,来劝过,她执意要走,很决绝。她说,我走了,别人才会淡忘这件事。

连良教的是一门选修课,很生僻的课程,工业设计。小暖原本在那间教室里上自习,抬起头的时候就见到了连良,穿一件中长的灰色毛麻风衣,瘦弱笔直的身形,淡定内敛的气质。小暖的心好像被一双手紧紧地收拢起来,透不过呼吸。后来小暖一直在想,如果那天她没有进到他的教室,她会不会觉得,更快乐一点?

澳门新葡亰76500,可是,连良快乐吗?她又快乐吗?她给他送了那么多次的彩票,是希望给他带来好运,但她带给他的,却是更多的灰暗。她总是会想起那个明亮阳光里抬头见他的刹那,那时候他的眼里是纯净是淡定,但现在,他的眼里是忧伤是疼痛,很沧桑。

    是从三月开始,小暖每个星期都给连良送彩票。他不明究竟,但望着她的时候,是浅浅的笑意。小暖也笑了,她送他彩票,是希望自己能给他带来好运。

是的,他们有吵架。每次她出门后都会趴在门口听他们在房间里吵架的声音,兰茗的个性是那么刚硬,他们之间谁也说服不了谁。后来那些写给连良的信被交到了小暖的系主任那里,系主任找小暖谈话,他说你这是破坏军婚,这可是要受处分的。

所以再在图书馆遇上的时候,小暖终于决定要让连良认识自己。但直到连良走出图书馆,小暖还是没有想好第一句话该怎么说。眼看着他就要走远,小暖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急急地对连良说,老师,是你掉的钥匙吗?

小暖淡淡地说,那你们给我处分好了。没有受到处分,但小暖的事在学校里就传开了,那些风言风语像雨点一样砸到小暖的身上,她被所有的人孤立起来了。有一天在教室门口听到同学们绘声绘色地描述她和连良的事,她蓄满眼泪转过身的时候,看到连良,他也全部听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