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你连告别都不肯

  “老鸦厌厌啼,杯酒只应三分景,还酹天地。岁暮酿,看时清澈,实则百味。一杯落肚,烈的满眼是泪。”

小学毕业后的夏天,知了的叫声充满了整个夏天,中午趁爸妈的休息时间偷溜出去捕虾捉鱼,貌似小学时光都花在这些长大后最无知却又是回忆里最深刻的记忆。九月份迎来初中的第一学年,原本的我应该是在村里的一所初中就读,跟着从小长大的同学一起上学放学,最重要的是想和村里的小伙伴在一起。然而,爸爸拿着我的录取书叫朋友帮忙转把我转到镇上的一所“听说从烂学校变成家长眼中能培养成绩优异学生的学府”。当初姐姐差点进去的学校,如今这所学校已然变成了我青春里最有回忆的东西。我也是靠着高分进去的,哈哈哈,是刚好过了学校的招生分数,爸妈总说是幸好,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入学第一天,爸爸只把我送到校门口就离开了,我拿着录取通知书自己去报到,别人都是有父母陪着一起来,而我只有一个人傻傻背着一个大红色的书包在学校里找到自己的名字,找班主任报到,自己一个人去找宿舍。莫名的落差感降临在我身上,旁人都是皮肤白皙,时尚的衣服,超大以及好看的行李箱,可以一眼就看出眼前的这个女孩就是农村来的。高兴的是,她们并不像电视剧里播的那样,去排挤和不喜欢我,还很友善的和我聊天,开心的是还分了我平常都不能吃到的零食。

  ——摘

到现在都仍记得,我睡在了上铺,也是从那时我爱上了这个上铺的位置,在之后的求学路上,一直中意上铺位置,因为那个位置最有安全感。在开学后,我又换了一次宿舍,这次的宿舍全是我这个班的女生,在后面的日子里结交了两位好朋友,虽然现在有一位已在初中毕业之前就闹掰的和一位只有节假日方会联系的好朋友。第一次踏入初一三,一眼看去,全班50多人,却只有9个女生,这倒让我很开心,我喜欢男生多的地方。毕竟,女生多是非多。你们懂得。当然,三班也是全级最吵闹最折腾最难管的班级。也是集中了各路人才
各种段子手
最搞笑最幽默的班级。上课睡觉,看小说,传字条,说话,前后桌打闹,跟老师顶嘴,学生时代要做的事情我们都干过了。

  天真岁月不忍欺,青春荒唐我不负你。后来所有的温暖都不负最初年少且无辜的青春。后来那样放荡势不可挡的青春死的干净。开始安静,变得沉默,到最后那样了无牵挂的奔赴只剩我一人只身前往。

那时候的我们太懵懂太单纯,也正是这份少年时光才有的印记。在一个男女非常不平衡的班级里,我们这九个女生不缺乏男生们的追求,我也不例外。初中的爱情是河水里清晰可见的石头,是每个少年和少女心与心之间的碰撞,正是那个年纪的爱情最初的模样。也是我们在成长路上再也见不到的爱情。

  高一那年,第一次见你,你坐在宿舍的上铺从深色调的床单上抬起头对我微笑,你知道你当时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吗,那时候我能想象你的眼睛在暗处如同夏天的光芒。外面是赫然的楼房,天空在边缘勉强拼盘。那时候,我认识了你。那时候,你成了我上铺的“兄弟”。那时候,天地尚清,未解哀伤。那时候,兜头灌下来的经年,在我们一恍惚间成了过往。

那故事从这里开始了。我况且叫他“王老吉男孩”吧、他貌似跟小说里的男主角很像,在我们才刚刚开始发育的时候,他比同龄的男同学都长得特别的还看,又高又瘦,皮肤白皙,人很高冷,很沉默,话很少,关键是他不怎么跟女生讲话,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兄弟”这两个字。当然,那时候的我根本没有注意这个安静的男孩。开始,知道他的名字也是从他兄弟嘴里知道的,我的后桌。忘记在哪一个晚自习上,他宿舍的舍友跟我说:喂,我宿舍有个人喜欢你,你知道吗?指了指那边,我抬头望了过去,哦,原来是他。听到这句话,内心都不知道有多么地开心,原来还有人喜欢我的,没想到的是竟然他。从那时候起我开始对这个王老吉男孩多了些注意。恩,他笑起来的时候好好看啊、

  世界戏剧的充满每个相遇的概率,就像很多提前书写好的情节。而你,却是这情节里必不可少的角色。你看,世界那么大,我们都分在了文理。你说,真巧,以后我两要记得相依为命。阿位,如此有幸,我又遇见了你。大学几年,我们也确实相依为命,我甚至还很清晰的记得,大二我柱着拐杖在校门看见你一脸惊讶的表情,看见我发心情不开心就打电话来表示你心疼的语气,还有每次你坐我床边对我喋喋不休看我走神就给我一巴掌的神情和我发抖动窗口后你开视频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阿位,我如此有幸,得你知己。你总说我永远都像个神经病,说我最会讲鬼故事,最会制造恐怖气氛,最会在群里乱七八糟的捣乱。你还说要我脚快点好,然后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去逛古镇,还要像你随时来我们宿舍一样去你们宿舍串门,把你们舍友郑重其事的介绍给我,还说我们一定都合得来。你一定不知道,我在医院的时候与你们宿舍的一起守着你,真的如你所说了,我们一见如故了,一起为你抱头痛哭了。可是你看你却失约了。

*那时候的我们唯一的聊天方式是QQ,是的,我也好好奇他从哪里要了我的QQ号码。好像只有舍友知道啊。那就是她们出卖了我。毕竟知道他喜欢我,所以在他加我为好友的时候,还是莫名的开心了一整天。现在仍然记得他自我介绍后问我的第一个问题,你有男朋友吗?傻孩子,我才初一哪里会有男朋友啊。我的回答当然是没有。后面的聊天我已经全忘了。只记得这个问题。那时候流行的是班里同学给你们配对男朋友,然后莫名其妙的我们九个女生都有了他们配对的男朋友。然后,我的男朋友就是:王老吉男孩。他被老师安排做在前面,我是后面的几排,所以,我总是可以每天都正大光明的在后面偷看他,他的偶尔掉头,总会让我觉得很紧张,他是不是在看我?跟他的配对当然少不了同学们总拿我们两个开玩笑,表面很生气,其实内心是开心。很喜欢舍友和同学拿我们两个开玩笑,因为这样别人才知道我们两个是恋人啊。他好像听到别人说我和他的时候,总会看到他的耳根子红了起来,那是害羞的表现吧。回到宿舍里,舍友们就会开始会怼对方,那是我们都有配对的男朋友。被贴上标签,就不是那么容易撕掉的。我也很喜欢女朋友这个标签。***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在QQ上跟他聊得很开心,总有聊不完的话题,这应该算是网恋吧。因为我们两个从没有在现实说过话,他害羞我也害羞,总有遇见时眼神偶尔的交流,这也是很开心的。他没有跟我告白过,只是在QQ上聊得很开心,而就是像是手机的默认设置,默默在自己在心里成为了他的女朋友。我们两个就是这样成为了别人眼中浪漫的情侣。没有浪漫的告白,没有激动泪水的答应,这种似情侣有不似的情侣关系维持了好久。就这样我们变成了彼此之间的默契。我相信那时候的他是喜欢我的,而我在被别人配对和他聊天的过程中慢慢喜欢上他。这就是青春的爱情吧。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你或许不知道,在你离开之前,我一直都很笃定这世上是会有奇迹,所以在那一天,我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的时候,总是觉得你会是那一个奇迹,可是你看,我们都以为我们抵得过天意,却不知强大的是命运。该是怎样就是怎样,哪有什么违逆。我看见你妈妈在我面前哭着说这难道真是命,呵,可是我亲爱的姑娘,如果这真是命,那也是不公平的命,你是那样善良,那样的美好啊。你就那样一睡不醒了,是怪天堂那边太温暖让你不想回来了么。回来的路上我打电话哭着对舍友说这不公平的命,却精神恍惚的不知把公交坐到了何处,你看,若是被你知道定又惹你笑话一场。

我所以关于他的消息都是来自他的兄弟。他家是离我家挺远的一个市,知道他家有5兄妹,家里好像也挺富裕的。后桌总是会在跟我说,他今天怎么怎么,他干了什么事情,他总是会提起我,他总是会想象关于我的一切,我们之间的聊天也是靠他兄弟帮忙传的纸条,后桌总是会夸他,说他这好那好说他今天很想我,确实,这也是我最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都可以从后桌那里知道。

  你走的那天阳光依然漫长如同时光一样。北风吹来隔壁街花店的香味,我看见偶尔经过的人群会在路边树的浓郁下勾勒出一个个移动的背影,然后我在想,那个世界的风会不会也会习惯卷起后院氤氲的花香味,在干净的弄堂口整夜整夜的吹,说不定也会吹起你纷飞的梦境。你会不会梦见我们呢?

后来,所以的一切都变了,因为一次跟舍友出去溜冰,然后,被他的舍友看见我跟别的男孩牵手溜冰,他舍友告诉了他。我想说,我并没有不喜欢他,跟别人牵手溜冰也不是我想要的,那时被舍友硬拉着上去,我也没有办法。一切都是跟着剧本走,他第二天就跟我提出了分手,说他不能忍受我跟别的男孩牵手,所以的解释都是无用的,就这样,他把我删了,没有了联系,我尝试重新加回他,可是,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不爱了就是不爱了,我知道。就是到后面我重新加回了他,也不会和好如初了。的确,我期待我们变成最初的样子,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就这样你再次把我删掉,我们两个就如同最熟悉的陌生人了。而我在没有当初一看见你的兴奋样子,只有愧疚,失落和尴尬了。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幸运的是,分班也没有把我和你分开一个班,很高兴我依然可以每天看到你,和你一起上课。跟你一起毕业,大合照里也有你和我。突然,发现毕业照是在毕业之后每次想起你,都可以拿出来看看,是我唯一保存有关你的东西。

  我还记得你曾说过你一四年的时候,一定要去一次一代伟人的故乡,你还等着你的他带你去橘子洲头看烟火。可是,你看,多么遗憾,你未等到一四年的到来,你还没有等到你的他带你去橘子洲头看烟火。甚至,你还来不及,与我们告别。

随着毕业,我又开始慢慢的遗忘了你。但是每次听到别人说起初恋,我脑海里浮现的人总是你。也总会在深夜里想起你。后面,回想起来,我们,并不是真正的情侣,为什么我想起你心里会流泪,我想这是我青春里的第一份爱情,是我第一次喜欢上的人,是我开始知道爱情的开始,虽然它并不是真正的初恋,但在我心里你已经是了。在我心里占了一个位置的人。到现在,仍然会想起的人,青春里记忆最深刻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