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没变

  把W i F i名字改成“w h o will love
me”,密码改成“nobody”,第二天起来发现整栋楼都连上了我的WiFi。

原来,去年T老师住院期间,G老师便向她讨要房产,希望将两老现住的房子过户给她。谁知道,T老师没答应,这事一直拖着。我问老妈,那是不是T老师他们曾经承诺过呢?不然,G老师也不会这样迫切吧。老妈摇头表示不清楚,却说,你们那G老师,就是有些自己的小算盘,买个白菜回去都要找T老师报帐。我刚喝一口水,听到这句差点喷出来:不是吧?这是哪门子的抠呃,也忒毁G老师素日温婉的形象了吧!可是,好歹两老也蒙G老师照顾,不论贴不贴心,也是有功劳的,她想要多点父母的财产,倒是不难理解。尽管,我觉得,G老师夫妇都是公务员,待遇不错,应该不差钱的。可谁又会嫌钱多呢!

  多年前,女友跟我分手,给我留下一张纸条:“145×154÷D2:1。”

T老师去年患癌症,在医院没住多久,便去了。G老师的父亲,身体也不大好,据说有点老年痴呆的倾向。为T老师办丧事需要钱,G老师和妹妹问他存折密码,老爷子不知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一会儿好象是这个,一会儿又好象是那个,被G老师问烦了,干脆就说不记得了。G老师的妹妹是个聪明人,一下子洞悉了老头的心事,便对他说,你们一起去银行,密码你来输,如何?老头连连点头表示同意。于是,G老师顾不得那日凄风冷雨的恶劣天气,搀着颤微微行动不便的老爷子,打的去到银行柜台办理取款业务。

  不要听

听到这里,我的脑子里突兀地跳出这么一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G老师的大哥,无非是觉得自己经济条件差,将来退休想回来投靠父母,因此,万万不能接受房子过户给G老师的。而G老师呢,仗着自己素日对父母的照顾,想要论功行赏,占大头的。兄妹俩,互不相让,那曾经的手足之情,在现实的利益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这样公开撕逼,当局者其实也得不到什么好,不过是给旁观者提供笑料罢了。

  中午吃饭,隔壁桌的情侣吵架,争执几句后女的大叫:“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澳门新葡亰76500,!”我心想这下有好戏看了,看这男的怎么解决。然后听到那男的大喊:“好好好!依你!不要听装的……服务员!来大瓶装的可乐!”女的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和好了……

G老师的终身大事是三十岁之前解决的,男方是公务员,长得高大帅气,脾性也温和,配G老师绰绰,唯一的不足大概就是出身农村。G老师婚后依旧在娘家吃饭,生娃也是娘家在帮忙带。据说孩子满周岁后勉强去过一次乡下婆家。论起来,G老师享受父母的好处,要比她的哥哥和妹妹多。她的大哥,远在他乡一个国企里上班,很少回来,妹妹嫁得不远,逢年过节才回回娘家。

  水蛇腰

与老妈闲聊,不知怎地话题扯到了过去的左右邻居们。提到去年过逝的T老师,老妈顿时来了精神,绘声绘色地讲了她死后子女之间发生的纠葛。若是旁人,我也没兴趣听老妈的八卦,可这故事里的主角之一是我初中时的政治老师G,倒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