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名

  1

我是一个妖精,我的本体是钟南山上一株草,也不知怎么就得了道。我曾问过一个仙人,他说这是我的机缘,要好好珍惜。我最爱在尘世间飘荡,那位仙人曾劝我趁早离了人世间,小心把命丢了。我不以为然,开玩笑,我好歹是个法力不错的妖怎么能丢了小命呢?不过要是我知晓日后的结局绝不会这样说了。

  夕阳照在城门上的楼头,几株枯草在风中摇曳着生命的垂死。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我躺在自制的竹榻上休息。耳边传来的是此起彼伏的蝉鸣和潺潺的流水声还有偶尔拂过的清风声。不过这样静谧的声音忽然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就这里吧,这里荒山野岭的离相府又那么远不会有人发现的。”一个领头模样的人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几个壮汉合力挖了一个坑,其中一位把之前抗来的草席往里一扔埋好后几个人又悄悄地走了。我躲在一个大树后看完全程,撇了撇嘴,真无聊。抬了脚步刚想离开,转念又对裹在草席中的东西起了兴趣。我略施法术就将草席弄了上来,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个人。看样子也不过十七八岁,面目狰狞又透着青灰,身上也是血迹斑斑想必是受了不少苦又被下了毒药。我摸了一下他的脉搏,虽然微弱可到底还是有活下来的希望,上天有好生之德我自诩被上天眷顾,怎么着也得行行善积积德。外伤在我的照理下逐渐好了起来,可他身上的毒却难倒了我。看来给他下毒的人真的是很恨他,竟然用的是无解的毒药。我空有一身法力,在霸道的毒性面前也无可奈何。不过谁叫我本体是一株草呢,而且还是钟南山上的。传说这世上有一座仙山就是钟南山,出仙芝灵草,有起死回生、解毒之功效。不过谁也没见过,只把它当做传说。

  南来北往的商客,在骆驼玲里参着天南地北的口音,古城沙都燕子回又迎来一天的傍晚。

虽然我不是仙芝无起死回生功效,不过解毒还是可以的。我小心的划破手指头,挤了一滴血滴入药炉中,再将熬好的药喂他喝下。如此反复三天,榻上的人才悠悠地睁开了眼。可算好了,也不枉我挤出那么多血,要知道对于热爱生命的我这简直就是在挑战我的极限。此时才发觉榻上的人长得不错,肤白发黑皓齿红唇剑眉星目,原谅我这个读书少的妖。

  天边的夕阳,红彤彤,像一朵朵血色玫瑰在这塞外里盛开来,不远处传来几声沙雁,染尽了七分荒凉。说是沙都,其实个驿站,或更具体点,一道城楼。

原来他叫白清明,是当今丞相的庶子,母亲是个比较得宠的姨娘,因为太得宠反而让正房的太太记恨在心上,先是诬陷她有奸夫后又偷偷下了毒造成畏罪自杀的模样,又趁丞相外出悄悄将白清明绑了起来,施加折磨后来怕丞相回来怪罪直接灌了毒打发人暗地里埋了。啧啧,真是比戏文还精彩,我一直不喜欢和人类打交道就是因为这个。人类啊,就喜欢勾心斗角!

  2

日子就这样如流水般逝去,我渐渐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这个叫白清明的少年了,虽然他话不多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可我还是喜欢上了他。某一天我终于向他坦白,“白清明,我喜欢你。你对我有感觉吗?要是没有咱俩就此别过,要是有咱俩就做一对神仙眷侣”,冷淡的少年偷偷红了耳尖,我开心的笑了。可是我郁闷的发现清明总是会躲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叹气,我猜他还是放不下。“清明,你想回去报仇吗?”吃饭的时候我问了他一句,果然他僵住了,我暗自叹口气。“清明,不管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不仅如此我还会帮助你。”他紧紧握住我的手,眼中一片柔情。

  燕子回,顾名思义,再往北就看不到燕子,但是在酷似冬天的夏季,燕子回没有燕子的踪迹,或许,以前燕子真的来过,或许这道燕子回的城门,是个喜欢燕子的人取名。常在这里过往的商人都知,这里的城主,蓦然烟。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便成为这里的保护神。过往这里的人怀着同样的疑问,但见到他本人后,这样打探别人隐私为目的便不再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剑眉下透着一股杀人于无形的眼神,使这些沾满铜臭味的商客不敢正视,有问题也变没问题,只要他们规规矩矩。

后来我们到了相府,见到了他狠毒的嫡母还有他风流的丞相爹。我本意是略施法术让他嫡母吃吃苦头没想到清明却有更大的打算。回来之后他就开始忙碌起来。我问他,他说想入朝为官想要把相府的嫡子压在脚下,甚至是取代他父亲的位置,然后向圣上请道圣旨查抄相府,要知道他父亲可不是什么好丞相。而且此时正值众皇子夺位时刻。我虽是妖也懂得帝王之争插不得手,而且伴君如伴虎。奈何清明不听劝一意如此,我虽然不同意也得陪他一起。我知道,这个是他心中最想做的事,爱一个人不就是陪他做想做的事吗?我开始帮他出谋划策甚至不惜用法力帮他化解危机。这是触犯天道之事,可是我也无暇顾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何况清明已经快要成功了。“等我了解心愿就和你浪迹天涯”褪去稚嫩的青年温柔的对我说,哪怕过了这么些年,清明还是那个清明,真好。我更加卖力的帮助清明,只为他的深情。新帝刚上任就中了剧毒,消息传来后清明愁的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我不忍心看他如此。想悄悄潜入皇宫给新帝解毒。没想到我刚找到地方就遭到偷袭,坏了,我奋力抵抗可还是没用,被打晕那一刻我脑中浮现的是清明担忧的模样,小傻瓜。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束缚住了,本来我法力不低可这几年我损耗太多精血又不曾修炼再加上触犯了天道。看样子这次是在劫难逃了。我很好奇新帝为什么捉我,直到我看到新帝身侧的清明。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我想哭又哭不出来,原来不只人间的女子怕爱错人,连妖也怕。“清明,虽然如此我还是想问一句为什么?”“呵呵,你还问为什么?你这个妖怪!不仅如此你还是个变态,世间哪有男子爱慕男子的?要不是当初我势单力薄无法与你对抗才不得委与虚蛇,幸而圣上英明……”我看着自己深爱过的人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唉,或许这就是我的劫数吧。意识慢慢变模糊,一定是因为失血过多。这些人类啊,真是会折磨人。“清明,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爱你,这是我的名字,有缘再见,不,最好永世不相见。”

  远处传来几声马鸣,吓跑了城楼上枯草里的鸟儿,蓦然烟倚着身后的旗杆,旗子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客字,在落日余光中十分刺眼,仿佛一道伤口,撑开着天与地。他注视着天边过来的人影,由远及近,两个人。

  3

  “将军,圣上想你了,圣上想你回去”。领头的毕恭毕敬的看着蓦然烟。

  蓦然烟:“你两难得来,晚上多喝点”。他答非所问的自言自语。

  “你还生气,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了,你不会想在里一辈子吧,大哥”后面偏瘦的人。细看有点像蓦然烟,但缺少了他的杀气,缺少一副杀气以外只有他有的哀伤。

  两人的装束和蓦然烟成了明显对比,两个满城尽带黄金甲,小小说www.haiyawenxue.com

一个如同这日落黄昏的城边枯草,颓废而哀伤。

  4

  五月天,洛阳城外,牡丹美得流连忘返。一个摇扇在前,一个握剑在后。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一身青衣,梨花带雨,你弹琴我舞剑,一个摇扇诵诗在旁,美尽了洛阳三千客。

  曲终,已是一朝春去,她偎依在帝王金缕玉,他依旧是手持三尺剑的少年,只是没有当初舞剑那一种春风得意马蹄急,现在的他尽归一身寂寞,若有若无的伴君王。

  也许是该离开了,是该给自己一个选择。

  留下身后,无数落花,一身,一马,辞去王侯梦,只为无可奈何花落去。

  5

  一少年,翻着泛黄的纸,书写着“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金榜题名天下知”,人生喜事他已经占尽其二,唯有洞房花烛夜她和他,青梅竹马。

  他山盟海誓,她白首不分离,陪他苦读,陪他舞剑,不为别,只为那句天长地久。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