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钱

  我听到此,真是啼笑皆非,哭笑不得。不就是丢了几百块钱吗,干嘛这样费尽周折,搞得母女俩动干戈、伤和气,这太不值得了嘛。我赶紧打圆场:妈,钱丢了就丢了,我把钱找补给你,姐你也莫把这事放在心上,我相信你不会拿这个钱。母亲却一把推开我递上的钱,说,你的这个钱我不要,丢的钱我要想办法找回来。我姐说我就是听不得冤枉,再怎么说我也不会拿妈的钱是吧。我说兴许是妈记错了地方,也说不准这个钱是拿出用了或是存到了银行,反正不会无缘无故丢了,说不定就像胡瞎子讲的十天半月就能找回来。

       
“我上午去接你,我们去看婚纱。你说要哪件就要哪件,好不好?你在家等我啊!”

  我一席宽慰的话,渐渐起了作用,我妈我姐不一会就冰释前嫌、和好如初了。趁我妈我姐不注意的当儿,我又回到母亲的房间转悠了一下,出来时如释重负地长长嘘了一口气。

       
秦川赶紧说:“行!行!”他的眼睛粘在亦如身上一般,不停地上下打量。

  于是,母女俩就停止吵闹去向胡瞎子求援。胡瞎子收了50元,一阵神神叨叨,装模作样后,就对我母亲说,你是不是丢了800块?我妈一个劲地点头,是800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这就对了,你的钱还在屋里,没有丢,钱在东南方向,十天半月之内就会出来。我妈我姐千恩万谢告辞回家。

        “你妈这么大方?”亦如心情大好,笑着问道。

  我跟单位请了假,便驱车赶往乡下老家。老家其实并不远,急行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听到秦川夸张的大叫,亦如脸上的微笑瞬间僵化。她有些不相信似地盯着秦川。很快地,亦如拎起婚纱长长的裙摆,转身向试衣间走去。

澳门新葡亰76500 1

       
“好什么好!”亦如趴在床上,哭得泪人一般,“都是装的!我不结婚了!一辈子都不结了!”

  三天后,我又接到我姐打来的电话,她兴奋地告诉我,母亲丢失的800元钱终于在床头柜里找到了。我笑了笑,也高兴地对姐说,那就好,这下母亲和你心里踏实了!

        “不值当!”父亲在外边喊道。

  母亲不依不饶,姐姐有口难辩。俩人高声吵闹惊动了隔壁的王大妈,就赶紧过来拉劝,我看要不这样,听说水月村的胡瞎子会掐算,不如请他算一卦,看这钱藏到了哪里,还能不能找得到?

       
“好了好了!乖女儿!”母亲笑着劝道,“过日子可不是一时一事,那是要长长久久的。他平时是怎样对你,你还不清楚?当初我和你爸嫌他家里条件不好,不想同意,你还劝我们,说他人好,能处处关心你,照顾你……现在却为一件婚纱气成这样,你说值当不值当?”

  尽管吃了胡瞎子的定心丸,但钱一天没找到,母亲和我姐心里还是不踏实,整天就像丢了魂,吃不好、睡不香,俩人言语之间时有磕磕碰碰,像结了仇似的。在万般无奈之下,我姐就打电话向我求援。

       
“你今年几岁了?”亦如笑着问道。大好的日子,她可不想因为这些不相干的人和事影响了心情。

  母亲直起腰,一双眼睛落在了我姐的身上,海崖文学网 www.haiyawenxue.com 看得我姐心里直发毛。妈我可没拿你的钱,你不要往我身上想啊!母亲显然有些生气,我没说你拿了,是你自己心里有鬼吧?我姐一听这话更急了,说,妈这话可不能当真,我赌咒发誓,要是这钱我拿了,天打五雷轰!母亲哼着冷气说,莫非这钱钻地了、飞走了,让鬼魂给偷去了。

        唉!亦如叹了口气。

  原来,前两天母亲趁天气晴好,便想将床上的铺盖棉絮拿出去晒一晒。待掀开垫被时,我姐却突然听到母亲一声惊呼,我放的钱怎么不见了,好几百块钱呢!我姐听到母亲的叫声,赶紧出来,问是怎么回事。母亲又照着说了一遍,你看家里又没来生人,我把钱都藏在床铺下,就是进来小偷也找不到钱吧。我姐也附合着说,这就怪了,难不成这钱就这么飞了。说着便伸着脖子,钻到床底下帮忙寻找。母亲也围着床边拍拍打打,东摸摸、西瞧瞧,但找遍了屋内屋外,角落旮旯,母女俩就是没有找到钱的踪影。

       
母女俩最后商定了,就选一件便宜点的婚纱,应应景而已,确实没必要太过破费。

  会有什么事呢?撂下电话,我不免感到纳闷。上星期天我刚去了一趟老家,母亲的身体好好的,家里也没其他变故。但听姐的口气家中又像是出了什么事,她又不便在电话中详说。看来我不回去一趟是不行了。

       
亦如气犹未消,抹了把眼泪说:“我并不是非要穿那件婚纱不可。我虽然喜欢,可是,三千多块钱,我也是觉得太贵了。我生气的不是这个!”

  打老远就看到母亲和姐姐站在屋前翘首张望。当我出现在她们面前时,她俩像是盼来了救星。姐奔到我的面前,母亲拉着我的手,她俩都争着要跟我说话,样子急得不行。我一边听母亲唠叨,一边听姐姐解释,还从中作些调停,渐渐地搞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件婚纱多少钱?”亦如按捺不住喜悦和激动的心情,却到底还是想到了要问一问价钱。

  正上着班,姐从老家打来电话,让我无论如何回去一趟。姐在电话里显得异常焦急,说话的语气很急迫。

         
“你还笑!”亦如坐在床上,扭动着身子,嘟着嘴跟母亲抗议,“人家书上说,如果对方有十块钱,他愿意为你花九块九,那就证明他是真的爱你。如果对方有一百万,他却只愿意为你花一百块,那就是不爱你。你瞧他,不过才三千五,他就那样大喊大叫,还当着人家外人!他一点都不顾及我的感受!难道我就不值得拥有更好的?!”亦如气愤地说着,已经干了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那当然了!”秦川颇为得意地说,“我妈可会做思想工作了呢,她几句话就把我说通了!”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亦如还是不接。如此反复几次,亦如心里的气倒又消了不少。当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亦如按下了接听键,却不说话。

     
“真好!”他不由得夸赞道。贵点就贵点吧,多好看啊!亦如又这么高兴!秦川心里盘算着。

        亦如拦住了小梁,笑着说道:“把你们店里最便宜的婚纱拿过来!”

       
“哎哎,小心点!”亦如看小梁掂着婚纱的衣领肩袖向上扯、脱,忍不住伸手帮忙。她唯恐小梁不小心把婚纱扯坏了。

       
听女孩儿称呼自己“姐”,亦如皱了皱眉头。可是顺着明亮的阳光,细看过去,店员浓艳的妆容下,似乎确实是一张稚嫩的脸。

       
亦如在镜子前转过来,转过去,从不同的角度欣赏着自己。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的微笑。

       
“不贵!穿一天三千五!”小梁轻快地笑着说,那神情,仿佛在说“白菜两毛八一斤”。

         
“别胡说!”父亲听到亦如的哭喊,也跟了过来,“他平时不是对你挺好的吗?”

        母亲忍下焦躁的情绪,等亦如终于哭得差不多了,便问她缘由。

“讨厌讨厌!”亦如拍着床向门口喊道。心里的气已是十分去了九分。

       
“哦……”亦如低沉地应了一声,老大不情愿似的。心里却早已没有了半点气恼。

       
“姐真是好眼光!这件婚纱,好多人都喜欢呢!”接待他们的女孩儿不等秦川有反应,便忙不迭地应道,“我给您取下来啊!”话音未落,便麻利地动手脱取模特身上的婚纱。

        “你妈真好!”亦如轻声说,眼中已是泪花闪烁。

       
亦如抹了把眼泪,有些任性地斜眼看着秦川,笑道:“那我就要我相中的那件!”

澳门新葡亰76500,        “那我就叫你小梁了?”亦如看了看女孩儿胸前的牌子,微笑着说。

        “你怎么就突然开窍了呢?”亦如歪头笑着问秦川。

       
刚刚吃过早饭,秦川就到了。亦如站在窗口,看着秦川在楼下放好电动车,进了楼道,她便回身进了卧室。哼,谁稀罕他!

       
到了婚纱店,秦川让小梁去拿亦如试过的那件婚纱,说是让亦如再试试,看有没有什么要改动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