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一个勇敢

  我想讲一个 女追男的故事

是从周三开始病了的,猝不及防。

  现在 我的思绪万千 如果不把这个故事说完 我一定会睡不着觉

鼻塞、晕眩、全身发热,还恶心呕吐。如果不是因为恰好正值姨妈期,我一定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怀孕了。

  对于我来说 所有勇敢追求爱情澳门新葡亰76500,的姑娘
都是好汉子 因为 我永远都做不到这样 可乐姑娘 就是这样的一个好汉子
我对她的崇拜 如滔滔江水 连绵不绝

周三还好,症状初显。因为觉得可能是姨妈期的缘故,就没怎么注意。到周四就有点Hold不住了。讲座完了上选修,选修下课后一个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无意间看到空中的月,就一下子觉得很难受,很想念。

  可乐姑娘问我 “你觉不觉得 嘉铭对我有意思”

周五就更不行了,发烧已经很严重,好像整个人都处于飘渺状态。我现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是周六,烧差不多已经退了,可是鼻塞和嗓子疼好像特别爱我,哭着闹着偏不想这时候离开。

  我问 “我没有觉得啊”

当然时间到了它们必须滚蛋!我还有各种美食等着品尝,各种好地儿等着驻足,各种活动等着精力支撑,哪能因为病毒们不愿意离开我我就抛弃其它小美人呢?得不偿失。

澳门新葡亰76500 1

说来,我从小就是个病秧子。

  她说 可是 我发现 我走到哪 都能碰到他 我去食堂吃饭 碰到他
去体育馆锻炼 碰到他 去上个厕所 也能碰到他 我怀疑
他一定在暗地里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记忆中对吃药最早的印象是大概两三岁吧,还没上学。中药可苦了!可是老妈就是喜欢我一病了就带我去买中药。

  我说 只是巧合吧

老妈的喂药和我的喝药过程,就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比如她会骗我我们只喝三勺药。“一”喝一口,“勺”再喝一口,“药”再喝一口。这么一下来,说好的三勺药就变成九勺了。这一回合,我败。

  可乐姑娘不罢休 说 “这世界上 哪有那么多巧合 他一定对我有意思 所以
我决定 我要追他”

后来啊,我长大了一点点。就会在老妈面前端着药,装作很乖的样子要喝。然后,趁她一个不注意,就把药给倒了。这个办法似乎很不错,因为从来没有被发现过。可后果是,我的病一直不好,越来越严重,不得不重新买药,甚至会去打针、挂吊瓶……好吧,这一回合,我还是惨败。

  听到这里 我彻底被可乐姑娘的神逻辑所拜服 实际上 学校也就巴掌大
嘉铭和我们在同一栋教学楼还在同一层 嘉铭喜欢运动 经常去体育馆锻炼
学校食堂就两个 一个巨难吃 所有人都挤破头去另外一个 所以 碰不到 才有鬼类

所以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苦味。Anthony经常会告诉我咖啡很好喝,苦瓜炒鸡蛋也好吃。某次勉强喝了一口咖啡,我滴那个神呀,这不是花钱找罪受吗?!(请自行想象我翻白眼的模样)

  可乐姑娘是行动派 她才说完 要追嘉铭那句话 下一秒 就找熟人
要到了嘉铭的电话和微信 开始搭讪 “嘿 我是A班的可乐 我可以约你去跑步吗”

西医是我一直以来都害怕的一群人。因为他们会打针会挂吊瓶会抽血……好可怕。

  天啊 我的可乐姐姐 哪有约人跑步的

老妈说,我小时候特别蛮横。某次我发烧,带我去打针,结果针都还没扎到我的屁屁上,我就又哭又闹,还对护士破口大骂。骂的那些话我现在想来都觉得脸红。

  可是 她成功了 所以 学校里 每天多了一幅可乐姑娘和嘉铭一起跑步的画面
当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夕阳西下 一对恋人并肩漫步的美好场景
而是嘉铭迈着大步伐 甩了可乐姑娘一圈又一圈的 凄惨画面 跑了几天
可乐姑娘受不了了 跟嘉铭说 咱们又不是比赛 慢点跑好不好 嘉铭觉得
这个姑娘真有意思 自己要约我跑步 现在还敢提条件了 又觉得可爱 便答应了
跟着可乐姑娘的步伐 可乐姑娘每天必备两瓶水 一瓶脉动 一瓶纯水 每次跑完步
就立马把脉动递到嘉铭面前 歪着头 笑着对嘉铭说 给你 嘉铭总是淡淡的说一句
谢谢

不过也有很配合医生的时候。

  体育馆当然只是第一战场 接下来 还有嘉铭打工的咖啡店
可乐姑娘每天报道得比上课还准时 总是点一杯芒果奶昔 和一个提拉米苏
一呆就呆到嘉铭下班 下班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可乐姑娘总是睡眼惺忪的问嘉铭 “你下班啦 终于下班了 我好困哦 嘉铭”
嘉铭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说 “走 回去了” 可乐姑娘快速跟在嘉铭身后 就怕跟丢了
总是找各种话题跟嘉铭聊天 嘉铭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嘉铭
你喜欢吃提拉米苏吗 嘉铭 巧克力 你是喜欢吃夹心的还是黑巧克力 告诉你哦
我喜欢吃黑巧克力 因为 它苦苦的味道 才会让我感恩生活中每一个甜甜的时刻
嘉铭 你喜欢听什么歌啊 有喜欢的歌手吗 我喜欢孙燕姿 她的每首歌 我都会唱哦
但是我唱得不好 还是不唱给你听好了 说是聊天 其实
最后都成了可乐姑娘的自言自语 不过 她不在乎 自言自语也好 自娱自乐也罢
她只是想 他在身边就好 离她这样的距离 就很好了

小学的时候,我查出了血管瘤。虽然很早,也很小,却也还是把我折磨的够呛。不过那时的我不知怎么居然特别懂事,不管是多次的化疗还是最后的一场手术,我哭是哭,但是都没有闹过。

  可乐姑娘是纯南方姑娘 对于北方的气候 总是难以适应 时常一病就病好久
然后好没几天 就又病了 有一次可乐姑娘 还是没抗住 发烧了 那天 她没去体育馆
也没去咖啡店 她在宿舍里快烧糊涂了 她还是起身发了条信息给嘉铭 “嘉铭
你说发烧到39度也可以不吃药不打针 我就真的没这么干 ”
可乐姑娘想到有什么东西落在教室忘了拿 舍友出去帮忙买晚餐 没有人在
只好自己裹着羽绒大衣往教学楼走去 楼道里 刚好遇到了嘉铭 嘉铭走近她
伸手放到可乐姑娘的额头 说 还烧得厉害吗 可乐姑娘愣住了 没晃过神来
只是感受着嘉铭手背传来的温度 顿了一会儿 说 “呃 好多了”然后就跑掉了
回到寝室 可乐姑娘就跟失了魂一样 一直回想起刚才的画面 嘴角微扬
或许真的是爱情的力量吧 第二天 可乐姑娘就奇迹般的复活了 跟没生过病一样

好像是从那时开始懂得,有些事儿啊,与拼死拼活地负隅顽抗相比,乖乖接受反而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他们的关系一直这样 谁也没再进一步 打破这样的平衡 可是 后来有一天
可乐姑娘照常在咖啡店等嘉铭下班 走在路上 可乐姑娘问嘉铭说 “嘉铭
如果有一天 我消失了 你会不会找我 会不会不习惯 会不会
想我……”嘉铭没说话 他觉得 他总是喜欢问这样无厘头的问题 “嘉铭 过几天
我就要走了 我们全家要移民到墨尔本”

可是,听过再多的大道理也不一定过得好自己的人生;再怎么知道生病就应该乖乖吃药我还是很讨厌药物。

  一个月后 可乐姑娘走了 带着对嘉铭的那份思念 一起飞到了另一个国度
她一点也没觉得遗憾 因为 她勇敢过

每一次生病都会有很多人关心。总是会问我“你买药了吗”或是“我有什么什么药,你吃点”,不不不,兄弟姐妹们,求你们别。你说这平时吧,你给我吃东西,我会开心死;可是逼我吃药,我们友谊的小船会翻的……

  【我】

经常有人会十分严肃地告诉我:“你这样不行,不吃药会一直不舒服的。”这时我总会一本正经地回答:“不吃药只是不舒服的地方不舒服,吃了药,才真是全身都不舒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