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她,像忘记一朵花

  严格说来,在爱斯基摩人生活的区域里是没有花的,除非你把雪花也当作花。但是,爱斯基摩人分明是一个喜欢和陶醉于花的民族。花,举凡我们知道的花,全都千姿百态千娇百媚地生长在他们的心里。谁能怀疑生长在心里的花比生长在尘土中的花更美丽呢?在加拿大冬天的极地里,经常可以见到行路的人,他们要去一个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捕获猎物。你走向前去问他们苦吗?他们笑一笑,平静地告诉你:“不苦,花儿在等待。”你若问他们:“有什么话要传递吗?”他们会红了脸庞,羞涩地告诉你:“请你告诉她,鲜花在等待。”

如果你是砒霜,我也愿意一饮而尽——题记­

 

我­时常怜悯着不为人知的那个内心的自我,用多愁善感来小心呵护着一颗易碎的心。­
如同一个人躺在河底,眼看潺潺流水,粼粼波光,落叶,浮木,空玻璃瓶,一样一样从身上流过去。­
我曾经以为人生就像一朵烟花,盛装而来,只争得那片刻的辉煌。­
时光,向来只雕刻属于自己的心碎。繁华消散,世间千年,如你一瞬。眼前这一幅幅如画的景致,还只时不时地撩拨着光阴的余韵,而岁月的脚步更是惊扰了一江悠远的碧水,只可惜了昨日的欢歌,已经不再被夜夜弹唱。尘意繁乱,爱意难断。我只能随意伫立,然后一直深深地凝望,凝望,直到把这茫茫红尘望成眼眸中盛开的花。­就这样,静伫着、默默地、遥远凝望着它,含羞欲滴,握紧会令人鲜血直流,却又不忍放手。那是一朵花,我精心培育的花,或者,我自以为精心培育的花。当我讶异于它的萌芽,却又情不自禁、身不由己地浇水、施肥、日照、除草,用鲜血淋溉,用生命呵护。

  头一个“花儿”,是他的心上人,他是为了她去捕猎的;后一个“鲜花”,是他心中的爱情,他要你转告他的心上人,他的爱情始终像鲜花一样在心中盛开。

朋友说,它将来会是一朵很丑的花,让世人侧目的花。只是我愿意,用一生怜惜,用一世欣赏。
我现在过着平凡的生活,却永远无法消退对那朵花的热情,我行走于人群之中,以拥有那朵花嘴角上翘。我曾浏览于盛开的花丛,羡慕于它们的五彩缤纷、香气逼人,我不会去采撷,我知道我也有一朵,我拥有着它,它也拥有着我。
我畅想着它花开时的模样,不愿它如它们一般艳惊四方,只愿它是我的唯一,我不渴求这条路上风和日丽,只渴求风雨凄厉时不离不弃。
当它舒枝展叶时,我知道我不需要炫耀,因为他人只认为它会是丑花。我拼命的让它平安生长,拼命地想让它知道,它是我眼中的最美,可它仅是一朵未曾绽放的花,怎么能与我说话,怎么能感受到我双手的力量、胸膛的温暖和欲穿的眼神?
它贪婪的吮吸着营养,似乎在向世界证明着什么。我每天对它的培育俨然已成习惯,并自我陶醉于希望的曙光中,可习惯正是最可怕的事!
忽然我从梦中惊坐而起,席地叶片,急剧凋零,落下的,似千万尖锥直刺心扉,致使千疮百孔,化为脓水,令我痛到无法呼吸……
我不能问任何人原因,也不能问它。它从天而来,倏然离去,似乎仅仅要送给我这段痛裂头颅的回忆,毁灭我的天性无知。
我不再相信任何人,不愿再得到任何希望,不再憧憬任何无果的未来,不再去触碰任何遥远的梦。当花已成唯一,当爱已成往事,我能拿什么祭奠自己的似水流年?

  听爱斯基摩人谈爱情是一件温暖的事情。在他们的口里,你听不到一句抱怨,有的只是甜美的忧伤。他们坐在你身边,仰着脸给你讲爱情故事,那种神情分明是面向苍天的自言自语。他们每人心中都有一个人,他们大多数是一见钟情喜欢上了她,然后,靠夜里偷偷往她家门口放鱼、放熊皮——这是他们能找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来表白。如果他贫穷,如果他觉得不能和她生几个孩子并保证一家人幸福,他的爱就是永无止尽的长夜——从此后他会默默爱她,默默追随她,以她的幸福为幸福,以她的痛苦为最大的不幸。而且,他会把爱情埋在心里,一辈子也不表白。

满天的飞鸟从天空呼啸而过,当你发觉后用眼睛去寻找,却只看到了他们渐行渐远的渺小身影。如同散场的青春,还没来得及观摩它的模样,却早已转身天涯,像一阵暖风,只留下心头旅行,带着流浪的气息,让无数青春的心底涌出热切的憧憬。
风车带着梦
风车在转。
小小的教堂里,挂着一个风车。风吹呀吹,吹得它哗哗的响,转转转,看得有些眼花,却还在笑。

  走在北极千里万里的雪地里,世界没有了声音。你遇到一个人,他给你谈他的爱情。他的爱情故事让你热泪盈眶,但你向他问起她是谁时,他坚决不说,这是他的爱情守则。然后,他走了,走向千里万里的雪地里。

当四周暗下,凹凸不平的墙壁里镶嵌的都是电影里一幕幕最真挚的话语却不是我和你。在那一刻,仿佛满世界的回音都是那最后离别的话语,就像那些年被眼泪淹没的鲜花一样、绚烂充满着无奈。
他是个孤儿,莫名其妙的孤儿。
那天早晨,他把我拉了出来,说一定要带我去个地方 。
他只是睡着睡着,仿佛睡了千年突然醒来,醒来却发现记忆里都是空白。他记不起自己叫做什么,他也记不起这被白雪覆盖的城市在那里,他记不起自己从那里来又要到那里去。
天空中洒落着白雪,雪花在他的周围慢慢的堆积然后渐渐的埋没。寒风慢慢的呼啸着,他的身体最后的温度融化了雪,雪水流进他的身体,和这莫名的冬天还有世界凝结在一起。
意识在渐渐的模糊,温度也在慢慢的流逝,他努力的睁大着双眼去努力记着这个世界,他怕他下次醒来会什么都不记得的逝去。
梦里,他仿佛梦见了一个人手上拿着一团光、光里传来低声的细语,他靠近、那个人就后退,仿佛只要他能追上拿回那团光,自己所有的记忆都会回来。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幸福正在发光

  “你会忘掉她吗?”我问。

那年,那天,他们在电影院里看着最感人的电影,那是他们相爱的第一天。
电影里放着放着,真挚感人的话语在四周回荡着,时时地板上还传来液体溅落的声音。突然间电影里求婚的动作被暂停,整个影院的灯光聚集在了她的座位上。
她被这一切惊呆了,因为她看见了、那个自己喜欢的人不知何时已经从旁边的座位上离开、来到了舞台上。拿着话筒那么大声那么激动的表白着,她含着高兴眼泪飞快的点头,她等着他从舞台上拿着鲜花走来,然后相拥。
那一天,是爱的开始,这是梦的结束。
从电影出来,她手紧紧的捏拿着着自己刚刚得到的爱。她感受着温暖,在酷热的夏天里是那样的温和。突然耳边传来他询问的话语:“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否喜欢我呢?”
她调皮地回答着:“你追上我,我就告诉你。”
她飞快的跑着,而他努力的追着,她知道无论自己跑得多快,最终她都会幸福。
空气里突然传来摩擦的声音,还有剧烈的惨叫,满地的鲜血、爱笑的他已经躺在了那里默默不语。他以为会是那样飘着雪的世界,没想到却是暖暖、软软的地方。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对这些都有点熟悉,他想起身、慢慢的在这里走走找找,找找那种似乎有种温暖的发散。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她听着房间内传来的声响,肯定是那个可怜的人醒了。她拿着手中的鲜花,快步的走进了房间里。
他看着一个陌生人出现,那个人似乎有点像梦里的人,他绉着眉头沉思、似乎可以从她的面容间找到点什么,却又什么都得不到。他看着她不放,她缓缓的走到窗台在空旷的瓶子里插上鲜花,然后被空气里悲伤的颜色触动:“难过的人只要看到鲜花就会有着美好的心情,然后就可以幸福起来。”
他愣了愣问了 句:“为什么?”
她的眼神里似乎闪过一丝难过,又充满坚毅:“因为悲伤总会逝去,幸福就在身边。”
他看着她严肃的表情,心里莫名其妙的有点难过。他仿佛要说很多很多却又一句说不出口,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两人沉默不语。
她似乎觉得气氛有点怪异,在心里暗自的责备,笑着问道:“你叫什么?”
他不知所措,他眼睛里的目光黯淡:“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感受着他的忧伤,安慰的说着:“不要紧,你先养病,说不定你那天记起来了,就可以回家。目前,这就是你的家。”
家,他不知道是什么,可是觉得很暖。
一个月转瞬而去,他的身体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痊愈。在一起快乐的日子,就像大雨过后的晴天,晴却不知道可以晴多久。他决定离开,遇见她以后才知道记忆的宝贵,他决定四处走走,他要找回所有的记忆。她看着他的离开,有点不舍却没有任何的挽留的理由。

  “不会。我知道不会。”他笑一笑。

流浪的旅人,孤独是他的伙伴,看惯了陌生的风景,习惯了孤

  “如果她结婚了呢?”我问。

单的陪伴,也许他会一直飘荡,像断了线的风筝,只在心底一遍遍描摩故乡,思念绝口不提却长出翅膀带着他的心飞向亲人的身边。

  “她幸福吗?”他很紧张地问我,眼睛里充满无助。

还记得,那场雪。我们像孩子一样高兴。打雪仗、堆雪人,穿越时空回到了童年的时光,欢乐的笑声震落了枝头的雪花,飘飘扬扬散落在你的肩头,融化了你的笑窝……我将这些记忆珍藏,多年后还是美好如初小时候最喜欢和稻草人一起吹着风,在麦田里奔跑,那时候风的心事我都懂,稻草人的沉默我了解。而如今,还是这片金黄的麦田,却不见稻草人的踪影,连风也没了消息。我带着风车回来!爱情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情,你会惊讶自己竟会如此在乎,你会惊讶自己竟会如此心痛。
但即使很爱很爱,也会有疲惫不堪的时候。可不可以让时间对调,换你爱我爱的快疯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