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一封不会寄到的信

 “这些天的阴雨绵绵,让我很不适应,总有种生活在水中的感觉。”
“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尾不会游泳的鱼,喝很多水却有将要溺死在水里的恐惧。”
蒋延在八月的来信里如是说起她的生活。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信息发达的时代里独独蒋延喜欢这种写信的方式与我联系。她时常写用大把大把的时间写很多很多的信。不只是写给我。有时一星期三四封有时好几个星期也没有一封。先头我等的很着急,后来把握到她的习性便终于释然。她就是她她不是任何人,写信给我也并不是与我关系独好,而她只是需要一个人来倾诉,甚至都不愿意看到她厌烦的冷硬面目,刚好写信就很合适。我也喜闻乐见。

虽然也有心把这件事说清楚,但确实有些难做到。

“w,你知道么,据说爱人是一种能力,可是我自十六岁起便丧失了这种能力,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异于常人。有时候又觉得你们不理解我。或者这世界本是我想象出来而已,哪一天我不想在的时候就回去我的世界了。”我从来不予回信,只是看着,我知道她并不需要我评论或者安慰。我只是把写好的回信放在一只被岁月洗礼过发黑的信封盒子里,有时候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回复这些细碎的言语。

纵使尝试了那么多次也……

“冬天的时候我想去一趟西藏,据说那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我想感受下天堂的温暖,尽管我知道我这样的人最终的结果是炼狱或者消灭,因为我不相信爱”她说的话总是有莫名的孤独和悲伤,而我却时常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孤勇和倔强。

本想用更悬念的笔法来记录这件事,现在看来也只好按照时间顺序说下去了吧。

她写信的时候常常会有大段大段的自语。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还不搬家,新工作地点距离住处属实有点偏远。或者是我不舍得,又或者在等待什么。

发生的时间是在去年夏天,大概是八月左右,为了更精确一些请容我翻阅一下去年的日记。对了,是八月中旬,我搬到这里的时候是八月十五日,房东太太是位很和善的女士,但因为有事要忙,没来得及在我来之前把房间打扫好。再加上购置生活用品、交通、工作等大大小小的事情,加起来让我手忙脚乱,也因为这些,直到三天后我才终于从不那么凌乱的房间里脱出身来,想起来要清理信箱。

“w,很抱歉一月有余没有给你写信,现在的我很忙,我找到一份工作,养了一只小狗,种了一盆不知名的花,在我最喜欢的小镇上。”“游走了这么久,我终于想安定下来,我找到一群孩子,教他们认字读书,我去西藏的时候认识一个男人,他留给我一个孩子,她现在就乖乖的睡在我的肚子里。我想我的孩子也会像这些小孩一样,我教她认字教她读书教她英文和数学,但我不会让她离开,以后我,再也不是孤独一个人了。”
我终于有想写封回信给她的冲动,铺开信纸提起笔却不知道怎么说,我想问她孩子的父亲是谁在哪里,还有,她现在在哪。可是我竟然没有这些勇气,我知道,我一直缺少她那种我行我素,她好似从不计较后果,把每一日都当做末日来过。
可最终我还是回了信,写完才发觉我不知道她的地址。我暗暗懊恼下次我一定要到邮局问到地址,我想。

这栋房子有两个信箱,都是钉在墙上的那种,一个是房东家用,另一个是供房客使用。我拿着房东太太给的钥匙打开信箱,信箱内部积了一些灰,清理掉一些花哨的广告纸以后,我还在信箱里找到了一封因放久了显得皱巴巴的信。

然而这个下次却如此之久。我甚至忘了我留在这里的理由,和那个生锈的铁盒,但我依然记得我要写一封回信。

是的,信。这年头还有谁会去写信呢?

八月末,天气没有想象中的闷热,似乎是夏日结束前几日的清明。蒋延的信姗姗来迟,这次的信分外的长。她在信里说,她过得不好,镇里的人都在背后指点,说她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没人愿意接近她,虽然她也不在乎,但在一个地方生存是需要互不干扰的。但很显然,这池湖水已经漾起涟漪。孩子们也不如以往那般尊重她。他们觉得她不再适合做镇上的老师。但她还是努力坚持着并且好言相劝。我在信里没有看到她提起那个孩子的事情,也没有提起那个男人。

是谁写的呢?写给我吗?难道这么快就知晓我的新地址了吗?

工作之余我去邮局问了下她的地址。惊喜的是不枉我大半年的辛苦拜托,他们终于帮我在这封信来时留意了地址。是四川接近西藏的一个贫困的小镇子。

我把信拿出来检查。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虽然有些灰扑扑的,但还是看得出来信封是白色,印有浅紫色的小花。收信人我不认识,寄信人我也不认识,看来并不是给我的,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才被投到这里来的。

又一年八月了啊,我才想起来上一个八月她还在信中跟我讲述她难以理解的觉感,而如今,短短一年她还是她我却早已经不是我。我这颗悸燥的心,似乎是跳动的不太规则。随后我请了假,带上钱和那个铁盒,去见她。我找到了那所小学,看到了那些孩子,也看到了蒋延的狗还有只剩下枯叶的盆栽,却唯独没看到蒋延。镇上的人说她走了,走之前什么也没有带。我感到万分懊恼,抱着铁盒拿着钱又回到原点。蒋延又消失了。我似乎很失望又似乎早已预料到。生活又回到正轨,我
日日期盼的事情就是能再次收到她的来信。

大概是被搁置在这里的时间确实有些久了,封口处已经脱胶。我把信倒过来的时候,里面的信纸和什么重物一起落到了地上。

十月末,蒋延终于写信给我,信里只有一句,“w,再见。”
她用了句号,有种完结的意味,我早知道她是会离开的。所以不是很惊诧。

人总是有好奇心的,对吧?更何况信也不是我私自拆开的,住在这里的房客现在只有我,如果不由我来看的话,这封可怜的信纸就无法重见天日了。

我把蒋延的小狗养的很好,盆栽里换了土新种了一颗绿萝,www.haiyawenxue.com 生命力很顽强,只是需要每天浇水。我把铁盒子放在柜子的最下面。我知道她不会再写信给我,虽然我还有微微的期待。

我现在还可以复述那封信的内容,但我想还是去找一下那时候的笔记比较好,这并不会花很多的时间。

北方冬天的白日很温暖,太阳像初春煦暖的样子,我搬了木椅坐在门口,晒着太阳,心想是不是该搬个家。我似乎又看见初次见面的蒋延,她什么话也不说,斑驳的光点打在她的脸上,只问我要了地址,说要写信给我。至此,蒋延是再也没有写信给我了。然而我的回信,始终没有寄出去,不知道那算不算情书。信里也只有一句。

那么接下来就是信里写的东西了:

蒋延,等我。 

翊:

展信佳。

这次写信与上次隔了好久呢,就像上次说的那样,我在搬家,信地址写在信封上啦,下次就按新地址来好了。

这几天也在忙着打点新工作的事,嘛,毕竟要开学了呀……唔,可能稍早了些。但是想想看,打扫、布置教室、分发课本,这些可都是老师的活,不知道会遇见怎样的学生呢?稍稍有些期待呢!

你那里如何呢?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吗?让我也知道一些吧。

7.15

L于午间匆匆

我当时的第一想法是这样的:字迹清秀,应该是出自女性之手。

大家都知道,在现在的时代,信虽说是文艺青年的浪漫,但这封不知是否能称为信的东西却像是无营养的流水账一般,似乎只是把社交网站上的文字复制到了纸上而已。明明是这样的文字,为何不能通过网络表达呢?写信还会有丢失的风险不是吗?

对了,刚才还说道信里夹带的其他东西。那是一张明信片,普通的风景画,背面是空白的,意味不明。

出于某种微妙的心理,我既没有随手丢掉这封来路不明的信,也没有刻意保留,只把它当成一件可有可无的物品搁置在玄关的鞋柜上。

随后事务所的各种折磨新人的杂活多得近乎将我淹没,哈哈,嘛,这也算是正常现象了吧,欺负新人什么的,但也是锻炼的好时机啊。我当然分不出一丝精力给那封没头没尾的信。那不过是无意中写错地址的信,时间会碾过这微不足道的小插曲。对吧,对吧?我们都会这么说。如果我那时候就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我一定会说,这不是故事的开头,而是故事的结尾。听起来是很厉害的故事哈哈。

那么就用这句话好了。

历史总在不断地重演自己,而我们却忘记它的细节会偶有不同。

大约过了一周的时间吧,我在信箱里又看见了熟悉的信封。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来的,可能已经来了几天了,但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至于我为什么最后能看到,我姑且解释一下,不知道大家是否有过收信的经历,邮递员为了让收信人及时看到信,通常会让信的一角露出信箱。就是这样,所以我才看到的。

总之又是只白色的信封,看到的时候说不惊讶那是假的。看来这位粗心的姑娘又写错地址了。

有了第一次的经历,这次拆信时我已经没什么压力。

翊:

展信佳。

你那里最近天气如何呢?我这里好热喔。特别特别热,都快升到40度啦,厨房里准超过45度,跟蒸笼一样,我这几天都是拿电炉加水煮菜,实在没有勇气下厨房。一到夏天我就会羡慕你啊。住在这种凉快的地方还真是幸福。

已经快要开学啦,我教的班级的学生名单已经到我手里了,这几天我把名单看了好几遍,都快背下来了。

呐呐,你那里如何呢?社里和以前一样吧?新人那边也不要太在意啦,如果不习惯这样的环境,离职对他们来说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8.16

L

和上一封没什么区别的流水账,不过上一封信距现在似乎已经很久了,已经收不到回信,再寄过来也没什么意义。我当时抱着这种想当然的想法觉得写信的姑娘有些……呆。直到我把上一封信找出来才想到其中的联系。

那时候为什么不看看日期呢?我不是很懂那时的我在想什么,大概是先入为主地觉得这封信很古老了吧。

实际上我早该知道的。上次的写信日期是7月15日,在邮票出的本地盖的邮戳是8月1日,这次也类似,月中写好的信,到下个月月初才能寄到这里来,不知道中间这两周里这信究竟经历了什么,显得皱巴巴脏兮兮的,才让人产生了“被遗弃多日”的错觉。

该不该写信告诉她“信寄错了”这个事实呢?

一提起这个念头,我又想到买信封、信纸、邮票之类的麻烦事。很快,事务所里接到了一笔大单,这正是我学习的好时机。如此一来,回信的事又被我抛之脑后了。

收到第三封信的时候我有一种“原来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恍然。这不是开玩笑,请允许我详细地说明,一直以来我都十分渴望有交心的伙伴,虽然我并不认识这位姑娘,但她却以其强硬的方式,自顾自地成为了我生活个一部分。唔,或许说得有些过头了,我只是想说,孤身一人在异乡,如果每个月有所期待——即使只是一封像流水账一样的信——一定是非常美好的感受。说起来有些不公平啊,我知道她的生活情况,她却并不知道信的目的地是一位陌生人。

那么这次的内容是这样。

翊:

展信佳。

新的工作到目前为止十分顺利的样子,同事相当友好,前辈们也对我给予了相当多的关照,还有一位相当可爱的女老师。

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带小孩子”吧,感觉有些不大擅长这件事呢。若真做的话,翊比我厉害多了吧。我记得翊之前有做过家庭教师。虽然最后翊也说熊孩子带起来太累了哈哈哈哈。

暂时就说这么多啦,工作起来了以后连空闲时间都变少了呢。下次再来信。

L

9.15

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实际上已经10月了,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从炎热的夏季走到秋季,细想来,虽未与那位姑娘交流,按时看信却似乎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要不要告诉她呢?这样的话就看不到信了吧。我那时是这么想的。

因为地理位置的缘故,11月的时候已经开始下起了雪。据说邮局的门被雪堵住了,所以信来得晚了些。听起来很好笑是不是?好伤心啊,您竟然真的这么想。我可是从11月1日起天天查看信箱,一连看了五天呢。总之虽然晚了几天但信好歹是到手了,皱巴巴脏兮兮的一团,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样的信封了藏了什么东西。

翊:

展信佳。

按照以往的时间来算,你们那里应该下雪了吧,好棒啊,我们这儿可没有雪,就算下了,也没有你们那里那么大,隔天就化掉了。一到冬天我就想去你们那里看看。

上周有个孩子发烧了,我上课到中途就被迫暂停了。那孩子脸可真红啊,我还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一点经验都没有,只知道把他带去办公室让其他老师帮忙,事后想来真是蠢炸了。大概是因为换季的缘故吧,大家很容易生病呢,老师中也有喉咙痛的。翊也要小心啦,穿多点啊,我知道你们室外很冷的。

这次的信就是这样啦。你可以回一下信吗?

L

10.15

您知道我看到这封信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吗?

猜不到吗?

那姑娘是在看天气预报吗?还是预知能力呢?不,按说十五天后的事情不可能看天气预报吧。因此我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坦白了说,有一点毛骨悚然。要说是巧合也太巧合了,信到的时候我们这里确实是在下雪。

我读完那封信后想了很久也想不出所以然来,当时顺手就把它丢在床头柜上了,又一次喝水打翻了杯子,字迹还糊掉了呢。您看,就是这个地方。老实说我感到十分抱歉,早就应该找个盒子收起来的,所以那天以后我就收拾出了一个鞋盒用来装信。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鞋盒最后放在了床头柜上,我每天睡觉前都会把信拿出来看看。

看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几乎是要下定决心去写回信了,不能让姑娘白白等着,但是因为天气太冷,邮局几乎是停止运作了。

这也许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写信,如果不是的话,那一定是我人生中写信写得最正式的一次。我在邮局买了十张信封——因为没有单卖的,事实上我还可以买张贺卡——和一张邮票,照着那位姑娘信封上的地址填好信封,然后在信纸里写了一堆道歉的话,具体是什么……抱歉啊,因为感觉太过羞耻所以事后就强制性忘掉了。就是这样,我在邮局里做好了一切,然后等着邮局的工作人员给我敲邮戳把信寄出去,但是我等了一整天,他们也只是窝在电脑面前打游戏而已。第二天我又去邮局,第三天也是,总之等到第七天我还是发现自己的信躺在原来的位置并且没有盖邮戳的时候我愤怒地上前把信给撕碎了。

很愚蠢对吧。

但是……这么羞耻的信,我果然还是希望能快点寄出去啊。如果不及时送掉的话,我就真的没有勇气了。说到底,我并不希望那姑娘停止来信。

接下来就差不多是年末了,你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年末总是很忙的。虽然干活干到吐血,但我还在惦记那姑娘的信。非常遗憾的是,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来信了。

她也察觉到了吧。连续写几个月的信却没有人回信,真是一件让人难过的事情啊。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2月,我也差不多调整好状态的时候,一堆皱巴巴的纸出现在了我的信箱里。

12月和1月的信是普通的样式,2月的信是一个大一些的粉红色信封,沉甸甸的。

您能感同身受吗?我那时非常的……喜悦?高兴?惊喜?总之都有!

原来信没有寄过来是因为邮局关闭了,在我反应过来这样的事实以后,心中一阵狂喜。

翊:

展信佳。

不知道今年你们的邮局工作效率会不会高一点呢?这封信能不能准时收到呢?嘛,收不到也没关系啦。

虽然是快年末了,但是教师的工作还是要持续到2月放假才可以呀,眼看着快12月了却还有几个月的工作呢,元旦也没有放假,而且元旦前一天还要带着孩子们去看一个演出,一路上都要保证他们的安全这件事真是,太·累·了。一想到一条长长的小尾巴跟在你身后,还会随机摆来摆去甚至到处乱跑、横穿马路、撞上汽车什么的就吓得冷汗直冒。

 翊的工作呢?年末催稿也是像噩梦一样的事情吧?不过新年的特刊总是特别好看呢!

 总之为了假期和奖金,请好好努力吧!

L

11.15

翊:

展信佳。

这次写信提前了一些,希望可以赶上圣诞节。不过在学校里面啊,一点圣诞节的气氛都没有呢,毕竟学生还都是小孩子,隔壁初中都已经开始筹划节目、布置会场了。我大学的时候也做过那样的事呢,那次还是演话剧。

都说到这里了就忍不住要问社里是不是也会布置办公室迎接圣诞和元旦什么的。不过我想十有八九你会说“才没有。和漫画里说的不一样。杂志社里面这两个节日的时候最忙了。”

要是有庆祝活动的话,一定会非常有趣的吧。

圣诞快乐。也祝几天后的元旦快乐。

L

12.10

几乎是一口气把信都看完了,然后有种深深的满足感。

不要笑啦,我是真的这么想的。

最后拆的是那个粉色的大信封。一开始还没有想到里面会是什么,打开以后马上就意识到原来是贺卡。对,很大的、上面贴了泡沫胶和小图案的、撒了金粉的那种东西。

贺卡里面写的内容和一般的信差不多。

翊:

恭喜啊破壳日快乐!

于是又大了一点呢,有没有感觉到成长的快乐?【笑

过去的一年里和你相处也十分开心。拿那句话来说就是“能认识你真是太好了”,当然如果能一直保持联系那再好不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