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远行,说走就走

  人聚人散,已至傍晚。天色暗淡下来,景色涣散而开,小城宁静的一天,下起宁静的雨点。

火车上依旧吵闹,好似我从未离开那片我深爱的大地,看车窗外风景一帧一帧闪过,让我恍惚间以为自己还在那年,那年我尚未只身奔赴他乡,未留给前来送别的父亲一个不回头的背影。

  走出店铺后女孩径直来到街市。好像只有黑夜会带来繁华,车辆混杂。她尽心保护着那幅画捧在手上有些惊慌。

好友来信“清明,贵州见”,猝不及防却又欣喜,相隔千里,原来一条简讯便可相见,已不能忆起上次会面是何时,似是百日,亦是半篇浮生。

  十二月,年底狂欢。朋友告诉她,今夜城北的繁华将延续到天亮。人们习惯在这一天歇斯底里的玩,在欢笑中遗忘烦恼的本质,在遗忘中消除一年来的悲伤。有人陶醉地弹奏着乐器,女孩听得入迷。琴声婉转转入夜晚不为人知的宁静里,曲声跌宕荡出心灵与现实的交集。

重拾搁置已久的心情,或许今日此情已非那时此景。

  晚上窝在棉被里,呼吸温热了空气。探出头,铺天盖地的凉意,内心空明,助长了黑夜本就旺盛的宁静。

放下行李,小憩片刻,不急于投入旅行的大军,只因身侧卧有佳人,梦中有故乡而非他乡。

  失去双亲的少年无依无靠,悲伤打造出来的世界让他迷失了生存下去的灵魂。他在农村喘息了五年,开始走完自己未来的路。少年在黑暗中摸索,带着父亲的遗骸,一盆几乎没有重量的骨灰,最终还是回到了土生土长的小镇。少年做梦都想离开的地方,竟是他再也没地方可以去的时候唯一的栖身之处。他已无能为力,于是得过且过。

*                        “承载着远方”*

  梦里梦外入红尘,三分失落两成真。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直到天边跳出了暮色,昏沉沉的光线将女孩从思想中的朦胧拉回现实中的懵懂,故事的余韵才从她脑海里散去。那人邀请她留下来,吃过晚饭而后送她回去,态度殷勤也谦恭。她仓促地摇头,固执地想早些离开。劝说再三未遂,于是只好送她回去,她没了理由。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2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3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关门前,那人把两幅画挂在西面的墙上。昏暗中的玫瑰索然无味,向日葵清淡如水。诚恳地表示歉意,而后告别,留下女孩默默发呆。

装文艺的小姐姐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4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一生至少一次说走就走”

  街道上人来人往,飞逝的时间让人们遗忘了思想。少年坐在车内,闲来无事摇下车窗。女孩睁开沉重的眼,路灯微茫的光映射在车窗上。惊醒中,女孩下意识地向车辆跑去,她始终记得飞向自己的车,她的思想停留在这一刻。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年少因为无知,一切都无所畏惧。不知生活中尚有苟且,不畏惧诗的消散。

  修路完工后已是秋去冬来,大雪将整个世界压成一片安静。少年解下衣衫披在女孩身上,跟着人群蹒跚地走回家里去。她怔怔地看着这条没有尽头的路,不知道遥遥道路通向远方何处。

      “ 我愿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

  河塘边,女孩倚靠古树下,落叶翩跹,飞雪满天。照片上,一切显得那么安详。

灯火通明

  城北十二月的夜晚出乎意料,很热闹。挂遍整条街的灯笼透着暖暖的气氛,家家户户敞开门,门外街市里缤纷。女孩本是信步在公路上,很快便发现每向前走一步都是那么困难。人行道上行满人,如若流水淹没了灰尘。路边灯光倾洒在她的脸庞,雕琢下挥之不去的笑容在脸上。

不大的古镇本身并不可爱,此处的景色却因那即将到来的人儿美得宜人。它,在这里,闲看川流不息;漫听行色匆匆。

  照片中的小镇是随处可见的断壁颓垣,人们早出晚归,麦田有望不穿的金光,点缀着灰暗里梦幻般的虚妄。清贫年代,大人常把疲惫的身躯纵情暴露在夜晚悄无声息的宁静里,手摇蒲扇进入悠长的闲谈。这时间,追逐了整天的小孩才会屏息倾听,端正的姿态似是不敢挪动丝毫,周而复始地将隐藏在内心的向往推升到高潮,转化成满脸的笑。

两个人,两张单程车票,未定归期,亦无攻略,只念及相见。

  在父亲意外死去之后,母亲嫁给了城里有钱的商人,商人给母亲带来一位娇小可爱的女孩,给母亲买下了一间奶茶铺。随着时间流逝,随着自己逐渐变老,随着多年后回归小镇,看到自己因无法生育而抱养的儿子出现,母亲再也没有心去打理奶茶铺的生意。母亲将奶茶铺交给商人的女儿,商人的女儿又在奶茶铺里请来了她的朋友。母亲常坐在角落,无尽的思绪缠绵。母亲请求他原谅自己的一切,而后他便每天抽空去奶茶铺落足,以此报答母亲上半辈子天大的恩情。当母亲也去世后,他仿佛再没有地方可以去,却只能好好活下去。

远方似是有什么在呼唤着谁,像是诉说着一个温柔的往事,而我在梦中穿梭流连,不知身在何处,要去往何方。

  山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女孩循着声音望去。手推车如巨石般滚下山,周遭的人兀自忙碌着。当少年拉着她与推车擦身而过,她才惊魂未定地松口气,是素来没有见识过的百感交集。

一路走走停停,用相机记录沿途风景,抚摸河畔的金柳,邂逅安静的小店。

  世界以黑夜的形式带来悲伤,她漫无目的地彷徨。风飘四方,伴随她流浪。她将自己深深埋藏在黑暗中,仿佛这样就可以纵情释放压在心头感伤。家人找到了她,天还下着雨。她蜷缩在弄堂拐角深处,是一条石砌的台阶。雨水濡湿了青苔,充斥着腐朽的无奈。长发在脸上蔓延开来,映衬了病恹恹的苍白。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5

  再次回到奶茶铺,一切像换了摸样,昨夜城北狂欢给了女孩全新的眼光。然而那人的出现又让她陷进了迷雾。微笑的神情,瞳仁看不出深邃,平静的外表下似是一颗永不躁动的心。

多雨的季节亦多愁,有些地方或许只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已告一段落,驶向两方的火车在此分离。

  村里决定在山坳口修建一条通往外面的路,年龄稍大的孩子便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追求。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6

  绝望是希望矫枉过正的装潢,粉饰了年少放浪形骸的轻狂。幸福本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只是错看了华丽的影像。过去的伤,旧年的痒,回味了清凉,看清了真相。

爱上三毛,羡慕她活出了自己的模样,半生旅行漂泊,安定的不是居所,是心。

  雨连绵不断,尽心尽力地把城市淹没着,那人消失的身影兀自冲撞着女孩的世界。路灯昏黄的光,涣散了她愈发朦胧的眼。鳞次栉比的房屋,错综复杂的迷途。无人的街道,风长驱直入。
她不知道偌大的城市,还有多少可以落脚的路。

或许没有再见了

  收到电话很是惊讶,于是接听。她不知道有多久没听到父亲的声音,以致现在出奇生分,便有些想念家人。开始时少许牵挂,随即是开门见山的斥责,转眼变成女孩撕心裂肺地痛骂。亲情里暗流涌动的叛逆顷刻间来袭。她挂断电话,透过窗户进来的晚风拂去脑袋中的余温,才渐渐后悔起自己的冲动来。打开灯,润湿的睫毛切割出不尽的缥缈。闭上眼,彻夜难眠。

朋友,抱歉,下次换我看你背影。

  女孩把画安安静静地摆在角落,便去无所事事地工作。时而抬头看看门外,时而期盼那人到来,继而慢慢地等待。才发现这样过日子,也是很充实。她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抬头,那人早已端坐在角落,饶有兴致地面向自己。突如其来的羞涩势不可挡,相向示好,付之一笑。

静静伫立的小店

  人们拉开尘封已久的木柜,里面是几尊喜眉善眼抑或面庞狰狞的佛像。点上蜡烛,昏黄的火光须臾照亮了人们内心的希望。然后将一张饭桌里里外外擦拭干净,有时会铺上洁白得晃眼的布。摆上色泽鲜明的菜肴,几盏金樽。满屋子的人虔诚地祈祷,说不出的庄严。待所谓的神佛酒足饭饱后,大人们寻来黑成焦炭的铁锅,周边堆上一沓纸钱。大人们陆续出门道喜,便留下一群小孩看着火光摇曳乐此不疲。直到热得浑身冒汗,或是烟熏得睁不开眼,品尝到泪水后才不舍地离开。

在这止步,亦在这离别

  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四周开始冷冷清清,天依稀下着雨。暮景伤颜,望穿秋水满人间。爱不能言,思念使得情绵绵。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7

  街头弄堂拐角深处,走过一条石砌台阶,是偏僻得少有人住的地方。女孩始终不敢贸然上前,直到那人消失在家门口,才迟疑跟了进去。恐惧与兴奋让她感慨万分。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8

  她听着教师发话,尽是一些听不懂的陈腔滥调,讲到叙述部分,她才从乱麻中回过神来。

窗前的花篮静静的伫立,似是此处的爱丽儿,守护小店宁静,昏黄的灯光,悠扬的音乐,木质的摇椅,角落散布的书儿,让人猝不及防,只想卸下所有包袱,独享此处宁静。

  走出胡同后女孩向他道别,难以抑制的心情像是小女孩得到梦寐以求的珍宝。却又掩饰不了惊涛骇浪,晚霞映着脸蛋如火般燃烧。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女孩目送教师离去,晚上盯着天窗痴痴地想了一夜。清晨,村里落实修路计划,每天都有越来越多人前去埋头苦干,皮肤随着日落而变黑。父亲很自然地加入了队伍中,她便时常跟着去了。她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描述,这望不到尽头的人,这望不到尽头的路。阳光在人们身上烙下黝黑的伤痕,他们用最平凡的方式见证了奇迹。

              “守心一处,止步此间”

  母亲和镇上大多数妇女一样,有着闻风丧胆的家教,有着动情的容颜。母亲还有一双日渐弥漫的忧悒的眼——他不明白那么多女人,唯有母亲会遭受那么多让人害怕的神情,回避以及不齿的鄙夷。就像噩梦一样蚕食着他本无邪念的心。

拒绝店家的热情款待,继续漫步,今日已足以回味,其他留给明日吧。

  连绵起伏的山包围着农村,不算大的土地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房屋。她的家坐落在最北边,门口是村里唯一的河流,用河水抹脸,粉嫩的手心浸在水中说不出的舒爽。细水长流,沿路可以从睡眼惺忪走到精神抖擞,然后在路的尽头,看着它流向更远的地方。

小姐姐两爪,调皮不失以往

  不久后商人要出国了,带上一家人,还有妻子失散的骨肉。对商人强硬的要求,少年无可厚非。他隐约想到自己当年从父亲手里救出来的女孩,似乎她是父亲留给自己最后的依恋。

  融入幻觉中的朋友有着女孩不曾见过的肆意,又在忘情的沉醉里显得那么平静。于是回味一路走来朋友说过的话,才发现所有人脸上都是被自己忽略的安详。她感到城北浓浓的喜悦背后,潜藏着浓浓的忧愁。

  七天后角落里的人不辞而别。当女孩半晌等不到人时,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词。与自己素昧平生的人,何必向自己告别。直到她终究想不出理由否认这词,也不知道有什么理由可以用到这词时,她放弃了思想上的挣扎。于是到了黄昏,她叹了口气,有些失意,但一天过得还是很开心。关上门的时候,她看见那人背着向日葵走来,是她意料不到的时间。

 

  朋友拉着她走向街道深处,义不容辞地将她卷进暴风雨般的狂欢。就好像不谙人事的孩童般,在歌舞升平的繁华面前,女孩天真得一无所知。于是手足无措,羞赧的脸上渐渐有红晕扩散开来。

  次日清晨,少年徘徊在路边,他似乎很久没见如此漫长的雨,从熟视无睹到刻骨铭心的冷。屋檐下的女子有着一双悸动的眼,妩媚的身姿不失旧年风韵。雨昏沉沉地下,女子依然寸步难行。俨如岁月化作广袤的路,将她不动声色地陷入迷雾。少年不知道记忆中等待有多么漫长,如同这漫长的雨天。

  临走时大雨即至。女孩好奇地目送那人离去,撑着伞有些古老韵味。向日葵平放在桌面上,用纱布包装。她似是想不起自己为何而等待,抑或从来没想过为什么要等待,所以等到最后还是一片空白。

  隐约记得昨晚父亲粗暴的脚步,还有母亲时断时续的啜泣,就像是做了一夜噩梦,害怕却不敢张扬。推开门,窄小的厨房窗明几净,锅炉内空无一物,莫名的心慌。火热的心情被突如其来的寒风吹尽了扶摇直上的苗头。

  从朋友家离开后,女孩感到一阵晕眩,莫名的心慌掏空了思想。朋友将要出国,而她在这所城市再也找不到赖以生存的人,她不知道在这漫长的路上应该走向何处。她怀念以前的家,怀念那些无忧无虑的时间,怀念她所爱慕的少年。她看不透岁月赋予的伤痕,有谁会抚摸自己支离破碎的心。

  风猎猎地吹,普照的烈阳迎来了浩浩荡荡的雨天。仰望远处高山,庞然大物吞噬着她对过去的无限的怀念。

  起得很早,只是睡不着,饱满却恍恍惚惚的一觉。浴室里,水流蔓延在肌肤上,女孩透过蒸汽看向镜面中的自己,清秀的脸上有着朦胧的忧伤。

  女孩浑浑噩噩地往返三天几乎每张曾经熟悉的脸都随着日子流去而变得陌生。一位少年,一件沾满污点的白衣衫,一双经历磕磕碰碰的血迹蔓延的手臂,一副被汗水模糊的黑框眼镜摘下后露出一对与众不同的眼睛。仿佛时光在他的脸上笼罩了挥之不去的愁云。少年为何而愁,她自然无从知晓。她只是目视他穿梭于人海中,嘈杂掩盖了他微不足道的悲伤。

  他不敢同其他小孩一样恣意玩耍,也不敢和大人一样肆无忌惮地谈笑,甚至不敢出门。过了些日子,那些神情像火焰般触目惊心,生怕哪天无处不在的火焰会把自己焚烧殆尽。又过了些日子,到了过年。家家户户换上崭新的笑脸,所有人都开始遗忘如止水的郁郁寡欢的旧年。

  女孩躲在狭窄的房间里,窃听着客厅内大人们交谈。母亲讲述了自己冒着大雨站在漏水的教室念书,还没多少文化便辍学回家,抱着背篓走在山间泥泞的路采集野生的水果谋生计。教师只是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地笑使母亲兴致愈加浓重,滔滔不绝,直到没了词。

  那人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慢条斯理地讲述小城那些属于过去的故事。

  家人很早前从农村搬进城市,沿着那条修建好的路,那条带给她无限恐惧和遐想的路。那条路送别了记忆中美满的家,送别了相处已久的邻居,也送别了她最为天真的童年。

  偏远的小镇,人们遗忘了长久以来安步当车所踏出来的道路,人们早已不去想道路通向何方,人们从不沿着这条路走向远方。

  心情好了,莫名其妙开了门。她依然想不通自己怎么没有拒绝,便也不去想了。兀自坐在角落,那人只点了一小杯奶茶。女孩就这样木然地站在旁边,可以清晰的看见向日葵的角度,然后定定地看。那人喃喃自语,她才听明白是在讲故事,却怎么也听不明白讲了什么,越听越懵懂,索性继续愣愣看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