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季的莲花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题记

依然记得那个面孔沉静中透着张扬的男孩,他在夏日里微笑地看向我,那时黄昏已近,有很多飞鸟从四面八方散开,为寻一处最温暖的栖息地。

我慌张地不知如何是好,我猜我的脸被晚霞映得通红,我猜我们之间马上就会有更短的距离,我猜他读了那封我看似随意却又用心良苦的信,我猜,他就会这么的向我走来。

他真的过来了,他俊美的眉毛松松地散开,没有皱得那么紧。

他什么也没说,拉起我的手,像风一样飞奔。

我开心极了,比吃了最可口的冰激淋还要开心。

他带我奔向莲花池,然后卷起裤腿,伸手摘了一朵莲花,送到我手上。

多么完美的画面,夕阳、池塘、莲花,还有他,当然,也有我。

我已经开心到忘乎所以,我已经开心到即使失去所有也无所遗憾。

然而。

他是真的想叫我失去所有,或者是想叫我有失去所有的感觉。

他说,我已经帮你完成了你的愿望,下一刻开始,我们不相欠,好吗?

他叫沧未。

认识沧未的情节有些老套,可是生活很多时候不都是老套的吗?只是我的老套里还带着点滑稽。

那天中午,在食堂。

我刚端着买好的午饭往回走的时候忽然看见了不远处的人群里有人在闪亮,那时候我虽然不对帅哥膜拜,但是看见了还是想多看两眼。

我真的仅仅多看了两眼,可是就是这两眼的时间,我的午饭全部打翻在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一个家伙身上。

“对不起!”我们异口同声。说完才记得去看对方的样子。

沧未在他抬眼看我的那一刻眼睛眯成十分可爱的线条,然后双手合十对我鞠了一躬,说道:“太饿了,只知道盯着饭看,没在意有美女出没,非常抱歉!午饭我请了!”

我当时扑哧一笑,心里却得意地想,我可是只知道盯着帅哥看,没在意午饭出了状况。

就这样,我认识了沧未,这个不帅,却叫你着迷的男孩子。

和沧未之间的一切都简单地像课本,规矩,并且结局不出意外。

有时候我甚至想,我们之间是不是还存在课本这样的关系。

沧未是我学长,和我的生活里任何一个环节都相隔甚远,除了食堂这个地方,所以我们几乎每天在食堂遇见,因为我们每天都去同样的位置吃饭。

一周后,我终于开口问沧未:“你有女朋友了吗?应该没有吧?我看你一直一个人。”

我自说自话地给自己打气。

沧未却摇摇头,饭在嘴里塞着,眼睛眯起来笑着,头却摇着。

我立刻低头,不再问了。

“我还没打算找女朋友。”沧未嘴巴里夹杂着饭,闷声闷气地说道。

我惊喜地抬头,非常满意地看着他。

他咽下饭,笑着说:“你知道,我们要高考的人是不应该再去想其他的事的,尤其是女朋友这个事。”

我小心地揣测他说的不应该这三个字,是不是说他有喜欢的,只是,他觉得不应该。那么,他喜欢的会是我吗?

“发什么愣,米饭吃到下巴上了!”沧未叫了我一声,我这才把思绪又拉了回来,微笑着看着面前这个独一无二的男生。我在想,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给这个男孩写一封别致的情书。

写情书这事对我来说有几分艰难,可是,若是写给沧未,那就不同了。

当小米拿到我帮她写的那封情书时,激动得看着我。她当然不是因为我帮她写情书而激动,而是因为我写了整整八页而激动。她从没有收到过长达八页的情书,更没有写过这么长的情书。

小米一边得意地看着情书,一边对我竖拇指说:“这回,看那个沧未还败不败给我!”

没错,这是写给沧未的情书,但是却不是以我的名义。

我心里隐隐有些快乐,也有些悲伤。

快乐的是,那封给沧未的情书是我写的,我亲自写的,我都没想到我会写那么多的字,满满的,闪亮亮的,全是我的感情。悲伤的是,却不能叫他知道,这其实都是我想对他说的。

忽然小米在我身后大笑,我转头看她,她还在笑,笑得弯了腰。

然后她将最后一页递给我,我一看,脸一下子就红了。

原来,签名写的不是小米,而是清莲。

我叫清莲。

后来沧未就和小米开始约会了。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但是他仍旧和我一起在那个拐角吃饭。

有一次,我说:“小米不会有意见吗?”

沧未微笑地看着我,说:“小米是谁?”

我以为他在开玩笑,没有再问。

直到沧未和小米的恋爱持续了两周的样子,小米忽然又叫我帮她写情书。

这次不是沧未。

我摇摇头,说:“我不会写情书了。”其实,我是不会给除了沧未以外的男生写情书。

最后,小米没有再央求我,因为她终于觉得我的八页情书也不能俘获沧未的心。她感叹地说:“牵了手,他却从不知道我是谁……”

我没有质问沧未为什么和小米分手,我像什么都不知道那样和沧未继续吃饭,每天我都在等待那样的时刻,在那样一个只属于我们的角落里,吃饭聊天,说说笑笑,谈那些落了灰的理想,谈那些没有边际的过去和未来。

忽然有一天,沧未在吃饭的时候笑得差点把饭喷了出来。

我讶异地看着他的笑,那么自由,却又有点诡异。

他渐渐不笑,看着我。我看见他眼里的我,傻得像墙头的狗尾巴草,那么微不足道。

他说:“你怎么能写那么多?”

我愣住。

“你经常帮别人写那么长的情书吗?”沧未的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他看着几乎受惊吓一样的我,忽然又笑了,说道:“你也经常把你怎么遇上人家的事写进情书里吗?”

忽然想起,我写了我们的相遇,我和沧未在食堂里的相遇,那是我的情节,怎么能写到小米的情书里呢?

我支支吾吾地半天不知道如何是好,好像我的心思都被他猜透一样,脸开始烧起来了。

我还在期待他接下来的话,他却就此打住,这件事也没有再提。

我们渐渐开始整日相伴,所有我们在一起和不在一起的时间里,彼此都似乎还在身边。我抬头低头的瞬间,都有沧未不经心的笑容。他,终于就这样印在了我的心里,仿佛再大的斗转星移都不能叫这种心情改变。

我无法再忍受,忍受这种终日不能割断的惦念。

而沧未,也将到离开的时候。当夏日来临,沧未将会被分数带到哪里去,我不可知。我们是不是还会再见面,我亦不可知。我们这份默契的相伴是否还能继续,我更不可知。

我要在这些不可知来临之前得到更确切的答案。

于是我给沧未写了一封简短却用心良苦的信。

我说。

沧未。

我叫清莲。

因为我喜欢莲花,尤其是夏日里的莲花,在莲子将来未来的时刻,莲花羞成淡粉的面容,像少女无法开启的心事。如果你看见一朵已经盛开的莲花,一定不要忘了采摘,她也许正在等待一场期待已久的意外。

我一直有一个心愿,愿有一个王子,一个如你一般的王子,在微风清凉的黄昏里为我摘一朵莲,一朵盛开的莲。

在沧未收到这封信的第二天,便是高考。

之后,我一直在等待,等待他如王子一样到来。

我相信他会来,因为我们那么多一起相伴的日子都不会成为空白。我们要为那些美好再努力点什么,再做点什么。

一直等了很久,很久。

沧未终于来了。

就在那样的,美丽的叫人惶恐的黄昏,为我圆了心愿,然后又对我说了两不相欠。

他依然是笑着离开。

我转身的时候却满脸泪水。

我打开手里沧未的信,不安而又小心。

沧未说。

清莲。

谢谢你陪我走这么远,在遇见你之前,(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我抑郁到快要看心理医生。你总是笑得很甜美,好像什么都会过去。你为小米写的情书,记录了那么多我们一起经历的故事,我才知道,那些微小如此美好。

我终将走得更远。我们都终将走得更远。

你美丽的容颜,如夏日里的莲花,开了,又落。

沧未,沧未。

我念着两个似乎从没在我的季节里出现过的字,不知道该如何释然。

这一季的莲花,这一季慌忙的青春,正如郑愁予的《错误》: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