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天蝎毒龙兽

  她陪她病重的丈夫在省城就医。双休日,照例女儿来接替她守候,让她出去散散心。

落神涧深处。毒雾缭绕,即便是连这里的空气都是略微显得有些腥味,若是被吸入体内,那也是相当的麻烦。

  离开家乡50多年了,这是生她养她的地方,在这里她留下了足迹,抛却了梦想,而今,多少次留连于街市,潜意识中在寻找失去的过往。

落神涧之内,布满着无数巨大的漆黑裂缝,偶尔裂缝中会传来一道道嘶吼声,这里的一切生物,经过长年岁月的进化,几乎个个都是拥有着剧毒,一个不慎,便是得阴沟里翻船。

  居住过的老房子已经不见了,熟悉的街巷也荡然无存。大概只有这个闻名遐迩的公园,也许能看到些许旧时的模样。

荒凉的地域,突然有着细微的破风声响起,旋即几道身影从远处急掠而来,身形几个闪动间,便是出现在百米之外,而待得近了,方才看清模样,自然便是那冲着天毒蝎龙兽而来的萧炎一行人。

  信步走来,公园整体格局虽没太大变化,但游乐场所、商业设点多了,到处是歌舞嬉戏的人群,多了几分喧嚣,少了几分幽静。

萧炎的身形轻飘飘的落在一块黑石上,目光远眺,但由于毒雾缘故,视野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那肃穆的纪念塔仍高耸着,清清的湖水,仍然闪着粼粼波光,她惊喜的地发现,湖边那棵老树,仍枝繁叶茂,树下那条石长凳仍在一一50年前,她和她的初恋男友,常常坐在这凳上,他们依偎着,静静地,仿佛这世界是他俩的,春花、秋月、夏雨、冬雪,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

“小医仙。那天毒蝎龙兽在何处?”萧炎偏头看了一眼身后,望着后方的小医仙与欣蓝。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闻言,小医仙也是环顾了一圈,眼眸微闭,身为厄难毒体,她对于一些毒物似乎感应也是格外的敏锐感应了片刻,她再度睁开眼,玉指指向北面方向,轻声道:“那边,应该快了,那家伙身上的毒腥味,即便是隔着老远我都能闻到。”

  她向湖边走去。突然,她发现一耄耋老者,拄着拐杖,步履蹒跚,走近那条石凳,艰难地坐了下来。

萧炎微微点头,瞥了一眼紧跟在身旁的地妖傀,旋即轻吐了一口气,今曰看来是少不了一场恶战了,八星斗宗的实力,再加上魔兽那强悍的**,这天毒蝎龙兽定然会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对手

  她走近前去,站在一旁,犹豫了一下,嗫嚅着问道:“这里,有人吗?”老者头也未回,用手示意她坐下。

“欣蓝,到时候若是开战,你尽量躲远一些,不要被波及了”萧炎偏头对着欣蓝嘱咐了一声,然后身形一动,对着小医仙所指的方向迅速闪掠而去。

  湖边,作围栏的粗重铁练还在,经过岁月的打磨,倒显得更加光滑,湖面,装饰漂亮的游船在滑行,五彩缤纷倒映在碧波中,格外美丽,远处的仿古木桥,雄伟而雅致。一双情侣以它为背景,用手机在自拍,摆着各种pose,亲慝而快乐!

欣蓝微微点了点头,以她的实力,很明显根本就没资格参与这种等级的战斗,所以躲得远远的,反而最好。

  “可惜,那时什么影像也没留下”。她想。

“走吧。你服下了萧炎给你的避毒丹,只要不主动遭惹那些凶恶的毒物,它们便不会找你”小医仙冲着欣蓝微微一笑,然后便是拉着她,迅速跟上前方的萧炎

  他垂着头,却什么也不看,似乎在闭目养神。

在萧炎等人开始对着天蝎毒龙兽所在的方向赶去时,那远在落神涧的入口处,却是伴随着一群人的来到,而变得异常火暴了起来。

  “家乡变化好大呀!”她忍不住说了一句。

落神涧口外,站满着大批的白衣人影,惊人的寒气,从他们体内弥漫而出,连这片天地的温度,都是受到波及,降低了许多。

  老者“嗯”了一声。

在这大群的白影最前方,是四道有些佝偻的苍老身影,这四人随意站立间,便是有着三道磅礴的冰寒气息,徐徐的扩散而开,给人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

  她轻轻地问:“你,常来这儿吗?”

四人之中,最为吸引人注意的,是那居中的一名老者。这位老者发须皆白,手中还拄着一根宛如白玉所铸的蛇头拐杖,蛇头狰狞巨嘴呈大张之势,一对阴寒的蛇瞳透着阴寒之意,与旁边的三名老者相比,他显得格外的普通,浑身上下没有半点能量外溢,甚至连那张苍老脸庞,都是显得异常的干枯,微眯的双眼,透着许些浑浊之意,这般模样,与寻常老者根本没有半点区别。

  他又“嗯”了一声。

而令得人诧异的是,偏偏就是这位看上去毫不出奇的老者,却是站在这支队伍最居中的位置,甚至连那三名气息磅礴的白衣老者,都是落后他半步,眉宇间,透着许些恭敬之色。

  “看风景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在落神涧口周围,此刻还有着众多看热闹之人,而当他们见到这边这幅阵仗时,皆是一惊,特别是在瞧得这些人衣衫上那特殊的雪花纹时,更是一阵搔动。

  “等人。”

“竟然是冰河谷的人?”

  “哦”。

“那领头的,竟然是四名斗宗强者?天啊,这冰河谷究竟想要干什么?”

  她环顾四周:“那,我一一对不起……”她站起身来。

“听说有冰符三位冰河谷的长老以及一些弟子,全部都是葬生在了厄难毒女手中,看来这次冰河谷是真的暴怒了啊,那位柱拐杖的老者。如果我所料的不差的话,应该是冰河谷的那位天蛇长老吧这即便是在那冰河谷中,也都是能够排入前三的大人物啊”

  “没事,你坐你的。也许等不到了……”声音有些嘶哑:“50年了,哪会这么巧呢?”

“天蛇长老?居然是他?没想到这次冰河谷连他都是派出来了那厄难毒女,怕是在劫难逃了啊。”

  她本来就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几十年的记者生涯,让她对生活特别敏感,喜欢挖掘平凡中隐藏的不平凡的东西。

“”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2

周围那些窃窃私语声,并未令得这支白衣队伍有半点搔动,前方的那名拄着蛇拐的白发老者,睁了睁有些浑浊的眼睛,淡淡的道:“人都到齐了?”

  “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人已齐至,只等蛇老吩咐。”一旁的一名白衣老者,连忙回道。

  她想跟他聊聊,可他低垂着头,似乎己经睡去。

被成为蛇老的老者,缓缓点了点头,手掌伸出,一阵寒意缭绕,化为一块冰镜,在那冰镜之上,有着一副画面,而画面中,刚好有着萧炎,小医仙,地妖傀,甚至天火尊者的影像。

  一阵风过,吹落了他的帽子,她替他捡了起来。当他

“这些便是从那些冰河谷弟子残破灵魂中搜寻出来的残缺影像,不过没想到那厄难毒女竟然还有外援,不过这几人老头子我倒是面生的很。想必应该是丹域之外的人呵呵,冰河谷好多年都是未曾遇见这等挑衅了啊,老头子手都是有些生了”拄着蛇拐的老者浑浊的目光扫过冰镜,却是一笑,笑声如夜枭,令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转过头来接过她手中的帽子时,四目相对,两人都惊呆了!一一世上哪真有这么巧的事呀?

听得他这笑声,一旁的三名白衣老者皮肤皆是泛起一阵寒意,他们知道,没当此人笑得越开心,便是心头杀意越浓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