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5、拥抱是最疏离的姿势,因为你永远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后来我们都哭了 夏七夕

 

车窗外有小雨飘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的天气,我竟然伤感起来。我想起曾经我跟陆齐铭计划过的未来。那时我们还年轻稚嫩,用同一个勺子吃饭,同一个耳塞听歌,还在纸上画房屋的布局,在上面设计林林总总的房间。年少时的爱情,就是欢天喜地地认为会与眼前人过一辈子,所以预想以后的种种,一口咬定它会实现。直到很多年后,当我们经历了成长的阵痛,爱情的变故,走过千山万水后,才会幡然醒悟,那么多年的时光只是上天赐予你的一场美梦,为了支撑你此后坚强地走完这冗长的一生。窗外的小雨里,我看到一个男孩背着一个女孩在走路,女孩不时地揪他的耳朵,男孩就蹦蹦跳跳地企图把女孩丢下来吓她,他们的笑容弥漫在雨雾里,天真懵懂。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和陆齐铭。陆齐铭背着我走路,我俯在他的肩头唱歌:我只想要间小房子,能做你的小妻子。饭后你要帮我洗盘子,还要个胖胖的小孩子。等你长出了白胡子,坐在家中的老椅子。可会记得这好日子,和我美丽的白裙子。有眼泪积蓄在眼底,我曾以为,我会为陆齐铭唱这个歌,一辈子。苏冽把苏扬送回酒店后问我,要不要去喝一杯?我点了点头。苏冽打着方向盘只奔后窗,我们平时经常去的一家酒吧。我打电话给米楚和千寻,她们正在逛街,接到电话后也一起来了。我觉得我的人生除却吃喝拉撒,只剩下两件事——上班和跟这群祸害鬼混。我们常常一天一小聚,三天一大聚的。从以生日为由到周末为由,再到国庆啊,放假啊为由地聚,到最后连什么植树节、世界卫生日、国际反毒品日都蹦了出来。弄得到现在,一群浪荡的人,索性不再找理由。我常常觉得这座城市很小,因为不管我们走到哪里,都能撞见陆齐铭和张娜拉那两张阴魂不散的脸。我们刚落座没多久,便看到陆齐铭带着吃饭时碰到的秦老板那群客户走进来,张娜拉一脸微笑地挽着他的手臂。苏冽说,洛施,你跟陆齐铭谈了四年恋爱,最大的收获就是两个人心有灵犀地跟事先约好一样。我苦笑,这座城市本来就不大,更何况两个人的朋友圈又相同。我不敢看他们,靠在千寻的肩膀上,眼睛瞟向别的地方。每逢这些寂寞的夜晚,陆齐铭的出现都会让我更寂寞。但是过了一会儿,我又不由自主地假装不在乎地看四周,搜索他们的位置。在与我们相隔几张桌子的地方,陆齐铭的脸在灯光幻影下显得有点模糊,并无悲喜。我闷头喝着酒,米楚和千寻到处窜着,因为这里的熟客居多,所以和旁边的人也极熟,大家嘻嘻哈哈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再抬头假装蓦然地扫过陆齐铭时,突然发现米楚竟然站在他们那一桌,我吓了一跳。苏冽在酒吧的靡靡之音中半眯着眼抽烟,发短信。我拽了苏冽一下,指了指陆齐铭那边。苏冽抬头瞟了一眼,也有点惊讶。这时,我看到米楚端起酒杯冲张娜拉扬了扬,而张娜拉则得意地朝这边望了一眼。我迅速移开目光,不想让张娜拉知道我在关注他们。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再转头看他们,就听到整个酒吧一阵混乱躁动。我寻着声音望过去,竟然是在陆齐铭那边。米楚等人被攒动的人群围住,看不清发生了什么。我和苏冽立刻站起身朝那边走去。当我挤进人群,挤到米楚身边,才看到陆齐铭捂着胸口,他的胸口前是一张白纸。米楚愤怒地说,你他妈的就是个傻逼,还护着这个贱人!看看自己的头顶戴了几顶绿帽子吧。我挤进人群的时候,陆齐铭的眼睛朝我这边看过来,他的眼光一暗,我的心就痛了。这时,酒吧的老板也挤了过来,一看是我们几个熟人,便拍着我的肩膀说,哎呀,你们几个是干什么呢。走,有什么事去包厢说。说完,他把人群分散,带我们去了包厢。外边的热闹突然被隔离了,那些醉生梦死的声音隔着门隔着墙隐约传进来,不过已经失去了那种味道。包厢里一片尴尬,秦总那群客户在外边被酒吧老板招待着,所以包厢里只剩下我们几个。陆齐铭拿着那张纸,低下头。灯光下,他的脸在看到那张纸后有些黯然。他把纸递给张娜拉,张娜拉看完后,眼圈立刻就红了。米楚冷笑道,骗人有风险,所以说谎要谨慎。张娜拉拉住陆齐铭的衣角,小心翼翼地说,齐铭,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的QQ前几天就被盗了。当这句话从张娜拉嘴里蹦出来时,我听到身后的苏冽轻轻地笑了。如果没看到陆齐铭伤心的脸,或许我也会因为这句话发笑。可是我看到陆齐铭站在原地,单手插在口袋里,没有说一句话。他的刘海儿遮住了眼睛,所以我看不到他的眼眸。但我知道,他的眼睛里一定有漫不开的忧伤。我拉了拉米楚,说,我们走吧。米楚却掏出手机拨她前男友的电话,并说,洛施,今天谁都不要拉我,你受的委屈,我他妈今天非要替你讨回来不可!我说,米楚,我不需要……米楚并没有听到我的话,因为她的电话接通了,她刚说了句,喂,我米楚。旁边的张娜拉却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疯狂地扑了上来,伸手抢过米楚的电话,歇斯底里地冲电话喊道,你是谁?你为什么陷害我?你不要想破坏我和齐铭的感情……然后她就抱着电话哇哇地哭起来。她说,我的QQ你可以盗走,但是不要陷害我,我和齐铭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张娜拉对着电话的愤怒和乞求让我有点看不下去,或许她的QQ真的是被人盗了。我朝后面千寻的身边靠了靠,却看到陆齐铭走上前,拉住张娜拉的手,低沉地说,不要哭了。张娜拉回身扑进陆齐铭的怀抱,哽咽地说,齐铭,你要相信我,你要相信我……世界上最亲密的姿势,其实不是拥抱。拥抱是最疏离的,因为你永远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就像现在这般,当张娜拉扑在陆齐铭的怀里时,陆齐铭却朝我望来,他的眼里有我猜测到的忧伤,还有一丝我看不懂的落寞。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寂静了。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蜗牛一样,背着陆齐铭留给我的回忆,一步一步地慢慢爬行。可是当我就要爬到墙头时,他回望的这一眼,却让我一下子跌落了下来。我静静地看着他怀里靠的别的女子,湿了眼。僵持间,包厢的门开了,身后传来一声急急的“洛施,出什么事了?”的问候。我回过头,看到本来已经回酒店的苏扬和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我的泪水在看到他的那一霎那再也关不了闸,我喊了句“哥”,然后就扑到了他的肩头。苏扬抱着我说,乖丫头,不要哭不要哭。而这时,我却听到身后陆齐铭问,你刚刚叫他什么?我回过头,泪眼模糊,看到陆齐铭已经拉开在他怀里哭泣的张娜拉,静静地看着我,定定地问道,你刚刚叫他什么?苏扬伸出手说,你好,陆齐铭,我是洛施的哥哥。陆齐铭在听到这句话时,身体仿佛跌落的风筝一样晃了晃,脸色突然亮白一片。张娜拉慌张地拉住他喊,齐铭,齐铭……而陆齐铭却莫名地掉下眼泪来。

古筝曲,淡如云絮!一个人的时候,苏扬喜欢去听古筝弹奏的《在水一方》,那优美,忧伤的旋律,忧伤的人听着忧伤的音乐,仿佛这偌大的城市也显得有了几分忧愁。
­

 

 

 

苏扬是个很怀旧的女孩,不用去想,过去的事情总会在不经意间记起!从十三岁时初见曹轩喊她姐姐,从她羞羞的拉着曹轩的手在大院门口等着卖奶茶的大胡子老爷爷,从她第一次带曹轩去上学到现在曹轩每天带她上下学、带她去看扬州瘦西湖!那些事情总能像昨天刚发生的事情一样清晰!她总会不由的一笑,接着却是无尽的忧伤!她想这些事情永远都不会在发生了。是啊,永远都不会在重现了,痛也便这个时候种在了心里!­

呵!对不起,这个似乎有了晚点,希望你不要生我气! ­

三年了,苏扬却没有回来,只是带回来了一封信!上面写着:轩 亲启! ­

“轩: ­

曹轩几乎不敢去看这封信,苏扬从来没有喊过他轩,他忽然有很沉重的不祥! ­

轩,马上就手术了,如果我回不来,就让这封信带给你我很想说给你的话: ­

苏扬不说了,好象过了许久说
:是啊!十三岁时你就陪我来这!记的那时候的那棵小杨柳才这么细!”苏扬用手比了比自己的胳膊!
­

 

 

 

 

当那充斥着卷纸,书本,分数和汗水的高三来到他们的生活时,苏扬还是会收到很多的情书,每次苏扬都会很小心把那信从桌子里拿出来,细细的码好!曾有人劝说苏扬,让她把那些情书交给老师!苏扬笑笑摇头不置与否!“苏…扬…”一声拉着粗粗声调的喊声响起,那是在隔壁班的曹轩。整个学校只有他会这么叫她,这似乎还惹出了不少男孩子的嫉妒!经常,他会在隔壁班窜过来,人还没到时,他声音早到了!两个字他能从他们班拉到苏扬班里。每次,他都会大大咧咧的搬个凳子坐到苏扬旁边,然后从身后拿出一杯热热的奶茶,苏扬喜欢喝奶茶。那似乎是小时候的毛病了,小小的苏扬在认识了曹轩后,每个早晨都会拉着曹轩在大院门口,等着卖奶茶的老爷爷!
­

 

苏扬是个很漂亮的女孩,那淡淡伤感衬托起的微笑,几乎让所有的男孩子都着了迷!当九十年代情书开始流行在学校的时候,苏扬早已收到了厚厚的一叠!苏扬有很多的朋友,可是她永远都觉的那么伤感,或许只有一个人可以让她开心吧!曹轩,那个十三岁时转入她们大院的人,那个小时候害羞的男孩,记得刚见到她时,还害羞的叫了比他小的苏扬一声姐姐。每次想起时,苏扬都会不由的一笑,那笑里似乎没了忧伤!
­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对不起,我爱你! ­

 

轩,我有先天的心脏病,这是不是一个很老套的情节,可确发生在我身上!记得在你喊我的那声姐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忘不了你!在收到你第七封情书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也爱上了你!只是,我不能说!
­

烟雨江南梦,烟雨朦胧,
江山朦胧,
人在画屏中!四月的瘦西湖是扬州最美丽的时节,桃红柳绿,姹紫嫣,微风吹过,柳絮漫天飞舞,像纷飞的雪花一样,给扬州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说不完的凄美,道不尽的震撼!苏扬喜欢这样的一个情调,仿佛在这个时候她才不是一个人忧伤的!曹轩静静的站在苏扬的旁边,似乎也在感伤一些抓不到的东西!
­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那一刻,曹轩的心似乎碎了!他发疯似的跑到瘦西湖,看着那凄美飘渺的湖面!拉着他那粗粗的长调,大声的喊着:苏……扬……”
­

扬 ­

轩,其实我知道你曾给我写过情书,从高一到高三一共细细的九十九封!我都一直在细细的码好!我想一定还会有第一百封吧!
­只是我可能却永远看不到了! ­

“苏扬,今天又有几封啊”每次曹轩都会用那中调侃的语气趴在苏扬的桌子上看着苏扬说话!苏扬拿过奶茶插上细细的吸管,直接无视曹轩的调侃!这时曹轩都会唉声叹气的说:苏扬,你又伤了我的心了”苏扬娇笑着说:好了,回去吧!我还有功课要复习呢?”曹轩便慢慢的起身,拉着他那粗粗的长调说:苏扬,放学见啊!
­

 

“曹轩,人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看着苏杭的美也比不过这瘦西湖吧!” ­

时间是个奇怪的东西,它来的缓慢却去的飞快!七月的高考似乎转眼就过去,只是苏扬却跟着父母去了美国!在临别送行的飞机通道上,曹轩夹在在人群里,显得很孤单!他静静的站在旁边,就像是在陪着苏扬在看瘦西湖!他说“苏扬,答应我,以后不要这个伤感了好吗?苏扬点点头!当苏扬一行快离开转角通道的时候,曹轩忽然很没情调的拉着粗粗的长调说:苏扬,我等你回来”苏扬回过头,还是那种带着淡淡忧伤的笑说:等我三年!隐约的看着苏扬的眼间带着两行泪水!那一刻,两个人的心似乎都空了!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